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竹篱小院山间乐 连载中

竹篱小院山间乐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馥尔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本文中没有跌宕起伏的情节,没有作为穿越者的金手指,没有最强大脑经商天才,没有天时地利人时的运气。只有细水长流,温馨质朴,家长里短,接地气的农家生活。可能是在灯红酒绿车马如龙的城市漂泊久了,很想念小时候的生活,印象里中,小时候因为物资匮乏,一点点的糖会让我甜很久很久,大人间会有争吵有打闹,会为了生活每日奔波操劳,但每天晚上全家会一起在小院里纳凉。邻里间会互相串门,农忙时会互相帮忙,吃饭的时候甚至就像有个根据地,全村人都会端着碗或蹲或坐着一起吃饭说话,回不去的过去,所以才有了小说。展开

本书标签: 馥尔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阿北进山后见两个姐姐挖菌子挖的认真就跟在不远处玩自己的,他也蹲在地上用棍子扒拉树叶找东西,怀里还用衣摆兜着什么,楚南看着有趣走过去问道“阿北找到什么宝贝了,让阿姐看看”,阿北赶紧献宝似的揭开衣摆,灰扑扑的小脸上笑开了花”阿姐快看我捡的松球大着呢,回去分给胖丫虎子阿潭阿木他们玩打仗”,村里的孩子没甚玩具从小就是在山里滚大,一草一木都能成为他们的乐趣。

楚南见阿北怀里的松球确实大,拿起一个在手上把玩着忽见这松果里居然有松子,松子可是个好东西含蛋白质脂肪还有一些她记不住的营养成分,主要是好吃,多捡些拿回去闲时当瓜子嗑也是好的。打定主意楚南笑眯眯的跟阿北说“阿姐跟阿北一起捡,回头阿姐给你做好吃的”,“阿姐也想要吗,那我捡的都给阿姐”虽然不知道阿姐说的好吃的是什么,但阿北觉得既然阿姐也想玩松球当然是都要先给阿姐了,楚南捡了些松针落叶铺在菌子上,把阿北怀里的松球倒进背篓里,轻轻揪了揪阿北的冲天鬏“阿北真乖,等阿姐炒了松子给你跟小伙伴分享”。听不懂阿姐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姐说的就是对的,阿北连连点头更起劲的找起松球来。

捡松球比找菌子轻松很多,姐弟三人半个时辰已收获满满,楚南的背篓和小西的篮子都已被装的满满当当,好在松球大多都晒的半干不算太重。只是楚南得背篓下边还有大半是菌子有些重,背着这么大个背篓在山林穿梭,还得看顾两个娃娃实在不方便,这让本还想在山上转悠的楚南打消了念头,决定还死活先把东西送回去下次再来。整理好背篓里的东西,楚南把背篓反背在身前准备带着弟弟妹妹下山去。

这具身体太瘦弱了,没走一会,楚南就被背篓压的肩膀前倾,林子里杂草丛生,来的时候身上轻快还不觉得,现在一手要用镰刀把两侧的荆棘杂草压下,好让身后的阿北小西走的轻松。一手护着背篓,以防倾身弯腰时松球滚落,行走起来很是吃力。忽然身后的灌木丛里发出一阵响动地上枯草哗哗作响,楚南侧身去看,只见稍远些的那处半人高的茅草晃动的厉害,似是有什么在其中悠闲穿梭,动静很大却什么也看不见,楚南背脊一阵发寒,她谨记阿娘说的不进深山,怎的在这林子里转转她还能点背的碰到什么猛兽散步?

赶忙把弟弟妹妹拉到身后,转身的动作太急脚步不稳差点栽倒在地,幸好小西伸手扶住,踉跄着站稳抓着手里的镰刀拦在弟弟妹妹跟前死死盯着前边,跑是跑不了了,要到小道上还要穿过眼前的一片灌木丛,就算她现在独自一人都不一定能短时间穿出去,别说还有小西和阿北两个连草高都没有孩子,不如让小西带着阿北先走到山脚下喊人,自己去前边看看是哪路大神,能挡一会是一会,镰刀在手天下我有,说不定还能留半条命等人来救。想罢楚南催着小西带着阿北先走,自己把背篓放下试探着往前走,可没走两步背后衣服似乎被什么勾的死死的走也走不动,楚南恼火的回过头却见是小西和阿北正紧紧拽着她衣角,“阿姐,你…你别过去,我们在一旁躲起来”小西声音细弱却很坚定,楚南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直跳,上哪躲,哪里躲得急?真要是什么野兽顺着气味也能找到人,这是怕我一个不够塞牙缝上赶着送人头么,虽知道小西和阿北是不想留她一个面对危险,可毕竟能走一个是一个,现在可好一个也逃不掉,楚南也不免一阵气恼“你们两个……”

