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良妻美夫 连载中

良妻美夫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如是如来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因帝王和权臣的忌惮,她被陷害,毁名节,失后位,家族也因她沦陷。再睁开眼,她已是侯府的结巴嫡女。上世能谈笑间定乾坤,这辈子也能算他人生死,定家国,从手里溜走的东西她都要一一加倍讨回来。曾经以为会为敌的男人,在她耍手段搅弄权术时,突然要求合作。她一口回拒了这个唯利是图的男人,他自若离去。数日后,她收到了数车聘礼,婚书一封!“合作不成,婚嫁可成!”——皇三子,俊美近妖邪,都道他是妖生之子,惑世间男女,诸不知,其智也可惑乱人间。不恋皇权,却被迫御权。某天因大意被个小姑娘算计,美人一怒,跟小姑娘杠上了!小姑娘一不做展开

本书标签: 如是如来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夫人,宫中太医到府上了。”

不过两时辰的功夫,宫里的太医就行色匆匆入府了。

顾氏不敢托大,急忙起身出门相迎。

随行的还有一道身形挺拔身影随行在左,顾氏一见就慢慢收敛了情绪,“侯爷。”

慕德元道:“也是碰巧与两位太医出宫,得知惊鸿受了伤,顺道过来瞧瞧。惊鸿的伤势可重?先让两位太医好好诊治吧。”

侯府的一家之主一开口,两位太医忙附和,“还是先看看慕七小姐的伤势吧。”

提到女儿伤势,顾氏急忙让开让太医入屋。

“有劳两位太医了!”

两位赶紧附和说这是职责所在。

皇后亲自吩咐下来的话,还犹在耳旁呢,哪敢对慕惊鸿怠慢了。

即使没皇后发话,太医也不敢轻怠。

慕家二郎,也就是慕惊鸿的父亲战死在外,于国有功。

皇上也不可能寒了人心。

说起来,这位慕七小姐也实在倒霉,早产儿,好容易养大些又生了场急病,落下结巴的毛病,听说后面都不敢开口说话了。

慕惊鸿顺着丫鬟们的动作移了个动作,靠在枕上,薄薄的纱幔落下,隔了个里外。

透过纱幔,慕惊鸿看到了宫中两位得高望重的太医。

视线往后,是忠勇侯慕德元。

慕德元此人,慕惊鸿还是有所了解。

先帝亲封的世袭侯爵,可惜了慕家二郎,各方面的能力皆在此人之上。

两位太医请慕惊鸿伸出手,轮流把过脉,又让丫鬟掀起纱幔一角观察过慕惊鸿的气色和伤势这才起身确诊。

“请慕二夫人放心,慕七小姐只是受了些惊吓,额头上的伤口处理得也极好,若夫人不放心我二人再开一副药给慕七小姐做些调理……”

“好,有劳二位了。”

听闻自己女儿无事,顾氏忙将人请到外面开药方。

慕德元给管家使眼色,热切的将两人引了出去,又给了些打点。

顾氏看到此景,忙道谢,“多谢侯爷。”

“二弟不在,你们孤儿寡母,照应你们也是应当。只是长欢和湘澜年纪还小,二弟妹你看是不是……”

慕德元话音没落,顾氏就冷下了脸,“侯爷,其他事可以从轻,唯独事关惊鸿不能退让。”

慕德元看着顾氏,忽轻叹一声,“惊鸿这里府里会给她一个满意交待。”

“不必了,我们对老夫人处理的结果很满意。”顾氏没给慕德元这个面子。

慕德元抬头往里屋望去一眼,隔着的门是开着的,想必里面的慕惊鸿是听到了。

“往后二弟妹有什么困难,尽管吩咐管家去办,”慕德元回头来深深看了顾氏一眼,收了收宽袖,侧身时有光打照在他的脸上,逆了光,没瞧见他眼中神色,“二弟妹好好照顾好自己和惊鸿。”

顾氏福了福身,目送慕德元离去。

立在门下,顾氏慢慢箍紧了手。

慕惊鸿靠在榻上,侧着目透过纱幔将门外的一幕看在眼中,两人对话她也听得清楚。

慕德元对顾氏的态度有些奇怪,慕惊鸿生前就是巫祝,修奇门遁甲,习占卜术法之人,对微妙的东西总是要敏感一些。

入夜。

有风。

院子里栽种的栀子,有雪白花包冒开,沁着幽幽暗香。

在清香遍地的栀子花丛中,一袭白色绣着淡紫色蔓藤的长衣长裙,赤着脚,慢慢仰望星辰的少女。

那是一双很清很亮的黑眸,因为苍白的脸色,更显得那眼睛分外乌黑幽深,溶漾的眸底能映出满天星辰。束在额头处的白纱布后尾半掉在墨发间,形成一副难以形容的绝然画卷!

