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落霜迟傅昭 连载中

落霜迟傅昭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追云逐日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刚刚穿越就被亲爹派人追杀,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好,既然你不仁,那么,也休怪我无意,落霜迟好不迟疑的血洗了黎国皇宫,逃之夭夭!原以为自己依然是那个独来独往,毫无挂牵,冷若冰霜的女子,却不曾想,无意的举动却招惹了一身桃花,各国世子,一代名商……落霜迟有些迷茫,她到底该如何舍取?展开

本书标签: 追云逐日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重新闭上眼睛,霜迟再一次试图睡去。

这一次,她成功了,不多时,她的呼吸便均匀了起来。

而此刻,一旁的男子却缓缓起身,定定的看向霜迟。

篝火映照着她冷冽又略带稚嫩的面容,美的令人炫目,就连这漆黑的夜都仿佛只是为了陪衬她的风姿的背景。

那人呆呆的看着,居然看的痴了。

忽地,那对美丽的眸子毫无预警的挣了开来,如箭一般的目光死死的看向男子,声音带着一股冷然之气

“你在看我?”

她问。

男子的身形微微晃了一晃,面具下的眸子不自然的一垂,声音仿若带着一股湿气道:“你变了!”

“只怕是你认错了人!”

听了他的话,霜迟方才明白过来,想来,这位大爷必然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关系匪浅,即使他带着面具也必然能认出他来,可自己的反应却太令人家失望了,因此才会露出如此失落的表情来。

可这也怨不得她,穿越到这里,并非她的意愿,并且,她已经说的很明白了,是他认错了人!

霜迟不想在此事上做过多的解释,正准备再睡,忽而,一阵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似乎是有个巨大的东西正在向这边而来。震的地面轰隆隆的响,原本就黑压压的天空中突然下起了沙雨。

霜迟忽而坐起身来,无奈身子实在太过于虚弱,只得用手臂撑住而不至于倒地。

“像是鼠尾风!”

男子不待她问,便道,同时蹙眉,神情有些凝重的道,说完,霜迟已经被他抱在怀里,接着急速的像身边的五彩石柱而去。

“紧紧的抱着石柱,不要松开。”

让霜迟抱着一根粗壮的石柱,男子说完这句话,急忙又跑了出去,牵了马儿向这边而来,谁知,仓促之间,鼠尾风已经到了,强大的风力撕扯着面具男,若不是因为有马儿,他或许已经被风卷上了天。

眼前这形式,根本不容他再走到霜迟的身边,只觉得一股吸力冲天而起。

震耳欲聋的声音,将他震的耳朵嗡嗡直响。面具男在第一时间抱紧了马儿,还不忘大声喊道:“青儿,一定要抱紧石柱。不能松手!”

霜迟此时已经来不及回答他的话,她紧紧的抱着石柱,只觉得一股大力在拉扯着自己扶摇直上,甚至连那石柱都要拔起来一般,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整个人紧紧的贴在那石柱上,丝毫不敢放松,这一刻,她才明白过来,鼠尾风原来就是龙卷风。这种沙漠中可怕的现象,如同一个怪物一般,若是不曾留意,只怕自己此时就要命丧当场了。

怪不得说白龙堆是死人堆,可真是一点儿也不假。

霜迟紧紧的抱着石柱,直到浑身酸痛,她觉得自己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那股邪风才慢慢的离开了。

又过了一会儿,确信龙卷风真的已经离开了,霜迟才放开抱着的石柱,心提到了嗓子眼,心中居然很是担心那男子的安危。

她是知道的,白龙堆里,地势险要,不但有龙卷风,天气也很异变,前一刻,或许能将人热死,下一刻,又能将人冻死,这还不算,更可怕的是,这里的地形很是特殊,不熟悉地势的人,很容易迷路。

他们这才刚刚进来就遇到龙卷风,下一次,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呢。

如果这个时候那人有个什么意外,留下她一个人,她若是个健康的人倒也罢了,可她如今这副鬼样子,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出去的。

“你你没事吧?”

她有些别扭的轻声问道。从小到大,她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对身边所有的事都是漠不关心。若非此时情形非同一般,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关心那人的。

“我没事!”

黎国雪灾,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整整三月,有许多的人已经死在了这场雪灾中,百姓们苦不堪言。

子时刚过,原本沉寂无声的黎国公主寝宫,此时却无声无息的闯入了几个黑衣人。被他们踏足过的雪地上,顿时出现一排排脚印。

“谁?”

“噗”

有太监发觉,那一声谁字才出口,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紧接着,那一队黑衣人便如那幽灵一般,在浓密的树木和房屋的掩饰下,悄无声息的潜入公主寝宫,手起刀落,不过转眼时间,所有的宫女太监就已经全都做了刀下亡魂。

风从大开的窗口吹进来,带着雪花鼓动着纱幔,一下一下的在床上的人身上撩吹着。

仿佛感觉到有些冷,落霜迟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想要继续睡下,可敏锐的听觉却令她忽而挣开了眼睛。接着便坐起身来。原来,早在三天前,她就已经不是黎国公主拓跋瑞青了,一场离奇的穿越,让二十一世纪的杀手落霜迟穿越到了这个当时已经被太医宣布病死了的倒霉公主身上。

来不及细想,又一阵轻微的响声传来,落霜迟急忙一个鲤鱼打挺滚到了床下,紧接着便看见几个黑衣人从窗口飞身进来。

此时,她方才明白过来,什么病死,原来,是有人想谋害公主,那日未能得逞,今日便又派人来暗杀自己。也不知这位公主得罪了什么人,居然三番两次的有人想要杀她。

屋里很黑,借着一丝月亮的光线,俯身在床下的落霜迟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双大脚向这边而来。

一步,两步,三步眼见着那人就要到了眼前,说时迟那时快,落霜迟的耳中突然飞出一个闪着紫光的物什,那东西像是有灵性,旋转着飞向那黑衣人“噗通!”一声沉闷声响,那黑衣人连哼也未曾哼一声,便倒地而亡。

紧接着,又一个黑衣人倒地,第三个,第四个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地上已经多了五具尸体。

眼见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全都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仅存的那个黑衣人顿时吓的连连后退,颤声问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说,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一个清亮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语气中含着淡淡的杀气。

“公公主!”

