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穿越之厉府妖妻 连载中

穿越之厉府妖妻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幽九七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是21世纪白手起家坐拥32亿资产的宁家私生女,一朝穿越,一切归零。她手刃变态老板,取而代之,不到两年将听雨阁打造成唯一一家被冠以皇家印记的教坊。她广置田产,种植金夭莲,致力外贸,促进宸国与邻国邦交。他,因为好奇而被拉着穿越,从言笑宴宴的阳光少年郎成长为不言苟笑的冷面将军。他腹黑,他狠辣,一步步走来只为守护那个让他追到此时空的她。轻尘一跃笑意邪,玲珑笛响煞四方,红颜不曾怒,一怒不可挡。。。因他,她还是妖名远扬了。展开

本书标签: 幽九七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三人走在临安街上,比起昨夜宫宴穿着的华贵,东方煜和厉爵都着普通公子装饰,三人依旧是一白一黑一蓝,只是夭宁儿一夜都在那将军府没能换上便衣,依旧着昨夜那一身,只是把那浅色蓝纱留在了房中。夭宁儿领着东方煜和厉爵,一路毫无顾忌的说个没停,或许是太久太久没这样跟他们同逛了,她要把这里的变化噼里啪啦告诉他们,夭宁儿欢腾的走在两人前头,转身面对着他们:“跟你们说,过两天就是七夕了,上一年的七夕可热闹了,厉爵,你知道吗,这里的情人节可好玩了。等会我带你们去的听雨阁见堆漂亮的小姐姐,咦嘻嘻。。。”夭宁儿一边说一边倒退着走。

“情人节?漂亮小姐姐?”很多时候东方煜绞尽脑汁都还是不能明白夭宁儿喷出的词事什么意思。

“噢,对不起。”夭宁儿哈的一下,一激动总是忽略了东方煜的感受,便解说道:“在我们家乡,情人节就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日子,漂亮就是美,漂亮小姐姐就是窈窕淑女。”夭宁儿两只手摆弄着,两脚踏着小碎步倒退着走,时而往身后看看生怕撞到别人。

临安街由东南西北四条主街合并成,是帝都临安城最大的商业街,四条主街道由四个不同方向分延,各个街道都各有其特色。临安东街主要是小老百姓摆摊的地儿,买卖多是些劳作物和养殖品;临安西街主要是异国商人买卖,这是夭宁儿最爱闲逛的地方,她总能在这里淘到些稀奇异品;南北街是临安街商人世家买卖生意的场所,也是上层名流最多驻足的地方。逛南北街的大多是衣着华丽的名门公子千金,而西街更多的是有钱人家的仆人买菜买杂物的地方。

“看着这临安街,让我的一个观念更强烈了。钱是多么多么的重要,古往今来从未变过,如果不是我悟性高,今天哪还敢站在这南街上。。。”夭宁儿说着道理夸着自己。

“唓,嘚瑟得。。。”厉爵唓了一声,看着眼前的女子,他突然想起了宁弈宸曾跟他说的话:“宁夭儿只要活着,不管在哪都会很精彩。”看着她倒退着比划着叨叨着嬉笑着,便想起三年前,那场把他们卷进这个时空的龙卷风刮起前,她就是这样拿着只旗子带着渔夫帽一路叨叨欣喜的跟游客说着陶之镇的一切,而他只是个一身黑衣黑帽墨镜黑口罩的游客。。。

“呀呀!”夭宁儿说得激动时没来得及往后看转身便撞到了一个蓝衣男子身上。抬眼一看,这男子身后跟着个小厮以及三个年龄相仿的男子。

“哟,小美人儿,怎么走路不看路啊?撞得哥哥可疼了”男子约莫18岁,挑着眉淫笑着说道:“不过看在你今日穿的衣衫跟我一样,还有这娇美脸蛋儿的份上,哥哥就饶了你,只要。。。”男子拖慢了口音,后面的几个同行的男子也在呵呵的笑。

东方煜正想站出来,夭宁儿便扯了下他袖子轻声道:“小事!”便向前一步问道那男子:“只要什么?”

