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老天派我收人头 连载中

老天派我收人头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飘蓝若若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砍头一时爽/寻凶跑断腿】苏悟:仙人指路,寻凶查案,冤魂附体,刽子手的精彩人生路。苏悟离家寻父,却身首异处,推波助澜者是与她私定终身之人。一朝醒来,她成了样貌丑陋,体型肥胖的女刽子手。前一世他视她如无物,怎得重生后总缠绕在她身侧?一定是贪图她的“美色”吧。莫顷延:不近女色?贪图她的美色?色字头上一把刀,悔之晚矣。我家主子不近女色知书达理,推之温婉贤淑,推之女刽子手,推......好像推不了“稳如泰山”展开

本书标签: 飘蓝若若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苏悟眉头皱作一团,脖子好痛,她将头轻轻抬起一点儿。

天哪,胳膊为什么也这么痛,她这是怎么了?

她直起腰来转动了两下脖子,这才觉得好了一些,眼睛也慢慢睁开,这是院里的那棵树,刚才......

她猛地转头去看旁边的座位,那里并没有人,桌上也空荡荡的。

她又将视线转到大门的方向,那里黑漆漆的,她只看到一堵墙和破旧的门,刚才的白雾已经消散。

刚才她明明是去拦那人去了,为何此时会坐在石凳上。

胳膊的酸痛感再次传来,这说明她刚才是一直趴在石桌上的,难不成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只是一场梦而已?

可那明明很真实,她也的的确确是换了身体的。

昏黄的烛光,在风的吹动下闪了好几下,还是熄灭了。

她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回到房间里,白天还觉得这张床不舒服呢,如今却觉得只要能让她躺下睡一会儿就满足了。

第二天清晨起床的时候,虽然身体还有点儿困,但比昨晚要好很多。

她坐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这身体还真是难驾驭,她之前从没觉得起床也是个力气活。

噔噔蹬......

像是有人在敲门,可这声音有些弱,她怕是自己又出现了幻觉,于是她竖起耳朵听

噔噔蹬......

这下她倒是确认了,的确是敲门声,她懒懒的穿上衣服和鞋子,慢慢走去开门,她也想快一些,但自身条件实在是不允许。

不过,门外这人还真是有耐心,从她听到敲门声,到她出来开门至少要一刻钟的时间。

门外的人竟然没有一丝不耐烦,隔一小会儿就敲几下门。

她确信门外的人不是昨天来过的牧虎和威子,若是他们,门可能就被他们拍塌下来了。

果然,她缓缓打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面容憔悴的人,他身着长衫,气质素雅,一看就是读书人的模样。

良子不是刽子手吗?还有读书人愿意跟他交好?

见门被打开,刘诺悭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谦卑的说

“请问您是良子大人吗?”

啊?大人?苏悟惊奇的转过身去看看身后的小院儿,明明是昨天的样子,怎么她睡了一觉就升官了?

刚才她也照过镜子了,还是昨日的模样啊,他是不是认错人了?

“你找谁?”

刘诺悭抬头看了她一眼,上下打量之后,更加谦卑的说

“在下想寻一位叫良子的大人。”

良子就是她啊,可大人?让她有点儿懵。

“你找她有何事?”

刘诺悭低着头站在那里不知要如何开口,他不停的搓着手,本来他就是来试一试的,这个人如此问,让他怎么说?

若是真说了他会不会被当做是疯子?可既然都来了为何不试一下呢?万一真的有用呢?

“您能......能帮忙找一下他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请他帮忙。”

看着眼前一直低着头,脚慢慢后退的书生,苏悟心里很不是滋味,是什么样的事让他如此害怕?莫不是来借钱或讨债的?

“什么事你说吧。”想借多少或讨多少债,她不管想什么办法一定借给他或还给他。

刘诺悭都快急哭了,难道真的是自己太傻,连一个梦都相信?良子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更没有人能救他的母亲?

想到这里,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泪也随之流了出来。

苏悟呆呆的看着眼前突然跪下的人,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这是发生了什么吗?

直到看到那人滴在地上的泪,她才忙拖着笨重的身体去扶他

“有什么事你就说,别哭啊”

她没用多大力气就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可他跟没了魂儿一样脸上挂着泪,还耷拉着脑袋。

苏悟看的实在难受,慢慢将他拖进院子,放在石凳上。

“你这人怎么回事儿?什么话不能好好说?你说吧,我欠你多少银子?你只要说个数,我马上去给你凑,若是凑不到,我卖了这宅子也还你。”

这良子怎么能这么欺负人呢?看把人书生都欺负成什么样子了,哎......

刘诺悭抬起头来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这人在说什么呢?不过想想自己刚才的举动,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看来那真是一场梦。

于是他擦掉自己的眼泪,站起身来向苏悟鞠了一躬“抱歉。”

说完就往门口走。

这下该苏悟懵了,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他还要怎样?装可怜也要有个度吧?

