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萧宗翰沈思茵 连载中

萧宗翰沈思茵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搓圆太阳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沈思茵执拗地爱着一个叫萧宗翰的男人。哪怕被他怨、被他恨、她也从未想过放弃。可现在,她就要撑不下去了……展开

本书标签: 搓圆太阳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沈思茵站在百乐门的门口。

她一身华贵精致的衣裳,和这里粗劣的香粉味很不相配。以至于,来往的人经过她时,都下意识的避开。

攥着礼盒袋子的手紧了紧,又紧了紧,终于,还是站到了楚清婉的面前。

以前站在台上等着她打赏的人,如今,就站在她面前……

“夫人,这件礼物,我很喜欢。请您代我向少帅说声谢谢,谢谢他的抬爱。”楚清婉的面色柔和,笑意温婉,但看着沈思茵的目光,却带着一丝丝的同情和怜悯。

对着她这样的目光,沈思茵只想要逃离,但……

“您……还有事?”楚清婉问道。

脸上得体优雅的笑容一寸寸皲裂,沈思茵的话哽在喉头,难堪,从心底里急速爬上来……

她声音极小:“我……楚姑娘,你……你能不能教我,教我唱戏?”

“唱戏?”楚清婉诧异。

“是,”沈思茵咬牙:“宗翰说,想听我唱戏,所以我想向你学习……”

楚清婉脸上诧异更多。

她一张脸妩媚动人,尤其是在灯光下,眼波流转,魅惑横生。偏又带着惊讶、怜悯、

讥讽……

沈思茵手指微微颤抖。

一张小脸惨白,指尖冰凉,连包裹在裘皮里的身体都迅速冷下去。

“好,夫人学我就教,夫人想学什么?”

……

夜,长长。

沈思茵和楚清婉在幽静无人的台子上,走步、开腔,灯光下,一遍又一遍的练习。

声音自空旷处传出,幽长幽长……

嗓子哑了,身上冒出层层冷汗,沈思茵的小脸越来越苍白,如纸……

“细思往事心犹恨……去时陌上花如锦……今日楼头柳……”

“嘭——”

一声重响,

楚清婉回神,回眸一眼,便看到一头栽倒在台子上的沈思茵。

“夫人!”她大惊。

沈思茵身体蜷缩在台子上,弓成虾子,瘦小的身躯不住颤抖,“夫人,您怎么了?”楚清婉想要伸手搀扶她,沈思茵却咬牙摆了摆手。

“没事。”

她这痛,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蚀骨的痛,额上密密的汗,楚清婉看得心惊,想要喊人,却被她死死拽住:“不用,不用叫人,我这是老毛病了……”

不知过了多久,沈思茵的身体终于不再颤抖,脸色也稍微好了些。

“夫人这是……胃癌?”楚清婉突然开口。

沈思茵抬眸。

楚清婉又道:“我妹妹,她也是胃癌走的……”

沈思茵唇齿苦涩,胃癌的治愈几率几乎为零……她点了点头。楚清婉就着手将她搀扶起来,神色中透出复杂:“少帅他……知道吗?”

“不知道,”沈思茵笑。

楚清婉抿唇,想要说什么,一时间又不知如何开口。昨日,萧少帅对沈思茵的厌恶和不喜她自然看在眼里,如果他知道沈思茵的身体……还会这么对她么?

也许会,也许不会……

毕竟,沈思茵作恶良多……

恍神间,她又听到沈思茵的话:“还请楚姑娘帮我隐瞒这件事,我不想让他知道。”

“……”

“楚姑娘……多谢。”

面对着这样一双恳求的眼睛,楚清婉最终,居然点了点头。

“我们继续吧,楚姑娘。”沈思茵站起身。她还记得萧宗翰的要求……在这样的身体情况下,她还要学自己唱戏……楚清婉语气滞了一滞:“你何必做到这样……”

胃癌晚期的人痛起来有多痛苦,楚清婉亲眼见过。也就是因为见过,她才不明白沈思茵为何执意坚持!

告诉萧宗翰,不好吗?