“只要美人儿陪我去那听雨阁便好。”男子不怀好意的笑着。

“我家公子本是要去那西市的,现在可是为了你掉头去听雨阁,还不快快谢过公子随他一起。”男子旁边的小厮扯粗嗓子吼道。

“狗仗人势”夭宁儿不屑嘀咕了声,“巧了,我还真的要去,敢问您是哪家公子?”自从听闻大军班师回朝一个多月以来,夭宁儿很久没窜临安街了,便不知这街上何时出了这号人物。

“我们公子可是当朝相爷夫人的侄儿曹禺曹公子”那身旁的小厮底气十足大声说道。

“噢,原来是曹公子啊,对不起,刚刚撞到你了,我很认真的给你陪不是。”说完夭宁儿朝厉爵和东方煜挥了下手道:“咱走吧。”

本以为会跪下求饶,没想到对方确是那么一句对不起就继续往前走,身后的几个男子先是呆住了,接着便都投来看戏的目光。蓝衣男子满脸气愤的向小厮吼道:“去,把那不知好歹的婊子给我扛到听雨阁。”

那小厮正撸起袖子朝夭宁儿身后走去时,想一把抓住夭宁儿的肩膀时,手尖还未碰到便被厉爵一把抓住,一掌击在他肩上将其推开。夭宁儿向前滑了两步便跃起,右脚借力于小厮左肩,左脚借力于他头顶一跃便落到蓝衣男子身后,当他还在找着人在拿时,夭宁儿戳了戳他的背:“我在这,我在这。”当蓝衣男子听到声音惊讶转身时狠狠一个巴掌拍在他脸上:“说谁婊子?”没等男子反应过来另一边脸又被狠狠扇一巴掌:“相爷夫人的侄子哈,有种让你姑你姑丈找我啊。”

“你你你这小。。。”男子满脸恐惧又不愤气的吼道。只是刚刚扇他那女子又一闪跑到自己后头,转身第一反应是双手捂着两个脸颊,生怕再被甩两巴掌,旁边的行人见了,都在哈哈哈嘲笑着。

“别让我见你在这街上欺负人。”夭宁儿拍拍手手掌不屑的说:“否则就不是两巴掌的事了,我让你连捂脸的巴掌都没有。”说完两颊扬起邪邪的笑意。那曹禺吓得左手抚右手,似乎陷入双掌被砍的恐慌中。

“哈哈哈哈。。。宁儿,你这胆儿肥的连相爷都敢得罪了现在。”整个过程里,东方煜都在旁抱臂看着。

“怕啥,没有个金刚钻我没傻到去揽瓷器活。是他老婆的侄儿先招惹我的,况且周相爷不迷上了听雨阁的凌沫儿嘛,他不敢招惹听雨阁阁主,就算没这回事他也不敢奏到陛下跟前,哪个大官愿意家里亲属横行欺负民女的事纷传出去?况且那又不是他儿子。那货一看就是刚到临安城,自以为多么了不起,傻逼逼的,哪天怎么死都不知道。”夭宁儿一口气没停的说完,然后又把话题转到周相爷:“那老相爷真的是,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着凌沫儿。。。”

转过头突然见厉爵表情凝重便说道:“我这是正当防卫,还有为民除害。”

“你跟听雨阁阁主很熟?”厉爵面无表情的问道。

与胡瀛一战大胜,大军班师回朝的消息传回帝都已近半月,从边关到帝都路遥车马慢,今日便是大军到达安临城的日子。夭宁儿不等皇太后的人来接,天灰蒙蒙便自个儿来到天宸皇宫宣成门门口,这里每天寅时起便打开宫门让上朝的百官进入准备辰时开始的早朝议政。在这特殊的日子里,皇帝与百官上完早朝便要到这门口迎接凯旋而归的将领们。见夭宁儿走来,宫门外的官员都纷纷向她点头行礼,夭宁儿也礼貌的回了礼。对于皇宫,夭宁儿没有特别喜欢也没有什么不喜,只是三天两头被召进芷灵宫陪太后,其余更多的时候是待在自己的郡主府或是跑到市集逛悠。