“你给我站住。”她吼出这一声把她自己也给吓着了。

她不好意思的走到那书生面前“我都说了,只要是我欠的钱我一定还,你弄这一出是要吓唬谁?回头你死了,我被送进牢里,两败俱伤,何必呢?”

刘诺悭听这话有点儿不对劲儿,他仔细回想着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他眼睛瞬间睁大,激动的拉着眼前人的手“你是良子大人?”

这转变,苏悟一时没反应过来,只是本能的后退以免他撞到自己的鼻子“我是叫良子没错。”

“太好了,我母亲有救了,有救了。”刘诺悭还想上去抓住良子的手,可看到他一脸嫌弃的表情也就收敛了自己的动作。

苏悟见他刚才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突然就跟鬼上身了一样,没好气的说:“什么就有救了?你说清楚。”

刘诺悭努力的平复好自己的情绪,鼓起勇气说出昨天晚上的梦

“我母亲被关在死牢里,七日后就要处斩了,昨晚我梦到一位仙人,他说这里有个叫良子的人可以救我母亲”

仙人?这个称呼在她昨晚的梦里也出现过,这么说来眼前的人,就是珞魅昨日说的来寻她的人?

她多想这一切只是个梦而已,她怎么可能去查案呢?她用了一年的时间,连自己父亲的下落都未寻到,又怎么可能在这短短的七日之内找到真凶呢?

再说查案不都是衙门的事吗?为什么不找一个巡捕作为信使呢?

她在心里不停的埋怨着,可在转头的瞬间看到书生眼中的渴望和无助,最后只得叹口气应下“我不能保证一定能救她,不过我可以试试。”

“真的吗?太好了,母亲有救了。”刘诺悭又激动的握住她的手。

苏悟慢慢抽回自己的手“我只说试试,你也别抱太大的期望,只有七日时间,我不能保证一定能做到。”

凡事不能把话说的太满,事情还不一定会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呢,她也不可能主导一切。

她竟然忘了问珞魅,如果没有找到凶手,她会是什么下场,会跟良子一样被迫换掉魂魄吗?

此刻她有些后悔昨晚那么快做出决定了,如果只有七日的时间,她连回到曦国看母亲和弟弟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还要帮人查案了。

她怎么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呢?

“我知道,我知道的,就算是有一丝希望也是好的。”

刘诺悭当然知道事情并没那么容易,衙门查了那么长时间都没有还母亲清白,他一个人又怎么救母亲呢。

可面前这个人是仙人指引的救星,应该是没问题的吧,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你先说说具体的情况吧,你叫什么名字,你的母亲又是因何获罪的?”

刘诺悭听到他的话,刚才的兴奋一扫而空,换上痛苦的表情,双手不自觉的抬起,捂上自己的脸。

苏悟也不催他。

每个死刑犯背后都会有一个残忍的故事,她也不例外,所以她很能体会这种感受。

过了片刻,刘诺悭缓缓开口

“我叫刘诺悭,是恒志十五年的举子,也是在那一年我遇到了娇兰,她是吏部郎中孟贤之女,郎中本打算将她嫁入礼王府的,偏巧我们那个时候相遇”

“她为了我与家人决裂,我的谋官之路也就此葬送,可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并不在意这些。

我凭着自己的学识在私塾给人教书,她和母亲平日里在家中做些女红,拿到街上去卖,日子过得还算不错。”

“可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样的日子只过了三年,我就落得如今这个地步。”

......

天空乌云密布,恒国-亘都西城的断头台上。

苏悟看着周围满脸好奇,不明真相看热闹的人,心中满是苦楚。

她不过是为老爷递了一杯茶水,怎么就落得今天这步田地了?

那天她明明什么都没做,竟成了杀人凶手。

身后面露凶色的刽子手眼中满是笑意,像是已经在她身上砍了无数刀,她不禁打了个寒颤。

苏悟是曦国人,来恒国是为了寻找父亲。

她本是曦国大商人苏尤的女儿,苏尤的生意遍布整个曦国,有茶,瓷器,粮食,布匹等等,他是曦国皇帝钦点的皇商,地位更是尊崇。

可不知道为什么,苏尤突然开始变卖家产,田产,甚至最赚钱的商铺也被他售空。

不过半个月时间,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十三岁的女儿苏悟,六岁的儿子苏央和他们娇弱的母亲柳莲如。

苏悟被母亲的哭喊声惊醒的时候,脸上满是不情愿,可母亲说出口的话却让她直接从床上弹了起来

“悟儿,他们说的都是真的,你父亲丢下我们跑了,呜呜......”

