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童曼白俊言 连载中

童曼白俊言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牛奶糖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童曼老公的公司破产了,那个男人为了凑钱,提出让她给别人特殊服务,她没的选。展开

本书标签: 牛奶糖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医生为难的点点头,到底是不忍看着童曼这副模样,叹了口气解释,“白少是我们医院的最大股东,我们院的科研项目都是白家资助的……他说不能给你们用,我们没人敢用。”

童曼脸色霎时间白了下去,抖着唇朝医生道了谢。

她早该知道的,白俊言怎么会轻易放过她?仅仅是身体上的侮辱又怎么能平息他的怒火?

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童曼?

刚刚那一瞬你还在期待什么?

他到底是要对小瑾出手的。

童曼视线落在病床上昏睡不醒的小瑾身上,心口好像要被撕开了般的疼痛。

她不能,不能让小瑾受到一点儿伤害!

她猛的抬起头,抓住了医生的手臂,清丽的脸上闪着骇人的光。

“白俊言在哪?我要见他!”

……

NicoClub

凌晨一点的A市,灯红酒绿,牛鬼蛇神应有尽有,昏暗的灯光之中童曼艰难的穿过无数相互摩擦扭动身体的男人女人,终于看到了二楼vip卡座里坐着的男人。

男人穿着西装,领带松开,衬衫也解开了几个扣子,此刻正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右手捏着半支红酒轻晃,左手松垮地搂着个艳丽的女人。不时与身边的朋友笑闹几句,眼底晃荡着几分似有若无的笑意。

童曼咬了咬唇,站在他面前,“白俊言,我们能谈谈吗?”

白俊言那一桌的人瞬间安静了下来,纷纷看向忽然出现的童曼。

唯独白俊言只是晃着手里的酒,连一眼也不曾看过去。

童曼将他的漫不经心看在眼里,眼底燃起一股怒火。

她压制着怒意,低声道:“白俊言?你什么意思?为什么限制小瑾的用药?”

白俊言微微侧头,好像刚刚才发现她一般,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酒吧灯光纷乱迷幻,来回照在他脸上,紧绷的轮廓此刻平添了几分妖冶。

下一刻,他却冷笑出声。

“童曼,几年不见,你怎么愈发的蠢了?我什么意思?自然是折磨到你生不如死我才痛快!”

白俊言嗓音冷淡,恨意却像潮水般涌来,一下子堵的童曼连话也说不出来。

心口剧痛,黑暗中她盯着男人锋利的轮廓,慢慢跪了下来。

“白俊言。”开口的同时,童曼闭上了眼,“当年是我做错,你要是恨我怎么折磨我都可以,小瑾是无辜的,我求你放过他。”

话音落下,白俊言的瞳孔剧烈一缩,紧紧盯着地上那道单薄的身影。

“我倒是没想到,当年A市最骄傲得女人,竟然会沦落到冲我下跪的地步。”

童曼闻言身子一颤,咬紧了下唇。但是白俊言似乎根本不打算放过她,冷笑一声,继续道:“当年的你多傲啊,放眼整个A市你看的上眼的男人有几个?就连我,请你吃顿饭还要费尽心思安排。”

白俊言摇摇头,俊朗的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曾经他视若珍宝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女人,眼下却沦为其他男人的玩物~

最可笑的是,这一切都是她心甘情愿的选择。

童曼眼前一黑,几乎晕厥过去。

当年的事她怎么会不记得?

只是这一切,早就在当年那场车祸之中,那场滔天大火中焚烧殆尽。

“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过小瑾?”童曼睁开眼,眼中尽是灰败之色,她干涩的开口,心底已有了最坏的打算。

白俊言闻言倏地笑了,他打量了一眼童曼,漫不经心的的指着舞池中央的小舞台,语气带着几分冷意。

“你,下去跳一支舞,我就放过你儿子。”

童曼眼中闪过一丝惊愕,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的男人。

他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只跳一舞?

她还未回过神,便又听见白俊言再次开口。

“只不过,是脱衣舞。”

话音落下,童曼眼底的光也消失殆尽,耳边是男人轻慢又残忍的声音。

“只要你跳,我就放过那个小孽种。”

童曼老公的公司破产了,那个男人为了凑钱,提出让她给别人特殊服务。

她自然是不答应的,任何一个有羞耻心的女人,都不会去做这种肮脏的事情。

可是那个恶心的男人拿她年迈的父母,年幼的儿子威胁她。

她知道,走投无路的人,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所以,她没的选。

周围一片漆黑,童曼的身上酸痛不堪,她能感觉到,自己的手脚都被人禁锢,身上的衣服也被扒的一干二净。

四周浮动着让人意乱情迷的香味,这味道让童曼觉得燥热。

丈夫的威胁还在她的耳边不断地回响,那些恶毒的话语就像是诅咒一般,一直萦绕在她的身边。

咔咔——

门锁搬动的声音让童曼身躯一震,随后就听见了一步一顿的脚步声。

她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栗,可是这都不能阻止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

她很害怕,害怕到哭不出来,害怕到不能喊救命。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留在了她的脚边。身边的床微微塌陷,男人的衣裤已经触碰到了她的身体。

童曼不自觉地抓住了身边的床单,她的顾客已经来了。

这里就是这座城市里有名的红灯区,大大小小的旅馆街头遍布,高档的酒店也混杂在其中。

她所在的就是“莺歌”,一家提供特殊服务的高档酒店。

往下几层都和外面没有什么不同,可是楼上却是不一样的光景。专门为那些有钱,但是总想尝鲜,不想有麻烦和固定侣伴的人服务。

这里可以赚钱,钱来得很快,小费很多。

因为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卖身,很多缺钱的人都会来这里混迹。

可是这又怎么样,在童曼的眼里,这都是对她的一种侮辱。

将她的人格踩在脚底下的侮辱。

清淡的烟味传到了童曼的鼻尖,这种淡淡的烟味很是熟悉,可是她想不起来是在什么地方闻见过。

也许,是在很久以前……

童曼娇躯一震,那人的手已经摸上了她的脸,冰凉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往后缩。

她听见了一声轻笑,她无处可逃。

童曼能感觉到灯被打开了,可她眼睛上闷着绸带,什么都看不见。

但那种曝光在陌生人面前的羞耻感,让童曼委屈的快要哭出来。

男人的手在从她的脸上慢慢的下移,但凡是他碰到过的地方,童曼都觉得被火灼烧了一般。

脖颈,小腹,再到……

“嗯……不要……”

童曼舒服的闷哼一声,很快又感觉到了屈辱。

在安静的房价内,童曼的轻哼就像是最悦耳的歌声,清楚明了,令人难以忘怀。

她真是太丢人了,一个有夫之妇,竟然在别的男人那里有了反应。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熟悉的让童曼出现了一时间的失神。

这个人为什么……对她的身体那么的熟悉。

只有那个人,只有他才对自己如此的熟悉……

几年前的记忆在童曼的脑子里面翻滚,关于那人的一切开始一幕幕的浮现在童曼的记忆里。

童曼有了一瞬的恍惚,可这时候,一道清冷而讽刺的声音打断了她的回忆——

“童曼,没想到你嫁了人,还是这么的浪。”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