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空间农家福女之猎户娘子 连载中

空间农家福女之猎户娘子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筱六妹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想她凌璇玑A级农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拿了几个博士、硕士学位,刚毕业,和同学们聚会回家的路上被一辆超速的小车撞翻嗝屁了,本以为去见阎王爷了,结果、结果这是哪儿?什么脾胃了,肠子了,自己四周被水包围、这也就算了,可是为啥活动空间这么小捏?四肢都伸展不开、还看不到别的东西???尼玛,难道回炉重造了?且看她如何带领吃不饱穿不暖的家人如何奔向小康生活的吧。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当真。展开

本书标签: 筱六妹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时间飞逝、璇玑已经来到这个不知名的朝代满一个月了(这里的一个月并不是正好一个月哦,而是坐月子45天),凌家虽然穷、但是好不容易得了一个女娃儿所以啊凌爷爷和凌奶奶棺材本儿都拿出来给璇玑办月米酒(满月酒)了,绕是老两口的棺材本也不多,只有三两银子罢了。

这里的一两银子=1000文铜钱,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的人民币660.8元;一两黄金=10两白银。躺在摇篮里的小璇玑听到爷爷奶奶说起自己的月米酒,动用了老两口的棺材本,凌家唯一的三两银子。璇玑心里满满的感动,她特别感恩上天,让她两世为人都遇到如此好的家人。在现代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们对自己也特别的好,并不是那种表面的好,如今自己来了这个陌生的时空,愿老天保佑他们一世平安、健康顺遂。这世的亲人自己也会竭尽全力的报答他们的,用自己在现代所学的知识来帮助家人们过上好日子,不说大富大贵,至少是小*生活吧?否则生病了没钱治,吃了上顿没下顿,璇玑在心里默默说道。

月米酒这天、凌家摆了流水席、全村的人都来吃了的,当然一锅好粥里总容易出现一颗老鼠屎,比如凌家隔壁的陈家、陈家一家子都是极品,有陈老头子和他的妻子冯氏、他有一个儿子名曰陈狗蛋、女儿陈如花,说起这个如花啊简直就是侮辱了花,二十二岁的人了,脸上密密麻麻得痘痘还偏偏爱买些劣质脂粉涂涂抹抹,一张肥唇用红纸染成吸血鬼一般,还嘴唇外一圈都是,脸上的劣质脂粉还会随着她的呼吸而掉落的那种,这种劣质脂粉其实就是掺了面粉的。而且这个女子还不是一般的……魁梧、一米七的身高、二百斤的体重。在这个时代,十八岁的女子都会被称作老女人,更何况二十二岁?为什么这个陈如花还没嫁人呢?因为她啊喜欢的是璇玑的爹凌志豪,而且也没人愿意上门提亲啊。

毕竟这个陈如花好吃懒做是十里八村的出了名的,谁家愿意娶个祖宗回去供着?他们一家子奇葩,到别人家吃席都是会带着家伙去的,家里的盛菜的盆子、一上席就把席面上的菜不管汤菜还是炒菜一股脑的倒进自家的盆子里。倒进盆子里就算了吧,人家还边倒边用手抓着往嘴巴里塞,别提多恶心人了。但是主人家也没法说呀,你一说吧他们就会在你家门口哭天喊地,好好的喜事他们愣是搅和的如同丧事般。所以大家也都对他们的所作所为左右睁只眼闭只眼了,毕竟都不愿给自家找晦气。

小璇玑的月米酒除了这家子糟心的人再,一切顺利。一顿流水席是吃得宾主尽欢,农村里别说一个女娃娃的月米酒办得如此隆重的,就算那些家里条件稍微好点的人家的男娃娃的月米酒也没有如此隆重的。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月米酒规矩如何,小璇玑她们这个村月米酒席上最先上的不是菜也不是饭而是甜酒汤圆。而去吃月米酒的人呢都会带鸡蛋一把(也就是十个鸡蛋)一升米(一升米现在重1.25斤)若是办月米酒的主人家的女方娘家人则是两把鸡蛋(20个),一斗米(10升米为一斗,一斗重12.5斤,升、斗、石dan都是古代粮食的计量单位)。这些鸡蛋、米被称为“人情“会有专门的一个人情溥(专门记办酒席时所收的钱或物)

