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苏芸轩辕雨 连载中

苏芸轩辕雨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苏芸是连家奴都可以欺服的苏家傻女,十年蜕变,她顶着一张很傻很天真的脸,斗二房,踩嫡姐,再到京城拐个高富帅做后盾。“小雨哥哥,以后你的家就归我管了,你若不答应,我就中饱私囊,你若答应了,我就少拿些。”家仇未报,大敌在前却动不得,她只好入朝为官,惩奸除恶,巧夺权势,一路高歌猛进,名震朝野。什么?小雨哥哥是先帝遗诏里指定的皇位继承人?女皇才是害她全家的凶手?只好先下手为强了。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树影在月光下摇动,苏安轩的厢房门外都是空荡荡的,毕竟她是惨死,到了晚间哪里敢有人到这里来。

可是苏芸心中宁静,这里的一草一木对她来说都是熟悉的,门口白布鼓荡,风声悠悠,在别人看来怕是恐怖到了极点了吧!

走进正堂,迎面便是姐姐的灵位,上面结了白布的挽花,下面写着爱女苏安轩之灵。

两株白珠滚落着烛油,想也是在无声落泪呢!

灵案正中是一只香炉,只是香烟不再,晚间自然也没有人来料理这些了。

苏芸轻叹一声,抽出三炷香来在烛光上点燃了,小心翼翼插在香炉中,而后就在蒲团上跪下来,心中无话,只是想这么静静地陪在姐姐身边。

其实已经无所谓是谁陪谁了,自己如今已经是一身两命,或许该说是自己陪着妹妹更为妥帖一些!

也不知过了多久,总之自己也不困倦,就这么呆呆地跪着,直到外面脚步声响起,她也不躲避,这个时候能到姐姐房中来的也不会有几个人。

茫然回头,果然看到是母亲徐氏走了进来,徐氏看到是苏芸跪在蒲团上,愕然了一下,不过还是走上来搂住苏芸,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

“我的儿,你可知娘亲如今心中是何等滋味?”徐氏哽咽说道。

苏芸以为母亲是在给自己说话,挣扎着抽离目前的怀抱,就看着母亲,伸手去为她擦拭泪水。

徐氏却仍旧哭诉:“你就这般去了,可是叫娘亲和你妹子怎么活呀!”

苏芸这才听出母亲原来却是在哭姐姐,她悠悠叹息一声,也不说话,若是自己这个时候对母亲说了实话,她不相信是定然的,只怕还会吓坏了她呢!

徐氏没有察觉女儿的不对,只是抱着她痛哭流涕说道:“那大房,二房已经计议着瓜分苏家了,你父亲卧病在床,我们又来只靠谁呢?”

苏芸愕然愣住,原来大房,二房却要趁着姐姐热孝出这等幺蛾子,想必是觉得姐姐故去,三房没有人与她们争夺财产,想来倒的确是个好时机。

苏芸冷冷想着,这般早已丧尽天良的人,连起码的人情味都已经没有了。

“爷爷,母亲,爷爷”苏芸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对着母亲说道。

徐氏楞了一下,看着自己的小女儿,爱怜地抚摸着她挂满泪痕的脸庞说:“傻孩子,老太爷早已是油尽灯枯的人了,若不是维系不了这一大家子,老太爷也不会就将这些大小事务都交由你姐姐打理。

如今苏家的生意往来,账房开支都随着你姐姐的故去变得毫无头绪,老太爷纵是向来照拂我们,可是那里又有可能呢!”

苏芸见母亲哭的声嘶力竭,暂且还是不要计较这些了,为今之计还是要安抚母亲的好,她就扶着母亲起来说:“母亲且回去歇息,便是姐姐泉下有知,见母亲如此伤心也是不得安宁的!”

徐氏无语,苏芸就扶着母亲回了三房跨院,送她回房歇息了。

次日起来苏芸首先想到的就是叶凡,现在能依靠的只有他了,直奔后花园,因为他平时最喜欢陪着姐姐到那里去闲坐。

“姑爷,不好吧,仔细叫人撞见”低低的调笑声传来,好似是从不远处的假山后面发出的。

苏芸愕然站住脚步,循声望去,果然见假山一脚有人影晃动,她犹犹豫豫地走了过去。

“小莲,我的亲妹子,这些日子可是想死我了?”是叶凡的声音。

正如五雷轰顶,苏芸愣愣站住,眼中泪水已经在打转,叶凡,是叶凡,他在做什么?

