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苏墨云拓跋璟 连载中

苏墨云拓跋璟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林深迷鹿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中秋佳节,她被大夫人下药,身负骂名。 渣女渣男要害她性命,她隐忍筹谋,她誓要斩尽仇敌; 堂姐狠辣,极品亲戚顽劣,她翻手覆云灭了她们! 朝堂诡诈,奸臣当道,看她如何娥眉淡扫诛杀奸邪,帮助夫君成就帝位!展开

本书标签: 林深迷鹿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霜降吃力地仰着头,呢喃着说道:“对……对不……”

“你想说什么?对不起?”

苏墨云看着她,觉得颇为讽刺,帮着大夫人害她的是她,可她却又在临死关头给自己道歉。

“何必呢?霜降,我知道,若是再来一次,你依然会给我下毒的。”

霜降喘息着,痛苦的闭上双眼。

对,她还会下毒,因为父母,兄长,她没有选择。

刺骨的凉已经从四肢蔓延到上身,霜降放松身体,感受着最后的生命,她只后悔,没有早些收手,得了钱便带着家人离开这是非之地。

苏墨云岂能不明白她的心思,她想要挣得富贵,也帮家里人过上好日子,可富贵,又哪是那么容易就能挣到手的?

……

玉华院。

方氏听完小丫鬟的禀报,让素昕给了赏银,打发她下去。

“素昕,把邱妈妈找来。”

邱妈妈?

她可是宫里放出来,专门查验女子是否破瓜的嬷嬷。

崔妈妈心神一动,问道:“夫人,您这是?”

“有霜降这个人证,再加上邱妈妈的证词,到时候,我看她怎么抵赖!”

“是,奴婢这就去。”

“等等,”方氏叫住她,继续说道:“告诉邱妈妈,让她马上过来!另外,你再去太夫人那里,说墨云失贞,败坏苏家门风,请她裁决。”

“是。”

邱妈妈接到话,火急火燎地过来。

她虽是宫里出来的,可是在这府中,地位实在尴尬。

既算不上几位主子的人,又没有讨好她们的手段,如今突然得到大夫人的命令,自是欣喜若狂。

换上新买的衣服,邱妈妈疾步朝玉华院走去。

“大夫人。”邱妈妈躬身行礼,语气激动,“您有何吩咐?”

“陪我去趟赏心苑,到时候该如何做,不用我说了吧。”

“奴婢明白。”

邱妈妈毫无异议,跟在方氏身后出门。

她现在只怕自己在将军府中被人彻底忽视,这次千载难逢的上位机会,无论如何,她都不会错过。

……

赏心苑。

听到外面的动静,苏墨云冷笑,眸中神色晦涩难明。

下一秒,她直接扑到霜降身上,垂首低声啜泣,“霜降,你怎么了?别吓我……”

“吱~”房门打开,大夫人看着眼前的场景,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大伯母!”苏墨云抬头,宛如看见救命稻草一般,扑到她身上,哭得稀里哗啦,“霜降她,她突然出事了!”

“邱妈妈,去看看!”方氏吩咐道。

邱妈妈上前两步,走到霜降身旁,微微推了推,没有半点儿动静,将手放到她鼻息下方,半响,叹了口气,“夫人,没气了。”

“什么!”

方氏大惊,霜降死了,谁来给她提供证词?

不等她回神,苏墨云已经哀嚎出声,“伯母,有人要害我!”

忍着心底的不耐,方氏柔声安慰:“你想多了,霜降的死是个例外,将军府的后院,没人敢这么放肆!”

“不是,伯母,真的有人要害我!霜降吃了我的茶,才变成这样的!”苏墨云哭得稀里哗啦,拿着方氏的衣袖当手帕一眼,眼泪鼻涕直往上抹。

“二小姐的吃食有问题?”门外,太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饮月高声问道。

她刚到赏心苑,便听到二小姐的哭泣,虽不知是真是假,可吃食若是真有问题,这苏府后宅,就该好好整顿一下了!

听到询问,苏墨云在方氏身上最后擦了一把,确保没有失仪之后,这才红着眼睛走到来人身边,可怜兮兮地说道:“饮月姐姐,我屋里的茶有问题!”

饮月拍拍她的手,看向方氏,“夫人,既然二小姐怀疑,不如让府医来看下?”

方氏咬牙,虽不情愿,却也无可奈何,“去请府医过来。”

苏墨云暗忖,饮月是老夫人的大丫鬟,在府中地位颇高,她既然说请府医,那府医应该就是老夫人的人。

方氏,还没有胆子去招惹老夫人!

苏墨云握住饮月的手,未语泪先流,“饮月姐姐,我害怕……那茶,我也喝过了。”

“二小姐怎么才说?快去,催府医快来!”饮月立马急了,霜降的身份和二小姐可不能比,若是她出了差错,只怕老夫人不会放过她!

