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连载中

第一宠婚:律政娇妻不好惹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锦黎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是商业帝王,清冷孤傲,拥有人神共愤妖孽脸,却不近女色!她是绿世界女王,冰冷高贵,天生尤物,却……“乔小姐,听闻你有三禁?”乔薇气场全开,“禁孕,禁婚,禁墨少!”转瞬,她被丢在床上……某少居高临下俯视着她,“禁婚?禁墨少?”乔薇秒怂,想起昨夜翻云覆雨,“墨少,你不近女色的~”“乖,叫老公!” 某女白眼,拔腿就跑~某少愤怒反扑,“惹了我,还想带球跑?”展开

本书标签: 锦黎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哥,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打了个电话,小宝就丢了……”墨景琛弟弟墨钧予跪在床上,一脸无辜的望着自家大哥。

墨景琛一脚狠狠地踹在墨钧予的胸口上,“滚,找不到小宝,你就别回来了。”

“别介啊大哥,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小宝一定能找到的。”吗,墨钧予拂袖擦拭着额头的汗水,吓得大气儿不敢出。

海城,谁不知道,墨书衍就是墨景琛的心头肉,掌上明珠啊。

别看他是亲弟弟,也抵不上他儿子的一根头发。

墨钧予心里那个绝望啊,生无可恋。

“墨少,还没找到小少爷。”

“墨少,酒店方说也没有。”

“老宅那边也没有。”

大厅外走进来三名保镖,上前,一一回复着。

墨景琛面色阴沉似墨,冷眸微眯,睥睨着墨钧予,“愣着干什么,还不去找?一个小时之内,找不到小宝,你们也就不用回来了。”

“是是是,大哥,我这就去找小宝。”墨钧予不敢耽误。

“墨少,希尔顿那边找到了小少爷,不过小少爷在车内闷坏了,送去医院了。”

此时,一名属下回来禀告着。

“车内?”

一记凌厉目的扫向墨钧予,“墨钧予,你最好祈祷小宝没事儿!”

他弟弟的德行他还能不知道?

把小宝落在了车内,一定是又跟哪个美女煲电话粥。

这种事儿,他墨钧予可没少干。

“滚!”

墨景琛厉声呵斥一声便大步流星的离开大厅,直接去了医院。

高级VIP病房内,慕浅一直坐在床头守护着小家伙,看着那萌哒哒的小脸蛋,慕浅止不住思念起远方的妍妍宝贝儿。

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脸颊。

可床上的小家伙却突然醒了,睁着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看着慕浅,又望了一眼手上的吊针,嘟了嘟嘴吧,“要抱抱……”

“啊?”

慕浅有些怔楞,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脸颊粉粉可爱的小正太宝贝儿醒来之后,竟然不是哭嚎撒泼,而是让她抱抱。

可是……

他都不怕她会拐卖他吗?

忍不住一笑,伸手将他从床上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避开吊水针管,将她放在怀里,“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你身上有妈咪的味道。”

小家伙答非所问,在她身上嗅了嗅,感觉很熟悉,梦里经常梦到的感觉。

“噗……”

慕浅被小家伙给逗乐了。

伸手捏了捏他粉嘟嘟的小脸,“妈咪?不要胡说,我可不是你的妈咪。你叫什么名字啊?”

“妈咪!”

慕浅:“……”

这个孩子,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叫人妈咪?

“你爹地是不是墨景琛?你爹地马上就来了,让他带你回家好不好?”她又安抚着小家伙。

“不要,我就要妈咪。”

小家伙高傲的冷哼一声,依偎在慕浅的怀里。

“墨书衍,不许胡闹!”

蓦然,病房内充斥着一声呵斥。

一大一小回头一看,便见着墨景琛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走了进来。

“我滴乖乖,小宝,小叔总算是找到你了。你丫的是想要吓死我了吗?”墨钧予见到小家伙差点没高兴的跳了起来。

走过去就要去抱他。

“哼,妈咪,他是坏人!”

小家伙直接躲在慕浅的怀里,指着墨钧予控诉着。

墨钧予:“……”

what?

妈咪?

大爷,你这是唱哪一出?几个小时不见,就多了个妈咪?

“别胡闹。过来!”

