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若你回头,星汉灿烂 连载中

若你回头,星汉灿烂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多年守望,视而不见。蓦然回首,你才是那颗最亮的星!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林桑心底像被什么戳中,疼痛无尽蔓延,季天啸颠倒是非的能力真是越来越厉害了,还是他身边的那个女人太厉害了,蛊惑了他的心智?

怒火涌上心头,林桑愤恨着说道:“是,我逾矩了,你爱怎样怎样!林殊说的没错,我就是犯傻犯贱,才会在你这颗树上吊着!”

第一次,林桑先挂了电话。

季天啸还握着电话:“你什么意思?”

电话那头是盲音。

季天啸一脸的不悦,心里像被什么堵住,她竟然挂了他电话?

深夜,季天啸回到别墅,气势汹汹地推开林桑的房门。

人不在。

这同样是第一次,她不在别墅。

季天啸拨通手机:“你在哪?赶紧给我回来。”

季天啸的声音太大,林殊在旁边听得一清二楚。

她一把夺过林桑的手机:“这么晚了,还让我姐一个人回去吗?”

“林桑,你什么都不知道,别添乱行吗?”

“对,我是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姐被你祸害了这么多年,该把她拉回来了。”

林殊说完,狠狠挂断了电话。

“什么人啊,他以为他是谁?大晚上的,让回就回?!”

林殊生气道。

“林殊,你干嘛呀?也许季天啸清醒了,是真心想要我回去呢?”

林桑有些慌乱,魂不守舍的样子。

“我的天,姐,事到如今,你还沉迷?今天你就是怪我,我也不让你走!刚才不是还对他说,爱怎样就怎样吗?不许搭理他。”

林殊说完,回她自己房间了。

林桑无奈地轻叹口气,那恐怕是她对他说的最狠的一句话,说归说,事实上她做不到不在乎他。

她躺在床上,眼睁睁地呆了一夜,生怕季天啸还会打电话来,万一睡着了,她就接不到了。

可直到天亮,都没有电话。

一清早,林桑就起来了,轻悄悄地出门。

打车回了别墅。

林殊在房间听到外面的声响,直叹息。

她这个姐,不知道还要受多少苦。

……

林桑到家后,季天啸还没走,刚刚下楼。

“我以为,你不敢回来了。”季天啸瞥了她一眼,神色冷漠。

“什么不敢?”林桑没听懂。

“林桑,听林殊这左一句,右一句这么多年的,你别告诉我,你喜欢我?假结婚是假,结婚是真?!”

季天啸坐在沙发上,这些话就那么轻飘飘地从他嘴里说出来,让林桑觉得,她对他的爱就是种错,是可笑!自尊被深深踩在脚下,碎了一地。

林桑脸色黯淡。

看她怔愣着,半天无言的神态,季天啸就当她默认了。

“你真是骗我的?!”季天啸忽然站起来,很是惊讶地看着她,“林桑,你够狠,这么大的事居然骗我,这样有意思吗?自找罪受有劲吗?你知道,我爱的人是梦玥,这个婚,我是一定会跟你离的。”

季天啸说完,甩门而出,根本没给她说话的余地。

林桑怔在原地,眼泪成串地滴下。

从那以后,季天啸再没有回过别墅。

林桑整天一个人,过着凄苦的日子。

却还要跟林殊说谎,说季天啸现在对她比之前好多了。

寒冬凛冽。

林桑拖着疲惫的身子独自回家。

已经不是第一次,季天啸在路边抛下她,为了那个他心心念念的女人。

但今天的夜格外寒冷,心也更冷。

今天是她和季天啸结婚一年的日子。

“还等我一年,我就娶你回家。”

上午,她听到季天啸对着电话那头说道。

他雀跃的样子,让林桑心痛。

但她仍走向他,嘴角扯出一丝笑:“今天是结婚一周年,好歹一起吃个饭吧。”

季天啸眼都没抬一下,边整理衣服边说:“林桑,明明是假结婚,这种形式有意义吗?”

他正忙着去见他的女人梦玥,没空理她。

“有意义,晚上八点,老地方。”

第一次,林桑不理会他的反对,说完就走,不给季天啸拒绝的余地。

转过身去的瞬间,林桑的神色却倏然黯淡,她居然这么不要脸地求着季天啸跟她吃饭!

晚上,季天啸果然还是来了。

不是真夫妻,至少他们还是相识多年的朋友。

而且,今天除了是结婚周年日,还是林桑父母的忌日。

但饭桌上,很默契地,谁都没提这两件事。

匆匆吃了口饭,季天啸便要走。

上车没多久,季天啸就接到电话,梦玥生病了。

季天啸心急如焚,随即把林桑扔在路边,掉转车头,急速消失。

林桑只觉得透心地凉,虽然她早已习惯他随时将她扔下,去找他的女人。

结婚那天,她如愿和他举行旷世婚礼,而他,婚礼还没结束,就抛下她去找梦玥。

连理由都是一样,梦玥晕倒,他赶去医院。

林桑浑身冰凉,她拢了拢大衣,双手环抱胸前取暖。

冷风吹来,眼底忽地泛起泪花。

林桑抬头,看向满天星空,可今夜的天空却如深不见底的潭,毫无星光。

这些年,只要不开心,她就仰望星空,就好像季天啸就在她身边,还像当年那样朝她浅笑着。

那天的笑容和星光,总能带给她温暖安慰。

林桑心里苦。

所有一切都只是属于她一个人的暗恋,与季天啸无关。

破天荒地,她走进了街边的一家酒馆。

以前从未进过酒馆,只因季天啸曾说过,他不喜欢进酒馆的女人。

“老板,来两瓶酒。”

林桑喊道。

她默默坐在酒馆角落,听歌手喝着落寞的歌。

老板是副绅士模样,悠然递给她酒:“姑娘,您慢点喝。”

而林桑却拿过酒,一杯接一杯地喝。

昏天暗地。

人影恍惚。

恍惚中,似乎看到季天啸的身影,她便不顾一切地,紧紧将他抱住。

第二天醒来,果然是季天啸在身边。

林桑心中激动。

酒果然是好东西,醉了,季天啸就回来了。

“林桑,你瞎折腾什么!你不知道我公司、玥儿那两头跑,很忙吗?还去什么酒吧!下次再喝醉了我可不管你。我知道,昨天是你爸妈忌日,你难受,我通知林殊了,她会来陪你。”

季天啸埋怨道。

林桑的心骤然凉得缩成一团。

幻象眨眼破灭。

“不需要她来。”林桑回道。

林殊来了,让她看她这副颓丧的样子吗?

门被带上。

季天啸还是如往常一样,在她房间片刻不留。

林桑躺在床上,揪着被单,捂面痛哭。

整个人轻飘飘地,头脑阵阵抽痛,仿佛下一秒,随时可能痛到崩裂。

如果生命就此停止,季天啸,你会不会回头看我一眼?会不会记得身边有个我?

林桑绝望地想着。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