在这个时代、鸡蛋一文钱两个、一升粗米(比精米略次)要十文、一升精米则需要十五文。苞谷一升七文、面粉一升十文和粗米一个价,因为面粉是从北方运来,所以一般都是比较贵的,而且也没人家将面粉当主粮,不是北方人吃面食吃不饱哇。面粉都是买回去过年过节或者办酒席炸酥肉啥的才会买,平常时候要是实在想吃馒头了也会买一些回家。

等吃席的人都走完了,这才轮到帮忙的人们吃饭,一般都是会请和自家比较亲或者关系好的人家帮忙,而且是办酒席的时间定了就会去请、夫妻俩都会请,男人们则是帮忙在席间给客人们盛饭、在邻居家借大桌子(这种桌子桌面是四方形,四条桌腿、比人们现在的餐桌还要高许多、需要长期干力气活的成年男人才能抗得动)高板凳(这种板凳有现在用的家用凳子最高的三个叠一起的高度,长度、可以坐三个成年人)等重活。女人们则是帮忙做饭、洗菜等琐碎的活并且是酒席的前一天晚上至亲的去帮忙的妇女们就要去将该洗的洗了,该炸的炸了。

酉时中(17时~19时,但文中的酉时中指18时)、月米酒终于结束了,小璇玑也终于不用再被耍猴儿一样被人围观了,这个抱抱那个摸摸,小璇玑觉得都要变成细菌超人了。更可恶的是有个大婶儿居然准备亲她、满口的大蒜味儿,还好小璇玑当机立断,突然哇哇大哭才避免了。

一家人围在一起随便吃了点东西、然后就是家人们送礼物给小璇玑啦、爷爷奶奶送的是给孙女儿准备的长命锁,居然是金的,据说还是从凌奶奶的爷爷的爷爷那辈就准备好的,还说了小金锁只能传给女儿,所以就一直传到了凌爷爷这辈,终于传出去了爷爷心里的大石头落下了,对得起祖宗了。璇玑的爹娘却是怎么也不肯收,最后还是凌爷爷搬出了祖训他们才收下的。大伯凌志刚和大伯娘柳翠竹送的是一对银镯子,上面有一对铃铛,因为有铃铛所以一直也没有给自家的几个小子戴,毕竟这更适合女孩子。这还是大伯娘的嫁妆中唯二的银饰,当年大伯娘和大伯结婚的时候大伯娘就只有一对儿小娃儿的手镯子,这种镯子再怎么也得两百文一对,然后就是一对银耳环。

“大嫂、这可是你的嫁妆啊,家里日子不好过你也没有把它当掉,怎么可以送给璇玑呢”璇玑娘常欣惊讶极了,这礼太贵重了。“三弟妹、什么贵重不贵重的,这可是送给咱们老凌家至今为止的唯一一个女娃儿的,可不是给你的”大伯娘不容置疑的说道,将镯子自顾自套在了小璇玑手上。接下来就是二伯凌志强和二伯娘梅芳蓉、他们送的是二伯去镇上打短工争的钱买给二伯娘的一块细棉布做的小衣服,二伯娘当初并没有什么嫁妆,就连聘礼也被二伯娘的爹娘扣了下来。

“三弟、弟妹、我们没得哪样好东西,只有这套小衣服给侄女儿的,你不要见怪哈”二伯娘道“哎呀二嫂、你的女红可是十里八村的出名的,璇玑能得你做的衣服,很荣幸呢”璇玑的娘亲拉着二伯娘的手亲昵的说道。

接下来就是各位哥哥堂哥送礼啦、大多都是他们小时候玩的拨浪鼓啦、还有他们自己做的弹弓、木剑之类的。被家中长辈好一顿说、他们可都是想要把璇玑养成一个淑女的,这些臭小子却送自己妹妹男孩子玩儿的东西,真是欠收拾。

一通礼物收下来天色也不早了,小璇玑已经不停地打呵欠了,没办法她现在这个小身板儿真的是经不起折腾。璇玑娘和她爹抱着璇玑回房了,回到房间后娘亲小心翼翼的将墙壁上的一块土砖取下、拿出一个油纸包又将土砖放回去。回到床边,将油纸打开里面还有一层细棉布,再将细棉布打开露出的是一块儿上好的丝绸手帕,丝绸手帕打开露出一个紫色玉镯,玉镯上还雕刻这彼岸花。璇玑看到这个手镯的瞬间一下子就将瞌睡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这个玉镯子不就是她在现代那只?她的外婆传给妈妈的,妈妈再传给她的那只紫色玉镯子,可是怎么会来了这里,而且还在自己亲亲娘亲手里?璇玑的心狂跳不止。

