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红杏姑娘 连载中

红杏姑娘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二月杏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美中有不足,不足中有美。红杏姑娘的浪漫之旅不仅仅是前世今生。展开

本书标签: 二月杏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灼热的疼痛不经意间袭来。

方红杏急忙低头一看,一只又大又肥的螃蟹有恃无恐的死死钳住她的一只脚趾甲。

方红杏有片刻的发愣。

方红杏下意识地要抬腿抖脚,期望把这只可恶的小家伙扔到一边去。

她停住了这个举动。

她看清楚了这不是一只普通的河蟹,这是一个海蟹,是一个新的外来物种,在这条河流里安家落户的新的生物。

这类螃蟹很生猛,虽然已经蜕化了一些野性,但是钳子的咬合力还不可小觑。

如若率性蹬脚抛掷,或许会令自己脚趾头受伤更甚。

方红杏弯腰,保持脚杆站立的姿势不变,伸出双手,放到螃蟹的上空,距离螃蟹不足一个拳头的距离之处,双手掌掌心做一个十字形相互拍打。

“啪啪啪啪……”

方红杏身子骨并不强壮,但鼓掌的声音铿锵有力,也清脆悦耳,在宁静的沙滩上空,听起来比较响亮,节奏感鲜明。

这种击打的场景、节奏韵律,我们应该是经常看见听到的。

在会场、在讲堂、在院坝、在操场,在许多的地方。

如果你是渔夫,你一定会更多的熟悉这种声音,这是一种很古老的捕鱼方式,也是一种奇特的惊吓鱼虾最有效最常用最人性化的手段。

还在不经人事的幼小时候,方红杏的父母还在穷乡僻壤撑船,她父亲又做纤夫又做舵手,她的母亲是江河里闻名遐迩的撒网行家里手织网能工巧匠,常常惯用这种方法。

方红杏自然早就娴熟。

在古代,古人常用这击打和歌的方式让鱼虾蟹贝休憩和游泳。

但后来有很多打渔子,投撇脱贪图安逸或是懒散惰性滋生,往往用竹篙或是浆橹拍打代替了手掌,以至于这种手法渐渐消弭失传在岁月之中。

方红杏几下有力的类似鼓掌拍击,那螃蟹果然一下子松开紧咬的钳夹,仓皇逃窜而去。

螃蟹、螺丝、贝壳类水栖动物是不惧雷电的,但未何会被手掌拍打发出的这么一丁点响声吓跑,据说是远古时期的一件事情……

闲话休提,言归正传。此事书中会有提及,先来看方红杏究竟受伤没有。

这类螃蟹,又长又大的钳子无异于两把锋利锃亮的斧头,即使夹合方红杏的时间不是很久,但方红杏的脚趾头上早已经冒出汩汩鲜血。

方红杏原本有一些郁闷,又看见浸漫出来的殷红,心里有了更多的不痛快。

方红杏是一个温柔又活泼的女孩,也是一个坚强而大度的女孩。

方红杏不舒畅,但并不生气。

这么一点点伤,算不上什么,她可是医学院的高才生,所知所学对付这些常见的微不足道的小毛病绰绰有余。

方红杏对着螃蟹的背影,自我解嘲地调皮地做了恫吓的姿势,嘴里边骂道:“小家伙,跑那么快干什么?我又没有来追你,敢情还是怕我了,呵呵。”

骂过螃蟹后,方红杏觉得心里轻松多了。

这一个惊吓,让她也抛却了对袁秋实的回忆思绪。

方红杏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到一块岩石边,拨拉了几株赤芍,洗净根茎和叶片上的泥土残渣,送到嘴里咀嚼。

