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米朵儿司南臣 连载中

米朵儿司南臣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涩涩爱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司少宠妻十八式,装疯卖傻,插科打诨,给老婆暖被窝,司少的人生追求就是宠妻就要宠出新高度。 司家有二少,大少虽然是个瞎的,但美的让女人都嫉妒。 小小少是人精,见到美女就喊妈咪。展开

本书标签: 涩涩爱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呵呵……”有低笑声轻轻划过。

明明笑声很轻很轻,可瞬间就吸引了婚房里的三个女人同时看了过去。

“南臣哥哥,你怎么可以娶这个女人呢,她要家势没家势,要长相……”洛语珊说到这里,瞟向了米朵儿。

她看了看米朵儿那颜值,微微有些心虚的继续道:“要长相也没啥长相,还有,她没有我爱你,南臣哥哥,你就算是要娶,也只能娶我,我答应了陆阿姨会照顾你一辈子的。”

司南臣还没来得及反应,陆华又迎了上去,“儿子,语珊说的对,你眼睛不好,总要找个让妈放心的女人照顾你,我看语珊就挺好,是妈看着长大的。

至于这个女人,对我这么不尊重,一看就是个没礼貌不懂事的,听妈的话,去民政局再把证换了,以后好好跟语珊过日子。”

听完这些,米朵儿第一次看陆华顺眼了起来。

不管陆华怎么形容她,只要能帮她把与司南臣的婚离掉,那陆华就是好人。

默默的看着司南臣,心仿佛要跳出胸腔一般,只想他对陆华点头。

不想,司南臣微抿了一下薄唇,磁性的嗓音宛若大提琴曲般婉转而来,“不行。”

“南臣哥哥……”洛语珊直接扑了过去,微仰起小脸,‘痴痴’的看着司南臣,“语珊哪里不够好,你告诉我,我都改。”她说着,一只手情不自禁的就落向了司南臣的脸……

米朵儿恨不得这骚狐狸的手赶紧落上去好勾走司南臣的魂,却不曾想,司南臣仿佛感觉到了似的,“朵儿,是不是有苍蝇在我眼前飞,你帮我轰走。”

“扑哧”一声,米朵儿特没形象的笑喷了。

第一次发现自家老公这么可爱,女汉子般的走到他身边,伸手一推洛语珊,“走开。”

她自己的老公,就算她想离婚,那也是他们两口子的事情,既然司南臣不同意跟她离婚,她早晚想到办法让他同意就是了。

只要给她时间,她一定可以的。

但是,既然他现在还是自己的老公,那就只能自己欺负,旁的女人想染指想欺负,至少也要过了她这关,最讨厌恃强凌弱的,欺负一个瞎子算什么,她看不上。

“嘭”,洛语珊顺着米朵儿的力道,故意的跌坐到了地毯上,“陆阿姨,这次她真的推我了,我好疼。”

米朵儿望着娇滴滴的洛语珊皱起了眉头,最讨厌这种时时刻刻都在做戏的女人,看着就恶心,转头望司南臣,“老公,昨天我过来的时候,好象看到园子里养了藏獒,是不是?”

昨晚她下楼的十分钟,可是把整个别墅全都研究了一个透彻,如果不是大门是锁的,围墙上有电网,她昨晚就离开这里了。

“嗯,有,五只。”司南臣惜字如金的说到,第一次被一个女人护在身后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原来,被女人保护的滋味是这样的。

米朵儿点点头,漫不经心的道:“这一大早的莫叔一定还没喂食吧,咱们家也不富裕,这现在有现成的人肉在,喂饱了也省了买鲜肉的钱了,如何?”

“啪……”

一声脆响,米朵儿吃惊的看向给了她一巴掌的母亲,“妈,你打我?”

“小贱人,你亲妈早就领盒饭去了,从今天开始你给我滚出米家,我孟丽娟从此跟你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孟丽娟的尾音还未落,米朵儿只觉得手臂上一痛,一只针管正往她的手臂上注射着什么,身子一软,她整个人都不对了。

……

极度奢华的圆形婚床采用欧式古典的设计。

米朵儿静静的躺在床上,目光则是冷冷的落在房间的红木雕花木门上。

半个小时前,她爸派人把她送来了这里。

她才知道她被结婚了,司氏集团最神秘的二少司南臣,坊间绝少关于他的传闻,只知道他是一个瞎子。

等她身上的药效散了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门锁。

窗关。

她已经检查过了,所有可以出去的通道全都被封死了。

手里紧攥着一块玻璃碎片,是她摔碎了一个花瓶才得到的。

如果司南臣敢进来强迫她,她就弄死他。

就在她盯着那扇门盯的都快要睡着了的时候,雕花木门突然间打了开来。

米朵儿一下子被走进来的男人吸引了所有的目光。

男人身材颀长,有着一张干净,清透的面容。

立体的五官美而不阴柔,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惑人的男人味。

从来都是颜控的米朵儿看着眼前的男人,一时间,怔住了。

这……这是她才嫁的丈夫?

愣怔的瞬间,男人已经到了床前。

“过来。”冷冷的一声低喝,霸道而又气场强大。

但是,他眼睛的焦距明显不在米朵儿的身上。

手攥着那块玻璃碎片,米朵儿小心翼翼尽可能轻的不发出声音的坐了起来,伸手在男子的眼前晃了晃。

墨色的若幽潭般的眸子一动未动。

他是瞎子,他看不见她。

他就是司南臣。

米朵儿倏的举起了手,玻璃碎片就抵向了男子的脖子,只要刺中他的哪一根血管,洞房夜就变成血案现场。

那么,司家一定会毁婚。

而她只要不刺死司南臣最多被判几年,出来了,还是自由的米朵儿。

司南臣还是一动未动。

黑亮的眸子在这暗夜里仿佛璀璨的星子,让马上就要刺中司南臣脖子的米朵儿突的一悸,她下不去手。

她没办法对一个瞎子动手。

还是一个帅的不象话的瞎子。

颓然的瘫软下去,“司南臣,是我爸把我送到这里的,我不想嫁你。”

司南臣唇角轻勾起一抹浅浅的几不可察的冷笑,瞳眸虽然看起来是不动的,可是眼里的才过门的小妻子却是一览无遗的全都在他的视野里。

从前,他的确是瞎子。

但是现在,他不是了。

他眼睛好好的,什么都能看见。

倒是没想到米朵儿这么有种,居然还想杀他。

又或者,这个女人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的把戏?是想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吸引他的注意力?

眸色微凛,司南臣徐徐掠过米朵儿一张娇艳的小脸,忽而,颀长的身躯倏然一倾。

直接就把米朵儿床咚在了婚床上,薄唇欺近,强势的压上了米朵儿……

读友们正在关注: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