早在苏尤开始卖房产的时候,外边就有传言说父亲得罪了皇上,这是要变卖家产跑路。

苏悟才不听这些,她自小就知道父亲是个重情重义的人。

皇上如此看中父亲,父亲怎么可能会得罪皇上呢?绝不可能。

父亲对母亲万般宠爱,她是他的妻子,是与他相守终身,为他生儿育女的人,如果有任何变动不可能不告知于她。

苏悟常说父亲嘴笨,不会说好听的话哄母亲开心,可母亲脸上却常年挂着幸福的笑容,他用自己的行动宠着她,言语上缺失一些又有什么关系。

所以当他们母女听到外面的传言时,都不甚在意,直到......他真的消失。

苏悟跑遍了父亲经常去的地方,终是一无所获。

回到家中才听官府的人说,父亲变卖所有家产去了恒国,而他们一家被定为曦国罪商。

皇上看在苏家多年效忠的份儿上饶了他们一家人的性命,但仅有的房产必须充公。

若不是父亲的好友罗毅清相助,他们一家就只能流落街头了。

苏悟不相信父亲会做出抛妻弃子甚至卖国的事情,她趁母亲熟睡的时候悄悄溜了出来。

这一走就是一年的时间,她不但没有找到父亲,还被沿路认识的人欺骗。若不是她自小习武且做男装打扮,早不知道被卖到哪里去了。

梁家是她自己主动要求进去的。

她听人说梁家老爷梁锦本是曦国人,因是百年一遇的经商奇才,恒国皇帝惜才,邀请他来恒国开设学堂,培养恒国有潜力的经商人才,并且答应给他原本在曦国产业的两倍。

他在恒国十五年,拥有众多学生,产业更是数不胜数,不管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

苏悟想方设法才被安排在梁锦身边,可她在梁锦身边还不到五日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她看着人群中熟悉的脸,悲凉之感袭上心头,她才十四岁就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她还没有面对面问父亲,到底为何抛下他们,她还没有跟母亲和弟弟告别。

她还想找到父亲之后行走江湖行侠仗义,她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

断头台下,有很多围观的人,他们有的面色难看的侧转过头,眼睛余光却还看着断头台上,有的眼睛放光,像是急切盼望着她们人头落地。

只有他,眼中写满了痛苦。

他叫梁亦念,是梁锦的儿子,亘都城里鼎鼎有名的贵公子。

是他将苏悟带到了亘都城,也是他将她安排在了自己父亲的身边。

他原以为这样做,可以帮她了结心愿,可没想到换来的是父亲身死。

那一日,他去到父亲的院子里,看到她呆愣的站着,而父亲口吐鲜血倒在地上。

他大吼一声“快去叫大夫”

然后马上跑过去扶起父亲,父亲却是一句话都没说就断气了,他扭头不敢置信的看着她“你……”

“不,不是我,我什么都没做,不是我。”苏悟跪在地上死死地抓着他的手,心里默默的祈祷着,他是相信她的,他一定会相信她的。

梁亦念甩开她的手,双手紧握,眼中是嗜血的仇恨“来人,将这个女人给我抓起来。”

只这一句,苏悟知道,他不信她。

梁亦念跪在地上,看着父亲紧闭的双眼,感受着父亲的身体一点点变得冰凉。

他曾经想过无数个苏悟要求接近父亲的理由,却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那几日,他来父亲院子的次数多了,父亲脸上的笑容也变多了,他以为或许因为她的存在,他们父子的关系会有所缓和,却原来是……永别。

他曾经还可笑的认为她太傻太天真,若不是他相伴左右,她绝踏不进亘都城,到头来最傻最天真的是他自己。

最可恨的是,即使是在这一刻他依然想着或许她是清白的,父亲的死可能与她无关。

若非如此,他真希望亲手为父亲报仇,而不是假手于人。

梁亦念亲手将苏悟送进应顺府,谋害恒国功臣,亘都上下无不震惊,皇上更是震怒,命应顺府知府童陌引亲自审理此案。

梁亦念参与审理。

曦国贵族特有的毒药——绝命,苏悟与曦国新一任皇商罗毅清的亲笔书信,信中详细的描写着刺杀计划,连一丝生的希望都没有。

这一个个证据摆在眼前,他不得不接受现实。

她来恒国不是为了寻父,而是为了谋害他的父亲。

如果苏尤真的有到过恒国,他派人调查那么久,怎么可能一无所获?

这一切,不过是曦国皇帝摧毁恒国经济命脉的阴谋,而她,是曦国派来迷惑他,进而刺杀他父亲的杀手。

苏悟眼睛的余光看到那把被磨的发亮的大刀正向她的头砍下来。

她对着台下那个人轻轻的笑了一下,希望她的笑能让他心安一些,算是回报他当初的拔刀相助吧。

弓显飞身来到梁亦念身边,轻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他面色惊变。

断头台上,鲜红的血色染红了他的眼。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