“饮月姐姐你别急,我现在没事,就是有点儿害怕。”苏墨云说完,故作好奇地问道:“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

饮月微微一僵,想到老夫人派自己来的用意,说道:“应大夫人相邀。”

又转向方氏,解释道:“太夫人这两日觉浅,夜里总是睡不好。今日刚刚歇下,崔妈妈便过来了,不好搅了太夫人的好觉,我便自动主张过来了。今晚的事,明日一早,我一定如实禀报太夫人,还望大夫人,不要介怀。”

“是我的不是,差点儿扰了太夫人。”

太夫人那边都已经叨扰了,今日的事,必须有个结果!

否则太夫人那边,自己就交待不过去。

方氏看向苏墨云,冷声问道:“墨云,你可知错?”

漂亮的凤眸黑白分明,苏墨云懵懵懂懂地问道:“大伯母,是有人要害我!我做错什么了?”

“今日中秋宴上,你无故离席,回来时衣衫不整,发钗散乱。说!你究竟是和谁私会了!”

“大伯母,你不要血口喷人!”苏墨云义愤填膺地回道:“我知道中秋宴离席,是我的不对。可皇长孙突然驾临,未免发生不必要的冲突,我才悄然离开!”

苏墨云看向饮月,义正言辞地说道:“饮月姐姐,我苏墨云发誓,绝无半点谎言!”

“谁能给你证明!”方氏步步紧逼。

“大伯母,您又有何证据,证明我私下行为不检?难不成就因为您两句话,我便成了夜会情郎,私德有亏的人?红口白牙一张嘴,可真是随便您说!我想问问您,我私德有损,于您有什么好处,让您如此处心积虑地陷害我!”

邱妈妈上前一步,“二小姐,您若是没有做,可敢让奴婢一验?”

苏墨云冷笑,“邱妈妈?大伯母可真是准备周全,连在府中荣养的邱妈妈都搬了过来!”

“你若问心无愧,便让邱妈妈给你验身!”

“做梦!我乃是将军府未出阁的千金小姐,岂是你一句话,便能给我验身的?”

苏墨云醒来时,发现自己脑袋无比沉重,如同灌铅了一般。

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周周陌生而又古香古色的场景,如同现代横店影视基地,身下沉香床传来特别真实的温软触觉。

原主记忆不停灌输而入,苏墨云猛然彻底惊醒,她被大夫人和堂姐联合给自己下药了。

该死的!

外面灯影幢幢,行客匆匆,整个将军府上下洋溢着喜庆中秋的氛围。

不行,好热好热…

苏墨云干舔着唇瓣,身体犹如泡入滚油一般的炙灼,恨不得抓个男人舒缓一下。

脑海的理智强行压抑心中的渴望,苏墨云听到外边有一对男女在说话。

“就是这里了,事情办好之后,额外还有三百两银子。”

“好勒秋菊姐,我赖三还真没有尝过高门千金的皮肉,这次可有福了呢。”

没等他们推开门,苏墨云从侧门逃窜而出。

“哎呀…这可如何了得……小姐不见了呀…大夫人一定会杀了我!”

名唤秋菊的婢女吓得面如白槁。

苏墨云庆幸自己逃得快,否则还真清白不保,脑袋中的意识越来越薄弱,她给自己腮帮“啪”的一巴掌保持脑海清明。

坚持下去……坚持下去……

苏墨云猛咬一口嘴唇,近乎沁出鲜血来,痛就对了,痛的话就不会睡过去。

“苏小姐,从了我吧,我的活很不错的。”

跟秋菊一起的猥琐男赖三误打误撞找到她,那家伙眼底泛着孟浪的银光,空抓着手就要往女人身上扑过去。

“该死……”

苏墨云发誓,若不是自己体力不支,一定立马斩杀此人。

那么一瞬,赖三被苏墨云凤眸深处的一抹决绝寒意给怔住。

趁着赖三不备,苏墨云抓住一块较矮的假山石往上爬,纤细的指头割破一道道血痕,爬到石峰处,脚底的绣花鞋刮到一片青苔,整个人坠落下去。

怎么这么软?

不对,软中带硬,那种纹理好像男人的壮硕胸肌,摸起来质感不要太好。

或许手感太好,苏墨云狂抓了几把,倒是越抓越上瘾了。

见身下男人要说什么,苏墨云赶紧以唇封唇抵住男人的性感唇瓣,生怕对方发出声音,“胆敢开口,老娘杀你。”

苏墨云眼底射出一道寒芒,食指上的一枚雉毒戒贴近对方的喉,只要对方动一下,立马见血封喉。

男人直直得凝视她,苏墨云也忍不住细细端详他,他可真男人中的极品尤物,斜飞的剑眉入鬓,点点深邃星眸犹如万千灯塔照亮晦暗深层的静海,既孤清又冷傲,叫人莫敢仰止。

“你,是觊觎我的美貌?”

