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苏尘周雯雯 连载中

苏尘周雯雯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拓跋菩萨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小人物苏尘,获得神秘传承,纵横四海!男人,就是要站在这世界的巅峰!展开

本书标签: 拓跋菩萨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下一刻,周守信连忙上前,将苏尘一把拽住。

此刻的他,满心悔意。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呵呵,周老板,要是换做你,你会交出去么?”

苏尘淡淡一笑,扭头就走。

“别别别,苏尘,苏少,苏大爷,我错了,真的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别跟我这一般见识。”周守信连忙道歉:“这样,我从你这儿买走怎么样?这幅画我出二十万!你让给我,我立刻把钱打给你!”

周守信悔的肠子都青了!

他这小破店一年的收益也不过几十万,现在几百万摆在自己面前自己居然没抓得住,还拱手送人。

妈批的,都怪自己嘴贱啊!

“周守信你他么唬谁呢?郑板桥的真迹就值二十万?小伙子,你把画让给我,我出五十万!”“六十万!”“妈的,老子出八十万!”……

人群中立马嚷嚷开了。

周守信欲哭无泪,此刻恨不得一巴掌狠狠扇在自己脸上。

“小兄弟,你这幅画让给我吧。”

这时,唐逸先行走上前,神色激动道:“我鉴定了一辈子的画,却从未见过这样的绝品,我出五百万,你把他让给我,要是你嫌低我们可以慢慢商量……”

唐逸先一脸狂热。

“行,我可以把画给你,不过要当场打款。”

苏尘想了想,答应下来。

“数额太大,要去银行预约,不可能一下打款。”唐逸先想了想,道:“这样,小兄弟,你先去我家休息一下,我去银行给你打款,钱到账了你再把画给我,怎么样?”

“可以。”

苏尘答应下来,随后上车离开。

“怎么会这样?赝品里面会有珍品?不行,我得回去看看!”

两人走后,在场几家古玩店老板立马回店,将自家店里地摊上那些赝品拆了个稀巴烂。

但无论他们怎么拆分,赝品就是赝品,里面根本不存在什么夹层。

“马蛋!怎么这小子一拆一个准,我这都拆了几千块了,还是屁都没有!”

见此情形,几个店老板郁闷的想吐血!

半个小时后,苏尘来到唐三爷家中。

不一会儿时间,手机就收到信息,银行卡有五百万到账。

看到那一串长长的零,苏尘陷入深思中。

五百万,放在以前这是一个他想都不敢想的数字。

没想到今天短短一个上午就赚回来了。

收到钱后第一时间,苏尘就打了五千给父母。

不到一分钟,他手机就被拨通。

电话那头,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

“阿尘?你哪来这么多钱给我们?咱可别做犯法的事啊!”

“妈,您乱想什么呢?是这样的,我找到了一份好工作,这是我第一月工资。”苏尘笑了笑:“您以后想吃吃,想睡睡,我能赚到钱了,您放心就好。”

“真的?”母亲明显愣了一下,接着连忙道:“阿尘,你拿工资怎么能都给我们呢,都给我们了你用什么?这样吧,我把钱打给你,你现在在大城市,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听到这里,苏尘心中一暖。

“妈,不用。是这样的,公司已经预支了我三个月工资,我钱够花,您放心好了,以后想买啥想吃啥别省着,跟我讲就成。”

“哎呀,我们俩能用几个钱啊。”母亲明显喜不自禁起来:“好好好,我们家苏尘终于长大了……”

两人寒暄了一阵,苏尘挂断电话。

他并不是不能给父母更多的钱,只是害怕父母生疑而已。

苏尘攥紧双拳,暗自起誓。

以前一直没机会,现在得到神秘传承,日后一定要好好报答父母!

既然钱已经到账,那自己就休息一下,等唐三爷回来取画就行。

想到这里,苏尘随便走了走。

书房隔壁的房间,门户轻掩着,似乎没有关牢。

出于好心,苏尘上前打开门户,正欲将门关好。

但开门的瞬间,他傻眼了。

对面房间内,一个扎着马尾辫美少女,正在看电脑。

女孩极美,仅仅是露出雪白背脊,便引人遐思。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电脑上是两人在做着某种动作。

不仅如此,还有一道道声音,传递出来。

“雅蠛蝶……雅蠛蝶……一墨迹……”

噗!

苏尘一下瞪大眼睛!

这不正是岛国那啥动作片么?

这位美女,居然在大白天的看这个,还被自己撞上了……

尴尬,太他么尴尬了!

“啊!”

电脑前的美少女显然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声音,忙不迭关了电脑,红着脸转过身来。

“你,你是谁?”

唐依晨很委屈,真的很委屈!

她来这里,本来只是帮弟弟唐建收拾一下房间。

弟弟的床上,正好有一张叫做《奇幻物语》的光碟。

抱着好奇的态度,她将光碟插入电脑。

谁能想到,这么正经封面的光碟,居然会是一部成人大片!

