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红尘仙帝 连载中

红尘仙帝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旺仔旺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金城大学王晨,因做雷电试验时,不幸引来九天神雷。侥幸保住性命的他,每逢雷雨天气,脑海中就有一道闪电亮起,让他头痛欲裂。到医院检查,却查不出任何异常。展开

本书标签: 旺仔旺旺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解石机上发出的嗤嗤声,像魔鬼之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紧张无比。

在年轻美女的示意下,首先解石的,是金召林的半赌毛料。

透过半赌毛料的天窗,就能看到绿意。

这种毛料在解石时,怕弄坏里面的玉肉,需要小心再小心。

年轻美女却示意解石师傅,直接从天窗处,一刀两断。

她的这种做法,当即引来无数人的质疑和惊呼。

尤其是金召林,更是破口大骂。

“你到底懂不懂解石?不懂就别瞎指挥!”

金召林怒气冲天,脸色铁青。

自从他的半赌毛料,被年轻美女认定价值不如王晨的全赌毛料时,他心中早就对年轻美女有颇多不满。

现在,看到年轻美女指挥解石伙计如此草率的动手,怒火再也无法压制。

围观的众人见此,也对年轻美女的做法十分不满。

“你这般解石,好好的毛料都被你给毁了。”

“就是,这可是一块有料的毛料,赌涨的机会很大。你拦腰截断,恐怕会价值大减。”

一时间,各种针对年轻美女的质疑和指责,铺天盖地而来。

让王晨,都有些听不下去。

年轻美女,却置若罔闻。

认真看着解石伙计解石,对别人的质疑,懒得理会。

似乎只有眼前的毛料,才对她有更大的吸引力。

吱!

一刻钟后,解石机的响声戛然而止。

金召林的半赌毛料,当即一分两半,掉落在地。

众人迫不及待的望向解开的毛料,片刻,神色俱惊。

尤其是金召林本人,更是脸色煞白。

“不可能啊,里面怎么连一点玉肉都看不到?”金召林震惊道。

“若非你要看清里面的情况,我才懒得解这种破石头。好了,解全赌毛料吧!”

年轻美女鄙夷的望着金召林,目光中满是怜悯。

这让一直飞扬跋扈、咄咄逼人的金召林,顿时灰头土脸。

望着年轻美女的神色,更加不善。

“你三番五次,给我添堵,成心和我过不去啊?

放心,等你离开金城古玩市场时,我会送你一份大礼!”

金召林阴狠的瞪了一眼年轻美女,神色毒怨之极。

说话的同时,一条短信早就被他发了出去。

年轻美女见此,依旧神色平静。

似乎根本没将眼前的危机,放在心上,一直神情专注的盯着解石机。

又过了一刻钟,王晨的全赌毛料,也被解开。

众人好奇的目光,落在其上时,引入眼帘的却是一团水汪汪的碧绿之色。

满是震惊的议论,随之在翡翠阁中响起。

“天呐,竟然是玻璃种帝王绿。还真是大涨啊!”

“这么大一块,单是毛料价值,也要三五十万吧?若是掏出几副镯子,价值绝对会再翻一番。”

看到自己选的毛料,竟然解出如此高品质的玉料来,那怕王晨早就胸有成竹,在这一刻也欣喜不已。

尤其是想到自己赢了这场赌石后,不仅让金召林针的阴谋彻底破产,还让对方输掉数千块钱时,王晨心中暗爽。

目光在人群中一扫,看到专注的盯着玉石的年轻美女,王晨更是露出一抹坏笑。

“金召林今天,恐怕要气的吐血了。

输钱、丢人不说,还得罪了她,真够他受的。”王晨暗道。

赌石到此,胜负已分。

那怕金召林颇有口才,也不能当着众人的面,颠倒黑白。

狠狠的将钱夹中的一叠钱,甩给王晨后,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王晨,这次算我金召林栽了。

不过,以后你出门,可要看看黄历。”

金召林威胁王晨一句,目光再次落在年轻美女身上,神色中的怒意更盛。

“你胆子挺大啊,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我难堪。”金召林怒道。

年轻美女闻言,看都不看金召林一眼。

“给你三秒钟时间,从我眼前消失。

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年轻美女看似神色平静,观察细致的王晨,早就看到年轻美女目光中对金召林的厌恶。

“敢威胁我的人还……啊!”

