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莫方天穹 连载中

莫方天穹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小桔茶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战仇敌,立荒古,斗地府,救苍生。尹少天从一个大族子弟沦落到无家可归,依靠着复仇的信念,一步步踏出血的脚印,立斩万古敌证道苍穹间。 灭族之恨,亲人背叛,经历过一重重的生死险关之后才发现,越接近真相越让人难以接受。好与坏的界限也越来越难以划分,无论如何抉择,能保证当时不后悔就够了。正所谓敌虽千万人,吾往矣——展开

本书标签: 小桔茶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人们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眼前的危机却诠释了什么叫祸不单行。恭长文武再次吐出一口鲜血,露出一副痛苦的表情。尹少天没想到恭长文武连这家伙一合都抵挡不下来,不过好在他也并没有真的指望这小子能击败赤烈虎,在他们交战的空隙他可并不是什么都没做。尹少天平下心来缓缓闭上眼睛,周身隐隐凝聚起一股无形的气场,衣摆无风自动,很快风力席卷四周形成一个漩涡转瞬消散在空中,只剩下杂乱的叶片在空中飘零。

“血祭——青冥之火,燃。”

尹少天呼的睁开双眼,周围的一切都有了一刹那的静止,悬浮不动的树叶如同一副静景的画。尹少天的周身腾起幽蓝色的焰光,印堂之上隐隐透出一道红光,那古老玄妙的印记充满了不详,当尹少天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身上的气势猛然拔高了一截,他此时的实力已经达到了灵台之境六段。

“我滴个乖乖,竟然是秘技。”

恭长文武惊叹道,修灵者所施展的一般都是灵技,灵技基本都是施展者自行领悟的,而秘技则都是纪元年之前流传下来的,即使是一域之地的一流势力也是奉若珍宝的东西。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尹少天所施展的秘技是稀有的血脉秘技,只有创造者的血脉后代才能修习,是他们古冥一族的血脉秘技。赤烈虎神色一定,似是认真起来,没有再次贸然出手。尹少天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无限的杀机,刀刃也好像变得更加森冷了许多,尹少天一个闪身再次主动出手。

“疾,风,破。”

尹少天这一次直接将三式合一,手上迅疾的速度留下一道道残影,更形成一柄柄风刃从四面八方斩向赤烈虎,一时间绚丽夺目杀气四溢。

赤烈虎也不甘示弱,身上的黑心火焰也变得更加旺盛,仰天咆哮霸气侧漏,一个纵跳就已经在尹少天的眼前。锋利的爪尖狠狠的与长刀撞击在一起,激烈的蜂鸣声就连不远处的恭长文武都觉得耳膜一阵刺痛。瞬时间血光迸溅这一次是赤烈虎受伤了,它的整个虎掌被尹少天齐齐削去,露出了赤烈虎白森森的骨头以及独有的黑色血肉。

“真的假的,这个家伙……”

恭长文武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了,这赤烈虎的厉害他刚刚可是领教过的,别说伤它了恐怕逃命都悬。此时他也终于察觉出尹少天的潜力等级,越阶四品比他还高一阶。修灵者修的是世间的灵力,化灵力为己用,但人体自身也有着无尽的潜力,潜力越高越阶战斗的能力就越强,所以也称为越阶战力,同样的也被分为九品。计算一个修灵者的战力是要其灵力再加上其潜力,那么尹少天现在的战力就是灵台之境六段越阶四品,相当于玄塔之境一段的实力。如果说修灵力是一个盖房子的过程,那么激发潜力就是建一个登天梯的难度,所以越阶战力虽说看上去仅差一阶,但其实相去甚远。

