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苏扬陆之沫 连载中

苏扬陆之沫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九包子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曾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却被迫装疯卖傻,隐姓埋名,忍辱负重,唯一知道我身份的人也不在人世,时机成熟,该是时候拿回那些曾经属于我的一切了。展开

本书标签: 九包子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如果您真是我们银行的会员,那麻烦你出示一下我们银行的银行卡。"女人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苏扬。

"银行卡……"苏扬皱着眉头,挠了挠后脑勺,这玩意儿过了这么多年,那个时候根本还没银行卡,都是用的存折。

不过存折当时没在自己的手里面,眼下确实是拿不出来。

"我早弄丢了,可以重新补办吗?"苏扬满脸尴尬的看着女人问道。

女人看着苏扬这个态度,心里也明白了,果然是个垃圾,根本就是在找借口。

原本还一直保持笑意的女人,实在忍不下,不想配合演戏了,冷不丁的嘲讽起来,"你在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做人还是要有自知之明,既然根本不是我们家的会员,就别在这里捣乱了,请你离开。"

一旁看戏的两个白富美也忍不住的议论嘲讽起来。

"瞧那个人,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有八千万呢!哈哈哈,结果,连基本的银行卡都没有,好意思。"

"就是啊,我要是他,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太丢脸了!"

"打肿脸充胖子,看他那样子也不可能有钱,我看他,就是没体验过有钱人的生活,想要进来感受一下,结果被人抓了现行,面子上过不去,就故意撒谎,也是够虚伪的。"

"越没有什么,就越要装自己有什么,典型的虚荣!"

女人也听到了旁边客户的议论声,更是没好气的对着苏扬说,"行了,你也别死乞白赖的留在这里,你对这里好奇,想进来看看,我不怪你,但是你看也看够了,该滚蛋就滚蛋,别在这里影响我们这些贵宾们办理业务,请你好自为之!"

"我……我是来取钱的,我不能走!"苏扬很是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过,这样的待遇,自己也忍了十五年了。

再忍下去,可就没意思了。

等自己把钱取出来的时候,亮瞎他们的狗眼,叫他们还狗眼看人低!

"给你脸你还不要脸了是不是?我已经对你很客气了,你这个人也太不知趣了,还有完没完了!"女人很是生气的看着面前的苏扬。

在她的眼里,眼前的流浪汉脸皮太厚了,居然都这样了,还恬不知耻的非要赖在这里,完全是个没皮没脸的垃圾。

"隐藏号0501申请补办银行卡,顺便取钱。"苏扬冷冷的说道。

话音落下。

女人一脸懵逼的看着苏扬,"哈?什么鬼?你在说什么?你脑子坏掉了吧?自言自语吗?"

"就是啊,他在说什么啊?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其他客户也很是好奇的看着苏扬,都无法理解他刚才说出那话的行为。

就在此刻。

另一边突然走来急促的脚步声,约莫四十岁的中年男人连忙从监控室里走出来,银行的员工们见势,都纷纷鞠躬行礼,显然是银行内部高管身份,才有这样的特殊礼节。

"王总监……。"女人愣了愣,诧异的看着总监的出现,有些紧张,"那个……我马上会处理好这个捣乱的人……"。

然而,男人并没有理会她,直接忽视旁边的声音,中年男人满脸紧张的看着苏扬,连忙上前问道"您刚才说的可是隐藏账户的编号?"

苏扬愣了愣,看来这个口中的王总监是知道隐藏账户的事情。

说来也是,这些年轻的员工,肯定不知道当年还有隐藏账户的事情,而隐藏账户,也是当初叶氏血脉才有的特殊资格。

自然而然,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业务的存在。

只有当年亲手经历过这个业务的人才会知道。

"是的,我想申请将隐藏账户里的钱,帮我全部取出来。"苏扬淡淡的说道。

王总监的脸色瞬间大变,0501这个编号可不简单,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可是当年赫赫有名的叶氏集团继承人的专属编号。

可……当初说继承人逝世,这隐藏账户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是眼前的这个流浪汉模样的男人,竟然信誓旦旦的能说出隐藏账户的编号,还能知道有隐藏账户的事情,肯定不简单。

女人见王总监的脸色很是不好,也怕影响自己工作能力,万一等会王总监怪罪自己处理不当,到时候又要被罚款,女人赶紧上前拉扯苏扬,"你个神经病,赶紧滚出去,这里不是你捣乱的地方。"

王总监见势,猛地怒吼一声,"松手!"