樱红薄唇轻动,纤纤素手微捻着,拇指跟着后四指指腹轻碰,仿佛是在以微妙的感知运算着转运的命运。

脑中有一幕难以掩盖的画面冲进来,慕惊鸿眉头辗动。

素手一顿。

原本还有血色的唇瞬间苍白无色。

“小姐!”

一个声音打断了慕惊鸿所有的思绪。

碧萝和碧钰急急忙忙跑过来,看到慕惊鸿打着赤脚站在泥地里,吓得不轻。

守夜的嬷嬷也被吓得不轻。

她方才明明就守在屋檐处,竟没察觉到小姐出屋。

二夫人要是追究起来,她可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也幸好慕惊鸿没有什么事。

“小姐您怎么自个一人跑到这儿来了?”两丫鬟扶她进屋就急忙拿毛巾等物给她擦脚,肩头也多了一件薄薄的披风。

慕惊鸿静坐由她们动作,眼底的忧色愈加的浓烈。

她无法测算出家人的平安与否,这让她十分焦急。

虽然从顾氏口中得知家人平安无事,却不敢真的全信了。

“我没事……你们下去。”

慕惊鸿尽量用几个字几个字的加快语速,脚落地回了里屋。

碧萝和碧钰忧心重重对视,总觉得她们小姐变了。

*

静心居里,陈嬷嬷伺候娄氏起夜。

因歇息得早,娄氏精神还很不错。

等娄氏坐回榻内,悄声说了句,“入夜前,有人看到侯爷去了二夫人的院子。”

娄氏犀利的眼一转,盯着陈嬷嬷。

慢慢的,眼眯了起来,声音却听不出什么情绪来,“好端端的,去她院子做甚。”

“跟着两位太医一起进去的,也没越了界线……只是,侯爷这几年对二夫人的照顾,老夫人您也是看在眼里的。叔嫂越矩的事,咱们北唐可没少见。”后面一句话成功的点燃了火苗。

“她顾氏敢让我们慕家丢脸!”娄氏喝了声。

陈嬷嬷又压低了声说:“奴婢还听说侯爷向二夫人出了声,请二夫人饶过两位受罚的小姐。”

一波波的怒火冲上娄氏的脑门,她的儿子还需要去求一个女人吗?

岂有岂理,她儿子想干什么还需要经过顾氏的同意?

陈嬷嬷看娄氏一脸怒意,止了话。

人是娄氏罚的,慕德元这一举动,反而让娄氏上火,不如顾氏意。

特别是联想到顾氏和大儿子之间可能有那种不干净的暧昧关系,更是火上浇油。

“她顾氏若敢做出对不起慕家的事,老身绝对不姑息。陈嬷嬷,长欢和湘澜去外庄的惩罚有些重了,明日吩咐一声,让她们绕去庙里反醒几日。外庄那种地方,对我们慕家的姑娘多有不利,传出去也不好听。”

知道娄氏这是对顾氏动了怒,陈嬷嬷连忙领命。

伺侯娄氏睡下,陈嬷嬷从侧门一路拐着小径走,在一个草圃与一个身穿深蓝衣的嬷嬷碰面,左右相顾一眼低声道:“事已成。”

蓝衫嬷嬷一点头就转身入了后面的小门,消失不见。

喉头似梗着一块火炭,端木樽月用力一咳,喉咙火辣辣的极为难受。

“醒了!醒了!”

迷迷糊糊的,端木樽月听到周围传来吵杂声,耳朵嗡嗡作响,脑袋胀得发昏,刚想开口说话,一波压力冲上来,脑袋一沉又昏死了过去。

*

似在梦里,炽热的烈火中,她透过熊熊烈火,一动不动地望着那紧紧相偎一起的壁人,她的心,身,都在发颤。

滚滚浓烟卷着火舌翻过她修长纤细的身躯,一袭灰色祭司袍与翻卷的火舌融合在一起。

外面的人望着火海中人,难掩惧意。

黄袍加身的皇帝清清楚楚的看到火海中那双黑亮无杂质的眼,幽深如狼!

