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薄情帝王娇皇后 连载中

薄情帝王娇皇后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安小熊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母亲是公主,父亲是侯爷,舅舅是皇上,外祖母是太后,就连夫君都是九五之尊,本应是世间最尊贵的存在,怎么偏偏就落得个落寞收场。上天眷顾,三世为人,让她重新回了大汉朝,这一世不为情爱,只为自己,只想走出一条属于她自己的路。然而她却时常在现实与梦境中徘徊,一场又一场的梦境,带着她见到了一个她从未知道的大汉天子。世人皆道汉武帝乃是薄情之人,却不知道原来那份薄情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他爱的从来都是心中的那一抹娇。展开

本书标签: 安小熊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没错,阿娇醒来的那日,之所以感到身体乏力不适,正是被那废太子刘荣的姬妾推入水中所致。

那姬妾据说备受刘荣的宠爱。阿娇也曾听到过一些风言风语,据说那姬妾面貌与自己颇为相似,就连性子也是像了那么一二分的。

那日一见,面貌确实与自己像那么一些。可若说是性子,呵呵,自己就算骄纵,可总是分的清楚事实与谎言的,就算是任性,自己有那份资格,那份傲气是刻在自己骨子里的,是我陈阿娇独一二的。拿一小小姬妾与自己比较,真是不知那人是不是瞎了眼。

可是,即使年代久远,在记忆里,阿娇也仍然清楚地记得,一世的自己十岁的时候并没有这一推的,也是没有这么个人的啊。

可今世,却是真实存在的,而自己也因为这一推,重生为人。

不知冥冥之中是否有些什么发生了改变。

阿娇不知道发生改变的其实就是她自己和刘彻的心。

一世的她,真心的爱着刘彻,心中满满念的都只是自己的夫君。

而刘彻的心中,即使曾经有过大汉王朝的那一抹娇,却仍是抵挡不了他在帝王路上逐渐泯灭的爱。之后的任何一人,他可以宠,可以喜,却是不会爱。他的心中只有那大汉朝的天下。

这一世的阿娇,心中却不在只是刘彻,又或者说是没有刘彻的身影。她挂念的是如何使自己在废后后离开皇宫,挂念的是自己母族的安危,挂念的是自己与亲人,却是再无他刘彻的身影。

然而这一世的刘彻,却在阿娇的若即若离中爱上阿娇,在自己心底的界限内越来越爱,直到有一日,他愕然醒悟,发现自己早已将阿娇和大汉朝的天下齐肩,甚至隐隐有超过的趋势。

刘彻看着自己面前略略皱眉的阿娇,担忧的说道。“阿娇,你怎么了?可是又难受了?要不要宣太医?”

陷入深思的阿娇则被刘彻的急声问候,震得醒过了神。

她只是朝刘彻摇了摇头,继而说道。“无碍。我已大好。彻儿勿需担心了。”

刘彻这才放下心来,随即说道。“对了,阿娇姐,父皇以遣临江王前往封地了。”

刘彻的话刚落地,婢女晴儿便捧着一锦盒走到了二人面前,微微行礼后,才回禀道。“翁主,临江王遣人送来锦盒。说是,向翁主赔礼,并告辞。”

一旁的刘彻听闻是临江王刘荣遣人送来的,赶忙在阿娇动作前,便上前一步,将锦盒打开,里面竟是些金器首饰,还有些女子佩戴的小刀。刘彻看着这些物什,脸色一黑,随即朝晴儿吩咐道。“退回去。”

晴儿听到刘彻的吩咐后并没有动作,而是回禀道:“临江王遣人说,若是翁主还生气,只管扔掉便是。”语必,微微一动双眸看向了阿娇。

只见阿娇轻启红唇道,那便拿下去收好吧。晴儿闻言告退,如来时一般轻轻离去了。

待晴儿退下后,刘彻便回身抱住了阿娇,低低的开口说道。“娇娇,你只是我一人的。你陈阿娇只是我刘彻一人的。听到了吗?那锦盒里的东西,你全部不许佩戴。以后我会寻来更好的予你,答应我。”

刘彻心心念念着阿娇,那临江王也曾怀有一样心思,只是如今刘彻也算上抱得美人归,临江王只能黯然离场。

阿娇感受到刘彻的霸气,心中一片苦涩。刘彻,你竟如此霸道,你可知你我二人也曾到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

刘彻见阿娇没有回答自己,加了加抱着阿娇的力度。“娇娇。”

阿娇这才回了神,随即点了点头,道了声好。

自己本来也没打算佩戴,便是冲着他现在对自己的这份心,全了他的意吧!