吓得女人顿时傻眼了,整个人呆呆的看着王总监。

这王总监吼完这声,马上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极其阿谀奉承的看着苏扬,"先生,不好意思,员工不懂事,我会教训她们的,让你久等,真不好意思,还请您移步到我的办公室,我亲自为您办理取钱业务。"

说完这话,王总监点头哈腰的引领着苏扬,朝着里面走去。

在场的的员工们,都纷纷傻眼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女人也愣住了,王总监向来不会亲自处理业务的,王总监唯一处理过的,还是叶氏集团老总一家人的事物,就算是本市首富来办理业务,王总监都不会亲自处理的。

这也太稀奇了。

什么情况?

关键是,王总监秒变舔狗的行为姿态,真叫人很是震惊。

原本还吃瓜的俩个白富美,顿时心里就不服气了。

"什么意思啊?那个总监怎么可以亲自为一个乞丐办理业务,他都不给我们办理,凭什么啊!"

"太过分了吧!我们大富大贵人家来办理业务,他们总监正眼都不瞧的,凭什么一个流浪汉进来了,还那么殷勤献媚的要亲自给他办理,我去!"

女人脸色略有些尴尬,毕竟这样的事情确实从来没发生过,但是总监亲自接待,说不定也是为了银行的安全考虑,便赶紧安慰说,"这个男人看上脑子有问题,要是一直留在大厅,确实影响不好,我们总监指不定是想让他在里面待着,免得出来影响咱们正常的业务流程,审问清楚后,直接报警让人带走。放心好了,一个流浪汉肯定不会有这样的待遇的!"

一旁的白富美嘲讽起来,"说的也是,区区一个流浪汉,怎么会请动堂堂佳华银行的总监亲自服务,要真能,我当众吃屎!"

医院内,021病房。

一对中年夫妻,满脸恨意咬牙切齿的看着病床上沉睡的男生。

"这个废物死了吗?"妇女微微皱着眉头,投射而来嫌弃的目光。

"他要真死了就好了,这样的垃圾早就该死!就怕半死不活,拖累我女儿!"

"估计是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所以让他好端端的走在路上也能被撞!"

中年夫妻口中的这个人,就是病床上躺着五官俊俏的男生。

他就是苏扬。

在十五年前。

陆氏集团的老爷子,突然从外面带来八岁的苏扬,浑身上下一身破破烂烂,明眼人都看出来,就是一个小乞丐,可陆老爷子说是给孙女陆之茉做"童养夫",放在家里好好养着。

老爷子还在遗嘱上白纸黑字写明,一定要让苏扬留在陆家,将来只有这个孩子能救陆家,如果陆之茉成年当天没能和苏扬结婚,陆之茉一家人就分不到老爷子的遗产。

整个家族的人,都本以为带回来的苏扬有多能耐,结果……是个废物!

论学习,成绩不好。

论能力,做什么也做不好。

如同一个米虫,废物般的存在。

这样的废物,出现在陆氏这样小有名气的家族内,完全就是耻辱,所有人都恨不得他赶紧死掉。

躺在病床上装昏迷的苏扬,紧紧捏着拳头。

呵,废物?

也是,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个废物。

十五年过去了,是时候血债血偿了。

这些年忍辱负重,隐姓埋名,装疯卖傻。

该是时候出手了。

苏扬的身份,只有陆老爷知道,也就是陆之茉的爷爷。

只可惜,这个唯一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老人,也早已经离开人世。

自己曾是叱咤风云豪门叶家的少爷叶扬。

家缠万贯,是全国最有名望的家族,可是却被自己同父异母的哥哥陷害,差点死掉,并且对外宣传他已经溺水而亡。

这样,完全可以以打捞不到尸体而不了了之。

手无缚鸡之力的叶扬,遇到了陆老爷子,陆老爷子将他救起,重新改名为苏扬,才给了苏扬一个新的身份重新生活。

这些年,他一直装疯卖傻。

为了让那个成天派人打听自己消息的哥哥,能够放心,一个疯了的蠢蛋,怎么可能还有威胁。

所以,他故意什么都学不会,什么都不懂,做什么都不行。

医院走廊,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踏踏踏的朝着病房走来。

"苏扬怎么样了?"陆之茉神色凝重的问道。

陆之茉,江大的全民女神,精致的五官,绝妙的身材,气质非凡,如果放在演艺圈,也绝对是炙手可热的存在。

这么优秀的女人,偏偏跟苏扬这样的废物从小就订了婚,成为全市的笑话。

老俩口的脸色很是不好,满脸鄙夷的看着病床上的苏扬,"这个废物居然没死,真是命大!"

