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绝代强者 连载中

绝代强者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一根利群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英雄莫问出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懦弱青年,如何一路狂飙突进,从废柴蜕变为一代绝世强者。展开

本书标签: 一根利群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离此不远的一辆帕萨特轿车内,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男子,咬牙切齿看着这一切,脸上浮现出挣扎神色。

张俊辉很想大喝一声,冲出去来个英雄救美。

他相信,要是真能做到这一切,追了好久的宁馨,一定会主动投入他的怀抱。

可是,看看那几个明显不是好玩意儿的青年,他还是止住了这个冲动的念头。

虽说他对宁馨有想法,可为了一个女人,被人暴打一顿,说不定还弄个腿折胳膊折的,那绝对不划算。

“妈的,这颗好白菜竟然让这些人渣给拱了。”

张俊辉一拍方向盘,骂了一句。

就在他发动车子,不甘心的最后看一眼,准备离开时,却看到一名男子,向几名混混走了过去。

叶北伸手推开抓着宁馨的两名青年,赶苍蝇般冲他们挥挥手:“赶紧滚蛋。”

“我靠,哪里来的瘪三,竟然敢管宝爷的事?找死吧你。”

回过神来的鸡冠头大怒:“弟兄们,给我好好教育一下这孙子。”

“干他。”

“弄他。”

几名混混嚎叫着一拥而上。

“这些渣渣,怎么这么不识好歹呢。”

叶北叹了口气,伸手把宁馨拽入怀中,然后——出脚。

砰、砰……

随着五声闷响,刚刚冲过来的几名青年,一个个倒飞了出去。

叶北身后站着的鸡冠头眼冒凶光,忽然掏出一把匕首,默不作声冲着他后心扎了过去。

啪!

看上去没有丝毫防备的叶北,探手抓住他持匕首的手腕,纹丝不动。

“你丫胆子不小,竟然在哥面前玩刀。”

叶北抓着鸡冠头手腕,慢慢回过身来,嘴角露出一丝冷笑。

“我是宝爷的人,你要是敢插手……啊!”

鸡冠头猛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没等他说完,手腕已经被叶北生生掰断,匕首深深插进了他的肩膀。

宁馨惊呼一声,扭头扎进他怀中,不敢去看。

“没事了美女。”

叶北松开鸡冠头手腕,在宁馨后背轻轻拍了下,笑着说道。

嗯,有些贫瘠,需要加大力度开发。

“啊,哦。”

宁馨红着脸从叶北怀中挣脱出来,不敢去看鸡冠头,紧张说道:“先生,你、你赶紧走吧,我、我等警员来。”

出了事情,她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警员叔叔挺忙的,咱就别给人家添麻烦了,走吧。”

叶北不由分说,揽住宁馨的肩膀,向路边走去。

“宁馨,你没事吧。”

两人刚走出几步,一名男子大喊着从不远处跑来,拦在两人面前。

“张俊辉?你怎么在这里?”

宁馨诧异的看着气喘吁吁的男子。

叶北戏谑的看着张俊辉。

这小子可以啊,几步远就能跑的气喘吁吁,这演技不去做演员,真是浪费了。

“我过来送个朋友,正要回去的时候,看到你被几个混混围住,就赶忙过来了,你没事吧?”

张俊辉表示出对宁馨的关心后,又扭头对着鸡冠头方向啐了一口:“这些王八蛋,也就是我来晚一步,不然……哼。”

没等说完,他赶忙扭回头来,双腿有些发软。

鸡冠头那被血染红的半边身体,太特么吓人了。

“我没事,谢谢你。”

宁馨感激的对张俊辉道谢。

“没事就好,对了,我车就在那里,我们赶紧离开吧。”

张俊辉心中暗喜,伸手去抓宁馨的小手,想拉着她离开。

至于一旁的叶北,则被他无视了。

嗯,要是没看到刚才叶北对付鸡冠头的一幕,也许他会显示一下对宁馨的主权。

现在,他没这个胆子。

“不,你先走吧,我和这位先生一起走。”

谁想,宁馨却后退一步,坚定的摇头。

虽然她也很害怕,可发生这样的事情,她绝对不会独自逃跑,把救命恩人撇下不管。

叶北心中暗赞。

这小美女心地善良,看来哥没有救错人。

对宁馨性格很是熟悉的张俊辉,只能对叶北点点头:“多谢先生帮忙,要不,你坐我车一块儿走?”

