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穿越之戏精王妃 连载中

穿越之戏精王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宁丫头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是刑警队天才催眠师,穿越成大学士叶杞的柔弱女儿,扮演着爹爹眼中的大家闺秀,却在私下里跟着偷偷破案,打架,逛青楼……陆尘然是从小在军营和江湖混的,桀骜不驯,奈何皇上宠爱,给他个轻闲事做做。于是他来到了应天府,于是他撞见了前一秒还在走两步喘两下的娇娇女,下一秒却追着罪犯满街跑。于是某个让文武百官头疼的敷衍王爷最近不一样了,天天尽职尽责地为了案子东奔西跑,身边还跟了个戴面具的小跟班……莫名其妙自杀的米商大户的独子,尸体还在停尸房却总被看见出现在青楼的神秘妻子,让人闻风丧胆的杀人鬼影,新年出现的偷婴贼,告御状的展开

本书标签: 宁丫头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没疤男人见没人搭理他,急了:“不信是吧?好,现在我就废了他一只胳膊,然后是腿,再不然就杀了他,反正我们也跑不了!”

叶蓝岑冷汗淋漓,他可是能感觉到劫匪的情绪激动,濒临奔溃,万一他说得是真的……再看叶蓝羽,还是不搭理他们,他真的要哭了,还有那位宁王殿下,不是传闻武功很高吗?没疤男人比叶蓝岑还急躁:“行,别以为我是吓唬你的,现在我就卸了他的胳膊!”

说着一边用叶蓝岑挡着自己,一边举起匕首刺向叶蓝岑的胳膊,叶蓝岑吓得闭上眼……

“等一下。”

叶蓝岑睁开眼看着离自己胳膊咫尺间的匕首,咽了咽唾沫,也看着出声的叶蓝羽,不明白她想干什么?

叶蓝羽浅然一笑,好看的梨窝让她看起来那么甜美可爱:“你哥找你。”没疤男人皱眉,不解地看着她,刀疤男人依旧愣愣的,叶蓝羽看见叹了口气,伸手在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嘿,着火了!”

刀疤男人猛地一惊,突然惊慌地往远离他们的地方爬,一边神经质地念叨:“着火了,着火了……”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刀疤男人,不明白火从何来?但是刀疤男人就像真的看见火一样……

“咳咳,”刀疤男人弯着腰,掩住口鼻,但还是被烟呛到,抬眼看见不远处厨房的弟弟,大吼:“快出来,没看见火烧过来了吗?”

依稀间听见弟弟的声音:“哥哥,我饿了,来找东西吃。”

“快出来!”刀疤男人死盯着弟弟,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这一幕好熟悉,他就是在这里被烧伤的,就是在这里留下的疤,他甚至看见了那把菜刀……

除了叶蓝羽,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刀疤男人一个人演,真的好像置身火场一样,没疤男人不知道自己哥哥怎么了,对叶蓝羽吼:“你把我哥怎么了?”

叶蓝羽脸色有些苍白,无辜地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我离他那么远,而且,着火什么的,你不是更清楚吗?”

叶蓝岑看着叶蓝羽看过来的目光,愣住了,那是怎么样的一双眼啊,比平时更加深邃,像漩涡一般,让人不由自主的迷失……叶蓝岑猛地咬了下舌尖,清醒过来,没疤男人也有些愣住了,记忆深处的那晚的大火不知为何变得更清晰了……

猛地摇摇头,没疤男人看了看四周,不明白刚才突然的迷失怎么回事?看着叶蓝羽更加警惕,叶蓝羽轻闭上眼,忍过一阵头晕,这次催眠有些托大了……

“让我哥恢复正常!”没疤男人防备地看着她,还有些惊恐,刚才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什么人?

叶蓝羽笑笑,平静地看着没疤男人:“你小时候家里着火,父母不在,是你哥哥救的你吧?”

没疤男人不由自主地抓紧手里的匕首,瞪着叶蓝羽:“你怎么知道?”

叶蓝羽对他的小动作视而不见,继续说:“你去厨房找吃的了是吗?但是火很快烧到厨房,你哥哥安全出来后见你还在厨房,冒险去救你却被火烧伤,甚至被菜刀从脸上划过,从此留下刀疤。”

没疤男人看着她,呼吸急促,仿佛埋藏在心底的伤疤被别人一点点撕开,看了看哥哥,刀疤男人此时不知是看到什么,嘴里一边念叨一边捂着脸爬:“不要砍我,不要砍我,走开,走开!”就像是身后有一把菜刀追着他一样……

没疤男人眼中有些愧疚的痛苦:“别说了,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想怎样?”

