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花尽梅飞晚 连载中

花尽梅飞晚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芙蕖小莫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是甫城红府流落在外的大小姐,机缘巧合下被一个神秘女子带回雪山,而后为了寻药再次回归甫城,开启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冒险之旅…展开

本书标签: 芙蕖小莫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清明雨盛,微风轻冷,行人归程,马蹄声声,烟雨蒙蒙。红芙梅一袭红衣,携风雨而行,额间梅花血玉微微晃动,背上那尘封已久的追红宝剑,透着莹莹之光,马儿愈跑愈欢,留给雪山一段长长的红影。而梅林之中,飘雪幻雨,梅花尽去,徒留少年陌上玉,手执舞绫无人取。世间擦肩而过之人犹如仲夏之花,似水年华,飘飘扬扬洒洒,转身已是天涯。

历时三旬,红芙梅换了六匹良驹方至红府。门前的古槐树略显颓败迹象,不似当年那般葱郁峭拔,红芙梅却瞧得入了神,恍惚间,一少妇身着浅紫云绣骑装,英姿飒爽,迎面而来,“梅儿,到这儿来,随娘亲去骑射!”红芙梅欲上前接应,少妇却从其身旁经过,未曾停留片刻。红芙梅回过身来,只见少妇俯身抱起一女童,嘘寒问暖一番便渐行渐远。“娘亲,自从你走后,偌大的红府可有梅儿半分立足之地么?若不是师父垂怜,梅儿只怕早已随你而去了,日后梅儿定将穷尽毕生之力为师父寻药。”红芙梅这般想着,便向红府踱步而去。

红芙梅刚至红府门前,一侍卫便伸手拦住其去路,并厉声呵斥道:“大胆!红府岂可擅闯,速速离去!”红芙梅宝剑一挥,侍卫手中长枪应声而断。“即刻知会乔圳来见我!”红芙梅说罢便将追红剑轻倚于侍卫肩上。那侍卫见红芙梅武艺不凡,气势如虹,便怯声道:“女侠稍候片刻,小人立马去请乔管家。”待乔圳至府门口,便见一女子红衣袭人,手执宝剑,额佩血玉,眉宇间处处可寻昔日君兰夫人之芳容,便询问道:“不知姑娘此番至红府所为何事?”“多年未见,乔叔不识芙梅也在情理之中,先送我至梅兰苑,再去告知父亲,芙梅不愿刚回府便处处受阻,一不留神伤了几个下人的性命可不佳。”红芙梅说罢便提步而去。乔圳本就猜想此女是流落江湖的大小姐,听其说辞愈加确信,便尾随红芙梅而去。

行至梅兰苑,眼前尽是萧条之景。房屋破败,荒草杂生,兰花尽去,就连昔日最繁盛之梅树,也被无情砍伐,只余几株在寒风中摇摆,似是诉说往昔之昌盛。红芙梅环顾苑中之景,心中百感交集。“娘亲,若是你瞧见这满园的残景,该是何等心伤,这株宫粉梅是你的挚爱,却被折断了大半枝叶。梅儿不肖,未能守护好娘亲留下的一切,就连年年在雪山为你点的香火,也未知你能否瞧见。梅儿定让梅兰苑恢复盛景,令娘亲所爱之梅临寒怒放。”红芙梅这般想着,便吩咐乔圳道:“望乔叔告知父亲,令人将梅兰苑修缮一番,芙梅十日后便回府,若是那日再见梅兰苑此番景象,芙梅即刻至外祖母府中入住,此后便姓萧不姓红了。”“修缮期间是否要为大小姐另行安排住处?”“不必!乔叔将我所说之事办妥即可。”红芙梅说罢便转身离去。

行至前院,红芙梅忽见一男童自屋檐跌落,便飞身去接。待二人平安落地,红芙梅欲转身离去之时,却被男童拽住袖子。只见其身着华服,约莫十有二,墨瞳若夜,好似在何处见过一般。“承蒙阿姊相救,清辰感激涕零。不知阿姊是何人,清辰至三皇姑府中游玩从未见过?”“我多年未归,连自家兄弟姊妹尚且不识我,你如何识得。”红芙梅说罢便轻扯衣袖,迈步而去。“阿姊唤何名,现居何处?清辰可否至府中拜访?阿姊!莫走,清辰还未知晓答案!”男童边跑边喊,模样很是滑稽。无奈红芙梅武艺不凡,健步如飞,片刻便不见踪影。