不远处的尹少天呼呼喘着粗气,每一次施展秘技都会消耗他百分之一的生命源力,凝聚出灵势全力以赴的一招也只不过是让赤烈虎损失一只虎掌。凝势是玄塔之境的修灵者才能领悟到的能力,可以将灵力凝聚成具象的罡气,然后无论其防御还是攻击都将产生质的变化,这也是玄塔之境一段为什么可以瞬间秒杀灵台之境九段的原因了。如果换成之前那只三尾黑豹的话可是直接能将其斩杀的,这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虽说斩掉了赤烈虎的半只虎掌,不过没有痛感的它只是在行动上会有些的影响,转回身来接着与尹少天缠斗在一起。在蓝光与黑炎交织的过程中四周除了这一人一虎已然再没有别的生命了,树木草丛花朵统统化为飞灰,就连脚下的土地都是深一块浅一块的小坑,恭长文武更是躲得远远的观望,也借着这个空档服下疗伤用的药草,这才使得右臂的伤势得到了有效的缓减。

在‘嘭’的一声闷响过后一人一虎再次分开,这一次可就没有刚才那么潇洒了,尹少天的身上已经是多处挂彩,身上那件青焰蓝边的白色束身衣也早已看不出其本来的面目了,仅剩几缕还挂在身上。尹少天的胸膛在急促的起伏着,豆大的汗珠夹杂着鲜血滴落而下,就连幽蓝色的灵势都是摇曳不定稀薄了许多。再看赤烈虎也并不强在哪里,雄伟的虎躯上被划出一道道清晰见骨的伤口,就连耳朵都被割掉了一只变得狰狞凶狠,更加像炼狱中爬出来的魔犬。面对这样严重的伤势,相信如果不是这里的魔兽没有痛觉恐惧的话,此时这只赤烈虎已经倒地垂死了。

“恭长文武,你要再看下去我可就真撑不住了。”

尹少天总算是腾出口来对恭长文武喊道。

“啊!?那……那我不看,闭上眼。”

恭长文武一怔,这样回道。尹少天更是一愣,差点吐出血来。

“我天,你能活这么大还真是老天保佑呀。”

尹少天嘴角抽搐道,但眼前的危机使得他再来不及多说什么,因为赤烈虎再次扑杀过来,无奈之下尹少天只好再次苦力招架。

“就是现在,大哥我来了。”

就在此时,恭长文武终于有所动作了,蟠龙黑金镗划破气流炸出音爆声,镗尖闪过一丝亮光转而又化为火花,摩擦着空气凭空燃烧了起来。

“星火燎原。”

恭长文武额头青筋暴跳,眼神也在这一瞬间凌厉了许多,他这奋力一击直接斩断了赤烈虎的尾巴,使它在空中的身躯一顿,尹少天眉头一跳,机会就在眼前,胸中强提一口气,身上的灵势如潮水般褪去,最后汇聚在刃尖上变得尤为明亮,幽蓝色的刀光乍然迸现直直的竖劈下来,此刻尹少天的动作像放慢了一样,但却让人感觉无处可逃。

“灭。”

尹少天起手归圆,幽蓝色的灵势在黑绳的带动下释放出一阵阵压迫感,周边扭曲的空间使得远远看来显得有些虚幻。刀口之下,没有一丝生机,凝聚而成的幽蓝剑刃更是犹如死神的镰刀,似乎一刀下去什么都不会存在,更像被死寂所渲染的凶器。这是尹少天前几日刚领悟出的一个灵技,也只有在能凝聚灵势的条件下勉强可以堪堪用出,不过效果斐然,在一阵幽光划过之后一切终于静止了下来,他对面的赤烈虎以眉心为中线整个身躯被一分为二再无生机。

“我滴个乖乖,竟然真的杀掉了。”

恭长文武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同时对尹少天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新的认知。尹少天低垂着眼帘扫了一眼死透的赤烈虎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心劲一松顿觉得眼前一黑,就这样直挺挺的晕了过去。

等到尹少天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一条清凉的小溪边。在旁边是正坐在对面烤鱼的恭长文武,依旧是那副阳光男孩的形象,在他的脚边是那只赤烈虎的头颅。

“哟,大哥醒了。”

面对恭长文武的问候尹少天直接选择了无视,本来想着撑起自己的身体,但一股撕裂般的疼痛让尹少天皱起了眉头。

“喏,这是血凝草,比疗伤草的药效强了十倍,你吃了吧。”

恭长文武肉疼的递上一株红色的草药说道。不过尹少天也不客气一口服下,疗伤草是治疗伤势十分有效的药草,属于十分常见,而血凝草就要珍贵许多了,也就一流势力才能豪爽的发给小辈了,当然效果也是十分显著的。

“你不知道这森林里的所有生物都被魔化了吗?”