浓烈的恨意夹着火焰朝他扑了过来,他收拢五指,脸白如雪的朝后急退几步,不敢再直视殿中的女人。

火柱砸下来的那刻,皇帝仿佛听到来自祭司的诅咒。

他慌了,害怕了。

指着已被大火淹没的大殿大喝了起来。

端木樽月,端木一脉的巫祝,主鬼神事。

此女的影响力,已能左右他身为帝王一定的权威。

*

耳旁有细语声渐渐变得清晰,端木樽月重重的一下喘息,慢慢睁开眼皮。

映入眼帘是一张模糊又陌生的脸,这张脸朝她露出惊喜之色,“小姐醒了!小姐醒了,快叫大夫!”

端木樽月想要张嘴询问,那人已经奔出了门。

喉咙处难忍的涩疼涌上来,她拼了命的咳。

天公待她不薄,没把她给烧死。

呼啦声从外面传进来,一美妇人领着一个黑胡子的老者匆匆进来,眼中是难掩的焦急。

看到此妇人,端木樽月腾地坐直了起来,因起得急,差些岔过了气去。

“惊鸿!”一声惊呼,美妇人同时伸手去扶她。

“别……碰……我。”

她艰难的吼出三字,声音却小得可怜,连拂人的动作都弱得如徐徐轻风。

“惊鸿,快让大夫瞧瞧,你刚摔破了脑袋。你感觉如何?可觉得哪儿难受?怪为娘没好好保护你!”妇人一下子就握过端木樽月的手,将人揽到怀抱里,心里边又急又疼。

屋里的下人见状,一个个红了眼眶转身去偷抹眼泪。

端木樽月身体倏忽一僵。

她看见了不该属于自己的手,青葱白嫩,指甲盖泛着微粉的色泽,纤细中难掩病色。

这绝对不是她的手。

脑袋嗡的一声炸响,她愣愣的接收了来自另外一个人的零碎记忆。

慕惊鸿,侯府的二房嫡女,是个小结巴。

因幼时生过一场大病,在那之后说话就不利索了。

端木樽月之所以会记得这么清楚,完全是因为另外一个人,那个依偎在帝王身边的女人。

而眼前扶着她的妇人,是那个女人的姑姑。

端木樽月想笑,却笑不出。

心里说不出的悲凉和愤恨。

大夫把过脉,确定她醒来无碍,给她包扎好脑袋,开了药方就离开。

屋里静了下来。

顾氏坐到女儿的身边,看着女儿呆呆愣愣的样子,心底里一阵阵的抽疼。

扼了扼腕,眼中怒火翻滚。

此事绝对不能这么善了。

“惊鸿,”顾氏抚着女儿苍白的小脸,泪朦胧了双眼。

“还好你无事,否则为娘就是杀了那些害你的人,也不能……”说到此处,顾氏哽咽不成声。

然。

端木樽月却毫无反应。

还有什么比重生到仇人的亲戚上还要可笑可悲的?

“碧萝,碧钰,看着你们小姐。”

顾氏吩咐两丫鬟放开了慕惊鸿的手,带着其他人出了屋。

很快,外厅就传来了顾氏怒意涛涛的声音,她正冷声质问最可疑的几个庶女。

护女心切又怒极的顾氏指着低眉垂脑的两名少女,“惊鸿好好的怎会摔下去,听丫鬟们说是你们带着她朝寺中小竹林去了,还指使惊鸿支开了婢女,可有此事。若查实此事,必不能就此罢了。”

话语愤怒,阴冷的眼神直视着不敢抬头的两名庶女。

一个是大房的庶女,一个是二房的庶女,联起手来欺她可怜的女儿,好得很啊。

寺院里好些人煞白了脸。

“二弟妹这话就有些过了,几个女儿家凑在一块戏耍,会有些意外发生也是难免的,怎么能说是有人害惊鸿呢。她们自己都交代了,当时一个没注意,是惊鸿自己不小心摔下了阶梯,二弟妹何必咄咄逼人在佛主面前闹不愉快,”大房的续弦屠氏尖着嗓音插了句嘴。

气氛顿时压抑了下来。

屠氏是侯爷的续弦,育有一子,又掌着家里的中馈。

仗着年轻貌美,嘴巴甜,时常哄得老夫人开怀,在老夫人面前十分得脸,平常时行事就有些张扬。

对比生不出儿子的二房嫡妻,老夫人更加喜欢屠氏。

是以,屠氏一开口,其他人就基本等着看好戏了。

顾氏冷眼睨了过来,冷冷的目光,叫屠氏对视之际脸色有些灰白。

“大嫂,”这二字几乎是带着讽刺意味咬牙挤出来的,“我好像从未说过有人害惊鸿吧,听大嫂这么一提,依我看,此事还得请京兆尹来亲自查看过才行。”

