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荣耀战神 连载中

荣耀战神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龙猫大大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六年戎马,权倾朝野,荣耀归来!曾经你们害我家破人亡,如今你们眼中的神却也只能在我脚下匍匐,颤抖!展开

本书标签: 龙猫大大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曾经我失去的,都得夺回

不知你是前者,还是后者?

短短十个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寒。

这一刻,他们终于知道,乔梁为何会如此,原来这一切都是陈浩所为。

他们心中震惊,这手段太过神乎其神,

乔梁倒在地上,嘴里带着鲜血,看陈浩眼神带着惊恐。

他怎么也没料到,昔日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的陈浩。

当,再次回归之时,会变得如此霸道非凡。

可,当着众人,尤其是一众老同学的面,被打,这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这种屈辱,在心中化为愤怒。

但,如今只有自己一人,无法与现如今一身凌厉气势的陈浩动手。

所以,他准备叫人过来......…

“拍卖开始了。”

就在乔梁摇摇晃晃站起身来,眼神怨毒的准备打电话叫人之时。

方秋萍看着台上,突然出声道。

果然,只见在大舞台上,灯光闪烁,身穿精致礼服的靓丽女主持人,脸上带着笑,来到舞台中央。

“听说今天开场拍卖的是唐朝时期的《百鸟朝凤图》,价值连城。”

方秋萍长吁了口气,连忙朝着众人笑道,缓和着跋扈的气氛。

大家也都很识趣,没有继续在这件事情上进行过多纠缠。

而且唐朝时期的《百鸟朝凤图》,确实有吸引力。

陈浩眼神看向舞台中央,精致的玻璃柜中,一副长约1米,宽600厘米的画卷,被摆放其中。

这正是曾经他父亲,最喜爱的那副画卷。

没想到在今日,却被陈雨淋这个毒蝎心肠般的女人,给拿出来进行拍卖。

“不管怎么样,他也好歹是你叔父,如此对待死者,真是好狠的心啊。”

陈浩脸色一冷,心中冷冷道。

“各位来宾,大家好,我是本场拍卖会的主持人“小丫。”

“在我身前的这幅画卷,乃是唐朝时期最著名的画卷《百鸟朝凤图》价值连城。”

“起拍价五百万,现进行拍卖。”

在舞台上,那位靓丽女主持人,手拿话筒,面带笑容进行介绍。

“五百万…”

“一千万…”

当进行起拍后,很快便有几位有钱的公子哥,进行喊价。

“豪门少主,可真有钱。”一旁的方秋萍暗暗嘀咕了一声,眼眸中带着羡慕。

“他们其实都是个托,这幅画,早就已经预定人选了。”

这时,乔梁捂着自己的胸口,走了过来,语气尽显得意的说道。

“为什么这样说?不是公平竞争吗?”方秋萍不解的问道。

毕竟拍卖会都讲究个公平公正,无人敢用内幕,这样会失去拍卖会的威严。

一众同学也都很不解,纷纷围了过来,想了解情况。

乔梁鄙夷的瞥了眼陈浩,他知道这卷画卷,其实是他父亲的。

所以在说话之时,声音用得格外的大:“这画曹家少公子“曹谦”看重了,而陈家的陈小姐,最近与曹家有商业往来,需合作比大生意,便以拍卖的形式,相当于免费赠送给曹少。”

“哦!对了,陈浩这幅画,貌似是你家的,不过可惜了,以你目前的实力来说,这幅画,你注定是拿不回去了。”

陈浩没有理会,眼睛都没抬一下,只是淡淡的喝着茶水。

动作优雅,如翩翩公子。

“三千万…”

果然,只见在坐席中央,一名身穿西装,面容英俊的年轻公子哥,命令身后的保镖报价。

此人正是曹谦,这幅名画,他早已垂怜许久。

如今即将到手,脸上笑意盈盈。

“五千万!”

然,就在他高兴之时,突然一声不太合时节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定睛望去,只见端坐原地的陈浩,轻抿了口杯中的茶水,淡然道。

“陈浩,你在搞什么?你有五千万吗?这也居然也敢去抢!”