其实事实就摆在面前,只是苏芸不愿相信,这是叶凡能做出的事情吗?

“姑爷,小姐尸骨未寒,你却来纠缠奴婢,若是被人知道了,便是老太爷不来责罚,奴婢自己都觉得对不起小姐呢!”

“你个狐媚子,难道爷不知道你这是在撩拨爷呢嘛!还不赶紧把爷伺候舒服了,那些屁话留着到你家小姐灵前说去。”

苏芸再也听不下去,疾步冲过去,看着叶凡正和姐姐的丫头小莲纠缠在一起。

“三小姐!”小莲像是看到了苏芸,愕然之余小声叫了出来。

叶凡回身看到是苏芸之后满脸的不屑,冷哼一声说:“我道是谁来坏了爷的好事呢,原来是你这个傻子!”

苏芸的心在滴血,只是小莲趁机推开叶凡,给苏芸福了一福,慌乱地整理着衣衫。

“你不知道自己是苏家的大麻烦吗,没事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躲在自己的厢房里多好!”叶凡没好气地呵斥!

苏芸正眼也没有看叶凡,而是转头盯着小莲冷笑说:“掌嘴!”

小莲惊恐地看着苏芸,这语气和二小姐如出一辙,难不成是二小姐上了三小姐的身来惩罚自己的吗?

“我叫你掌嘴,本小姐昨日才动过手,原来打人自己的手也会疼!”苏芸紧紧盯住小莲一字一顿说道。

小莲犹犹豫豫举起手来,求救一般看着叶凡。

“不用看他,他的账等你掌嘴之后我自然会和他算!”苏芸阴森一笑。

小莲闭着眼睛朝自己脸颊打了一巴掌,“我要听见响声,你看见那枝头的鸟儿没有,我要你的耳光声把他们惊飞才行!”

身旁的叶凡见苏芸始终都没有理会自己,而且这一切做派既陌生好似又熟悉,他撩起袍角来偷偷溜掉了!

苏芸到了账房外远远就听到叶凡正在大声呵斥,“没用的东西,一个个都是吃干饭的吗?”

苏芸撩起裙角来走进账房,叶凡看了她一眼,竟然像没事人一样回转身坐到了太师椅上。

“姑爷,二小姐在的时候咱们的账目都是这么记得,一时半会想要改动也不是那么轻易的。”苏府的老管家苏禄出面为众人求情。

苏芸看到三房的掌柜和苏家各个铺面的掌柜都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在听叶凡训话呢。

“二小姐,你给我翻的是哪年的老黄历,现在府里哪来的二小姐,你要是听二小姐的,我也不拦着,你大可以去追随二小姐!”叶凡懒洋洋地看着老管家说——

新书,打滚求包养

好疼!

一声惨哼混浊地在喉间窒息着响起。

“大小姐,求求你了,你就放过三小姐吧!”哭声低沉,似是唯恐惊动了旁人。

又是一记抽打落在脊背上,疼痛的刺激却使她更加清醒,悠悠醒转过来,映入眼帘的是吴妈婆娑的泪眼。

“吴妈,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哭?”苏安轩不解地看着吴妈佝偻腰身伏在自己身上,像是正在护着自己,可是自己在苏家还需要一个下人来保护吗?

真是的,她拧动了一下,蓦然发现自己的手脚竟然都被缚住了,真是大胆,在苏府上下竟然还有人对自己这般无礼?

自己虽为女儿身,又是苏家三房的长女,可是偌大的苏家也唯有自己才能撑得起这个家业的,苏安轩晃动了一下浑浑噩噩的头,看到的是苏婉荷狰狞的面孔。

“大姐,你这是在做什么?”苏安轩虽为三房长女,苏婉荷是长房次女,可是按照房头长序苏婉荷是老大,自己是老二,而自己那个傻妹妹苏芸排行老三。

苏婉荷柳眉都竖,手提蘸着清水的皮鞭指着她说:“为什么?知道你傻,没想到忘性也是这么大,你刚刚闯了我的闺房现在就不记得了?”

苏安轩转头看着吴妈,吴妈委屈地哽咽着,用罗帕小心翼翼地擦拭着苏安轩的鞭伤说:“三小姐,你就给大小姐认个错吧!”

