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苏落秦墨玉 连载中

苏落秦墨玉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轻离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九重宫阙,他对她只有利用。 她心死离开,成了别人的女人,他却步步紧逼,将她掳回帝宫去。 “苏落,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休想离开朕半步!” 他囚她在身边,给她无尽宠爱和荣华富贵。 谁知,在他利用她重掌大权,他将她赶出帝宫,只为迎娶心爱的女人为后!展开

本书标签: 轻离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洛清,娘问你,可仔细着回答。”萧烨冷着脸,见到正抬起头,一脸冷漠的洛清,心更发下沉,冷声又道:“胭脂你也见了,她可入得了你的眼?”

其实洛清不是冷漠,而是一头雾水,老夫人问她什么,她没有听清楚,又不好再问老夫人,“你刚说了什么”。

所以,她只好用淡漠的神情看着三人。

“我……”她回想着他们方才说了些什么,对,胭脂。

可是,她还未开口,萧惊鸿跟着不满地提醒道:“你不会生,可别让候府断了香火。”

“这……”洛清慢慢地出口,看看老夫人淡定地喝茶,看看萧烨紧盯着她不放,再瞧瞧萧惊鸿威胁的神情,“出嫁从夫,相公怎样洛清就怎样!”在她赏玩三人各异的神态,她抿嘴一笑,温顺地说出口。

洛清的默许,萧烨先是喜悦,当无意间瞥到正妻眼底闪过的笑意,突地高兴不起,他的妻子得知他要迎娶已有孩子的女人,为何没有发怒,劈头对他怒骂?

然后,他很快地不在意,按捺住心中的疑惑,想着胭脂娇柔滑腻的身躯。

萧老夫人对洛清的同意鄙夷得很,一个妻子控制不住自己相公的心不说,还肯允许妾室生子,但转念一想,也算她聪明!若是她不许,为了子嗣,自己也会驳她正妻的面子,做主纳了那个下贱的青妓。

老夫人心里,她要的只有孙子。

“娘,我这就去青楼替胭脂赎身。”萧烨迫不及待地起身,美人在怀的感觉让他销魂,想入非非。

老夫人瞥他一眼,哀叹了一声,这个儿子怎如此地好色荒淫,对权术一点都不上心?

可知外面闹翻了天,苏家长子——苏霂与西羽候联姻,德芳太后以静养的名义去了东平候府,现在只差他们南云候府。惠明帝掌控朝权两年又怎会让皇权再次旁落,帝后之争必将掀起血雨腥风!南城也安宁不了多久,萧家稍稍走错半步,都会万劫不复!

怕是如今,这天已经变到南云候,只是他们不知罢了。

“洛清去,娘有些话要与你说。”老夫人正色对萧烨说道,他们得快些谋划,再躲一次肯定不能。

“哦!”萧烨没有坚持,他看出老夫人心底有事,郑重点头道,双目穿过面前的人,直至厅外,再至高墙外,眸光渐渐地凝着一束冷光,手指不由地轻叩桌板。

洛清蹲身含笑,说了声:“是!”然后踩着碎步,轻盈地飘离出门。

侯府外,洛清带着侍女出了门,天色突变,阴沉沉地覆盖整个萧家,筱筱奇怪地说道:“方才都好好的,怎么一会像是要下雨?”

洛清仰起头,阳春三月,温煦暖风,可是她抬头之际,迎面来的风竟是刺骨,心里一紧,淡声道:“怕是要变天了。”她说了话,哀鸣哀叫的一只孤单单的雁子划过视线,眼眶里似乎又东西掉出,是找不到家了吗?

“夫人,你怎么了?”筱筱看到洛清眸里晶莹点点的泪光,以为她是为了纳妾之事难过,不满道:“候爷真是的,纳了柳儿姐姐不说,现在还要娶个青妓,太过分了!”

洛清合了双目,再睁开眼眸,哪来得半点水珠,她抿出一丝温和的笑意,朝着筱筱说:“这话候爷听见可要割了你的舌头。”

“夫人,那你不会告诉候爷和老夫人吧。”听洛清一说,筱筱连忙担忧地问道。

洛清不回她话,一笑,掀起了车帘弯身钻入马车内。

“夫人,你可别和候爷说啊!”筱筱叫嚷道,她说时突觉得有人往这边走来,转身一看,不禁愣住。

竟有比侯爷好看的男子!当时,筱筱顿面红脸,愣愣地说了这句话。

一身紫色锦缎耀眼于高大的白色骏马之上,他面容若美玉般清寒无暇,清风中墨丝散乱,迷离醉眼,恍一瞬间,似画中飘逸而落,紧抿的嘴角透着狂傲之气,又是冷俊如斯。

身后四五位仆人,恭敬地守着他身旁,显露出他尊贵的气势。

“夫人,快看,好好看的男子。”筱筱爬上马车,双目仍是盯着骏马上紫杉男子,不敢相信,竟有这般绝色好看的男子,温雅中透着几分寒漠,高贵中带出几分清冷。

洛清未探出头,对她来说,好看的男子如毒蛇,爱上了蚀心入骨,不看也罢,直接对着外面的车夫道:“去青楼!”