盗版光碟害死人啊!

更重要的是,自己看这种片子,居然被人撞上了,还是个外人!

羞!

太羞了!

“你是……唐依晨?”

苏尘一下认出了美少女的身份。

原因无他,唐依晨被列为天都大学四大美女之一,而且心地善良,经常帮助贫困学生,在学校是绝对的女神形象。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绝色校花,此刻居然穿着吊带裙,蹲在家里看岛国大片……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唐依晨一阵疑惑。

“我叫苏尘,也是天都大学的学生。”苏尘解释了一句:“是唐三爷叫我来这里等他的。”

“哦,原来是爸爸找的人。”

唐依晨点点头。

既然是天都大学的学生,那能认出自己就不奇怪了。

“不错,那啥,你继续哈,我刚刚什么都没看到。”

苏尘有点尴尬,连忙解释道。

“不是你想的那样!”唐依晨一张俏脸更加红了:“我,刚刚那片子不是我的……”

“我知道我知道。”苏尘脸上一副‘大家都懂’的神情:“这个,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看这种片子也是理所当然,毕竟,实践之前都要学习前辈经验嘛。”

“呸!流氓!”

唐依晨涨红了脸,起身间,一脚朝苏尘心窝里狠踹过去!

她虽然长的娇弱,但身手可不是盖的!

身为天都大学有数的跆拳道黑道高手,就算多上那些体格强壮的男生,一个打两个也不成问题。

砰!

脚踹出去的瞬间,唐依晨似乎已经看到了苏尘倒在地上,痛呼不已的景象。

但下一刻,令她傻眼的事情发生了。

自己这一脚,根本没落到实处,反而被人抓住脚腕,一下凌空起来。

“你打我干嘛?”

苏尘也是无语了。

自己明明在好心帮你开脱好不好?这都打人,还有没有天理了?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你给我松手!”

唐依晨一张脸‘腾’的就红了!

她突然意识到,今天自己穿着吊带裙。

而此刻,两人之间的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

“我不松,我松手了你再动手怎么办?”

苏尘连忙开口。

这女人的脾气太怪了。

不行!决不能让她恢复战斗能力。

否则!自己将会很麻烦!

但下一刻,苏尘一愣。

“你,你在看什么!”

唐依晨俏脸绯红。

“白的……啊不!没看,我什么都没看!”

苏尘连忙摇头。

唐依晨满头黑线!

马蛋啊!

颜色都说出来了,还说自己没看,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

“你们这是在干嘛?”

这时,唐三爷推门进来,看到眼前的景象,一下愣住了。

天都市北郊。

古玩一条街。

凌晨六点,苏尘就早早起床,赶到‘九鼎轩’古玩店。

花费一个多小时对整个店面进行清扫整理后,忙碌的一天正式开始。

上午十点半,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才悠哉悠哉赶了过来。

他叫周守信,是这家古玩店的老板。

整个九鼎轩只有两个人,苏尘是这里的帮工。

说是帮工,其实就是打杂的,什么破事都给自己干。

这倒没什么,关键周守信为人极为吝啬,好财如命,找到一点小过小失就直接扣工资,这让苏尘很是憋屈。

不过现在大学生兼职工作很不好找,为了一个月两千一的工资,忍了!

“你好,这里可以典当东西么?”

十一点过后,第一位客人上门。

这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穿的土里土气的,怀中用碎花破布包着一件东西,满脸焦急。

“是的,请问你要典当什么呢?”

苏尘上前问道。

“是这个。”

女孩说着,打开包裹,里面躺着一只翠绿手镯:“这是我外婆留下来的,家里最值钱的东西,本来不想拿来的,但是现在我遇上了急事,大哥哥你帮帮我,我只要一千就好。”

说话间,女孩眼睛一红,焦急的情绪溢于言表。

“就这破东西能值一千?小姑娘,你蒙谁呢?”

正此时,一道刻薄的声音响起,老板周守信站了起来,不屑道:“这玩意儿古玩一条街上要多少有多少,你还来我这里骗钱?”

“我没有骗钱,这真的是祖传的玉手镯。”女孩一下急了:“求求你了,我等着钱急用。”

“你等钱关我什么事?反正这破东西值不了一千,顶多两百,你自己看着办吧。”

周守信把手一摆,一副‘你爱卖不卖’的样子。

见此情形,苏尘眉头紧蹙。

他在这边也帮工一个多月了,多多少少能看出一丝端倪。

女孩这个手镯的确是老物件,品质还算不错,这样的镯子值个一千左右不过分。

周守信是开古玩店的,欲扬先抑是起码的手段,但现在这个女孩明显有急事,这种情况下还想赚黑心钱,良心真的不会痛么?

想至此,苏尘端坐下来,柔声道:“小妹妹,你不要着急,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讲。”

“苏尘!”

周守信脸色一下就垮了。

自己摆明了要杀客,这小子还这样,不是拆自己台么?