金召林大怒,话还未说完,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抽在他脸颊上。

火辣辣的痛,当即让金召林暴跳如雷。

正要对年轻美女出手时,王晨的一句话,却让金召林全身一颤,宛若雕塑般呆在原地。

全身怒火,也在瞬间被一盆凉水熄灭。

脸上,满是后怕和苦涩。

“金召林,你胆子很大啊,连古若溪教授都敢打?”

看到金召林接连吃瘪,王晨心中大爽。

但他清楚,若是金召林真的和年轻美女动起手来,吃亏的绝对是后者。

他这一句话,恰到好处的帮助了年轻美女,还让金召林吃个哑巴亏。

一举两得,大爽不已。

古若溪,金城大学古玩鉴赏专业教授。

年纪轻轻,博学多才,尤其是在玉器鉴赏方面,更是独树一帜。

在金城大学中,更是为数不多的智、貌双全的美女教授。

她的爷爷古云,在金城古玩界更是响当当的人物。

不但号称“金城赌石王”,在金城高层圈子中,也名气极大。

那怕金城市长见了他,都要客气万分。

知道古若溪来历的围观众人,震惊无比。

各种议论,纷迭而来。

“什么?她就是金城大学的古若溪教授?听说,他爷爷可是金城赌石王古云前辈啊”

“嘿,此事还能有假不成?若非得到古老真传,像她这般年纪,怎么会有这等好眼力?”

古若溪并未因她的特殊身份,看不起小摊贩。

反而和善和众人,交流玉器鉴赏的知识。

这让她在众人心中的形象,瞬间提升一大截。

金召林见此,心中更不是滋味。

“既然古若溪我动不得,那今天的耻辱,就全部由你王晨来偿还了。

小子,等会有你好受的!”

金召林暗自嘀咕一阵,毒怨的瞪了王晨一眼后,憋着一肚子气离开。

这让王晨,大为解气。

“今天运气不错,不但找到了拥有青色光点的玉佛,还赢来几千块钱。

最主要,还让金召林这个家伙接连吃瘪。

不过,金召林此人,睚眦必报。

看来,我得早点回去。免得被金召林报复。”

王晨心情大好,乐滋滋的嘀咕一阵后,趁着众人不注意,留出翡翠阁,直奔出租屋而去。

刚走出金城古玩市场,就被一伙地皮流氓拦住。

不等王晨开口,流氓冲上来,对他一顿拳打脚踢。

身体单薄的王晨,很快就昏迷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时,已经躺在出租屋的床上。

金城大学,现场招聘会。

热闹的招聘现场,一位位意气奋发的年轻学子,欢喜地分享着成功应聘某国企的经验。

让坐在冷清角落中发呆的王晨,羡慕不已。

“就没有一家企业,愿意招聘我吗?我只想找份工作,赚点钱养活自己而已。”

王晨感叹,脸上的苦涩十分浓郁。

望着侃侃而谈的同届同学,心中莫名的升起一股悲愤和不甘。

尤其是想到每逢雷雨天,大脑中突兀出现的那道,令人头痛欲裂的闪电。

整个人,不由的浑身直哆嗦。

心情,瞬间糟糕透顶。

“王晨,这么多家国企,你连一份养活自己的工作都找不到。

我们,还是分手吧!”

就在这时,女友顾倩秋冰冷的声音,从王晨身后传来。

看到后者,俏脸上的冷漠和讥笑。

王晨的心,像针扎一般痛。

大脑,瞬间短路。

身体宛若木棍般僵硬,足足数十秒,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倩秋,你这是?”

王晨的声音,带着几分苦涩和不敢置信。

他怎么也想不到,跟自己相处了四年的女友,要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离开。

一时间,各种情绪瞬间涌上心头,让王晨心中五味具杂。

“听不懂人话吗?

我顾倩秋从今以后,不再是你女朋友。

这个破戒指,也还给你。”

顾倩秋眸子中的冷漠,如秋天早晨的寒霜。让望着她的王晨,宛若掉进了冰窖一般心凉。

说话的同时,麻溜地将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丢给在王晨脸上。

啪嗒!

戒指落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王晨的心,在声音响起的刹那,碎成八瓣。

尤其是感受到各种异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时。

王晨浑身难受,恨不得找个裂缝,赶紧钻进去。

“哎,你们两人早该手了。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怎么看都不合适。”

“时也,命也。王晨,认命吧!”