他终究没有忍住显摆的念头,伸手指指不远处的帕萨特。

现在是法制社会,再能打又怎样?用钱砸都能砸死你。

没钱,就是特么吃翔都吃不到热乎的。

叶北似笑非笑的看看张俊辉,忽然开口:“这位美女是你女朋友?”

“啊?”

张俊辉一愣,心虚的看看宁馨,含糊道:“呃,那个,我们暂时是同事。”

嗯,暂时是同事,很快就会变成男女朋友了。

他在心中加了一句。

“同事啊。”

叶北拖着长音哦了一声,语气忽然一变:“这么说,好像你不用谢我吧?”

张俊辉张嘴结舌,脸有些发烧。

尼玛,揭人不揭短啊,要不是打不过你个穷逼,老子一定……

算了,我忍。

张俊辉不甘心的瞥了宁馨一眼。

老子被这家伙怼,你看的下去?

你只要承认是我女朋友,那不就啥事也没有了?

可惜,他的眼神宁馨根本看不懂,或者心里也赞同叶北的话,又好心劝了一句:“张俊辉,你还是赶紧离开吧,别连累你。”

张俊辉心中那个气啊。

合着老子成了多余的?

“宁馨美女,你和同事先走吧,不用管我。”

就在张俊辉尴尬不已的时候,叶北开口说道。

按照小说中写的,英雄救美之后,美女因为感激,决定以身……

可现在蹦出张俊辉这个碍事的家伙,后续的情节,绝对是发展不下去了,那还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吧。

“你不走,我不会走的。”

宁馨犹豫了一下,还是倔强摇头。

“是啊先生,这个点,在这里打车很麻烦,还是坐我车走吧。”

张俊辉没有压住心中的嫉妒心,不冷不热又刺了叶北一句。

叶北淡淡看了他一眼,随意的挥挥手:“不用,我有车来接。”

有车来接?是共享单车吧。

张俊辉强忍着笑,假惺惺的说道:“先生,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玩笑?”

叶北玩味一笑,转头看向左边公路,淡淡说道:“接我的车来了。”

他白天坐过的那辆劳斯莱斯,缓缓驶了过来。

“对不起,我是警察!”

当我踩在贺浩然后背上的时候,我整个人如同虚脱般,脸色苍白,浑身无力。

贺浩然,东南亚最知名的毒枭,只手遮天,呼风唤雨!

他是一代传奇枭雄,无数人膜拜的存在,我跟了他五年,是他最引以为豪的兄弟,同生共死,结果却出卖了他。

如今,他被我狠狠的踩在脚下。

我甚至一点兴奋的情绪都没有,我暗骂自己,竟然对一个无恶不作的坏人存在愧疚。

可事实就是如此。

我这五年来的身份是“卧底”。

五年前,我被祁玮桦送到东南亚,成为了贺浩然众多手下的其中一员。

我踩着别人的尸体,一步步上位,最后成功被贺浩然看中,成为了他的得力干将。

过程的艰难,我不愿多想,也不愿多写,我依稀记得,有一次贺浩然搂着我的肩膀,我们对酒当歌,他对我笑道:“王辰,相信我,我会把世界上最好的妞给你玩!我会给你十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但你要真是卧底,我会佩服你!佩服你的天衣无缝!同时,我也会恨你!”

王辰,是我这五年来用的虚名,一个地下世界的传说,仅仅五年,王辰二字便在地下世界人尽皆知,人人忌惮!