屠氏被一堵,说不出话来了。

刚才准备置身事外的几个妾室也变了脸色,垂着脑袋不言语的几个庶女也是脸色煞白的发出一声怪叫。

“家里的事,就不必让外人插手叫人看笑话了吧。老夫人让我们几个带着小辈们出来礼佛,不是生事的。来寺里上香礼佛的人不少,事情怎么样还是得回府了再到老夫人面前解释清楚,要是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姐姐,你说是不是?”二房的妾室张氏慢悠悠的开口维护自己的女儿。

大伙儿都知晓老夫人偏心大房,对顾氏是骨头里挑刺,到了老夫人面前哪还有什么公理可审。

顾氏冷冷的看着张氏,张氏低下头,掩饰自己有些意色的表情。

“夫人,小姐她……”小屋里的人出来,一脸焦急的看着顾氏。

顾氏已顾不得与这几人理论,丢下一句冷言,“那就等回了府再处理此事。”

没有再纠缠这事,顾氏转身回了屋去看女儿。

外面的动静,一点也不落的进了端木樽月的耳朵。

不,现在的她已不是什么端木樽月而是慕惊鸿。

端木樽月已经在那场大火里化为灰烬,死得干干净净。

她很庆幸自己,留了后路给端木一族。

也不知此时此刻的他们,可有逃出了生天。

*

歇息了半天,慕惊鸿已无碍,只是脑袋上多了条白纱布。

佛殿前,住持带着几个和尚前来道歉相送,说了好些好话。

顾氏忧心女儿的身体,外面的大夫瞧得不好,她回府了再到宫里请太医来确诊后才能安心。

慕惊鸿由旁人搀扶着站在寺前,美眸凝视下方,对身旁人和物浑不在意。

“小姐,奴婢先扶您下去。”

身边婢女经得她的同意,搀扶着下阶梯来到马车边时,大房的庶女不屑的扫了眼过来,嘴里还念叨了句“装模作样”的话来。

慕惊鸿耳聪,闻得此声,侧目。

顾氏已经走了过来,“惊鸿,你和母亲一起。”

婢女马上又扶着慕惊鸿走到了顾氏的马车。

坐进马车,顾氏跟着坐下,马车前行时,顾氏要去拉慕惊鸿的手被她避开。

顾氏一愣。

但做为母亲,最是了解女儿,知道她受了委屈不肯亲近人,以往都是如此,也就没有把这小举动放心上。

“自从你爹走后,娘知道你受了不少的委屈,是娘护不好你。好在有你外祖家护着我们娘俩,你表姐如今为一国之母,此后也能……”

慕惊鸿像是被什么扎到了般,眼神冷冷的盯了过来。

顾氏被女儿这阴冷的眼神看得又一愣,“怎么了?”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阵的骚动。

吸引开了顾氏的视线,掀开车边的小窗帘,问:“前面发生什么事了?”

嬷嬷凑到前来说:“夫人,是皇家护送端木祭司遗体下葬。”

闻言,顾氏的眉头就是一皱,“如此败德的人怎能按规矩安葬,皇上对她也太过仁慈了。”

“夫人说得是,在宫里行如此不耻之事,堂堂一国祭司,实在是我北唐国的耻辱。”

身边婢女的话很轻,却深深刺疼了慕惊鸿的心口。

顾氏话语带着几分冷意道:“皇上也是看在她对北唐有功的份上才给她安葬的殊荣,此事不可再议,免得传到了不该传的人耳中。”

身边的人都安静了下来。

他们的车队停了下来,看着岔口行走的那支庞大的队伍,慕惊鸿发自内心的露出一个嘲弄的笑来。

声音嘶哑又讽刺,“殊荣?……可笑。”

“惊鸿,你说什么?”顾氏的目光正追随着那口高高抬起的棺木,突闻身边的人说出这几个字,不禁惊讶的回头看着面露嘲弄笑容的慕惊鸿。

在他们的印象中的慕惊鸿虽不柔弱,但绝对不会说得出这样的话。

顾氏看着眼前陌生的女儿,突然说不出话来了。

未曾理会顾氏的她,慢慢转过了视线,顺着小窗朝外望去。

慕惊鸿伸出苍白纤细的手,慢慢的掀开了车帘,那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能穿透任何事物,直视着那口奢侈的棺,夹着满满的讽刺和冷寒。

她端木樽月早就说过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这不,她变成慕惊鸿回来索命了!

------题外话------

开新文了,求亲们的支持~~!!么么~~!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