话还没说完,前边的东西突然急速窜出,此时楚南才看清竟是条碗口粗的蟒蛇,大半截身子已探出半截隐在杂草却还看不到尾巴,楚南猜测这条蛇怕是有四米多了,蟒蛇一般都没有毒且会主动避开人类,只是不知道眼前这条今天是不是心情大好想要找人玩,就这么抱着“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蹿的更快”的态度盯着楚南姐弟三人,就算是蟒蛇没毒万一热急它,一个甩尾缠上来也不是他们三个能受的住的,想到被滑腻腻得蛇皮缠住就是一阵恶心,而且被蛇勒死很难看啊楚南苦笑。

小西和阿北吓得贴在楚南身后瑟瑟发抖,楚南示意小西和阿北慢慢蹲下掩在草里尽量不要发出声响,自己则轻轻挥着手里镰刀嘴里说着“乖,你跟我走”慢慢向侧面移动,她不敢动作太大以免蟒蛇误会做出攻击,这种情况下她只想把蟒蛇的注意力从小西阿北身上移开,然后祈祷蟒蛇看够了她掉头回家睡觉。

蟒蛇果然向着楚南的方向蠕动了,豆大的眼睛泛着森森冷光,猩红的蛇信子来回吞吐发出嘶嘶的声音,眼见蛇头离自己越来越近,隔着空气似乎都能闻到蛇嘴里喷出的腥臭味,楚南已经一身冷汗。一蛇一人就这么对僵持着,正在此时林子里又响起嘎吱嘎吱枯木枝被踩响的声音,声音很细微,楚南如今是高度集中精神才听见的,视线被蟒蛇挡住楚南也不敢张望,她只希望来者不是要跟蛇分自己,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竹箭迎空射来,楚南瞳孔放大紧张的盯着那支箭,那箭是朝着她射来的!上边似乎还挂着一包东西。

“啪嗒”一声,竹箭带着东西在距离楚南不到一米远的时候稳稳扎在了地上,挂在竹箭上的竟是个油纸包,掉在地上顿时摔散开来空中扬起一片黄色薄雾,蟒蛇在油纸包掉在地上扬起薄雾的一瞬间便急急后退,似乎晚一点就有什么洪水猛兽追赶它,居然…就这么掉头走了?楚南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情景,紧绷的神经一放松差点没一屁股走地上,稳了稳心神两步上前查看地上摔开的油纸,里边还剩不少橙黄色粉末,捡起来闻了闻了原来是雄黄,怪不得这蛇跑的那般快,楚南心下了然,抬头看向箭射出来的方向,见远处灌木林后站了个少年个头很高一身墨色衣衫,身上斜挎着把弓,隐在树荫下看不清长相。少年见楚南望了过去便转身要走。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楚漓抱膝坐在田埂上盯着远处即将没入山间的夕阳喃喃低语,回头环顾一圈不远处的村落,零零散散的茅草屋夹杂着几间篱笆小院坐落不齐,鸡鸣狗吠中偶有传来唤自家孩子回家吃饭的声音,袅袅炊烟环绕的村落像是被蒙上一层雾气让人看不真切。周遭层峦叠嶂的山峰,树上迎风而落的枫叶,空中随风飘摇的芦花,埂上金灿灿的小野菊,田里稻子收割后留下的矮茬,伴着空气中阵阵泥土芬芳当真是好一副田园风光图。“唉”深深叹息一声,楚漓将头埋入双膝之间。

三天前楚漓七荤八素的被人摇醒,眼还没睁开就听见哭喊声“阿南阿南,我的阿南啊你睁开眼看看阿娘啊”,一阵天旋地转模模糊糊中楚漓看见身边男女老少围了一圈人,发出哭喊声的正是搂着自己妇人。不就是趴桌子上睡个觉么怎么还被围观了,醒醒神儿楚漓想要自己坐起来才发现浑身无力衣服也湿搭搭的。

呃,什么情况,这衣服哪来的谁给我换的,抬起头环顾四周楚漓呆了,我不是在公司么,这大山大河大田地的是什么地方,再看身边围着的人都是一身粗布短打,有人挎着篮子有人扛着锄头有人拿着镰刀等农作工具,面露怜悯之色怔怔的看着自己,面前的汉子大概是常年劳作的原因皮肤晒的黝黑黝黑,憨厚的脸上满是关切,搂着自己的妇人头上裹着头巾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发现楚漓转醒喜极而泣轻声唤着阿南,生怕一个大声又把楚漓吓晕过去。妇人身边蹲着一男一女两个小娃娃发出一声更比一声高的哭喊声。

楚漓懵了,两眼发直脑袋一片空白嘴里不忘轻声念叨着“我是谁?我在哪?你们在干什么?我大概是还没睡醒,这是梦这是梦,别拦着我睡觉,各位再见。”两眼一翻,“大明叔,阿南怕是冻着了快把她抱回去吧”,楚漓彻底昏睡前耳边最后响起一个男孩的声音。嗯,是挺冷的,楚漓无声回应着。