尹少天眼见恭长文武手中又多了两条鱼提示道。

“放心,虽然我不爱吃鱼,但这可是我从家里装在乾坤袋里带来的,放心食用无添加。”

恭长文武笑咧咧的说道。尹少天点了点头不再多言,如今他的身上还穿着之前那件衣服,已经被赤烈虎撕扯的只剩几块大布条还挂在身上,再加上残留的血污活像一个乞丐。无奈尹少天只好先下河清洗了一番。等到再上来的时候穿了一件飞禽纹饰的蓝边白袍,腰间挂着那柄两指宽的长刀。

“诺,大哥吃鱼。”

恭长文武的烤鱼也已经做好了,顺手递到尹少天手中。一根细长的树枝上插着一块黑漆漆的物体,此时正散发着焦糊的味道。这……是鱼?尹少天嘴角一抽心中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虽然依稀可以辨别出鱼形的轮廓,可是尹少天实在无法说服自己对这块‘黑炭’下口。心中也不由回忆起方才恭长文武说过的话,难怪他不喜欢吃鱼。但很快他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恭长文武正对他手中的‘黑炭’大快朵颐。呃……说好的不爱吃鱼呢?尹少天简直怀疑他的味觉是不是已经失灵了。

在两人接下来的交谈中,尹少天从恭长文武口中得知了很多有用的信息。首先他现在所处的位置竟然是在北荒,这恭长一族是北荒九境二十三个一流氏族之一,盘踞在济州境位于北荒最西部,而再往西就是眼前所处的森林,称为魔林杀场。这片森林与恭长一族的地盘接壤,相当于是恭长一族的后花园。魔林杀场被列为北荒的几大禁地之一,就算是站在实力顶端的强者也不敢贸然深入。

时间总能让人成长,虽然每个人都有其不同的经历与过往,但一路走来的坎坷会让人满布伤痕,说不上对错,只是让人变得与以往不同,背负着一段段记忆让人更加成熟,只是不再完整。

记忆中寒冷的夜似乎总少不了星光的普照,然而微弱的光芒并没有照亮前方的道路,相反只让人觉得心头更冷罢了。在一颗孤高的树冠上站着一个少年,略显单薄的身躯坚韧而挺拔,棱角分明的脸颊上刻画出的是一副冷漠的表情,似乎只有腰间那柄两指宽的长刀才是他唯一的触感。他的双眼虽然望着远方,但空洞的瞳孔中却没有着具体的目标。顷刻间丧失的家园已然让他变成了无根浮萍不知归所,即使变故已经过去了半年光景,但那时的经历却还如同梦魇一般挥之不去,很难想象他此时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

渐渐地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四周绿茵茵的树木在这湿冷的清晨泛起了一层薄雾,尹少天就这样伫立了一整个黑夜。随着第一缕阳光投射到他的身上,尹少天仿佛再一次的活了过来,他慢慢的收回目光确定了方位后便再次踏上了前行的路。当初逃亡的时候因为意外尹少天被随机传送到此处,在这个不知名的森林中,半年时间里竟然没有遇到一个活人。更加诡谲的是这里所有灵兽的眼睛都是黑色的,它们没有领地意识,没有疼痛的感觉,只有彼此间无意义的搏杀,在一地的尸体中决出最后的胜者。那个诡异的黑气让它们丧失了理智,支配着他们的肉体,刚落到这里的尹少天也差点丧身在灵兽口中,不过好在黑气并没有对人的心智产生什么重大的影响。可每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依然让尹少天身心疲惫,不过却也成了他提升实力的绝佳场所,在这种生死环境的刺激下,如今的他已经达到灵台之境五段的实力,修灵者实力的划分从低到高依次为筑基之境、后土之境、灵台之镜、玄塔之境、重楼之境、遥山之境、耸云之境,每一个境界又依次分为九段。灵兽的实力也是从一阶到七阶一一与之对应,简单的来说就是一个盖房子的过程,高度越高则实力越强。以尹少天现如今的实力,在族中的年轻一辈中那也是稳进前三的,而他们古冥一族那可是南蛮五大顶尖势力之一,这天分已经足以自傲了。