“欣儿啊、你真的要将它给咱们女儿么?”璇玑的爹凌志豪脸色复杂的看着自己的爱妻。“相公,我娘曾说过若是我与这镯子无缘,我也不知道娘说的缘分是什么。只说我将来有了女儿就传给我的女儿,让我给她套手上,还说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知道或者看到这只玉镯。否则会引来杀身之祸,我……我也不知道该不该给女儿,可是心里又好像有一个声音叫我给女儿”常欣满脸苦恼纠结,“那、便给她吧。是福不是祸”凌志豪一脸的无可奈何。

“璇玑、娘的宝贝女儿,这只玉镯娘就将它给你了。愿它能护你一世周全”说着便将手镯套在了璇玑的手上,接下来神奇的一幕发生了,手镯居然自动变小了,牢牢戴在了小璇玑的手上。“这、这……”凌志豪赶紧捂住爱妻的嘴巴“娘子啊,嘘~小声点儿,这件事千万别声张。”

常欣点点头、凌志豪拿开了手。悻悻道“难道这就是你的娘我的岳母大人所说的缘分?”常欣也一头雾水……

------题外话------

本文中的银钱不完全等于古代兑换率哦,毕竟每个朝代的兑换都不一样,更何况这是架空朝代的小说、不要太过于较真哦。祝大家阅读愉快

某市一KTV内、一群刚毕业的年轻男女聚会完毕、一个女孩儿摇摇晃晃的走着,还挥挥手对同伴们说“回去吧,不用送我,我能行,我没醉”好吧,一般喝醉酒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喝醉酒了的。

走着走着,凌璇玑觉得头很疼,她此刻觉得自己好脆弱,她好想有家可以依靠,可是她出生后刚满月父母就出车祸双双离她而去了,留下的只是一只紫玉镯子,这只镯子她曾经在好友安静怡的劝说下去鉴定过,是真的,而且它的存在有上千年了,她在妈妈离开前给她写的信里听妈妈提过,这镯子是外婆给她的,说是传女不传男。

和安静怡得到鉴定结果后,专家建议她上交,她摇摇头拒绝了,这是她爸妈留给她的唯一念想,所以她不会卖也不会上交,静怡郑重其事地说“璇玑,这么珍贵的镯子,你以后千万别随意带出来了,买个保险柜锁起来”璇玑回到家中后,看着手腕上的镯子,不知怎的,她舍不得取下来因为她觉得戴着这只镯子,就像爸爸妈妈陪伴着她一样。

她是在外婆家长大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对她都很好,像亲生女儿一样。可是她还是会想念自己的父母,但是她总是在外公他们面前装作自己从来不在意父母的样子。

凌璇玑想着想着,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像一个孩子一样,在凌晨三点多的大街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向她涌了过来,她觉得难受极了,无助极了。突然,一辆飞奔而来的小轿车把她撞得飞了起来,璇玑的酒一下子醒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觉得自己好像灵魂体一样飘啊飘啊,不知道要飘向何处去。肇事司机逃逸了,所以他没有看到璇玑血淋淋的身体倒在血泊中,手腕处散发一阵紫光、温和的包裹璇玑的身体,大概三分钟后散去,消失的无影无踪。诡异的是监控居然没拍下这一幕。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别了。璇玑死不瞑目,第二天新闻都在播放着天才璇玑28岁就逝世的事,听到的人都只得感叹一声“可惜了”

璇玑再次有意识的时候感觉自己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四肢都伸展不开,睁开眼,好像看到一层半透明的膜状物把自己包裹起来,自己被泡在暖洋洋的水里,感觉像母亲的怀抱一样,再仔细一看、尼玛居然还能看到周围有肠子,脾胃等器官。伸出手一看,我滴妈呀,手怎么这么迷你?想看脚怎么也看不到,肚脐上好像还有一根软软的,长长的东西连着,嗯、手感怎么这么像肠子?