墨景琛阴沉着脸,走到慕浅面前,“麻烦你了,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谢。”

“墨少!”

慕浅冷着脸,没好气儿的说道:“你能不能有点责任心?这么小的孩子,你把他关在车内?你知不知道他差点就要死了?真是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父亲!乔薇竟然能看上你!”

自此之前,慕浅真的觉得墨景琛真如乔薇所说,为人有责任感,很不错。

但经此一事之后,她对墨景琛的看法却不是那么的好。

甚至,好感度直接将至零点!

“慕小姐,你救了小宝,我自当重谢。但,我墨家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

素来高高在上的墨景琛从未被人如此训斥过,更遑论一个女人!

“妈咪说得对,他就不是好爹地。哼!“

小家伙直接搂住慕浅的脖颈,小脑袋瓜儿往他怀里蹭了蹭,像极了听话的小猫咪。

“小宝,既然你爹爹来了,就跟着你爹地回家吧。”

慕浅对着小家伙笑了笑,苦口婆心的说道:“虽然你爹地做错了事情,但今天是你爹地跟你乔薇妈咪订婚的日子,难免疏漏你了。你要学会原谅,懂不懂?”

说着,又伸手点了点他鼻子,“要听话,好不好?”

“不要,不要,不要!”

小家伙脑袋摇的好似拨浪鼓,看着慕浅,居然红了眼眶,然后哇第一声大哭,“呜呜……小宝好容易找到妈咪,妈咪不要小宝,呜呜……”

慕浅无言以对。

搞什么嘛,就是回了一趟国内,怎么就捡了个儿子?

“别闹!”

墨景琛厉声呵斥。

俯身要去抱小宝,谁料小家伙一见到墨景琛要抱他,小宝就开始挥手,这一闹,牵动了手背上的吊水针,直接出现回血的迹象,小家伙的手背也鼓了个包。

“呜呜……妈咪,疼,呜呜……疼……”

小家伙嗷呜一声的哭了起来。

“医生,赶紧叫医生过来。”

慕浅见着小家伙的模样,竟然心底一阵骤然紧缩,心脏泛着疼意,有些心疼。

墨景琛心疼小家伙,见到他的模样有些心疼,便也不吭声。

不一会儿,医生来了,给小家伙换了针,就好了。

慕浅无奈,抵不过小家伙的纠缠,只好在医院的病房里陪着他一会儿。

抱着小家伙打吊针,小家伙果真不闹了。

依偎在她的怀里,安静了下来。

墨钧予走了。

墨景琛则坐在病房里,面色阴沉似墨的坐在那儿,宛如一尊大神。

病房寂静无声,三人沉默不言。

不多时,小家伙睡着了。

“喂,过来。”

见着小家伙睡着了,慕浅瞪了一眼墨景琛,轻轻地喊了他一声。

墨景琛起身,走到她的跟前,俯身靠近她,从她怀里接过小宝,但因为小家伙睡着了,又在打吊水,所以两人格外的小心翼翼。

海城,香江帝景8号。

痛——

撕裂般的痛席卷全身,蔓延至四肢百骸。

慕浅双手死死地攥着男人的手臂,指甲深深没入他的肌肤,但慕浅无法看见他的面孔,更不知道他是谁。

第一次钻心的痛楚让慕浅再也无法忍受,泪水无声滑落。

似乎是察觉到她哭了,扫了兴致,男人草草了事,冷漠的起身,直接去了浴室。

砰——

浴室门关上,里面响起了淅淅沥沥的水声。

黑暗中,慕浅攥着被褥裹着自己,疼的打颤。

一个月前,养母的儿子突然疼得晕倒,去医院检查,得了肾癌,需要紧急做手术,而医疗费显然不低。

她被养母逼着来做带孕,也就找到了这个男人。

只是碍于对方身份尊贵,所以保密工作做得十分完善,在偏远的别墅,蒙着眼睛来,房间里关着灯,拉着黑色加厚窗帘,她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

吱呀——

不过十分钟的时间,男人拉开门从浴室里出来。

“先生,那笔钱……”

慕浅强忍着疼痛,小声的问着。

“还没走?”男人本以为她走了。沉默一瞬,说道:“以后不用来了,既然怕疼,就别勉强。”

