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萌宝来袭:妈咪,请温柔 连载中

萌宝来袭:妈咪,请温柔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咘唧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夕之间,沈妖妖的人生遭遇了天翻地覆的转变。 家里破产,唯一的妹妹傍上了自己的男朋友,自己还稀里糊涂的惹上了陌生男人。 但是沈妖妖可不是好惹的,手撕白莲花脚踹渣男孩能挺着大肚子远走天涯。 单亲妈妈一做就是七年,哪里会想到当年那个男人不仅找上门来索要孩子,还要娶她呢?展开

本书标签: 咘唧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沈妖妖到底是留学归来的人,在国外她能够拿到各大顶级集团的邀约,在国内她自然也不会输给那些油腔老道的滑头们。她在拿到整个方案时,便将自己全身心皆投入了进去,不足一月便彻底地敲定了合同。

甚至死咬下了一块巨大的利润留给了公司,成功地在公司中立威树信,也让本对她这个空降兵有所妒忌的人。彻底打脸无话,也赢得了许多人的赞赏。

沈妖妖在将整份合同整理好后,便直径去了总裁办公室,将自己手中的合同放在了他的桌面上,开口说道:“关于此次合同,具体事宜已经成列在上,如果您需要备件这是U盘。”

“你倒是聪明,知道利用GRT一向的名气,为你铺路。”穆锦扬收下了合同,站起身扣起了扣子对着沈妖妖道,“陪我去一个舞会。”

“嗯?好。”沈妖妖诧异地看了一眼穆锦扬,心下瞬间了然不禁撇了撇嘴,暗骂了一声——老狐狸。

穆锦扬一眼瞟了过来,捏着她的下巴,斜长的眼眸微微眯起,“我这人吃不得亏,还吃不得女人的亏,栽在我身上不算你亏。”

话音落下,穆锦扬便直接带着沈妖妖朝着楼下走去,命司机直接奔向了晚会。

沈妖妖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出门匆忙随意套了一条裙子,看着穆锦扬的模样显然不像是会给她准备衣服的人。不过她在A市毫无名气,就算是丢人也是丢在穆锦扬的脸上,如此想来倒也没再别扭些什么。

谁想在即将到达会场的时候,穆锦扬丢了一套礼服在她手上,冷淡地吐了两字,“换上。”

“啊?”沈妖妖一脸发懵地看着穆锦扬,只感觉手上的礼服像个烫手的山芋,可那男人却直接低下了头。

她难不成还当着男人的面换?她还是挺要脸的,于是看了眼窗外看到了一个公共厕所,对着司机说了声停车,拿着衣服换好了礼服后这才走了回来。

回来之时还画了个淡妆,配称着礼服的妆容,倒是光彩照人。穆锦扬看着她的目光只是微微一愣,便不动声色地收回了视线,偏过的脸颊微扬的唇角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沈妖妖原本以为是自己的,看了眼手机却是穆锦扬的。穆锦扬看了眼手机上的好号,眉峰微蹙含着嘲讽的笑,接通了电话,“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打掉孩子,二把你扔去喂鲨鱼,你选。”

“……”我嘞个去,社会啊我的总裁!

沈妖妖虽是惊讶,其实心头早已明白,穆锦扬的身份介于黑白两道之间,穆家本身就是黑道,而穆锦扬如今的明面身份是GRT集团的总裁。实际上还是京城穆家大公子,穆家唯一的继承人。

这男人的话说到做到,她忍不住为电话那头的女人点了个蜡。

也不知道那女人说些什么,穆锦扬握着手机的手青筋暴跳,捏了捏鼻梁话语更冷,寡薄至极地说道:“哦?你是觉得我是好威胁的?既然想跳海直接跳,放心每年的今天我会让人送一束白菊花过去。”

说完这话,穆锦扬掐断了电话,将手机直接丢在了前座上,便靠在了靠椅上闭目养神。沈妖妖看了眼躺着的男人,半长的发遮住了他的脸颊,那模样却深深地刺入她的眼中,她的手指微抖眸中有一丝地不可置信。

七年前的那个早上,她看到的那张半遮的俊容,便是如此。沈妖妖不禁抚了抚眉心,手机铃声便再次响起,看着韩则安的名字。

沈妖妖停顿半响才接通了电话,对着那头说道:“抱歉,今晚估计会晚些回去,萌宝让他先回家吧,让他早些睡不用等我了。”

“好,那你照顾好自己。”说完这话韩则安挂断了电话,沈妖妖舒了一口气,身边穆锦扬的声音却冷不丁地响起。

他问:“你男朋友?”