走在长长的宫廊里,除了站岗的几个太监手提宫灯发出的星星亮光外黑瞎瞎一片,高高的宫墙不自觉的让人泛起些许的抑郁感。但想着等会大军归来,宁夭儿内心的欢腾喜悦早已将抑郁不快驱逐散尽。绕过正殿,来到皇家园林鸣漪园,正值七月初荷花开放的好季节,夭宁儿站在高桥上静静的看着桥下满塘的荷花。自打听到伐胡大军班师回朝的消息以来,夭宁儿半月里每天未亮便站在这桥上,看着太阳慢慢冒出,天色渐渐变亮,荷花缓缓烂漫。

“这小宁儿,又在看荷花了。。。“皇太后对着身旁的侍女苏姑姑轻声笑道,生怕打破了眼前蓝衣佳人赏花的美好画面。静待了有一会,“咳咳咳,宁儿,大军归来,明早皇奶奶让煜儿陪你看这满塘荷花可好?”即将六十大寿却如同孩子般淘气的天宸皇太后走到夭宁儿身旁,推了推夭宁儿的手说道:“先陪奶奶去接他们去。”感觉有人碰自己,夭宁儿才回过神来:“皇奶奶,呃呃,荷花太美了我都出神了刚刚。。。”“罢矣罢矣,快快随我去接我那煜儿吧。”皇太后满脸笑意的拉过夭宁儿的手。“遵命”夭宁儿两手挎着太后的右手,跟着带路的太监往前走。

“宁儿,一年没见着煜儿和你那小师兄,可有期盼?”太后抚了抚挎在自己腕上那白暂的手,打趣着问。

“我当然期盼啊,我都乐得半月没睡好。”宁夭儿笑了笑,眉眼弯弯,腮边荡起浅浅的梨涡,搀扶着皇太后迈着轻快的步子,一路窃语巧笑的朝宣城门走去。

在凯旋而归的数万精锐之师到达宣城门前,天宸皇帝以及文武百官已在门口等候迎接,城门边缘全是佩剑护卫,宣城门外约莫400米处便是把百姓隔在宫门外的安阳门,上千士兵拦在门边以及拦着门外两旁围观的百姓,禁止百姓闯入班师回朝的队伍即将踏入的央央大路。皇太后站在皇帝身旁,夭宁儿站在太后右侧,夭宁儿内心小雀跃,乐想着如果是看表演看演唱会这自己站着的绝对是最佳位置。

“来了,来了”突然门外传来一阵兴奋的叫喊声,随即又传来一片吵杂呼和,接着传来的是隐隐的马蹄践踏声,宣城门前众人往马蹄声方向望去。

“哈,皇帝,看我那孙儿,何等威风”太后一脸欣慰的笑着对天宸皇帝说道。

东方煜一身戎装,神采奕奕的骑在马背上,他眼睛扫过迎接的人群,定神看了眼天宸皇帝与太后,似乎示意着自己对他们的思念以及如今归来时的喜悦。没一会,目光落在了太后身旁的夭宁儿身上,她依旧喜欢蓝色,只是不是曾经初相识时的粗布素衣。夭宁儿一身深蓝色长裙外披浅蓝色敞口纱衣,浅蓝色织锦腰带将那不堪一握的纤纤楚腰束住,粉嫩的嘴唇泛着晶莹的颜色,轻弯出很好看的弧度。如玉的耳垂上带着深蓝的缨络坠,更显她皮肤的白暂,气若幽兰,清雅不失华贵。东方煜双目注视着夭宁儿嘴角不由勾起浅浅的笑,夭宁儿也对着他浅浅的笑着。东方煜清晰意识到这笑颜便是他在边关对敌两年来日日期盼见到的最大奢侈。距离越来越近,下马拜见皇帝和太后之后,当他再抬眸看她时,发现夭宁儿看着身旁厉爵的眼中泛着泪花,他难以分辨这是悲伤亦或是喜悦。