“咻。”

即使是白天,这些疯狂的灵兽们也不得安生,随着破空的声音响起,一股劲风从尹少天的身后袭来,尹少天表情不变余光一扫看见一道红色的残影眨眼就已经冲到了近前。

“刷。”

这是长刀归鞘的声音,再看那道红色的影子,是一只身覆赤红毛发的迅鼠,它的四肢短小却速度奇快,是一只二阶高级的灵兽相当于后土之境九段的实力,但此时却是尸分两半因为死的突然以至于气还未绝正在微微的抽动。看到迅鼠流淌出的黑血尹少天自知此地不宜久留,脚下不由得加速。果然,尹少天前脚刚刚离开,一群等阶各不相同的灵兽便追着血腥味来到了这里,很快它们就疯狂的撕咬在一起好似有着万世难解的仇恨,不久各种残肢断臂就洒落一地,哪怕眼瞎破腹也毫不停歇,势要杀出一个胜者。

闻讯赶来的灵兽们显然不会轻易地放过每一个活物,一道黑色的阴影突兀的挡住了尹少天的去路,它健壮如牛的身躯上布满油色发亮的毛发,身后还拖动着三条长长的箭尾,那是一只三尾黑豹。尹少天眉头一挑,看来这次是躲不过去了,正好这两天刚有所突破拿你练刀正合适不过。想罢一道亮光闪过尹少天手中的长刀以最快的速度划向三尾黑豹的腹部,从遭遇到出手整个过程没有一丝停顿。但三尾黑豹可不是那只弱小的迅鼠,三阶中级的灵兽本就相当于灵台之境六段的实力,并且还是食物链高端的豹形,再加上黑化后的特性,可以说将三尾黑豹的实力生生提升了一个档次。尹少天的试探对它来说并不具威胁,三尾黑豹也不躲避后发先至猛扑上来,脸盆大的黑爪刮向了尹少天的脑袋,迅疾的速度把空气都撕扯的四分五裂,尖锐的破空声将耳膜都刺得隐隐发痛。

“疾”

尹少天猛地低喝一声,同时手上的速度也陡然增长了两倍,竟是比那三尾黑豹还快了几分,长刀拖着一条光影切向那只黑爪,尹少天与三尾黑豹错身而过,一道血光也随之闪过,当一人一兽都顿下身形的时候,血液才滴落在周围的草丛上,三尾黑豹的黑爪上添了一道清晰地伤口。

“吼。”

那只三尾黑豹对这样的伤口不以为意,低吼一声再次扑上来,张着血盆大口露出釉黄的牙齿直咬向尹少天的脖颈,腥臭的涎液滴落而下。面对来势汹汹的三尾黑豹,尹少天选择暂避锋芒,侧身一滚跳退一旁。然而这并不算完,只见三尾黑豹落地扑空后其中一尾凌空鞭向尹少天的腰际,那一节节呈箭头形的尾巴倒钩就像锯子一样,若是被它刮中恐怕肠子都会被挂出来。值此危难时刻尹少天并不惊慌,这种极端的情况在这几个月里他早已经习以为常,无需思考身体便自然做出了反应,长刀猛地一挥迎了上去。只听‘乒’的一声长刀与箭尾撞击在一起,竟然是发出了刀剑蜂鸣的声音,这三尾黑豹的箭尾竟然坚硬如斯。