叶蓝羽笑意不变:“放了他,你们可以走,或者你杀了他但是你哥哥就永远这样了。”

“果然是你!”没疤男人恶狠狠地看着叶蓝羽,叶蓝羽坦然接受:“是我。”

没疤男人更紧地抓住叶蓝岑:“不怕我杀了你哥吗?”叶蓝羽勾唇:“你不怕我杀了你哥吗?还有,”

叶蓝羽顿了一下,满意地看着没疤男人防备的样子:“那之后,你和你哥哥的关系还像以前一样好吗?你哥哥因为各种嫌弃地目光对你开始冷淡了吧?不论你怎么对他好他都不会接受,看你永远像看仇人一样。不过也是,你把他害成这样也算是仇人了。”

“闭嘴!”没疤男人下意识想用手里的武器指着叶蓝羽威胁,但是马上意识到自己还要用它劫持叶蓝岑,硬压着没动,叶蓝羽看着这一切笑笑,眼里逐渐流露出鄙夷的神色:“对,你可得拿好了,毕竟,你劫持我哥是你唯一的筹码了。”

没疤男人有些慌乱,紧紧握着匕首,甚至在叶蓝岑白细的脖子上留下一道血痕,叶蓝岑有些陌生地看着自己的妹妹,不明白为什么从前柔柔弱弱的大家闺秀会露出现在这么冷漠的眼神?

没疤男人犹犹豫豫,叶蓝羽这边又开始说了:“你真的很窝囊啊。”“你说什么?”没疤男人狠狠地瞪着叶蓝羽,叶蓝羽微微歪头:“你确实很窝囊啊,你哥哥为了救你搭上一辈子,别跟我说不至于,这些年有女孩敢看他第二眼吗?可是你呢?现在救你哥哥出心魔的机会就在你手里,可是你却在犹豫?不窝囊吗?”

“闭嘴,闭嘴……”没疤男人一脸痛苦,耳朵里都是哥哥惊恐地“别砍我,我不要再受伤了……”还有叶蓝羽的声音,他不想让哥哥这么痛苦地陷在回忆里,手犹豫地松开叶蓝岑……

“什么人?敢在天子脚下行凶?快放了他!”从城中出来几匹快马,领头的是一身白色劲装的男子,大喝着过来,没疤男人一惊,立刻又架好了叶蓝岑,面对着新出现的人。

叶蓝羽无奈地按着太阳穴,可惜了……另一边展毅飞身下马,指着没疤男人:“快放了他,饶你不死。”

没疤男人看看他,眼前新出现的男子一身官服,手中更是不放人了:“不行,除非你们……唔……”

叶蓝羽坐在马车里闭目养神,思绪万千,脑子里不由自主闪过一段段的画面:被顾家收养和妍儿一起长大的画面,被追杀和妍儿一起掉下山崖的画面,醒过来穿到落水的叶家大小姐的画面,半年来和娘亲大哥相处的画面……

“小羽?小羽?”叶蓝羽猛地睁眼,她还在马车里,看着面前担忧地看着她的李氏,笑笑:“娘,我没事,做了个梦,到了吗?”

李氏虽是年过半百的人,但是由于保养得当,又一直在南方生活,风韵犹存,脸上半点皱纹也没,柔柔弱弱,让人心疼,也不知道自己那便宜爹怎么将她骗过来的?

李氏看她没事,才松了口气:“马上进城了,你爹会派人来接的,以后在天子脚下,收收脾气,别什么都说,给你爹添麻烦。”

叶蓝羽无奈:“娘!这话您从宜州说到这天栖城,您没说烦我都听烦了。放心吧,不会惹事的。”

李氏这才放心,叶蓝羽嘟囔:“我爹是大学士,谁敢惹我?”“你——”李氏正要教育她,马车一个不稳,叶蓝羽赶紧扶住李氏:“没事吧娘?——外面的,怎么回事?”

帘子被掀开,一个脑袋露出来,“娘,小妹,别担心,前面好像挡住了,好多人!福喜已经去看了。”

叶蓝羽透过车帘往外看一眼,离进城还有点距离,前面是三辆马车,可能是大户人家,丫鬟小厮就好几个,围着不知道在干什么?皱眉:“绕过去。”

“少爷,小姐,夫人不好了!”福喜一路喊着过来,叶蓝羽:“好着呢,瞎喊什么?前面怎么回事?”

叶蓝岑也拉住福喜:“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福喜点头:“是出事了,打……打劫呢!”

“什么?”李氏皱眉,一脸担忧:“怎么会这样?”叶蓝岑愣了一下,不可置信:“天子脚下,居然干这种无法无天的事?真是岂有此理!”