赤芍是著名野生地道中药材,应用历史悠久,清热凉血,活血祛瘀的功效立竿见影的。

2019年,初夏,傍晚。

长长的沙滩上,一个少女独自徘徊。

红衣、绿裤、赤脚的她,亭亭玉立。

间或的河风掠过,黑色的秀发和胸前的紫黄色的纱巾摇曳多姿。

长发掩映下,她美丽的脸盘上秀眉紧蹙,轻咬着嘴唇,殷红的双唇间,露出一排晶莹亮洁的牙齿。

忧郁中优雅气息犹存,少女的稚嫩天真之气未曾脱褪,依稀可辨。

虽然已经是初夏,但天气还是乍暖还寒时候。

她丝毫没有感觉到寒意的意思。

相反,她有一些发热。她甩掉了几天前才买的一双让同学们羡慕不已的褐色凉鞋……

午后,阳光最温暖的时刻,脚下细小的沙子带有一点温热,她如约来到了这里,她来见他,她已经决定这次要向他表白自己的情感。

她迟到了。

她是故意迟到的。

来之前,她有一点心潮起伏,笑靥如花。

但是,他没有来。

这可是他破天荒第一次失约。

“他没有理由不来呀!他不可能不来!他必须来!他一直都是听话的,每次赴约他都是早早地在目的地等候着,这一次……难道他……不可能……我再等等吧……”她在心里对自己说。

她踩着白色的沙砾,反反复复在沙滩上来回踯躅着。

她就这样反反复复地走来走去,已经好几个时辰。

这是医学院附近的一片沙滩,医学院的莘莘学子却并不垂青这冷僻幽静之处。周末,他们喜欢逛街、上网、聚会、登山、KTV或者溜冰、蹦迪;拍拖的恋人也有偶然选择来沙滩吹风溜达,更多的是去电影院、奶茶店、火锅厅、公园消遣,或是去图书馆、体育馆、书店去度过甜蜜时光。

夕阳西下之际,这里显得尤为安静。

她身旁不远处,有几块嶙峋的礁石,突兀地立在河水与沙滩的交汇处。

礁石上空,有几只高脚水鸟盘旋飞翔,叽叽咂咂着,好似在喊着她的名字:红——杏,红——杏……

她有一个好听温馨的名字,叫红杏。

水鸟放佛是在提醒告诫红杏:别等了,别一直呆在这儿,我们可要捕鱼了,你可妨碍着鱼儿游到浅水了哩。

方红杏不仅名字动听,念起来朗朗上口,而且人也出落得端庄秀美、清纯温婉,更重要的是,她还是招人羡慕嫉妒恨的学霸。

方红杏对同班同学以及校友们和睦友好,对袁秋实更是亲密无间。

方红杏和袁秋实是青梅竹马。

他们的家乡距离市医学院不算远,只有一百多里的路程,开车一个小时不到。

方红杏的爸妈都是一家工厂的普通员工,袁秋实的爸爸是工地的工程师,妈妈是教师。

原本,两家都住在乡下,同一个村寨,后来又定居在了同一个县城。

之前,两家人天天碰面,之后,不常会面,但关系一直维系着。

方红杏和袁秋实从小学到大学,一直是同窗。

看见两人常常一起欢笑着上学回家的背影,有邻居曾有了撮合的好心。

“这可不行,取笑一下倒没关系的,如真的要做媒,这绝对不可以的。”方红杏的妈妈严厉地说道。

“多好的一对呀!你为什么要反对呢?”邻居受拒,好生疑惑。

方红杏的妈妈勤俭持家,但文化程度不高,说话比较直白,不爱转弯抹角,瞥一眼对方,言道:“我们两家关系一直很好的,但婚姻最基本的标准是幸福,幸福最基本的标准是什么?是能有很多时间在一起,袁秋实的爸爸却常常需要应酬,他妈妈的工作也照顾家庭时间不多,你说,这样的家庭组合会幸福吗?”

邻居听了,初时不以为然,后想想觉得也对,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事,各有各观点,就闭口了。

但邻居最后还是嘟囔了一句:都啥年代了,还有这令人匪夷所思、不可理喻的怪想法!交通运输如此便捷,就算是相隔千百里也不过一天内可以相聚;网络通讯如此发达,即便是深更半夜,也可以想交谈就交谈的,只要你愿意,啥时候不能视频相见约会?要是以往,敢奢望吗?唉,这人真是的……

方红杏的母亲脸上有了难堪之色,但并不争执,扭头就走了。

这一切,方红杏和袁秋实并不知情。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