乔梁先是一震,随即呵斥道。

他根本就不相信,陈浩能拿出五千万来进行拍卖。

一个废物,谈何来的五千万?

而方秋萍等一众同学,也都纷纷震惊。

没料到,陈浩一出手,便直接砸五千万。

陈浩没有理会众人,而是眼神看向台上的靓丽美女主持人。

主持人也是有些发懵,按照最初的规矩是,当曹谦出手后,便不会有人在进行竞争。

可,却没想到,凭空冒出个人,与曹谦进行竞争,让她一下还没反应过来。

触及陈浩视线,她深吸口气,手拿话筒,高声道:“这位先生出价五千万,还有没有加价的。”

曹谦眼神阴冷,冷冷的瞥向陈浩。

心生不满,不过却没有第一时间跳出进行指责呵斥,反而一抬手。

“一亿!”

场中瞬间喧哗,一亿这可是大手笔啊。

曹谦笑了笑。

不过比起最先的多出五千万而已,也不算太多,能到手倒是不错。

然…

他们错了。

只见陈浩再次抬手:“两亿!”

刹那间,全场皆哗然。

台中主持人脸色瞬间大变,站立在那,手足无措。

显然根本没从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而原本还在数落的乔梁,直接呆若木鸡,愣在当场,如遭雷劈。

方秋萍瞪圆双目,双手掩嘴,满脸震惊看望陈浩。

场中众人,震惊看望陈浩。

这…这是要与曹谦公然竞争?

他难道不知道曹家在杭苏势力背景强横吗?

一向成熟稳重,遇事则静气的曹谦,此刻也有些心神摇拽,脸色铁青。

偌大个杭苏,无论是本土四大家族,还是各方势力,怎么说都会给自己点面子。

不管怎么样,也不会公然与自己叫板。

然,今日却有人敢如此,让他大怒。

冷眼看向陈浩,沉声道:“这位先生,你可要想好了,这画卷乃是我曹谦看中的,如此不给面子,可就休要怪我......…”

“三亿!”

曹谦:“......”

众人:“............”

所有人都呆若木鸡。

陈浩三次叫价,直达三亿。

这是一个极大的数目,在场的诸位权贵,就算再有钱,但也不会拿出二亿购买一副画卷。

毕竟钱,都不是天上飞来的。

“威胁我吗?那就更不好意思,这卷画卷,我势在必得。”

陈浩把手中的茶杯缓缓放下,打了个响指,示意一旁还处于震惊当中的方秋萍添茶,且语气淡然。

众人都再次一惊。

这已经不是嚣张可以形容了。

霸气!

众人唯一能够形容的词汇。

第一章爸,我回来了

入秋的天。

天气微凉,天空阴沉。

杭苏市,享乐公墓中,暮气沉沉,阴森诡异。

“爸,我回来了!”

墓碑前,站立着一位挺拔的身影。

五官凌厉,身材修长却又巍峨,神情略带伤感的“陈浩”站立在那。

一身戎装,胸前挂满了勋章,被金黄色的乐穗串起来,霸气非凡,如同一尊君临天下的君王,任由谁再此都会胆寒。

每一枚勋章都是他的荣耀,都是他出生入死,血洒战场,为帝国立下赫赫战功的证明。

六年前的往事,依旧历历在目。

他本是杭苏三流世家少主,风流倜傥,与超一流家族唐家千金大小姐“唐秀心”情投意合。

本可一直这样下去。

但,却横遭意外。

在那段时间,他这一脉有三家价值不可限量的公司即将上市。

一旦上市将会鱼跃龙门,成为杭苏一个袅袅升起的超一流世家。

家族心狠手辣的表妹“陈雨琳”不知从哪得知消息。

为求上位,联合杭苏本土四大家族李、吴、黄、王四家,在蛊惑超一流家族唐家,谋害他。

先是污蔑他强暴唐秀心,后以此为由放话三天内让他必死。

而这一切,只需唐秀心出面,便可解决所有。

可,唐秀心却被唐家软禁,根本无法出面作证,后又不知所踪......…

这一刻,他知道中了他人之计。

但事与愿违,已无计可施。

本就有心脏病的父亲,被陈雨琳联合一众杭苏权贵,进行一场极具有羞辱性的谈判,给气得心脏病复发,还没送到医院,便身亡。

在第三天夜晚,母亲颤颤巍巍的拉扯他,在故人相助下,连夜逃离杭苏市,让他永远不要回来。

恨!