红芙梅自红府而出,便西行而去,骏马飞驰,寒风呼啸,临别之景渐渐浮现眼前。“芙儿,此去山重路远,凶险暗生,师父未能伴你同行,甚为担忧,这把追红宝剑是你师公访铸剑世家为我精心而造,自我出师后便一直带在身边。今日将其赠送予你,望能护你一二。此剑尚有其他用途,待我与你一一道来。陆奕晨与我尚未成亲,日后你称其冰室之人即可。他入雪山之前虽不识武功,却识人擅用,通晓星相机关,经商理学更是无人能及。当年他为寻我行踪,在风霜雨雪四城均设有酒楼、客栈,仅用一年时间,便成为江湖上不可小觑的势力。他曾下令见追红宝剑如见他本人,你执此剑前去,管事之人必会听你号令。恐招泪痕,师父便不送你下山了。”红魅说罢便将追红剑送至红芙梅手中,转身向冰室而去。

红芙梅一路西行,所见之景着实有趣。起初路旁行人众多,道路拥挤,商贩交错成集,中途人迹罕至,处处荒凉,木茂草长,而后愈加往西愈加繁华,行人接踵而至,十五步便见一酒楼,三十步便见一客栈,五十步便见一宅院。红芙梅很是惊奇,便至一酒楼用膳并打听消息。原来风国都城一甫城自古以来便是商贸之城,城西更是商家必访之地。传说千年之前,一少城主为寻红颜舍弃权势地位,于此地设立客栈酒楼觅佳人芳踪,未至一年便令其分行遍布五湖四海。而后觅得佳人,便退隐江湖,由其所设酒楼客栈却历劫千年,经久不衰。是以经商之人便闻风而至,欲至此地取经,故甫城愈加繁荣昌盛,美中不足的是旧主隐退后,群楼便再无主人。红芙梅此时心中了然,便询问道:“敢问这千年之楼位于何处?”小二边倒茶边应道:“沿柳羲街行三百步,遇岔口右行一百步便可见之。”红芙梅听闻便付了银子提步离去。

红芙梅沿柳羲街而行,心中感慨万分,“不知那楼是何模样,竟如此声名远播,令人趋之若鹜。冰室之人这般待我师父,我为其寻药倒也理所应当。”红芙梅这般想着,便疾步向前而去。千年之楼风中立,望断鹊桥故人离,甫城烟云今朝起,凤舞九天醉红衣。

茫茫之雪山浮于天地,无四季之分,唯有山谷那一冬一花开,一春一花谢之梅花,为季节之变透露迹象。寒风凛冽,梅花纷纷起舞,红的,白的,粉的,似霓裳,似彩霞,似光辉下琉璃之梦。偌大的梅林中隐约透着一名少女,近而观之,梅花树下,女子亭亭而立,约莫二八之龄,着宽袖束腰长裙,正红无半分杂色,发如墨绸,肤如凝脂,眸似秋水,额间坠着一滴血玉,形似梅花瓣,两端各为七十二枚寒玉扣所系,环环相扣,别于发间,朱唇轻启,好似在背诵内功心法。此人名唤红芙梅,乃是雪山之魅的唯一弟子。望着那株亲手栽下的骨里红,红芙梅好似回到了那个悲喜参杂的冬季。

十年前,红芙梅被其二娘送至雪国,美名曰送其至雪国调养身子,实则将其送离梅兰苑,因其母君兰夫人甚喜梅花,故寒冬之季,梅兰苑步步寻得梅花影,处处觅得梅花香。过美之物终会招人妒忌,君兰夫人离世不久,梅兰苑便被以平妻身份嫁入红府的风国三公主夺了去。话说这位三公主虽未生于皇室,却最得风国皇帝宠爱,故世人皆认为三公主是皇家遗于民间之珠。红芙梅被送至雪国之时恰逢雪国动乱,护送之人皆被误杀,红芙梅随逃难之人行至雪国之北,数日的颠簸将其变得形容枯槁,身上的干粮早已用尽。年纪相仿的同伴被他人教唆,纷纷向显贵之人乞食,唯有红芙梅不为所动,“爹爹很快便会派人来寻我。”红芙梅总是这般宽慰自己,腹中饥饿之感倒也减了几分。

