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萌宝密令:影后妈咪,别想逃 连载中

萌宝密令:影后妈咪,别想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五年前,被父母算计,差点死在手术台上。五年后,季桅摇身一变成了影后,受千万人追捧。撩帅哥,踩渣男,虐极品,季桅玩的不亦乐乎。一不小心撩过了,季桅拔腿就跑。某人步步逼近,将她锁在怀中:“桅桅,你打算带着我儿子往哪跑?”季影后眼神闪躲:“你儿子是谁,我怎么不知道?”傅凉城伸手将两小家伙拎了出来:“喊!”两个萌宝大声道:“爹地。”季桅:“……”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傅染染听见声音,连忙从地上爬起来,迈着小短腿就跑:“爸爸。”

季桅有点好奇,这么可爱的孩子,这父母的基因得有多好?她抬头看去,正好被树挡住,隐约只能看见一个修长挺拔的身影。

她啧了一声,光从身型看,人长得应该也差不到哪去。

果然啊,基因很重要啊。

“桅桅……桅桅……你怎么在这里?”

身后传来季晖然的喊声,她回头,就看着叶慕辰拉着季晖然走了过来,季桅看着那小小的身影,眼中不自觉染上笑意,她往前走了几步,拉住季晖然的手。

“儿子,回家。”

……

上午十点,傅城大厦门前挤满了人,一时间门口人声鼎沸。

一辆黑色迈巴赫在不远处停下。

“苏澄,怎么回事?”一个冷冽的声音响起。

“傅总,听说是为了今天要来签约的季桅。”

后座高大的身影冷淡的看了一眼,随后道:“从后门走。”

黑色迈巴赫慢慢驶离,消失在傅城大厦后面。

上午九点四十五分,一辆红色的跑车驶进了傅城大厦,门口拥挤的人流已经被保安暂时隔离,分别站在两边。

一看见那辆红色的跑车,那两拨人就开始疯狂的大喊道:“季桅!季桅!女神!女神!”

“季桅女神!啊啊啊啊!”

季桅两个字被喊得震天作响。

淡定的将车停在门口,季桅早已经习惯这样的阵仗了,做明星虽然来钱快,但是就是一点不好,没有什么隐私可言。

昨天回国也是,特意跟经纪人林夏他们错开了飞机,让她们吸引了媒体的目光,自己带着然宝先飞了回来。

好在她有先见之明,让人带着然宝从后门进去

这是她的职业,她没得选,但是然宝不一样,她对然宝的保护工作一直做得很好,不想让然宝暴露在公众目光下。

季桅打开车门,微微勾起唇角,姣好的唇形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

见季桅出来了,场面一度更加失控,所有人都像是疯了一样站在原地高呼季桅的名字。

她淡定的笑了笑,缓缓朝里面走去。

突然,一个东西从保安防线里冲了出去,正好落在季桅脚边。

季桅吓了一跳,脸上却丝毫动静都没有,连微笑都没有泛起一丝涟漪。

旁边不远处一个女孩连忙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季桅低头看了下脚边的盒子,又看了看那女孩,她笑了笑,伸手将盒子拿起来缓缓走了过去,将东西递给她。

“没关系,小心点就是,砸到别人就不好了。”

旁边的众人近距离接触到季桅,像是激动的要昏倒一样,又引发了一阵尖叫潮。

季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身后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两人蹲在那:“妈,还真的是季桅那小贱.人。”

“既然她敢回来,这一次绝对饶不了她,没想到这小贱蹄子命这么大,竟然没死成,还翻身成了大明星,儿啊,你放心,她是你妹妹,妈保证要让她把属于你的拿给你。”

这两人,一个是季桅的妈妈吴翠花,还有一个是她那不争气,只会啃老的儿子,季明成。

季明成听见这话恼怒道:“这小贱.人真是狠心,这么多年一直躲起来,不让我们找到她,现在终于回来了,这次一定要她把该吐的都给我吐出来。”

两人盯着季桅,猥琐的眼神中带着一狠戾,像一条毒蛇一样,缠在季桅的身上。

“生了吗?生了吗?这进去都两三个小时了,也不知道生出来没。”

一个六十岁模样穿着略有些破旧的妇女站在门口,一直踮着脚看着手术室望眼欲穿,脸上神情十分焦急。

“你能不能别晃了,都晃半天了,不就是一个女人生个孩子而已,还能死了不成?”

她旁边坐着一个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脸上横着不少道深褶的皱纹,看上去显的有些丑陋。

“她生的这个可不是什么孩子,那可是钱啊,等这孩子一生出来,交给那家人,找他们要钱,人家可是开大公司,肯定不会小气,到时候拿到钱给儿子买套房,以后娶老婆也就不愁了。”

说到这里,男人猥琐的笑了起来:“还是你聪明,想出这个办法。”

两人正说着话,手术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病人家属在吗?”

“在在在,我就是!”妇人连忙冲了过去:“医生啊,她生了吗?”

“病人难产,保大人,保孩子?”

妇人一听,毫不犹豫的说:“孩子,当然保孩子,不用保大人,死了也没事,我们只要孩子就行。”

那边只说了要孩子,可没说要大人,当然是保孩子。

护士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像是想着自己是个医护人员,也没在说什么,伸手将手术同意书递给了她。等她签了字之后,快速转身走了进去。

手术室里,季桅躺在手术台上,手指紧紧攥着身下的衣服,她浑身都疼,像是被人活生生撕裂了一般,疼到连毛孔都在毫不客气都叫嚣着。

“季桅,你给我听好了,无论如何都要好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就算你死,也要保证这个孩子活着!”

“我们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也该为家里做点贡献了,别只当个只进不出的废物!”

季桅颤抖着,脑中不听回荡着进手术室之前,吴翠花跟季淮生跟她说的话。

她不明白,明明她也是季淮生的女儿。

她也是跟他们流着同样血液的人……

护士走了进来,略有些同情的看了季桅一眼,见她眼眶通红,像是疼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一样。

她心一软,抓着她的手,柔声道:“放心,别怕,我们会尽力救你跟孩子的,相信我们。”

季桅开不了口,也动不了,只能眨了眨略有些僵硬的眼睛。

她有些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个孩子,她何曾想要,她连怎么有的孩子都不知道,刚怀孕的时候,她还会闹,要把这个孩子拿了。

可他们就将她关在一个小房间里,像看犯人一样看着她,生怕她伤了那个孩子。

季桅笑了笑,像是觉得有些好笑,明明是在笑,眼泪却顺着眼角落了下来。

若是这一次,她大难不死,她和他们也就再也没关系了。

生育之恩,她也用这个孩子还清了。

呵,不止如此……或许还得搭上自己这条命。

突然一阵啼哭声在手术室里响了起来。

季桅听见哭声挣扎的睁开眼皮,却是一片恍惚,还没等她看清,便坠入了一片黑暗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除了无边的痛楚,便什么都不知道了,季桅觉得自己有些累,像是再也撑不住一样,缓缓闭上了眼睛。

一阵惊呼声响起:“不好了,林医生,产妇好像快不行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