棕色骏马“嗒嗒嗒”地踏过男子身旁,筱筱半躲着车内,痴痴地看着那男子。

马车驶过,紫杉男子突然觉得烦乱,飞快地扭头盯着远去的马车,然而,只见着车影渐去,愣愣地不知自己到底在寻什么。

“公子,这就是南云候府。”身后的蓝衫男子见自己主子发愣,说了声。

紫杉男子收回视线,转过身,眸光落到不远处牌匾上金字烫着的“南云候府”四字上。

“可去通传?”侍从又问道。

男子盯着候门一会,抓着缰绳,掉头淡漠道,“不必,现在还不知道南云候的心思。”

跟着他的侍从没有多加询问,自家主子的性情都知晓一二,沉默住跟着紫杉男子慢慢地踏行在南云城内。

此时,天色又是明媚万分,街旁的柳枝袅娜如美人纤细的手,四周散漫着暖暖的春意,微风习习,吹着男子紫色的衣袍轻扬,挺拔的背影却在暖日清风下缓缓地拉长,显得孤寂。身后矗立的候府与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洛清去青楼替胭脂赎身,青楼的老鸨一听,侯爷看中胭脂,二话没多说,乐呵呵地收下银子。满楼的女子亦是对着胭脂谄媚,而给洛清的是怜惜与嘲讽的目光。

整个南云城都知,候府夫人失宠,二年为妻,子嗣未有,这正室的位子也不知道还能坐多久?

胭脂知道萧烨娶她为妾,没有真正地喜悦,她眼底一闪的黯然失掉落洛清的眸里,问向洛清说:“夫人,婚期可定了?”

“三日后。”洛清一说话,胭脂身子一颤,面色苍白,用很低的声音说了句话:“怎这般快?”

这话没有逃过洛清的双耳,洛清顿时纳闷,胭脂迷惑萧烨,不是该盼着早些入府?怎这会看似伤心?再见胭脂的举止,与楼里的姑娘相比,倒似贵族家的小姐。又一联想如今南云城的局势,不禁怀疑起胭脂的身份。

胭脂察觉自己失态,弯身,轻柔地说了话,“入府后还请夫人多加照顾。”

那日,碎了苏落的心,再怎么拾起来都是破的!

薄情狠心的帝王逼得她毫无去路,河池的栏杆之上,与天边的晚霞染成一色,雪白的玉足挂在栏外,底下是死寂沉沉的河水,枯黄的落叶轻浮在水面,如她无助地任人宰割。

“苏落,给朕下来,朕饶你不死!”他急切地喊着,近乎于一种绝望的哭求。

而她听来,是怒声冷漠的命令。

她轻摇摇头,冰凉的泪珠一颗颗地滑落双颊,“秦墨玉,饶了我吧!我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了!你为什么还要逼我!”

她失去一切,什么都没有。

亲人,他,孩子都不是她的。

“朕逼你吗?是你在逼朕。”秦墨玉发笑,是他逼她吗?她入宫爱他,帮他,只是因为以为他是秦墨痕。

他,算什么?一个替身!

可知,他有多恨他们,可知有多恨苏家,得不到的东西他宁愿毁掉,不要的东西也不许他人觊觎!

“秦墨玉!”她冷冷地一笑,反击道:“因为你,我背叛姑姑,爹与我断绝父女关系。因为你,我误把你当成他,爱了你二年。因为你,他要大婚,娶别人为妻。因为你,我的孩子没了。现在,我什么都没有了?”

为了帝位,他宠她,利用她对付太后,对付苏家。为了帝位,他只要孩子,却要她将皇子过继给茹妃。当知道,她是误把自己认成皇弟,他不肯放手,下旨强要皇弟大婚,甚至昨夜当着皇弟的面强要她。

只因他以为恨苏家的女子,恨她。

“我什么都没有了!”她的笑意变得同浮云般轻淡,突地瞥见越来越近的白衫,心底空空,连着双目空洞。

“公子,我喜欢你。你也喜欢落儿,可好?”

遥远的记忆,她还能忆起当时他呆愣傻傻的神情,听见他清晰温和的声音,“好!”

只“嘭”地一声,水花四溅,湖中荡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

“落儿。”

“落儿。”

两个男子同时扑至栏杆,痛声呼叫,他们相视,双生子,拥有一模一样的面孔,而对方的面容扎痛各自的心。

秦墨玉赤红着眼,一拳狠狠地垂着栏杆,血红乍现,他眼底突地有东西在打转,流了出来,咬这牙一字一字对涟漪渐去的湖面怒吼道:“苏落,朕不许你死,你连死都没有资格!

其实,他更想说,落儿,你还有我!

秦墨痕呆滞地瞧着一波不起的湖水,心死如灰,愣愣地捡起地上她掉下的发簪,手一紧,狠狠地往面孔划去,血红的胭脂如花般艳美地盛开,滴落到雪白的衣裳,好美好美。

“落儿,这样,你就不会认错了!”

人生只若初见,何时西风悲画扇!