话音落下。

陆之茉原本紧张的神情,总算是放松了许多,长松了口气,好在,没事。

"他这样的人,怎么配的上我们陆家的?简直不可理喻!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碰上在这样的死耗子,赶紧死了算了!"陆太太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看到苏扬就很生气。

"还以为这次他能死掉,居然没死,没什么好看的,咱们走吧,浪费时间,公司还有一堆事情等着处理。"

陆之茉有些无奈的看着爸妈,"那……我留在这里照顾他吧。"

"照顾什么!他不过是我们家里养的一条狗,是死是活,都不用理会!呵,就算是条狗,都还有狗的价值,他这样的废人,连条狗都不如!"妇人满脸鄙夷的怒斥。

"家属帮忙把费用缴一下。"护士走到门口冰冷的说道。

"好。"陆之茉点点头,又看着爸妈说道,"那我留下来缴费,你们先回去吧。"

陆氏夫妇心里是越想越气,没多说话,直接甩脸色走人。

陆之茉瞥眼看着爸妈走远,这样的相处,也算是习以为常了。

陆之茉沉重的叹了口气,回过神来冷冷的看着苏扬,说道,"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的,爸妈他们已经走了。"

苏扬缓缓睁开眼睛,从病床上坐起身来,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只是被撞晕了一下,并没有大碍。

只是一直默默听着老俩口的对自己的不满,心里很是受挫。

"那个……缴费单给我吧,我自己缴费。"

陆之茉十分无语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缴费?苏扬,你脑子坏掉了吧?你身无分文的,哪次需要用钱的时候,不都是我自己掏钱的?"

苏扬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包里面就剩二十块,"缴费要多少?"

"四千五。"陆之茉冷冷的回答。

苏扬唰的一下,脸瞬间通红,自己手里这点钱,根本不够缴费。

想当年,钱对于自己,不过是个数字,毫无概念。

可是这些年的忍辱负重,才彻底的让苏扬明白,钱是多么重要的东西。

时间也足够了,当初存的定期,差不多到时间了,可以取出来了。

在他出事之前,当初妈妈就怕家族内斗,曾经给自己开过一个隐藏账户,定存了五千万,十五年过去了,算上利息,应该也有七千万了。

是时候可以取出来的日子了。

"茉茉,你相信我,我一定会挣到钱,给你想要的生活。"苏扬语重心长的看着她说道。

苏扬是真心喜欢陆之茉。

这十五年,跟陆之茉的朝夕相处,让苏扬感受到了阴暗的世界里,还有一丝光明的存在。

"这些话,等你做到了再跟我说吧,你连医药费都不能自理,现在说这些,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东西。"

"我……"。

"苏扬,事到如今,我已经失望够了,已经不指望你能有什么作为了,但希望你不要再给我丢脸了。"

"……"。苏扬的心里很是难受,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今晚上如期举行我的生日会,你穿的正式点,别再让家里人笑话,你丢的起这个人,我可丢不起。"陆之茉冷冷的说道。

说完这话,她便默不作声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缴费大厅。

护士抬头看了眼陆之茉,忍不住的嘀咕道,"你看上去条件挺好的,怎么瞎了眼,看上那样的废物,说话说说不清的一个智障,这样的低能儿,真不知道要来干什么。"

护士的吐槽让陆之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她也习惯了,这样的声音,已经伴随她这么多年了。

陆之茉默默的给了医药费,强忍着委屈的眼泪,整个人的心情很是抑郁。

这些年因为苏扬,让她的生活变得越发的难受,全家人都盼着苏扬死,可真听说苏扬被撞的时候,她竟然有些紧张和害怕。

陆之茉无奈的摇摇头,自己一定是疯了,居然会担心这个废物!

这么多年以来,陆之茉都和苏扬保持距离,不让他靠近自己一步,她知道自己这么做太冷漠了,可是,每次看到爸妈脸上的失落,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她以为冷漠,可以激怒他的上进心。

可是事实上,无论她多么冷漠,说多少狠心的话,他也都无动于衷,还是废物一个。

真叫人不得不对他失望。

更让陆之茉不明白的,是苏扬总是一副智障的模样面对家里人,可是面对自己的时候,好像又很正常,让她有的时候也怀疑,苏扬到底是不是真傻。

病床上。

苏扬心情极度的郁闷,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陆之茉失望的眼神。

那一刻,苏扬好狠自己的无能为力,紧紧捏着青筋暴起的拳头,咬咬牙,眼神怔怔的看着面前。

这一次,陆之茉的生日,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他,叶家二少爷,如今改名苏扬。

隐姓埋名。

装疯卖傻。

这么多年,够了。

该是时候,拿回来那些属于自己的一切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