等等、迷你的手?肚脐上有肠子一样的东西连着?这、这不是在娘胎里的因为才会有的情况吗?璇玑瞬间懵了,难道?自己重新回到妈妈肚子里了?哦耶,太好了,璇玑高兴的手舞足蹈。

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半躺在破烂但是干净整洁的床上不停地呻~吟,一只手轻轻的,慈爱的摸着肚子,温声道“孩子乖,娘亲肚子好疼,你乖乖的好不好呀,娘亲和爷爷奶奶,爹爹,你的哥哥们都非常爱你,都特别期待你的出生,你一定要乖啊”

在肚子里高兴的手舞足蹈的璇玑瞬间石化、纳尼?娘、爹、爷爷奶奶、哥哥们?不是爸爸妈妈?自己是独生女啊喂,怎么还有哥哥们?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老天爷在跟她开什么玩笑?没有多余的时间给璇玑去想,因为此时她感觉到一阵推力再把她往外面推,她觉得自己被挤变形了。

外面乱做一团、有急急忙忙端热水的,有急急忙忙拿来开水煮过再用烈酒泡过的新剪刀的人,还有一声声妇人的惨叫。“凌志豪,老娘再也不给你生孩子了,痛死了,啊~”女人在房里满头大汗的大喊着,凌志豪在外面急得团团转“老头子,这回欣儿怎么这么久啊,而且听她的声音痛得不得了哟,这可怎么是好啊”一位衣服都是补丁,但是从头到脚都很干净利落的慈祥老奶奶焦急万分。“老婆子,老头子我也不知道哇”同样衣服都是补丁,但是头发那些都是一丝不苟的老爷爷也焦急的不行,三儿媳妇怎么前面都生三个孩子了,这老四怎么这么慢呢?

“爹,娘怎么办啊,娘子她在喊痛”凌志豪一大老爷们儿急得满头大汗,走过来走过去,眼睛红红的,询问着两位老人。不行,他得进去陪着娘子去,想着便做,男人快步走进去,连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大哥凌志刚反应过来“爹娘,老三老三跑进产房啦”

“哎哟大哥别管那么多啦,大嫂生孩子的时候你也一样跑进去了,咱家不也啥事儿没有嘛”老二凌志强笑嘻嘻的调侃凌老大,“嘿,凌老二,你皮痒痒了是吧?”凌老大作势要去打凌老二,被他们两兄弟这么一闹,众人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一点点。

房间内——常欣死死抓住凌志豪的手,无意识的把她的指甲都嵌进去了,凌志豪楞是没有吭一声,只是两眼含泪地看着自己的娘子,看到她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口皮,都看到血珠了,凌志豪又赶紧地把另外一只手硬塞到妻子嘴里。

常欣只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全身的痛感都被放大了无数倍,浑身的所有骨头好像同时被拆了又重组,痛、痛得让人汗毛都竖起来了,痛到让人想死却又死不成,痛到连呼吸都感觉很困难,痛到意识都快模糊了,痛到连大小便都失禁了,突然下身好像被硬生生的撕裂了一样,感觉自己都要被撕裂成两半了。

“啊~”里面传来很大的一声尖叫声,就像用尽吃奶的力气叫出的满含痛苦又带着解脱,又似带着喜悦的声音。“哎哟,凌老三家的,恭喜你哟,终于生下一个女儿啦”村子里专门为人接生的王婆婆乐呵呵的给常欣和凌老三道喜。孩子出来了顿时觉得好轻松,感觉要飘起来了一样。

王婆婆把孩子洗干净包好放在一旁的小床上,“凌老三家的,你可别睡,咱们还得用力,把胎盘生出来”王婆婆声音温柔地对常欣说,常欣自己已经生了三个孩子,这是第四个,所以她知道胎盘留在体内的危害,如果不趁产道打开了的时候将胎盘生出来,会有生命危险的,因为胎盘会感染子宫。

常欣又一个用力,胎盘出来了,肚子更轻松了,因为刚生过孩子,子宫还是下垂的,所以显得肚子微微凸起。

------题外话------

文中生孩子那段,属于真实的哦,六妹的亲身经历,但也不是每胎都会那么痛的啦,我生我女儿的时候很轻松。感觉生孩子没啥大不了的啊,这点痛完全可以接受。生我儿子的时候嘛文中生孩子那段就是写的自己生娃的时候的感觉????也确实会有大小便失禁,但不是每个产妇都会哟,六妹感觉产科医生很伟大的,她们还会安慰产妇“如果想大小便,放心大胆的,咱们会给你清理干净的,这是正常的,不用不好意思”,哈哈,虽然感觉很嗅,但是那是没办法控制的啦,好啦,不叽叽歪歪啦,祝大家看文愉快哦,么么哒^3^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