“不是,是我的朋友,我让他帮忙把我儿子带回家里。”沈妖妖手指微顿之间敲击着手机,微垂的眼眸中划过了一丝寒芒。

索性她当初看了男人的模样,如今才能准确的认出他就是穆锦扬,而他方才的话语显然不喜欢孩子。萌宝虽然是穆锦扬的种,可生他养他的热是她,既然穆锦扬这么讨厌孩子,那便一辈子都不需要再知道。

她的儿子,随她不无不可。

沈妖妖却不知,在她说完这话时,身侧的男人明显沉默了,浑身上下发散的寒气越发地深沉。看着她脸颊的双眸越发幽暗,声音低沉鬼魅,“哦?你丈夫呢?”

“……死了。”沈妖妖侧过头,朝着穆锦扬看去,淡淡一笑,“在我刚怀上孩子时,他就离开了我,这样的回答穆总满意吗?”

穆锦扬忽然伸手抓住沈妖妖的手,将人拽近了一分捏住了她的下巴,目色深沉地凝视了她几秒,高大的身影含着压迫感直朝着沈妖妖侵袭而来,他道:“沈妖妖,你误会了什么?”

他很不喜欢沈妖妖忽如而来的敌意,以及将他隔离开的感觉,就像是要将他彻底从她生命中抹掉一样。沈妖妖却是受不了这强大的压迫感,面色有几分阴郁,索性司机的声音解救了他们两个人。

穆锦扬带着沈妖妖下了车,宴会与之沈妖妖年幼时陪同父母参加的无二,无非跳舞交友甚至于洽谈合作。拖穆锦扬的福她全程只需要做一个会笑的花瓶,跟着他应付上来的人就够。

直至穆锦扬去了厕所,沈妖妖才松了口气,直奔向了摆放着甜点的地方。端起了桌上的甜点,刚拿起岔子却听到了一两声不平和的声音。

“这不是咱们的沈家大小姐吗?你怎么混进来的?沈家可是早在七年前就倒闭了,不会是想要掉金龟婿的吧?”那女人的模样沈妖妖都没记清是谁,不过听着她的话,看来这人对她很熟。

沈妖妖从容地吃完了手中的蛋糕,将空盘交给了服务员,理了理裙摆缓步朝着那女人走去,接着踩在了她的裙摆上,盈盈浅笑,“自然是跟穆锦扬来的。”

床幔落下,昏暗的灯光落在房中,一双人影交叠在床。

昏暗的灯光下,沈妖妖双眸迷离地望着与她赤诚相待的男人,视线微微恍惚,“阿宽,我爱你……”

“呵——”那男人低嘲了一声,捏着沈妖妖的下巴,斜长深邃的眼眸中,迸发出一道危险的神色,他说,“女人,记住我的名字叫穆锦扬。”

……

一夜纠缠,直至日上三干时,日光落在沈妖妖的脸上。她微微蹙眉睁开了双眸,略有几分迷茫地看着周遭的一切,接着一股欣喜迎上了心头。

在昨天她将自己交给了交往许久的男友,她——沈妖妖转过头看向了身侧躺着的男人极帅,五官立体立挺。却不是她记忆中的模样,他是谁?!

沈妖妖的脸色瞬间惨白,唇口微张大脑放空,回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眼色晦暗不明,她还记得昨天佳佳带她来到总统套房,她隐约之中还看到了严宽,为什么会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不由地想起了昨天的那杯酒,心头猛地一凉,她连忙穿上了衣服,有几分歉意地将所有钱放在了床头。看了眼还在熟睡的男人,殷红的唇角紧抿着,接着仓皇地逃出房间,看到房间门口标着的套房号码牌。

沈妖妖直接冲向了洗手间,将冷水扑在了脸上,将昨夜种种皆回想了起来。越想越凉,环绕在她耳边的是,她认为可以共度一生的人,亲手将她推进了这间门。口中留下的那句冷漠地话语,“沈妖妖你不是喜欢我吗?那你就乖乖进去!”