男人悠悠勾着唇,唇瓣末端潋滟一丝轻佻浪荡的醉意。

他是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他那倾世容颜是所有女人都喜欢的,一颦一笑,犹如吹乱一夜梨花树。

这样好看的男人不用来睡一睡,实在太可惜。

再说,苏墨云此刻也真有这样的需要。

“多少钱,可以睡你一晚?”

苏墨云无视男人眼眸深处惊愕的目光,再次封唇上去,电流火光在唇瓣炸开。

当今新燕皇朝还未出过一个举止如此前卫之女子,男人忍不住对女人刮目相看,随着女人的樱唇不停不断得贴合,男人腹下燃起狂热的电流,恨不得将她狠狠揉进身体里。

女人眉如新月,洁净白腻的雪腮渐渐翻卷而起的羞赧情潮,叫他如酌尘封的烈酒一般。

“你当本王是什么?!”

被女人无形当中触摸到怒点,拓跋璟滚烫无比的身子抵着女人,如斯严丝合缝。

眼前男人就是她最为需要的良药,她要……她就是要……

“给我!”

此间男人倒也倾城绝色,如果相欢一夜,自己也不会吃亏的。

苏墨云两只手深入拓跋璟的锦袍之内开始探索,柔软的唇舌随之席卷开来。

“这么主动?”

苏墨云的热情让拓跋璟有些猝不及防。

洞中有一方寒潭,一轮月华轻轻落在寒潭之上,更添了少许的的孤寂和冷清。

然则,寒潭之畔,二人火热欢情未减。

苏墨云扒光了拓跋璟,跨坐其上,一片旖旎绮景骤然生成。

秋菊等人在假山之外寻了一个时辰,依旧未果。

“秋菊,你等办事不利,一会自行去曝室领惩。连一个小小的贱人都看不好?”

“崔姑姑饶命,请不要告诉夫人,奴婢继续找……”

“不得好死的蹄……”

前往假山后与秋菊交接的崔姑姑,她乃是将军府长房夫人贴身亲信。

今日是中秋佳节,长房夫人陪同将军府太夫人在花厅招待贵宾,长房夫人方氏见崔姑姑形色仓皇,料定事情必是办砸了,目光狠狠掠过她,似要将她生吞活剥,“也是府里的老人了,平日里也是如此莽撞的?”

“夫人,奴婢……”崔姑姑引颈在方氏耳际悄悄附耳了一番。

方氏随后眼底闪烁一抹阴鹜的凶芒,旋而看着外头满堂上宾,她倒是有一计。

方氏趋步往将军府太夫人身侧而去,搀着太夫人的手,“今日满堂宾客皆在此,墨云这丫头却犯懒窝在休阁之中不见客,这也未免太不识礼数了。”

中秋佳节,满堂上宾都围着太夫人身边转悠,于孝于情都说不过去,如果叫人知道苏墨云大小姐趁此契机私会臭男人,那名声可就臭了呀。

狡黠一笑,方氏打着她的好算盘,正如她所愿,太夫人眼底闪烁一抹怒意,“岂有此理!你去将她找来!”

苏墨云,可真别怪我这个当大伯母的心狠。

方氏莞尔一笑,轻轻挥挥手带着崔姑姑一同下去。

假山洞之中,苏墨云餍足得踢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从荷包内掏了二百两银票给他,“我不知道这外面什么行情,二百两应该亏不了你。”

两张银票狠狠刮在脸上,着实让拓跋璟有种被玩弄了的意味,不怒反笑,“是谁刚刚坐在本王腰上,一直喊着要的?”

“闭嘴!”

苏墨云腮帮闪烁一抹性感殷红。

男人将一旁的腰带拾起来,环扣在腰肢上,眉目勾起深深的魅惑,“方才还抱着我心肝肉儿,怎么,提上裤子不认人了?”

似是被激怒的男人再一次欺压而上,舔吻苏墨云的耳郭,又调皮得吹了一点暖风进去,叫小女人心中忍不住烈火重燃。

“身子倒是挺实诚!果然是野性十足的小野猫,本王……喜欢!”

拓跋璟趁着她不注意,大手狠狠扣上女人的臀峰,打上一掌“啪”!

药性已经解除,女人的意识完全清醒,没有她苏墨云的批准,他不准调戏她。

从来不曾有人胆敢在她苏墨云太岁头上动图,如果有,那也早被她给灭了!

苏墨云是现代金牌特工,代号007,斩杀东南亚道上大佬枭雄无数,无人不闻风丧胆,此间的男人简直找死!

骤然间,女人手指中雉毒戒再一次攀上男人的喉咙,“信不信我杀了你。”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