“他喜欢。”

一句话,三个字。

他喜欢,就因为这样一个可笑又可悲的理由,沈思茵撑着病重的身体,在寒冬夜里、在这样的地方,跟她学唱戏。

楚清婉的眼睫微动,她看得出来,沈思茵已经时日无多。

这个女人……

握住沈思茵的手紧了紧,楚清婉心中微微一叹:“不必了,夫人唱的,已经足够好。”

过去的二十几年里,沈思茵执拗地爱着一个叫萧宗翰的男人。哪怕被他怨、被他恨、她也从未想过放弃。

可是现在……她真的撑不下去了。

————

送走了林老,沈思茵的一张小脸惨白。

“夫人的身子如果好生将养,应该还有一年的时间……”林老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响,又像是隔着一层膜,怎么都听不真切。

她恍恍惚惚的,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砰!”地一声,门被人从外头踹开。

巨大的声响。

沈思茵恍惚着转身去看,下一瞬,两个扭缠在一起的身影便猛地,刺进她眼眸中。

“少帅,您夫人可还在呢……”男人军装下,千娇百媚的百乐门头牌楚清婉探出头来。

酥骨的声音带着几分埋怨。

一双艳色潋滟的眸,分明是往男人怀里躲,可又藏着几分挑衅与不屑。

“不用管她,”男人薄唇勾起,目光看过来,冰寒刺骨:“你就当她是个死人好了。”

长长的睫毛微颤,心脏钝疼,像是被人狠狠碾过。

沈思茵抿了抿唇,他说的没错,她的确……是快要死了。

嘴角动了动,她想对着萧宗翰扯出一个笑,就像往常他每次带着女人回来时那样。可是这次……她没有成功。她脸颊僵硬着,鼻子酸涩,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法子扯出一个像样的笑。

“嗤,”一声冷笑,男人幽深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怎么,沈思茵,你这次终于装不下去了?”他勾着唇,看向她的目光里满是讥讽和鄙夷。

这个女人,明明手段恶毒,却偏要装出一副纯良情深的样子。

他倒是要看看,她能忍到什么时候。

沈思茵原本惨白的小脸变得更白,身子晃了晃。

这么多年,她害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这个男人的话……他的冷淡、他的嘲讽、他的厌恶,可是为什么?每一次,都还是会感觉到锥心的痛?

她想要离开这里,逃离这个地方!

刚转过身,身子,却猛地被人扯住。

男人的目光肆无忌惮地落到面前人身上,从上,往下,一层一层,似乎要将她给彻底撕开。沈思茵的脸色涨红,她想要挣扎,下一瞬,男人的手已经抚上了她的脸颊……

“宗翰……”她喃喃。

有一瞬间,她几乎以为自己从他眼睛里看到了温柔。

然,下一秒,男人的嘴角突然讥诮地勾了起来:“沈思茵,你这幅样子是想苟引我?”

“我……没有。”

“没有什么?”男人笑,温热的气息落在她耳垂,激起一片颤栗。他的眼中却毫无笑意,明明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手段恶毒,却天天做出一副良善可欺的样子。

他看不惯,所以,就要将她伪善的面具狠狠撕碎。手指忽地动作。

“不要!”沈思茵猛地回过神。

她颤声:“宗翰!”这里还有别人!

她挣扎,想要挣开男人的束缚……突然,“刺啦”一声,身上的衣衫顿时碎裂。

男人眯了眯眼,眼神逐渐幽深。

“嘴上说着不要,实际呢?”他喉结滚动,看着她:“沈思茵,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你放心,清婉不是外人,你没必要在她面前装什么清纯,再说了,”他忽地手指用力:“你是什么样的货色本帅可是一清二楚。”

不!

心口刺痛。沈思茵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向下逆流。

“宗翰、不!求求你不要……”

当着楚清婉的面,她不能这样!沈思茵祈求着、声音颤抖,大颗大颗的眼泪从她眼眶里砸下来。她什么都没了,为什么……他连一点点尊严也不愿意留给她?

她不想、她不要!

从未有过这样剧烈的挣扎抗拒,面前的女人,明明满脸满眼都是泪,萧宗翰却觉得该死的惑人……

“妈的!”心中低咒一声。

“宗翰、不要。”温热的气息席卷,她明明是想要抗拒,可是因为是他,即使是一个眼神也让她觉得心甘情愿的男人……他现在离她那么近,她到了嘴边的抗拒,也因此变成了破碎的声音。

“宗翰……”

“宗翰,不……”

从她口中说出的话,与其说是拒绝,倒更像诱惑。

这样柔弱的声音,这样潋滟的表情……这个女人在这样的事情上果真有一套。

“啧,”萧宗翰的目光蓦地幽深下去:“沈思茵,你说如果沈大都督看到你现在的样子,是会觉得欣慰还是觉得……恶心?”

恍惚间,沈思茵似乎看到了楚清婉向自己投来的可怜又同情的目光。

不!不要!

手下微凉,心中的渴求在每一处皮肤叫嚣!

再不迟疑,他弯下身将她抱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