“不,不要。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一听男人说不需要她来了,慕浅吓得脸色一白,借着微弱的光线,忍着身体的痛,朝着男人扑了过去,抓住他的手,“我……我能忍得住。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被她紧紧地抓住手腕,男人身体明显一僵。

虽然看不清男人的神色,但慕浅清晰的感受到气氛骤然凛冽,背脊凉风阵阵。

“抱歉,先生……”

慕浅抿了抿唇,立马缩回了手,与他拉开距离。

男人随手拿起西装,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递给她,“这是一百万。完成之后,再给你另外一百万。”

“谢谢。”

手里握着那一张薄薄的支票,虽轻盈如羽毛,却似沉甸甸的铅一般,压在慕浅的心口上,重得令她窒息。

悬着的心也舒了一口气儿。

哥哥的医疗费,算是有着落了。

“各取所需而已。”男人话语薄凉,毫无任何情绪,对于慕浅的道谢并不领情。朝着衣帽间走去,不忘说道:“让忠叔送你回去。一个月后,你排鸾期再过来。”

“嗯。”她微微颌首,转身离去。

来之前,慕浅已经去医院做过了各项检查,而今天亦是最后一天的排鸾期,否则她恐怕要在这儿住上一个星期。

毕竟,排鸾期,受孕率最高。

……

海城,中心医院。

“你个白眼狼还知道来?你哥都要死了,你见死不救,哪儿来的脸活着?当初要不是老娘在田沟里把你捡回来,怕你早死二十年了。”

养母田桂芬一见慕浅过来,便走上前对着她的脸颊就是一巴掌。

那一巴掌蓄满了力道,硬生生的落在她的脸颊上。

啪——

一声脆响,回荡走廊。

慕浅的脸当即肿了起来,嘴角也溢出了血渍。

趔趄两步,扶着墙站稳了身子。

对着她,唇角扯出一抹笑意,“妈,这是我最后叫你一声‘妈’,我……”

“谁是你妈?我可不是你妈!”田桂芬扬手,又是一巴掌挥了过去。

慕浅抬手握住她的手腕,垂下眼眸,“妈,你救我一命,我铭记在心。但这么多年,我也不亏欠你们家。我学费都是我自己挣来的,甚至连你亲生女儿的学费都是我卖血换来的。”

“放屁!”

气的胸腔起起伏伏的田桂芬一把甩开她的手,怒道:“我丫头的学费都是我儿子给的,你别胡说八道。”

慕浅似要被她气笑了,可她语气依然很平静,“你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拿着我哥给你的钱去赌博了吗?”

她深吸一口气,从兜里掏出一张支票,“说那么多都没有什么意义了。这钱,拿去给我哥治病吧。你当年救我一命,现在,我还你了。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慕浅原本想要进病房看一看哥哥,但是见着田桂芬那可恶的嘴脸,她到底还是转身离开了。

总归以后跟他们也不会再有任何联系,又何必再眷恋呢。

一个月后。

在去雇主家之前,她发现例假迟迟不来,便买了验孕棒,谁知道,测试之下,竟然是两条杠杠。

“怀孕了?这么快?”

慕浅颇有些吃惊,又去买了三个验孕棒,结果都是双杠——阳性!

怀孕了!

雇主家的管家忠叔来接她之时,慕浅把自己的情况说了。

忠叔带她去医院检查一番,确定怀孕。

那一次之后,她就被带到一处别墅,因为雇主身份特殊,需要保密,不可以用任何电子设备,所以直接导致她与外界失联。

而孩子的爸爸,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她则被两名佣人精心伺候着,过着舒心而又寂寞的日子。

慕浅并没有闲下来,趁着怀孕的日子,继续研读律师方面的书籍。

期间,慕浅央求忠叔,带着她偷偷去了医院,悄悄地探望了哥哥慕彦鸣。慕彦鸣因为找到了匹配的肾源,手术进展顺利,状况很好。

慕浅也就放心了。

时光飞逝,斗转星移。

九个月悄然而逝。

高级私立医院。

“啊……痛,痛……”

产房内,慕浅痛不浴生的哭喊着,浑身大汗淋漓,小脸苍白无色。

已经生了十个小时,可孩子仍旧没有出来。

当初与雇主签了合同,无论任何情况下必须要顺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