那时她被药力支配,隐隐只听到了这一句,而后便撞入了陌生男人的怀中。现如今回想起来,这三年她是得有多傻!

沈妖妖放下一切顾虑,直奔向了男友严宽的家中。

熟练的打开.房门,听到的却是一阵暧.昧.声,握着门把的手青筋暴起。沈妖妖缓缓闭上了双眸,再抬起眸时,眼中暗杂着一丝冷傲与决绝。

关上房门步履轻快地走向了厨房,接了一盆水往里面倒上了辣椒,踏着优雅地步子走向了房间,入耳的是她记忆之中的好妹妹,沈佳佳娇媚的声音。

而与她沈妖妖交往三年的男人,曾经在她耳侧温润柔和的声音,如今却像是一把刀子,直戳心口。

沈妖妖一脚踹开了房门,直接将手中捧着的水,倾盆倒下浇在了二人的身上。引得床上的男女一声尖叫,不可置信地看向了沈妖妖,面上却毫无愧疚之意,十分坦然。

“姐姐,我跟阿宽是真心相爱的,对、对不起……我本来是想出国不打扰你们的,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沈佳佳趴在严宽的肩头,身上扯着被子面色苍白至极。

严宽搂进了怀中的沈佳佳,可身上那火辣辣的感觉,却让他面上烧红,双眸怒不可遏地看着沈妖妖,“沈妖妖,如果不是为了佳佳,你以为我会跟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在一起?”

“不解风情?”沈妖妖清浅一笑,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严宽,抬起手指指尖微微扯过衣领,露出身上的红痕,“托佳佳的福,昨天套房里的男人很好,我很满意。”

严宽面色一沉,连同她怀中的沈佳佳面色都变了,她有几分不可置信地看着沈妖妖。沈妖妖可没管他们两个人脸色如何,而是接着说道:“说起来他今早醒来的时候,我还跟他说了一些话,你们猜他告诉了我什么?”

严宽手指微颤,抬眸死死地看向了沈妖妖,穿上了落在地上的衣服,一步步逼向了她,攥紧她的手腕,沉声道:“沈妖妖,我劝你最好别作死,不然你该知道我的手段!”

是,严宽的能力确实不是盖的,也正是因此她才会心动。可不代表他沈妖妖便是软柿子,任由任来拿捏的!

“严宽,我宠你爱你敬你让你,可不是让你来玷污我的。”沈妖妖抬起腿膝盖一曲直接撞向了男人的下腹。看着倒在地上的严宽,她抬了腿直接踩在了他的胸口上,“难道你在追我的时候,都没打听过我沈妖妖是什么样的人?我——可是黑带十段呐。”

沈妖妖脚下微微用力,踩的严宽忍不住要吐血,她看着男人狼狈地模样,冷嘲了一声一脚将他踢向了床上。沈佳佳连忙抱住了他,看着她的神色暗含着斥责,说道:“姐姐,我知道你不甘心,可是我们家已经败了!”

“沈佳佳,沈家是倒闭了,可不代表你就可以算计你的亲姐姐,更不代表他严宽就是拯救我们沈家唯一的出路。与虎谋皮终将会被虎吞噬,这个道理你该比我更清楚。”沈妖妖捏住沈佳佳的下巴,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道,

“你别忘了,是谁将你从你那自私的母亲那里,带回来的。”

沈佳佳浑身一僵,抬头对上了沈妖妖寡凉的双眸,不禁回想到了那年被带回家的一幕,手指不禁攥紧,接着脸颊之上垂下了泪来,“姐姐我知道我始终比不过你,可阿宽他是我的最爱,为了他我可以做一切。”

既然沈妖妖已经彻底得罪,那她必须紧紧地抓住严宽,她决不能再回到以前那样的生活。绝不!

“好、好、好。”沈妖妖收回了手,忍不住为沈佳佳的演技鼓掌,看着倒在地上双眸阴鸷的严宽,又看了眼一脸憔悴宛若白莲花的沈佳佳,嗤笑道,“养条狗还能摇尾巴,可你沈佳佳却连条狗都不如。好得很呐!”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