听着同学的议论和劝解,自知无法留住顾倩秋的王晨,情绪逐渐平静。

目光,却朝着顾倩秋离去的方向,忍不住望去。

门外,一位面皮白净、身高一米七五的富二代,斜倚在宝马车旁,见顾倩秋出来,殷勤的将其迎上车后,冲着王晨比中指。

神色中,满是嘲讽和得意。

“金召林,竟然是他?

这是明摆着,是报复我多管闲事啊。

不过,我王晨,也不是好欺负的。

我们走着瞧,若以后有机会,一定要金召林好看。”

亲眼目睹宝马车,载着顾倩秋撒欢离去,王晨的心里,变得空落落的。

再也没有心情,参加招聘会,一瘸一拐的朝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六月天,娃娃脸。

刚回到简陋的出租屋,就迎来瓢泼大雨。

一道道金色雷电,也在乌云中酝酿,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王晨见此,紧张无比。

“该死,又是个雷雨天气。

难道连老天爷,都要欺负我不成?”

王晨怒骂,想着即将承受的痛苦,脸色一阵煞白。

轰隆!

话音刚落,一声雷鸣,从乌云中传来。

拇指粗细的金色闪电,伴随着雷声响起的刹那,准时出现在王晨脑海。

其上金色的电流,扑哧哧的传遍王晨大脑的每一个神经末梢。

让王晨,脸色煞白。

也就在此刻,王晨感觉自己的头在飞速膨胀,仿佛随时都要炸开。

那种巨大的痛苦,简直令人奔溃。

“啊!”

王晨痛苦的惨叫一声,双手不停地抓向头颅,试图将脑海中的闪电给扯出来。

不多时,就将头皮抓的鲜血横流。

大脑中闪电带来的痛苦,不但没有因此缓解,反而变得越发强烈。

片刻后,全身上下都有针扎般的痛苦传来。

让王晨双目通红,宛若暴怒的野兽,不停嘶吼。

沾满鲜血的双手,也不由地在全身乱抓。

呼!

就在这时,一个米粒大小的青色光点,悄然从王晨胸口位置飘散。

好似小小的萤火,忽明忽暗。

碰到王晨额头的刹那,消失的无影无踪。

王晨承受的痛苦,离奇地消失了大半。

“咦?怎么回事?”

感到折磨了自己数个月之久的痛苦,就这般离奇消失,王晨有种做梦的感觉。

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脸蛋,只等火辣辣的痛苦传来,王晨才如梦初醒。

心中狂喜的同时,又满心疑惑。

“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折磨我的痛苦,为何消失的这么快?

若是我能找到原因,以后岂不是再也不用被大脑中的闪电折磨?”

王晨虽不清楚刚才具体发生了什么,但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遇到了大机缘。

轰隆!

又有一声雷鸣,从窗外传来。

金灿灿的闪电,如倒挂树枝,瞬间照亮了大半个天空。

将王晨,吓得脸色煞白。

“完了,折磨我的痛苦又要出现了。”

想到这里,王晨紧张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就在这时,一粒米粒大小的青色光点,从他胸口位置飘出,瞬间没入眉心。

让王晨全身,宛若有一股暖流流过。

那种舒适感,简直令人回味。

足足半响,也不见大脑中的闪电,释放电流折磨自己时,王晨欣喜若狂。

迫不及待地撕开衣衫,将一个拇指大小,沾满血迹的玉佩,扯了出来。

“昆山道长,还真没有骗我。

这个玉佩,果然有减轻我痛苦的功效。”

王晨爱不释手地抚摸着手中的玉佩,想着被自己照料多年,在不久前驾鹤西归的老道士,王晨感激不已。

目光聚精会神地,望着玉佩时。

玉佩中竟然多出了五个青色光点,好似轻易的蝴蝶,在玉佩中翩翩起舞。

和刚才没入王晨眉心的青色光点,一模一样。

王晨的注意力,稍微涣散一些,玉佩上的五个青色光点,又会神奇消失。

反复数次,王晨确认自己看到的青色光点,竟然在玉佩中心后,当即狂喜不已。

“如此说来,我岂不是拥有一双透视眼,能看到玉佩中的东西?”

想到这里,王晨神情激动。

心中,更有种迫切地想要验证一翻的冲动。

“只是,玉佩中能减轻我痛苦的青色光点,用一个少一个。

若是再来几场雷雨,我岂不是又要承受闪电折磨了?

看来,我得想办法,找到足够多的青色光点才行。

我现在一平如洗,又该去那里找足够的青色光点呢?”

刚才还欣喜若狂的王晨,想到这里,顿时愁眉苦脸。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