叶蓝羽:“别管了,绕开走!”

福喜赶紧点头:“是。”正要上马车绕开,叶蓝岑拦住:“不能绕开,我们走了那些人怎么办?不能见死不救啊!”

福喜一脸为难:“少爷……他们有刀啊,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有一个人脸上,那么长一道疤!”说着比划了一下,想以此吓退自家少爷。

叶蓝岑一脸正色:“怕什么?难道就因为他们强势就不去救人吗?做官不就是为百姓吗?如果今天我绕开了,那我还配做珦擎国大学士叶杞的儿子吗?还配说要考取功名报效国家吗?”

叶蓝羽扶额,又开始了,她这哥哥可真是她爹的亲儿子,这酸腐执拗的性子……

“这……”福喜也懵了,看向叶蓝羽,他家小姐一向比少爷有主意,叶蓝羽问:“前面具体有几个劫匪?”

福喜:“两个。”

叶蓝羽摸摸袖子里的匕首:“就两个?怕什么?削他!”

李氏赶紧拉住叶蓝羽:“小羽,你一个女儿家像什么样子?还有,你那功夫……”

叶蓝羽:“我功夫怎么了?斗得了劫匪打得了流氓,放心吧娘!”

说着纵身一跃,从车里下来,招呼叶蓝岑:“哥,走吧,救人去。”对福喜说:“你在这保护我娘,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过来。”

福喜也担忧地看着叶蓝羽一副找人血拼的架势:“小……小姐,我也会功夫,要不,我保护少爷去吧?”李氏也点头:“是啊,你一个女孩子……”

叶蓝羽打断:“行了娘,我心里有数,福喜,照顾好我娘,半步不准离开!”

看李氏开始眼含泪花了,赶紧对叶蓝岑说:“哥,走吧,一会儿说不定劫匪杀人了!”

叶蓝岑一听,还得了,大步向人群而去,叶蓝羽跟上:“放心,我去保护我哥。”

李氏看着两人的背影,暗自着急,也没办法,只希望接她们的人赶紧来……

叶蓝羽和叶蓝岑悄悄来到丫鬟小厮身后,观察情况,只见被一圈丫鬟小厮围着的是一位富家少爷,被吓得哆嗦,被一个劫匪拿刀架在脖子上,丫鬟小厮们干着急却不敢往前,生怕劫匪伤了自家少爷,另一个劫匪,就是福喜说得脸上一道疤的那个,此时正将值钱的都打包呢!

叶蓝岑首先看不下去,扒开人群一声大喝:“光天化日之下,目无王法,抢劫伤人,还不快快放了这位公子!”

叶蓝羽无奈,猪一样的队友啊,他们悄悄的可能还能趁劫匪不备打他个措手不及,这下好了……

劫匪看突然冒出来的两人,警惕地将刀紧了紧,很快,那富家少爷的脖子上渗出血珠……

叶蓝羽赶紧一手拉住叶蓝岑一边说:“两位别激动啊,别伤人,我们一个女人一个书生,对你们没什么威胁的,我们只是路过,想进城。”

没疤的那个劫持人的劫匪打量了一下他们,说:“我不管你们干什么的?别捣乱,我们也不想伤人,只拿了东西就走。”

叶蓝羽:“哦,不伤人啊?多大点事,你们赶紧的拿了走人,我们还等着天黑前进城呢!”不光叶蓝岑和劫匪愣了,那富家公子也愣了,小心地看了看劫匪的匕首,张张嘴没敢说话。

叶蓝岑:“就这样?”

叶蓝羽眨眨眼:“你不是要救人吗?他们不伤人啊!也就不用你救了。”

叶蓝岑看着叶蓝羽:“我怎么感觉你并不是很在意那位公子的安危啊。”

叶蓝羽笑笑,好看的梨窝让她看起来很无辜:“怎么可能呢。”

叶蓝岑正色道:“小妹,你不能这么想,打劫本身就是触犯法律的,我们不能因为他们不伤人就让他们为所欲为啊!”

叶蓝羽嘴角抽搐一下:“你想怎样?那富二代一看就不差这点钱,你就当劫富济贫了呗!”

叶蓝岑皱眉看着她:“胡说,正所谓……”

“正所谓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你要救人就拿出你大学士之子未来青天大老爷的智慧救人,别指望我,我是负责保护你的安全的。”

叶蓝岑被她一连串的称呼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小妹慎言,我还没考呢!”叶蓝岑也没打算让自己妹妹一个女孩子面对这些,观察起来两个劫匪,清清喉咙:“那个,”

劫匪警惕地看着他,叶蓝岑脸色一白,他还从来没面对过这种场面,但是,为了救人……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