“你不用怕,有什么跟我讲。”

苏尘不知哪来的勇气,看都没看周守信一眼,继续道。

“大哥哥,我妈妈得了病,医院里要一千多块钱,我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这样的,这真的是祖上传下来的镯子,我真的没有骗你们……”

女孩说着,嘴唇一瘪,眼眶一下就湿润了。

“呦?还唱起苦情戏了?要不要我给你摆个台子啊?别以为掉眼泪能博取我的同情,我告诉你,你这个镯子顶多两百,再哭都没用……”

周守信立马嘲讽起来。

但他话还没说完,立马就被打断了。

“闭嘴!”

苏尘含恨开口,一双虎目狠狠瞪了上去!

人女孩都这样了,还他么冷嘲热讽,妈批的,还有没有人性了?

良心他么都钻钱眼里去了是吧?

“你!”

周守信一下愣住了,没想到平日里唯唯诺诺仍人拿捏的穷逼大学生也会有瞪自己的一天。

“你什么你?周守信,平日里你赚黑心钱就算了,现在人家女孩明显等着救命的钱你也黑,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了?你的良心都被狗吃了是吧?”

苏尘再也忍不住,直接破口大骂。

“你!老子要开除你!”

周守信深呼吸一口气,整个脸都气成了驴肝色。

“谁他么稀罕!”苏尘说着,转身过去,柔声道:“小妹妹,不要怕,你的确没有骗我,这手镯成色质地都很不错,能值两千块以上,不过我身上只有一千七,你愿意卖给我么?”

说话间,他从身上掏出十几张红票子。

上个月发了工资交了房租之后就剩这么多,现在全都掏了出来。

“大哥哥,这,我不能要。”

女孩虽然单纯,但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来,苏尘是在帮她。

“拿着!”苏尘不由分说,塞进了她手里:“给阿姨治病要紧。”

“大哥哥,谢谢,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咱们这可是公平买卖,现在你这东西归我了。”

苏尘咧嘴一笑,将镯子取了过来。

“谢谢……”

女孩激动不已,简直要给苏尘当场跪下。

好一阵规劝,才将女孩送走。

“苏尘!”

女孩走后,周守信立马迎了上来,一双眼睛里满是仇恨。

“我自己走!”

苏尘把手一摆,没有废话,麻利的收拾了自己东西,直接走人。

“不知好歹的东西,你今天走了以后就别想回来!就算你再求着我,我也不会招你了!小兔崽子!”

身后,传来周守信呱噪的叫骂声。

苏尘头也不回。

他早就不想干了,每天盯着这个周扒皮,比活生生吞下一只苍蝇都恶心!

晚上,苏尘洗漱一番后,躺在床上玩手机。

镯子挺好看的,苏尘一时半会也没想着要卖,索性戴在手上。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看到屏幕上熟悉的号码,苏尘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在天都市勤工俭学的日子很苦。

但好在,还有她在。

每天想起她的脸,自己就有了精神寄托。

“喂?雯雯,想我啦?”

苏尘接过电话,嬉皮笑脸道。

但下一刻,他面色一滞。

电话里女友周雯雯的声音,冷漠的吓人。

“苏尘,我听说你把古玩店的工作弄丢了是吧?”

“是的,不过事情是这样的……”

苏尘刚想解释,立马就被打断了。

“我不想听你解释!”

“苏尘,你说你怎么搞的?好不容易找了个工作还弄丢了,你以后拿什么养我?拿什么养家?”

“雯雯,我……”

“我什么我?苏尘,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跟你在一起一年半了,你当初说好要做出一番事业,可现在呢?连个工作都弄丢了,你说你还有什么用?”

“不好意思,我都陪你耗了一年半了,不能再耗下去了,分手吧。”

嘟嘟嘟……

说完这句,对方直接挂断,电话里直传来一阵盲音。

轰隆!

五雷轰顶!

苏尘脑子一下白了。

旋即,他苦笑起来。

这个女人口口声声说自己浪费了她一年半的青春,却只字不提自己这一年来几乎承包了她所有的消费。

自己这么努力打工,忍受老板的奚落为了什么?

还不是为了她!

现在她玩累了,一句话就把自己给甩了!

呵呵!

爱情,爱尼玛!

砰!

苏尘脑子一热,手机直接扔了出去。

他挥手之间,动作幅度太大,手腕上的镯子也一下砸在了床角上。

咔擦!

镯子应声而碎。

碎裂瞬间,周围场景一变。

四周空空荡荡,似乎无边无际。

一名素衣老者出现了。

他发须皆白,一手持针,一手持剑,声浪滚滚,直冲天穹。

“我今传你《仙武医决》,望你提壶济世,普度众生。”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

苏尘刚想发问,老者却把手一挥!

嗡!

一道光华激射过来,瞬间无穷玄奥的符文充斥了苏尘大脑!

啊!

他痛呼一声,彻底昏厥过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