洛清踏入内室,浓郁的香气扑鼻而来,似有似无地弥漫着情欲的东西。帷幔轻起,她抬起双眸,一波不起,榻上,赤露雪白的身躯紧紧纠缠,女子眼媚如丝,青丝和着细珠飘乱,葱白的十指紧扣着铜色的肩头,一阵阵细碎娇吟滑出微微张启的红唇,“侯爷,快,快些要胭脂!”

“这么快便受不了,爷的招数可还未用尽。”身上的男人,抿嘴讥笑道,“怎样?这样可舒服?”

话语出口,带着戏谑,瞧着难忍不住扭着身子的女子。

洛清知道她来的不是时候,瞧见自己夫君与青妓欢好,已经不是第一次。

淫乱不堪的床榻,难以入耳的情话,看来他们还需要一段时间,可是老夫人下令要她立即接侯爷回去。

青楼妓院,男子欢好的地方,她来的次数几乎让外人误为是她来寻妓。

不得不上前,说道:“相公,相公。”

她唤的不响,夹着暧昧的呻吟间却是刺耳得令人继续不了。

萧烨的欲火还未解尽,一声又一声的“相公”扰得他心烦,他身下的女子吃不消,摇头慌乱地求饶,“侯爷,慢些,求你……慢些。”

“相公,相公。”那边,洛清没有放弃叫唤。

最后,萧烨再也无法继续下去,他气得跳下床榻,朝着洛清大吼:“最好有事,不然有你好受的。”

见萧烨理会自己,洛清浅浅一笑,“相公,你好了吗?”抹了过多的脂粉,一说话,白色粉末随之飘落。

萧烨别提有多厌恶,这个洛清,贤惠不得了的妻子,先不说长相如何,就是这张浓装艳抹的面容也着实令人恶心。

“洛清。”竟然还敢问他“好了没有?”难道,不知他的兴头上的欲念都被她毁了,怒恨地朝她撇了一眼。

“妾身在。”洛清轻笑,又说:“相公,娘请你回府。”

“什么事?”萧烨问道,又是出了什么事,急召他回府,别是那些小妾争风吃醋。

“妾身不知。”洛清温婉浅笑回道。

她不知,哪来寻他做什么?好好的兴致都被她搅扰了,萧烨心底不悦道,他一扭头瞧着床榻丝被遮体的胭脂姑娘,羞涩通红的面容,凄楚欲滴的眸子。

洛清跟着移至女子的容貌上,果真是娇丽媚人,难怪他一连三日宿在这里,心想着,嘴角边浮起不屑的笑意,再美何用?卑贱的青妓,想踏进候府的门,真难。

“侯爷,你要回去?”胭脂听到二人的对话,连柔声问道。

萧烨对待美人一向怜香惜玉,见着胭脂满目的不舍,坐至床榻伸出手指往着丝被里去,也不知轻磨女子哪处地步,惹得胭脂拽紧他的衣裳,身子微微颤抖,“爷,别逗胭脂了,你快些回府吧。”

“真是香滑。”

拿洛清的话来形容,萧烨一脸淫贱。

幸好,萧烨对老夫人敬重,吻了怀里的娇美人一会,起身命洛清替他着裳。胭脂女子知道萧烨真要回府,螓首抬起,对着萧烨道:“爷,记着明日早些来。”

而后,在萧烨踏出门槛时,才正眼瞧了洛清,且出声说道:“你可得好好照顾侯爷。”

娇柔的话语,又是对着候府夫人说,任谁都听出其中的挑衅与嘲讽。

洛清回她一笑,也没有大动肝火上前挥她巴掌,她半蹲身子淡浅一笑,“照顾相公是做夫人的份内事,劳烦胭姬姑娘挂心。”

在天朝,对青楼女子的称呼,都带上“姬”字。

胭脂顿时恼怒无语,瞪着洛清优雅离去的身姿,咬牙切齿,“洛清。”

该死的传言,是谁说,候府夫人唯唯诺诺,由着老夫人欺负,是谁说候府夫人无能,南云候流连青楼也无助?又是谁说候府夫人懦弱,侍妾都可欺压上去?

此时为惠明帝二十年,天下局势看似安定。

开朝皇帝为巩固初期不稳局势,封手下四大将军柳氏、萧氏、慕容氏、苏氏为东平候、南云候、西羽候、北定候,沿用了袭候制,子嗣可接掌侯爷爵位。四候各占天朝一方,北定候居于帝都,且如今的北定候苏沛仍当今德芳太后之兄,又有二女嫁惠明帝为妃,势力最强,若不是二年前,苏家一劫迫使德芳太后放弃帝权,如今的天下鹿死谁手还不知?

南云候萧氏在四候中,实力并非最弱,但是萧烨迷恋美色,不问朝政争纷,偏安一方,根本不知另三方的暗里已起了硝烟。

夜色清凉,暖风习习,房中燃着檀香炉子,缕缕青烟袅袅飘游轻纱软帐之间。洛清不能否认她的相公拥有如玉无暇的容貌,凤眸里间在轻烟下勾出丝丝媚意,不愧是天朝四公子之一。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