我和贺浩然情同手足,他比我年长二十多岁。

贺浩然被我踩在脚下,没有说话,他努力的转过头,看着我,咧嘴嘴角,露出狰狞的笑容。

“呵..呵呵,王辰,等着我!”

那笑声,格外刺耳,让我无地自容。

“带走!”两个警察直接将贺浩然抓走。

我怔怔的站在原地,不知过了多久,祁玮桦来到了我面前,递给了我一根利群,淡然道:“很自责,对吗?”

我抬头看了一眼祁玮桦,他的身份很特殊,也很强大,一般的省长面对他都要低头哈腰,我好多次旁敲侧击的打探他的身份,却得到一片空白。

我没有说话,默默的接过香烟点上。

祁玮桦沉默些许,才开口道:“你成功了!五年前我告诉过你,强大的过程,是很痛苦的。”

我红着眼睛看着他,冷笑道:“你要是再不把他抓了,恐怕以后再也抓不到了。”

我这句话,是有原因的,而祁玮桦,也明白其中的道理,他深深道:“这五年来,你的成长,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其实在一开始,我并没有对你报太大的希望,可你太出乎意料了,我最担心的便是你真的被贺浩然的利益所诱惑,真诚的成为他手下,那样对我而言,简直是毁灭性的打击!”

如果不是我给祁玮桦布下周密计划,他到死也抓不住贺浩然。

这句话,毋容置疑!因为我有这本事。

我是无名的英雄,在我抓住贺浩然之后,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大家只知道,一代毒枭被抓,而不知道有我这么一位蛰伏五年的卧底。

这件事情很隐蔽,知道我背叛的只有贺浩然一人,他被送进了监狱,证据确凿,死罪难逃了。

对人民而言,我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万人高歌。

可对于地下世界而言,我是背信弃义的叛徒,遭人唾弃。

祁玮桦从口袋中掏出两张卡,一张是银行卡,一张是身份证,他递给我:“这里面有钱,你应得的,具体的数目我不知道,虽然对你而言微不足道,但也是我,以及国家的一点心意。”

我没有客气,接过卡,钱对我而言,只是一个数字罢了,贺浩然当年给我举办了一次生日,我喝醉后回去,结果我的整个屋子里,堆的全是钱。

美元!

祁玮桦想要拍我肩膀,可我却侧着身子走开了,他愣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我,最后,只有苦笑一声,对我说道:“回去吧!属于你的东阳市。”

“帮我处理掉所有不应该有的麻烦。”我冷冷道:“否则,我不介意再让另一个贺浩然站出来!”

“你小子!”祁玮桦愠怒道:“威胁我吗?陈秋!”

听到“陈秋”二字,我身体颤抖,自嘲的笑了笑。

原来我叫陈秋,我还以为....我是王辰呢。

那个作恶多端,杀戮无情的王辰...

我没有开口,默默的离开现场,乘坐了一辆警车,扬长而去。

我到了机场,挑选了东阳市的机票。

机舱中,我望向万米高空的云端,思绪万千。

我为什么会走上卧底这条道路,都是被逼的。

我是一名被收留的孤儿,被陈家夫妇收留。

五年前,我眼睁睁的望着自己的姐姐,被校霸按在ktv包房里,扒光了所有的衣服。

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刻陈雅撕心裂肺的朝着我求救,我却因懦弱吓得双腿发软,无动于衷,而最终陈雅以死相逼,拿酒瓶子的碎片划破了脖子。

虽然无大碍,但却留下了深深地痕迹。

我成了所有人心中的白眼狼!

陈家父母养我有恩,我却如此愧对他们!

受不了陈家父母的指责,受不了陈雅对我失望的冷漠,我选择了离家出走,甚至自杀!

是祁玮桦救了我,带我走上了卧底这条道路。

五年前,校霸杨俊当着我的面强奸陈雅,把我推向万丈深渊。

五年后,我强势归来,只需抬手,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

我,陈秋,回来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