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蓝春夏夜寒生 连载中

蓝春夏夜寒生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半夏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蓝春夏死了,穿着婚纱开车从山顶冲下,车毁人亡。夜寒生以为自己最恨的蓝春夏死了,他应该解恨,可当亲眼看到这个给他戴绿帽的妻子成了一滩肉泥时,他突然感到心像是被摘掉了。“夜先生,你太太已经怀孕三个月……”“夜先生,你太太有个弟弟,才三岁,她生前是她在抚养,现在她的大哥出来争夺抚养权,您看?”“夜先生,你太太的弟弟,和你的DNA……吻合。”展开

本书标签: 半夏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清湖园,是蓝春夏和夜寒生的婚房,出轨风波后夜寒生便搬回了曾经婚前的住处。

她不愿意搬走,不搬走,就感觉还有一个家。

蓝春夏回到家后,高烧了,她躺在床上,有一股股的热流涌出来,血水涌了一床,陈姨吓得大叫。

蓝春夏却张翕着干枯的唇片,抓住陈姨的手,“别叫,别吓着弟弟,他应该睡了。”

陈姨哭得无声,眼泪从鼻腔里流出来,“小姐,我给姑爷打电话!”

“不要!不要!”蓝春夏咬着嘴唇,红透了的眼睛滚下水珠,“别给他打电话,别让他难堪了,我……”

我,太脏了。

蓝春夏腹痛难忍,感觉有东西奋力在她的身体里撕扯,想要脱离她的身体。

她无力的倒在床上,陈姨六神无主,拿着手机拨打120,每个键摁下,她的手都在发抖。

救护车在深夜打破小区的宁静,陈姨不敢丢下已经熟睡的孩子,等救护人员把蓝春夏抬上担架又赶紧去儿童房抱起三岁的孩子,生怕杂音吵醒了幼儿,打了个车跟着救护车到了医院。

——

医院,孩童的呼吸声均匀,没有人打扰他的睡眠。

手术室。

蓝春夏躺在手术床上,躺在手术床上的人,是没有尊严的。

医生让腿分开,腿就要分开,让屁股往前挪,就要往前挪。

医生建议做无痛,蓝春夏拒绝了。

“无痛少遭罪,贵不了多少钱,而且你这个必须要清宫,不然弄不干净。”医生实在想不通,患者也不像没钱的人,居然不愿意做无痛。

“是我想知道,有多痛。”蓝春夏看着头顶的手术灯,太亮了,她希望这盏灯可以照亮她心里黑暗的地方。

就像当初她能嫁给夜寒生的感觉一样,能让她看到希望。

她想知道,有多痛。

她的手脚被束缚在床架上,以免疼痛时她反抗,冰凉的器械伸进她的身体,翻搅。

痛,是真的痛。

可是她没哼,只是握紧拳头,原来肉体上的疼痛是可以忍耐的,心口处夜夜迸发出来的痛却忍不住。

其实,她不知道什么是爱情,觉得母亲很傻,被渣男父亲骗了,傻乎乎的生了一个女儿,结果发现父亲有家有室,最后抑郁自杀。

爱情是很傻的东西,她从小就想过,不能跟母亲一样,她一定要堂堂正正的嫁人,什么情啊爱啊,都是浮云,她不稀罕,也不需要。

她只要婚姻。

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成为私生子。

没有被生活鞭挞折磨羞辱过的人,才有资格追求爱情。

可现在,她好像懂了什么是爱情了,她终于明白为什么母亲当年会选择自杀,这种痛苦太难捱,好比日日夜夜都有人来割肉刮骨。

身体里那颗印证她肮脏的胚胎被取出,她已经全身湿透。

“要不然还是无痛吧?还要清宫……”

蓝春夏疼得牙齿“嘚嘚”打架,却摇头,眼泪从眼角滚落,流进发际线,“不,不要无痛,让我痛下去。”

“那你忍不住怎么办?”医生也有点担心,患者身体太瘦,万一扛不住,手术风险就会很大。

“如果我忍不住了,就……让我自生自灭吧。”