三小姐?怎么回事,自己明明是苏安轩,是苏家的二小姐,怎么吴妈口中的自己却变成了三小姐了?

苏安轩暂且不理会苏婉荷,而是对着吴妈说:“吴妈,把我的手脚解开!”

吴妈一脸愕然地看着苏安轩,根本没有想到苏安轩会发出这样的指令。

“三小姐,你就认个错,你不会说的话,你就学着吴妈的样子说,大姐,都是小妹的错,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了妹妹了吧!”吴妈哽咽着小声说,又怕身后的苏婉荷听到。

苏安轩冷冷一笑说:“要我来求她,吴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吴妈一愣,这是在说自己吗?可是听了这话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有些喜出望外。

“小姐,你是在教训老奴吗?可是,你毕竟是撞见了大小姐和管家的丑事了呀!”吴妈手忙脚乱地为苏安轩解开了捆住手脚的布条。

苏婉荷怒不可遏,吴妈竟然胆敢解开了布条,她提起鞭子又要去抽吴妈,苏安轩上前一步伸手去夺她手里的鞭子。

这个苏婉荷真是有点太不像话了,平时见到自己远远地都要躲开的,今天倒好,难道她就不怕自己到账房那里断了她一个月的开销吗,这苏家的账房可是自己在管着呢!

“咳咳!”一声咳嗽声传来,苏婉荷楞了一下,房门吱呀一声开了,苏安轩这才看清,原来自己是身处柴房之中。

“叔父!”苏婉荷马上换了一副笑脸,对着进门的苏文浩福了一福,只是手里的鞭子来不及藏起,只能握在手里。

苏安轩也上前一步扶住父亲,叫了一声:“爹!”

苏文浩的愕然不亚于吴妈,愣愣看着苏安轩问:“你是在叫我吗?你,你认得为父?”

苏安轩的心头掠过一丝焦躁,今儿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所有人都显得神神秘秘的,自己好端端的怎么会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认识了!

苏文浩还是拉着苏安轩的手说:“芸儿,你再叫一声爹!”

苏安轩愣住了,吴妈叫自己三小姐倒也罢了,可是父亲为何也把自己当成了苏芸了呢?

“爹,我是”

“三老爷,不好了,二小姐她她”家丁张成慌慌张张地闯进来叫嚷着。

苏文浩不耐烦地摆着手说:“二小姐怎么了,她不是和二姑爷去了淮南道了吗?”

“可是老爷,二姑爷回来了,二小姐她她还是请三老爷亲自去大堂看看吧!”张成吞吞吐吐地说。

众人都是不解,不过最为困惑的还是苏安轩,二小姐,二小姐不就是自己吗,二姑爷自然就是自己的夫婿叶凡了,是啊,叶凡去了哪里,为何会撇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受苏婉荷的窝囊气。

苏文浩已经顾不得这里乱糟糟的一切,撩起袍角来急匆匆出了柴房去了,苏婉荷但凡是听到三房不好的消息就会莫名兴奋,她哪里能错过好戏,赶紧丢下鞭子跑着跟了过去。

“三小姐,我扶你回房敷药!”吴妈小声说,擦拭着自己的眼镜,看得出来,她对身边的小姐很是尽心。

苏婉荷没有理会,拎着裙摆出了柴房,也朝大堂而去。

吴妈惊惧失色,苏家的规矩,三小姐是不能随便出入大堂的,可是她追出来的时候小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角门外了。

大堂里摆着一副棺木,旁边是瘫软的叶凡,苏安轩看到他的时候心中升腾起一股暖流,想要走过去的时候,却被从后面紧紧追赶来的吴妈死死抱住了。

“怎么回事?”威严的声音响起,众人都是一凛,苏老太爷苏墨来了。

看到一副棺木摆在正厅,苏老太爷推开搀扶着自己的下人,顿着手里的龙头拐杖怒气冲冲说道:“怎么,你们这是咒我早死吗?”

叶凡红肿着眼睛跪倒在老太爷面前哭诉道:“岳丈公,孙婿不孝,孙婿和轩儿在淮南道途中遇到歹人,轩儿为了救下孙婿,被歹人给杀害了!”说完之后便是嚎啕大哭。

苏老太爷听了之后真个如五雷轰顶,偌大的苏家,自己三个儿子资质都是平庸,三个孙儿更是不成器,上天垂怜,好不容易给了自己这么一个精明强干的孙女,竟然遭此大难!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