三天了,从日出到日落楚漓来到这里整整三天了,是梦早该醒了。最初的呆懵惊慌到现在就算再不想承认也得认清她睡一觉来了个不知名朝代,或者说一觉醒来她上了别人的身变成个小姑娘的事实了。现在的楚漓是青源村楚家二丫头楚南,虽然家里有大哥哥在镇上酒楼做跑堂,但因着家里人口多收入少也就仅仅不至于饿肚子,那天楚南见弟弟阿北蹲在门口看着隔壁胖丫吃肉咬着手指口水把地上蚂蚁都淹死了,实在可怜,想着以前阿爹偶尔会去村东头河里摸鱼带回来解馋,便带着弟弟妹妹一同去了河边,嘱咐弟弟妹妹都在岸上不要动后,楚南脱了鞋挽起裤腿顺着水草摸了下去,哪知越走水越深鱼没摸到脚底一滑人栽水里了,十岁的孩子吃的没甚营养瘦胳膊瘦腿被湍急的水流冲的爬也爬不起来,等弟弟妹妹把在田里农耕的爹娘喊来,楚南已不知被谁捞起放在一旁草丛中躺着没气了,之后再醒来时已经是如今的楚漓。

再叹一声楚漓抬起头来,醒来之后她再没跟人说话,一来她想这或许就是个比较真实的梦境,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醒了回到自己的世界,二来古人向来敬畏鬼神没搞清楚目前什么状况贸然开口她害怕被发现跟原主相差太大,万一被怀疑是鬼魂附体拖去驱邪可怎么办,好在大家都以为她是被吓着了,心疼她也不追着问话。虽然到现在她也没想明白,她是不是真的天雷滚滚般倒霉因为睡觉而导致一觉睡死魂魄附在了这个身体上,但依眼下情景看来她是真的回不去了,楚漓心态好,既然已经尘埃落定了,改不了就面对吧,所谓既来之则安之。

这几天的相处发现家人对她也很是疼爱,若是知道楚南已经不在了怕是会伤心欲绝吧。既然老天让她做楚南她就做楚南吧,这里空气好环境好纯天然绿色无污染,虽然吃穿上有点一言难尽,但既然已经要在这打持久战了那些可以慢慢想法子。以后再不用想怎么上班怎么跟心思各异的同事斗智斗勇,不用想怎么赚钱怎么在灯红酒绿中博取自己一方天地,力求在这个安宁的村落过上“阡陌悠行亨小曲,夕阳醉美晚霞间”的小日子。只是希望昏了头的老天爷醒来时记得替我在那个世界也安排好,让亲人一切安好。

给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设,楚漓站起身来对着夕阳余晖轻声喊到“今日起我便是楚南楚南便是我,昨日种种乘风去,今日种种换新生”。突然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楚南回过头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牵着两个小孩在她身后正目瞪口呆的看着她,男孩长相清俊肤色偏白不像村里其他人那样黑,一副斯文模样。两个小孩正是楚南六岁的妹妹楚西和四岁的弟弟楚北,想到还有个叫楚东的哥哥,楚南就忍不住笑了出来,加上自己不就是东南西北风么,这一家人是准备打麻将凑牌么。

见楚南笑了起来,男孩莫名问道“阿南你笑什么,一个人躲在这儿念着什么呢,什么今日起我便是楚南楚南便是我”楚南听着声音想了起来,这就是那天让阿爹抱她回去的人,只是她并不知道是谁,实际上这三天她也就搞清楚家里情况而已,其他的她一个初来乍到的哪里会认识,笑了笑走上前道“没说什么,你别跟人乱传话,不然把你揍到哭”说着还挥了挥自己小拳头,男孩看着眼前别自己还矮半头的楚南愣住了,阿南以前最喜欢粘着自己教她识字了,每次被阿娘挤兑走隔个几天还是会偷偷跑去找他,怎么突然这般说话,之前就听楚家婶婶说阿南自从回去后就不言不语,整天跑田埂上坐着发呆,先前还看着她自言自语现在又胡言乱语,是掉河里泡太久脑子给泡坏了么?…………真是可怜。

楚南哪里知道男孩在想什么,看他愣着只当是被吓住了,毕竟才十一二岁的小屁孩,便不做理会,一手一个牵过自己的弟弟妹妹准备回去,楚西回过神来迈着小短腿边走边问道“阿姐,你不要揍阿束哥哥,阿束哥哥在村口遇见我跟阿弟来找你特意带我们过来的,还给我们糖吃呢,阿姐看,我还给你留了一块呢,你快吃可甜可甜了”楚北也在旁边附和着“阿姐吃,糖糖甜”楚南看着眼前递过来的小手,手心里躺着一块小小的怡糖握太久都快软了,左右看了看两个孩子,两个人儿瘦瘦小小的,身上的衣服虽然干净整洁却也洗的发白,套在瘦弱的身体上显得宽宽大大,小西明显在忍着不让自己去看那块糖,阿北年龄小偷偷撇了眼糖却依然固执的转过头看向自己,四双眼睛就这么巴巴盯着自己,家里平日少有零食给两个孩子吃,更何况甜蜜蜜的糖无论在哪个时代对孩子都颇具诱惑力,心里有些酸又有些暖,这是她如今的妹妹和弟弟,善良懂事。真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