凛冬清晨,风刮着地面,掀起雪沙飞旋。

一辆婚车孤零零的开在路上,开车的女人穿着华美婚纱驶向雁山,顺着盘山公路而上,最后从山顶冲下去,车毁人亡。

当搜救队找到车辆残骸时,女人已经五脏碎裂,成了肉泥。

死者,蓝春夏。

两个月前因为出轨风波闹得满城风雨。

那时,海城只要有夜寒生的地方,都能见到蓝春夏的影子,她像个流浪狗一般跟在丈夫身后求原谅,却屡屡被羞辱,日渐消瘦,形同枯槁。

当时的她,成了全海城的笑话。

最终,她选择了结束这段耻辱却无法辩白的生命。

“夜先生,你太太已经怀孕三个月……”

“夜先生,你太太有个弟弟,才三岁,她生前是她在抚养,现在她的大哥出来争夺抚养权,您看?”

“夜先生,你太太的弟弟,和你的DNA……吻合。”

……

两个月前。

蓝春夏的身体被碾压过一般,她迷迷糊糊的睁眼,看见身旁躺着的男人竟然是魏子谦!

“怎么是你!”她惊恐的问。

突然,“滴”一声响,酒店房门被人从外面刷开,一个高大男人堂而皇之的走进来。

夜寒生看似轻松的站在床前,但他面额上崩起耸跳着的青筋暴露了他的耻辱和愤怒。

蓝春夏脑袋里一个个的雷不断炸着,她想要想起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然后确定什么也没有发生。

“寒生,你相信我,昨天我什么也没有……”

夜寒生鼻腔里“哼”了一声,本想轻视不去在意,可那一声出来,像琴弦出音后的余颤,他无法掩饰,只能不再掩饰。

他咬紧了后槽牙,才勉强压住了快要冲出胸腔的杀意,眼眸半眯,将眼前的蓝春夏压进自己的瞳仁,撕碎。

“相信你什么?你这副样子告诉我,你和你的前任,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蓝春夏也不管光着的身体有多尴尬,她迅速穿上衣服,跑到床前拉起夜寒生的手解释的时候,眼泪簌簌而落。

“寒生,昨天晚上是蓝秋儿约我的,她说跟我商量父亲遗产的分配问题,你知道的,我一直想要一个蓝家的身份,我想要的,虽然我是私生女,虽然我嘴上说我不在乎,可是我想要的。

所以我去了,可我到了茶楼进了包间,蓝秋儿让我关门,我刚关门就被电晕了,后来发生什么事,我真的不知道,你相信我!”

夜寒生觉得自己差点就要被蓝春夏骗了。

他不想看见蓝春夏的眼泪,一抬眼,便见魏子谦的眼中笃定和得意的精光。

心里烧得滚烫的岩浆瞬间迸发!

他扔开蓝春夏的手,朝着魏子谦走过去,迅捷有力的几拳打下。

蓝春夏根本没见过像是野兽一般的夜寒生,他杀红了眼,但无论他怎么殴打魏子谦,始终用被子盖着魏子谦裸露的身体。

魏子谦的身体宣示着夜寒生的耻辱。

“你有没有碰她!有没有!有没有!”夜寒生声情激愤,一双毒眸氤了红色。

魏子谦被打得满嘴喷血,嘴角却始终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我爱她,碰了,她本来就是我的,嫁给你不过是当时她的权宜之计,她本来就是利用你的权势让她有个依靠。现在,她有我了,可以回到我身边了。”

“不是这样的!”蓝春夏惊悸的喊道。她不知道魏子谦为什么要这么说,但她决不能让夜寒生误会。

她匆忙拉住夜寒生的胳膊:“寒生,你听我说……”

“滚开!”夜寒生一把甩开蓝春夏的手,像是被什么脏东西碰到。

蓝春夏触不及防,一头撞在床架上。额头湿淋淋的不知道是冷汗还是鲜血。她努力睁着眼睛,房间里哪里还有夜寒生的影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