至此以后,阿娇的衣物配饰大半都是刘彻送来了的。那霸道的人儿果然将自己的话奉行到底。而刘彻也养成了随处搜罗女子饰物以赠阿娇的习惯。当然也便是后话罢了。只是从这似乎也可以窥见历史上那千古一帝的霸气呢!

刘彻今日也是挂念阿娇,抽空前来,因此也只是略待了待便离开了。

睁开双眼的阿娇,只感觉浑身酸痛无力。她想要动一动,却发现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无从动作。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只感觉头皮发麻。这分明就是自己第一世,身为翁主陈阿娇时的闺房。

不等阿娇细想,便被一直守在旁边的晴、雪二人打断。

晴、雪二人是阿娇的外祖母窦皇太后赐给阿娇的女官。

晴儿,人如其名,是即使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顶着的乐天派,有勇无谋。善武。

雪儿,恰与晴儿相反,是谨慎冷静的性子,与晴儿互补,谋略当家。善文。

自然这晴、雪二人都是会武的好手。

阿娇经历了一世,她知道这二人只对自己衷心,就算一世时自己最后废位,迁居长门宫,她二人也仍旧守在自己身旁,不被世事纷扰。

一直守在阿娇床边的晴、雪二人,待看到阿娇醒来后,便跨步上前。

“翁主,你终于醒了。我这便去告知长公主。”晴儿看到阿娇悠悠转醒,很是高兴。

而一旁的雪儿,则是默默地倒了一杯温水,递到阿娇的面前,开口说道。“翁主以痴睡几日,自是口渴,先喝点水吧!”

阿娇没有拒绝,就着雪儿的动作,顺势喝了一杯水。

刚刚喝完水的阿娇,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听到外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馆陶长公主,也就是阿娇的娘亲迈进了阿娇的闺房,走到了阿娇的床边。

阿娇只觉自己耳边响起一声。“我的娇儿。”自己便身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喝过水,刚刚恢复些许体力的阿娇抬起头,看着那早已模糊在自己记忆里的娘亲面庞。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几十年的时光里,很多东西都已模糊。然而,感受到来至自己怀中的柔软触感,一瞬间,很多人,很多事都一一浮现,尤其是那一世里后二十年中的孤寂与无望,困守于长门宫中的寂寥,慢慢的涌上心头,红了眼眶。

阿娇紧紧的回抱住自己的娘亲,任泪水无声的落下。

紧随长公主之后的堂邑侯陈午,阿娇的生身父亲,看到自己的娇妻乖儿在床边抱在一起痛哭流泪,心中甚是感伤。

可又一想到女儿阿娇还在病中,立即上前开口说道。“长公主、阿娇快别哭了。赶紧让太医看看阿娇如何!”

听到堂邑侯的话语,长公主也想起阿娇还在病中,赶忙止住眼泪。又替阿娇拭去泪水。这才朝太医吩咐道。“太医,快给我儿诊脉。”

那早已守在一旁的太医,听闻吩咐,赶忙上前。片刻后,回禀道。“回长公主,回侯爷,翁主的身体已然无碍。只需再进行调理即可。但仍需切记,勿可吹风,受了风,落下病根便不好了。”

得到了太医肯定的回答后,馆陶长公主便遣退了太医,朝阿娇嘱咐道。“娇娇可要好生注意,勿再贪玩,不可受风。”

馆陶长公主看着出神的阿娇,叹了口气,说道。“罢了,娇娇你好生休息。娘亲也要遣人进宫,告知你祖母和舅舅你以转醒的消息。”

话落,便示意晴、雪两婢好生照顾阿娇,随即就同陈午一同走出了阿娇的闺房与院落。

待长公主的身影消失后,阿娇看着在自己床榻前寸步不离守候着晴、雪二人,开口吩咐道。“我想休息会儿。你二人也退下吧!轮流在门外守候便是。”

晴、雪二人得到吩咐,依言退下。只独留雪儿在门外守候,听阿娇差遣。

只见晴、雪二人退下后,阿娇并未依言躺下休息。她掀开身上所盖的锦被,只着寝衣赤脚走下床。

幸好屋内因为阿娇素日习惯,无论春夏秋冬,屋内地下都会铺上一层绒毯。使得赤脚走在地上的阿娇并没有感到凉意,否则,照如此下去,阿娇受风是定然的了。

阿娇赤脚走到了铜镜前,看着铜镜中反射出的面貌,即使不是那么清晰,阿娇却看得分明。那镜中面貌正是自己第一世身为陈阿娇时,十岁时的面庞。

阿娇看着镜中的自己,手抚着那虽然有着青涩,但却亦可以看出日后倾城容貌的脸庞,突然无声的笑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