与胡瀛这一战便是两年,胡瀛一直是天宸皇帝的心头刺,过去几年里屡屡来犯,在天宸国土周边枪杀掳掠,所到之地浮尸遍野。宁夭儿,厉爵和东方煜亲眼见了此等惨状,回宫后,东方煜请命带领大军前往边境伐胡瀛。与东方煜同行回宫的厉爵,因胆识与智谋过人,也被东方煜推荐共同伐瀛。

如今大胜归来,举国同庆。在宣城门前皇帝身边的张公公已在百官面前宣读意旨封六皇子东方煜为宸王,厉爵为爵远将军。迎接封赏仪式过后,各级官员以及获封将士回去整理,晚上着便服到鸣漪园参与庆宴,这是天宸皇宫有史以来第一次百官可穿便服携带家眷到皇家园林参与庆宴,因此官员及家中夫人都吩咐着把自家闺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期盼着能在宴会上择得佳婿。

明月高照,天宸皇宫整夜张灯结彩,鸣漪园沿园中央摆着桌席,中央空着的地儿是为今晚助乐的舞姬腾的。晚宴即将开始,百官落座,各家名门千金公子哥儿都与自家坐在一桌或是拼着相邻桌,夭宁儿随太后与皇帝、皇后贵妃们坐在主坐区,东方煜与厉爵作为伐胡最大功臣,坐在离主坐区最近的右侧。张公公拉着严肃中又略带喜庆的声音宣布道:“开。。。宴。。。”,皇帝举起酒杯,开怀的宣示着自己的乐意,所有人都举杯饮下了杯中的酒,夭宁儿也不例外。

说是为胜利归来的战士们举行的庆功宴,然百官心中都若有所想。世家子弟大多把目光投向深讨皇太后和皇帝喜爱的夭宁儿,谁若娶得如此娇妻便是一路高升也。名门千金都把目光投向了东方煜以及这一战成名的爵远将军。女子断不敢向披荆斩棘的战将灌酒,而那世家子弟都有意无意的轮着向夭宁儿敬酒。作为21世纪酒桌上能灌倒一堆汉子的小妖女,这小小几杯算什么。

然而,今晚她失策了只喝下不到五杯就那么小五杯便略感飘乎,幸得疼爱自己的皇奶奶把陆续来敬酒的男子一一打发了。

“皇奶奶,皇奶奶,呜,我有点点难受。。。”坐在皇太后身旁的夭宁儿在宴会吵杂声中把玩着手中的酒杯,脸颊熏红。

“完了,这丫头是喝醉了。”太后转眼对着苏姑姑说道:“快把翌阳郡主送到芷灵宫歇息。”太后低声说道。

“唔。。。奶奶,我不想动。。。”夭宁儿下巴抵在桌上,抱着桌上最大的汤钵迷糊着眼眨巴着对皇太后说道。

“宁儿啊,你要丢大脸了宁儿。”见此状,太后无语又忍不住憋笑的轻声对她说道。

“我脸不大丢什么。。。”那股嘚瑟劲儿看得皇太后和苏姑姑把憋着的笑意呼出。

“皇奶奶,宁儿这是怎么了?”东方煜见夭宁儿趴在桌上快步上前问道。

“这丫头该耍酒疯了。”没等太后继续说,夭宁儿便哈的一声说道:“东方”夭宁儿依旧趴在桌前抱着那汤钵,抬起眼迷糊着看着站在桌前的东方煜然后又把头藏在汤钵后露出右眼瞄了瞄台下坐着正儿八经与来敬酒的两三女子言笑的厉爵。忽而坐直起来对皇太后低声说:“皇奶奶,我要摘花,我要去摘荷花。。。”说完,便站起来,走下阶梯站在厉爵面前,揉了揉双眼看着厉爵,忽而勾起嘴角邪魅一笑。夭宁儿一把抓起厉爵的手往那鸣漪园的高桥处跑去,旁边的女子也惊讶的纷纷避开。

原本大家各顾各的招呼与自己好的同僚官员,突然见平日端庄有礼的翌阳郡主拉着一男子的手脚步轻快的往前面荷塘上方的高桥处跑去,大家都停下了正在进行的言谈举止,纷纷把目光移向他们,继而纷纷前赴后继的往他们的方向靠近,连皇帝和太后都忍不住走在大臣前头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