尹少天借着箭尾的冲击力连连后退拉开了与三尾黑豹的距离,三尾黑豹转过身来紧盯着尹少天,那乌黑的双眼充斥着疯狂,在低沉的呼吸声中积蓄着下一次攻击的力量。虽然交手的时间并不长,但尹少天能感觉得到眼前这家伙的棘手程度,看样子是免不了有一场激战了。

“嘶。”

就在这时,一道响彻云霄的嘶鸣声自天空传来,尹少天感受到头顶上凌厉的劲风想也不想回手一刀。

“斩。”

尹少天暴喝一声再次催动灵技,手中的长刀猛的向后横斩出去,倾尽全力的一击撕扯着周围的气流发出呜咽的呼啸声。‘咚’的一声闷响,尹少天只觉得双臂酸麻,像是在用全力劈砍一块坚硬的石头,胸腹中一阵翻涌,脚下止不住的再次连连后退,最后一个后翻身才勉强卸去那巨大的冲击力。还不待尹少天仔细观察那团天空中的黑影,三尾黑豹却已经瞅准机会扑杀过来。尹少天面色一沉,还真是没完没了。

“疾斩。”

尹少天两式合一手上的速度在这一刻再次超过了三尾黑豹,刀刃上的冷芒瞬间斩出,两者交锋强硬对决,尹少天竟是将猛冲过来的三尾黑豹击退了出去。

“呼……”

组合灵技的施展让尹少天颇感吃力,就连呼吸也变得有些沉重。也借着这个空档尹少天终于看清了头顶上那团阴影,那是一只银隼鹰,足有两米的臂展上是如钢铁锻铸的银色羽毛,铁钳一样的鹰爪即使在稀薄的日光下看去也显得锋利无比,它的眼睛也同三尾黑豹一样被黑暗所覆盖。

很快银隼鹰就再度俯冲下来,不过这一次它的目标却是三尾黑豹。银隼鹰的实力并不在三尾黑豹之下,四指成钩凶悍的抓向三尾黑豹的脊背眨眼就已在近前,三尾黑豹竟也不躲闪,瞅准银隼鹰的脖子一跃而起张着血盆大口扑咬过去。然而空中飞行的物种又岂是那么好捕捉的,更何况是鸟类一霸的鹰,只见银隼鹰微一振翅就拔高了距离,弯钩一样的双爪也改变了目标对准了三尾黑豹的双目。当两者在空中冲击在一起的时候,银隼鹰的双爪深深的勾进了三尾黑豹的双眼,随后在几声惨痛的怒吼声中被银隼鹰钳制在地,深深的摔在了泥土当中,三尾黑豹体内喷出了像墨水一样漆黑的血液。

虽然处于下风,但三尾黑豹却依旧凶悍,在银隼鹰还来不及腾空而起的时候,三条箭尾从不同的方位刮向银隼鹰,一声长鸣过后银隼鹰身上也留下三道深可见骨的伤口。银隼鹰猛一振翅堪堪摆脱三尾黑豹的纠缠,地面上插满了如刀片锋利的羽毛。待三尾黑豹再次站起来后,尹少天才发现银隼鹰那一击可不仅仅是挖穿了它的双眼,左边半个脑袋都被抓成了碎肉血肉模糊,三条箭尾上则挂着从银隼鹰身上带下来的肉丝。这也就是被黑气腐蚀了的灵兽,不然正常情况下受这么重的伤早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了。三尾黑豹晃晃悠悠的转过身来面对着尹少天,可见对它的行动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影响。尹少天挥了挥略微恢复知觉的双臂将长刀横于胸前,心中暗道:我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大的能耐。

就在三方的战斗一触即发的时候,却在三尾黑豹后方的树丛中传来一阵骚动,微微震颤的大地让尹少天脸色一变,这个动静恐怕是兽潮,想到此处尹少天也没有了练刀的心思转身就逃。然而树丛后面突然传来的呼喊声又让尹少天收住了脚步,尹少天心中一动,竟然有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