听到这个声音,那黑衣人像是被钉住了般,顿时呆了,就连话也说不齐全了。

“说。”

黑暗中,又传来落霜迟的声音,这一次杀气更甚。

“是是皇上!”

不知为何,这一个说字才刚出口,那人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嗫嚅着道。

“你是说我父王?”

黑暗中,落霜迟的眉头蹙起,有些不敢置信,然而,只是瞬间,她的唇角便勾起一抹冷笑来。

“是,黎国这几年一直天灾不断,皇上不得已请了高人指点,那高人说宫中有朱厌投胎之人,便是公主您,为了黎国,皇上不得已才”

不待落霜迟问,那人已经道出原委。

“哼!虎毒不食子!他却听信旁人谣言,居然要杀了自己的女儿?”

落霜迟冷冷道。

到了此时,她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视皇权为一切的皇帝,为了怕失去自己的权利,宁愿相信他人所编排的子虚乌有的东西,要杀了自己的女儿。且,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还要偷偷摸摸的行事。落霜迟还记得今日白天,父皇来看她这个已经不是她女儿的女儿时的情景,那可真是一个慈祥的好父亲的形象啊!好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好一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落霜迟冷笑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公公主”

身后,黑衣人有些忐忑的声音响起。落霜迟没有回头,冷冷道:“你可以走了。”

说完,径直向皇帝寝宫而去。

黎国雪灾,纷纷扬扬的大雪下了整整三月,有许多的人已经死在了这场雪灾中,百姓们苦不堪言。

子时刚过,原本沉寂无声的黎国公主寝宫,此时却无声无息的闯入了几个黑衣人。被他们踏足过的雪地上,顿时出现一排排脚印。

“谁?”

“噗”

有太监发觉,那一声谁字才出口,人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紧接着,那一队黑衣人便如那幽灵一般,在浓密的树木和房屋的掩饰下,悄无声息的潜入公主寝宫,手起刀落,不过转眼时间,所有的宫女太监就已经全都做了刀下亡魂。

风从大开的窗口吹进来,带着雪花鼓动着纱幔,一下一下的在床上的人身上撩吹着。

仿佛感觉到有些冷,落霜迟紧了紧身上的被子,想要继续睡下,可敏锐的听觉却令她忽而挣开了眼睛。接着便坐起身来。原来,早在三天前,她就已经不是黎国公主拓跋瑞青了,一场离奇的穿越,让二十一世纪的杀手落霜迟穿越到了这个当时已经被太医宣布病死了的倒霉公主身上。

来不及细想,又一阵轻微的响声传来,落霜迟急忙一个鲤鱼打挺滚到了床下,紧接着便看见几个黑衣人从窗口飞身进来。

此时,她方才明白过来,什么病死,原来,是有人想谋害公主,那日未能得逞,今日便又派人来暗杀自己。也不知这位公主得罪了什么人,居然三番两次的有人想要杀她。

屋里很黑,借着一丝月亮的光线,俯身在床下的落霜迟目不转睛的看着一双大脚向这边而来。

一步,两步,三步眼见着那人就要到了眼前,说时迟那时快,落霜迟的耳中突然飞出一个闪着紫光的物什,那东西像是有灵性,旋转着飞向那黑衣人“噗通!”一声沉闷声响,那黑衣人连哼也未曾哼一声,便倒地而亡。

紧接着,又一个黑衣人倒地,第三个,第四个不过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地上已经多了五具尸体。

眼见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个全都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仅存的那个黑衣人顿时吓的连连后退,颤声问道:“你是谁?是人是鬼?”

“说,是谁派你们来杀我的?”

一个清亮的女声在身后响起,语气中含着淡淡的杀气。

“公公主!”

听到这个声音,那黑衣人像是被钉住了般,顿时呆了,就连话也说不齐全了。

“说。”

黑暗中,又传来落霜迟的声音,这一次杀气更甚。

“是是皇上!”

不知为何,这一个说字才刚出口,那人却“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嗫嚅着道。

“你是说我父王?”

黑暗中,落霜迟的眉头蹙起,有些不敢置信,然而,只是瞬间,她的唇角便勾起一抹冷笑来。

“是,黎国这几年一直天灾不断,皇上不得已请了高人指点,那高人说宫中有朱厌投胎之人,便是公主您,为了黎国,皇上不得已才”

不待落霜迟问,那人已经道出原委。

“哼!虎毒不食子!他却听信旁人谣言,居然要杀了自己的女儿?”

落霜迟冷冷道。

到了此时,她已经什么都明白了。

视皇权为一切的皇帝,为了怕失去自己的权利,宁愿相信他人所编排的子虚乌有的东西,要杀了自己的女儿。且,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还要偷偷摸摸的行事。落霜迟还记得今日白天,父皇来看她这个已经不是她女儿的女儿时的情景,那可真是一个慈祥的好父亲的形象啊!好一个为国为民的好皇帝!好一个疼爱女儿的好父亲!落霜迟冷笑一声,转身向外走去。

“公公主”

身后,黑衣人有些忐忑的声音响起。落霜迟没有回头,冷冷道:“你可以走了。”

说完,径直向皇帝寝宫而去。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