滔天的恨意!

但却无可奈何。

至此,陈雨琳手段达到,不废吹飞之力,一跃成为上流社会。

而他,却家破人亡,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离杭苏......

“统帅,请节哀。”

在陈浩身旁站立着一名身材高大挺拔,军装的坚毅光头男人,轻声道。

光头男人身材魁梧没有眉毛,眼睛如蝰蛇,而最让人引人注目的还是他的光头。

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没有纹野兽图案,附和自己的刚猛身份。

反而是纹着数不清的大小红色莲花,如佛家的怒目佛莲。

以覆盖天灵盖的一朵最大的红莲花为中心,一层层的铺开,一共三十朵,层次分明,绚丽而又诡异。

或许是考虑到天气阴凉,这位隶属陈浩麾下的“王强”,为其披上一件风衣,抵御寒冷。

他看着面前这位神情有些落寂的年轻统帅,心中滋味各异。

陈浩这位不过二十六的年轻人,六年前来到部队,一路用显赫的战功,用足以震撼世人眼球的战绩,于二十五岁,成为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五星将领。

前,无古人,后,也无来者!

这是一个活着的传奇,“陈浩”二个字在帝国军中是信仰,是不败的神话

同时也是“夜幕”的首领。

“夜幕”,一个令整个世界都要畏惧的地下组织,其中人员遍布全世界,内部划分严整。

而陈浩身为首领,“夜幕君王”四个字,更是成为了禁忌。

“君王,今晚陈雨琳会在雅典阁举行生日晚宴,其中会有拍卖会举办。”王强过后,又接着说道。

陈浩深吸口气,终于转身,绕有兴趣的说道,但眼眸中,却杀机毕露:“生日晚会,拍卖会?有意思。”

此次归来,目的只有一个。

复仇!

让曾经那些落井下石,羞辱,强迫,害他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以陈雨淋为首的一众杭苏权贵,付出应有的代价。

“如果只是单纯的复仇,那还有何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以这场生日会开始,先从你陈雨琳开始,让曾经羞辱背叛吞噬我的敌人,活在夜幕的恐惧中吧。”

陈浩嘴角慢慢的泛起一抹冷笑,双手很有节奏的虚空敲击,“强子,帮我准备口上等棺材,我们前去会一会。”

“是!”

王强站定,行了个军礼。

随后,几个起落,便消失不见。

不过王强心中实在很不解,为何堂堂帝国五星将领,令世界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夜幕君王”。

明明可以一句话,便可让杭苏唐家陈家,甚者整个杭苏所有权贵人士,全部碾死。

可,却为何偏要亲自下场。

然,他又怎会知道,陈浩曾经离开发过誓言。

待他归来之时,便是曾经羞辱落井下石,一手毁灭他家人的各方势力,生不如死,活在恐惧的笼罩下。

死,不可怕。

可怕的是,活着却是一种负担。

生,不如死!

心灵上,肉体上,双重打击之下,让敌人永远生活在生不如死的恐惧阴影中,那才是最大的惩罚。

“爸,你放心,我必定让曾经的敌人,统统跪在你坟前给您请罪。”

“我要用他们之血,拜祭您在天之灵!”

......

雅典阁。

一家五星级酒店,也是杭苏权贵最爱举办活动之地。

时下,人潮涌动,黄昏时期,无数杭苏权贵从豪车内下车,穿着西装革履,前往酒店。

王强驾驶一辆商务车,接送着陈浩驶入门口。

“你在此候命,我独身一人前去。”

陈浩下车后,对其心腹林强嘱咐一声。

抬头微微眯眼,打量着这栋装修气派的五星级酒店,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我,回来了。

颤抖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