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舒清顾盛钦 连载中

舒清顾盛钦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小榄竹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安安分分不作死的舒清,从没想过自己会被海城第一名门太子爷看上。 传言,他权势滔天,行事狠厉,却不近女色;直到有一天他和她的秘密关系公之于众,满城哗然。 众人唾弃她是小三,他却从容宣布,“这是我未婚妻!” 舒清惊呆了,什么时候说要结婚的?他比她大了8岁不说,还是腹黑闷骚男一枚,虽然长得帅,可她又不是花痴! 于是某女果断收拾行李,带上钱钱准备出逃,然而第二天就被男人捉回来,逼到无路可退……展开

本书标签: 小榄竹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接听之后,是乡下的奶奶在公共电话亭打给她的。

“您……您说什么?”

舒清的脑袋像是炸开了,她没想到父亲已经把房子卖了。只留了五万块给奶奶,可是今天上午妹妹舒纯刚把那仅剩的五万块也拿走了。

舒清不想再说任何话,她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三个月前,母亲去医院一查,就已经是尿毒症了,医生说只能透析或者换肾。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一直都不好,母亲嫌弃父亲只顾一个人在外面玩乐,从来不操心家里的事;父亲嫌弃母亲没有情趣,不会打牌,也不会讨好男人。

后来,母亲生病之后,父亲打零工的工资依旧用来打牌玩乐,她也没指望父亲还能为母亲做些什么。

一星期之前,父亲突然说想把房子卖了,给母亲治病。当时,舒清还感动了好久,她没想到父亲到了关键时候,竟也是个明白人。

可现在,她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如果她没猜错,父亲已经卷走了卖房子的钱。

刚才奶奶说舒纯把剩的五万块也拿走了,会不会现在,她已经去医院给母亲交住院费了呢?

这么一想,舒清觉得事情或许还没有想象中的糟糕。

可在去医院的路上,舒清就接到了医院住院部的催费通知。

一时间,她的心像是落进了冰窖里。

她给舒纯打了十几遍电话,她一个都不接。舒清只好去路边,用公用电话打。

果然,不是舒清的号码,舒纯接了电话。听到是舒清的声音,她明显有些慌乱。

舒清直截了当的问:“小纯,你在哪儿?”

“我找工作呢。”舒纯拼命掩饰自己的心虚,阴阳怪气的说:“我不像你,学习好,考上了名牌大学。既然我考不上大学,难道还不许我找个工作,养活自己吗?”

听着舒纯跟她东拉西扯,舒清连责备的话都懒得说,只是问道:“爸什么时候卖了房子?还有,爸现在在哪儿?”

“我怎么可能知道?”舒纯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爸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他肯定拿着卖房子的钱跑了,自己逍遥去了。你现在不去把爸找回来,干嘛给我打电话?”

舒纯听着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也急了,她道:“舒纯,我为什么给你打电话你自己心里清楚。爸给奶奶留下的五万块钱,是不是在你那儿?”

舒纯一顿,有些心虚的说:“是……是啊,怎么了?”

“妈现在正躺在医院等着救命呢!”舒清都急哭了,“现在医院催费,要是再不交齐治疗费,他们就不会再给妈妈透析。姐求求你,你赶紧把那些钱带回来吧。”

舒纯叹了口气,劝道:“姐,我早就说过了,咱妈这个病,就是个无底洞。像我们这样的穷人,得了这种病,那就该认命!”

舒清不想听舒纯荒谬的大道理,这就是在逃避责任。她说:“不管怎么样,你先把钱拿回来,走一步是一步。哪怕让妈能多活一天,多活一分钟,都是好的。”

“姐,你烦不烦哪!”舒纯已经是极度的不耐烦,她说:“我这钱是为了找工作的时候打点关系的,现在干什么不需要钱啊。你以后别给我打电话了,烦死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舒清再打去的时候,舒纯已经关机了。

海城首富顾家千金20岁的生日,宴请了无数上层名流。

顾家的别墅地处海城东边,三面环山。别墅整体是中式风格,楼台水榭,环境极其优雅闲适,如世外桃源。

舒清也是今天才知道,自己的室友顾歆阳居然是豪门,而且还不是一般的豪门。

顾家老宅大的像迷宫,宴会中旬,舒清从洗手间出来,便迷了路。

当她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门却突然开了。

然后,她被一只强劲的手臂粗鲁而迅速的捞进了房间。

猛然撞进了一个坚硬的胸膛,陌生男性的气息混着酒精的气息扑面而来。

房里漆黑一片。

舒清被男人霸道的压制在冰冷的墙壁上,下一秒,她想要呼救的嘴唇被男人带着酒气的唇堵住,强势而霸道。

所有的动作,几乎是一气呵成。

舒清吓坏了,顾家这样的地方,怎么会出现坏人?她脑子一片空白……

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舒清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去反抗,却依旧无法动摇男人分毫。

虽然这女人十分不老实,但被药物迷了心智的顾盛钦却愈发觉得刺激,他没有放过她的打算。

“救命!救命!”

刚被男人放开嘴唇,舒清便开始呼救。

她多希望此时此刻,会有人听到,然后冲进来救救她。

浓重的酒气伴随着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边,男人钳制住她的手,低声警告:“给我闭嘴!”

舒清宁愿自己是做了场噩梦。可是,那撕裂般的痛楚却是那么真实。

与此同时,顾家的庭院中已经放起了明亮而璀璨的烟火,五光十色、恢弘无比的焰火冲上夜空。

喧嚷的人们在楼下高声庆祝着,将舒清的求饶声、呼救声全部湮没。

就是这忽明忽暗的焰火,照亮了男人冷酷的脸。

他茂密的黑发随着运动微微散乱,瞳仁漆黑深邃,却又像藏着火焰,灼灼的盯着她。

舒清绝望的闭上眼晴,泪水像是关不住的水龙头,一簇一簇的从眼角流出来。

后来,她终于昏了过去,不省人事……

舒清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她的生物钟很规律,就算是上了大学,她每天早上六点钟就会准时起床去自习室。

但这次,她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的悬挂在天上,照亮了宽敞的房间。

刚睡醒的舒清脑子里先是一瞬间的空白,但很快,思绪便一一归位。她望着窗外,是高高耸立的楼房。而顾家是独栋别墅,周围不是青山就是大海。

因此,这并不是顾家。

“醒了?”

舒清闻声望去,男人已经穿戴整齐,正站在房间门口。

窗外的光线洒在他完美的五官上,透着华贵和清俊。他神色淡定而坦然,量身定制的高级西装将他整个人衬的尤为矜贵。这与昨夜那个阴鸷的施暴者,简直判若两人。

舒清用被子将身体牢牢裹住,因为她知道,被子里的自己很狼狈。

她也看到了自己没有任何遮盖手臂上,那深深浅浅的淤青。

这一切的一切,都提示着昨晚这男人有多么疯狂。他毁了她的清白,却没有任何歉意。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