就在红芙梅即将倒下之时,被一女子伸手扶住,并将其身上所带吃食尽数赠予她。红芙梅感念其恩德,欲将其样貌牢牢记住,只见女子一身白衣,约莫二九芳龄,长发高高束起,手执宝剑,剑柄及剑鞘皆为正红色,近而观之,剑柄处镶嵌着一枚硕大的正红色宝玉。倘若女子身着红衣,不知是何等风姿。白衣女子渐渐走远,红芙梅方将目光收回,瞥见地上遗落一枚正红色宝玉,与白衣女子剑中所镶宝玉极为相似,便提步追去。

红芙梅寻了半个时辰,终见白衣女子自酒楼走出,手执数坛佳酿,渐行渐远,红芙梅迈着步子追去,边跑边喊着:“姑姑,留步,你的宝玉!”白衣女子有所察觉,回顾四周,只见一女童衣裳褴褛,发丝凌乱,眼眸却似秋水般灵动,一手执血玉,一手执方才自己赠送之吃食。白衣女子伸手将血玉接回,问道:“你唤何名,何故至此?”“红芙梅,家住风国,被二娘送至雪国养病。”“你可识得红魍,红魉或是红魑?”红芙梅很是吃惊,白衣女子竟识得自己先祖,却仍如实答道:“回姑姑的话,红魑乃是芙梅先祖,至芙梅已有十七代。”这女童竟是他的后人,白衣女子似乎回到了过去。

那时红阁还未迁至雪城之北雪山之巅,如今的雪国还唤雪城。师兄红魍总跟自己提起他,“你总唤我师兄,不唤二师兄,想必依旧埋怨大师兄,他对你是过于严苛些,也曾对你下过血盟诛杀令。可他终究还是疼爱你的,自从师父将咱们四人从弃婴谷带回血盟,大师兄便如兄长一般照顾我们,那年血盟红花竞放,师父便让我们以红为姓,魑魅魍魉为名,按长幼之序,我本该位于你之上,大师兄却认为女子以魅为名更为妥当,苦劝师父许久方才应允,至于下达诛杀令更是为了保护你,不让你被霜城追杀,他曾说你如同他的亲妹妹一般,也曾在你执行任务之时派人保护你……”那些话语犹在耳旁,却已物是人非。

白衣女子名唤红魅,乃是千年之前血盟第一杀手,因情伤将住所红阁迁至雪山之巅,误食七翼冰蚕,雪山异动,将红阁埋于雪山之下千年之久。不知是何缘故,六年前的冬天,雪山再次异动,红阁现世,红魅亦渐渐苏醒,沉睡千年却似弹指一挥间。“姑姑,何故不语?”红魅被女童打断思绪,那一声姑姑却令红魅轻笑,“若论辈分,我可是你的师叔祖,罢了,既然是大师兄的后人,便带回雪山与我做伴,这般年幼,他日再与她说明身份。”红魅心中这般想着,便说道:“你既拾得血玉,想必与我有缘,从今往后,我便是你的师父,随我去罢!”红芙梅本就觉得白衣女子亲切,听到其这番说辞,便立即行礼,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大师兄,昔日你这般护我,如今你的后人便由我来保护。”

红魅将红芙梅带自客栈梳洗一番,便欲回雪山之巅,瞥见路旁一老妇人贩卖梅花枝,便挑了些许白梅。“姑娘,这株骨里红极是珍贵,何不一同带走,依老身拙见,姑娘与红色更相配。”老妇人说罢便将一花枝送至红魅手中。“多谢好意,白梅足矣。”“师父,可否将红梅赠予徒儿?徒儿家中的院子也栽着好些红梅。”红芙梅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株骨里红,好似怕其不见了一般,怯生生地问道。“罢了,一并带回!”说罢便付了银子转身离去。

红芙梅随红魅回到红阁,所见之景甚为惊人。阁中不见一丝红色,皆是白茫茫一片,似与雪山融为一体。墙壁由汉白玉所砌,牌匾由寒冰玉所雕,瓦片由水晶玉所筑。坠的是云锦白绸,铺的是雪貂绒毯,盖的是天蚕丝衾,采光的是伏虎夜明珠,对饮的是白玉酒杯,古瓷茶盏。内设石室,深入雪山,形似迷宫。红阁左侧由雪山高处垂下一根玄铁索,通往红阁冰室,乃是红魅二师兄为其观景所筑。非内功上乘之人不可登之,是以红芙梅未见其貌。

十年一晃而过,昔日女童已出落成冰雪少女,额间梅花血玉更是令其愈发灵动,只是不知等待她将是何种命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