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秦夫人你快别自恋了 连载中

秦夫人你快别自恋了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蓝岚天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当一个强大的高手重生成为一个被流放的世家小可怜。当这个小可怜遇上另外一个假可怜。一场炸天炸地的奇妙旅行就开始了。安玉颜是个问题少女,吃喝玩乐精通,狐朋狗友一堆,然后被流放了。当新的灵魂注入,新的人生开启,问题少女绽放出闪瞎人眼的光芒,谁都挡不住。秦绥是一个要颜值没颜值,要能力没能力,被异母弟弟遮掩了所有光芒,一无是处的废物。但又有谁知道那眼镜后面,幽深的眼睛里到底藏有多少秘密?展开

本书标签: 蓝岚天空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九班是差班,挺差的那种,九班的学生不都是问题学生,但是成绩普遍都不太好,要不是尚国胜主动站出来,真的没有哪个老师愿意当九班的班主任,太丢脸了,到时候绩效肯定也是不合格啊,跟奖金肯定无缘。

尚国胜一开始也是壮志满满,想着一定要将九班带起来,就算不能和一班相比,也得和五六七八班这样的普通版一样吧?但是一个学期已经过去,现在半个学期又要过去了,九班还是那个九班。

说不急是骗人的,但他不是为自己着急,是为这些学生着急,马上就要高考了他们继续这样下去,到时怎么能够考出好成绩?

一边讲课,尚国胜一如往常的注意着下面的学生,坐在前排的这些同学一如既往的在做着笔记,后排的学生说话的说话,玩手机的玩手机。尚国胜习惯了,但还是心累。

忽然他的视线停顿了一下,他看到了什么?安玉颜正在做笔记。

这个发现让尚国胜很是惊喜,但是安玉颜的同桌和后桌同学就有些惊悚了。安玉颜这个人平时都很少出现在教室的,就算是来了也都是玩手机打游戏,不然就是睡觉。

她会做笔记?他们不会是看到幻象了?

安玉颜的同桌下意识抬手擦擦眼睛,一看,安玉颜还真的是在做笔记,但是同桌也发现了,她用的是左手。

???

安玉颜是左撇子?

安玉颜自然是左撇子,但是原主却是右撇子啊。

因此,安玉颜得出一个结论,难怪原主那样天真,她这样天才,那是因为自己是左撇子。

这个结论也不知道是怎么得出来的。

下课前,尚国胜很是欣慰的站在讲台上说,“大家要向安玉颜学习,马上就要高考了,如果你们在不努力,就真的要输给别人千八百个公里了。老师相信你们都是聪明的孩子,现在努力还来得及。”

全班同学一致看向安玉颜,安玉颜处变不惊,淡定如山,心中却是在呵呵。

尚国胜走了,班上的同学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讨论他们要怎么学习安玉颜,难道是要学习安玉颜怎么当小太妹吗?凌广义却是直接跑了过来,然后抓起安玉颜的数学书,一看。

“你还真的做笔记了,要奋发图强了么?”凌广义一边借来了安玉颜同桌的书对照着,一边不可思议,“你做的怎么比裴玉玉详细啊。”

裴玉玉也看了过来,还真的是,自己的笔记和安玉颜的笔记复杂的多了。她几乎将尚国胜讲的点都给记下来了,不过回去之后她会重新整理就是了,她的习惯都是如此。

“安玉颜,你真的是学渣吗?”裴玉玉小心翼翼的问道。

她也怕安玉颜这个小太妹,虽然她没有欺负过自己。

安玉颜背靠墙壁,又是那霸气睥睨的坐姿,“学渣学霸就在一念之间,这些都是小意思。”

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简直就跟笑话一样,真的,前后桌的同学都下意识的笑了,但是凌广义和裴玉玉觉得,或许真的是这样。

安玉颜的成绩具体的如何谁都不知道,她转来明峰中学的时候是高一下学期,每次考试差不多都是交白卷,听说又一次是考了三个一百五,但是被当成作弊处理了。

“够嚣张啊。”凌广义笑着说道,“想要考哪个大学?”

“当然是盛京大。”

原主是被流放的,她就靠实力风光回去,闪瞎那些狗眼看人低的亲戚。

“盛京大?”凌广义眼神微闪,“有志气,牛。”

“盛京大很难考的。”裴玉玉小声说道。

是难考,但是对她来说根本就不是事儿。

没有怎么上过学不代表她是真学渣,猎手这职业,硬核的本事得学,但如果是个文盲就很悲剧了,不求你是个学霸,但是各方面的知识都得掌握,毕竟,有些任务也需要长期伪装。

就曾经有一个头脑简单的猎手接到了一个任务,很是简单的任务,偷一份文件而已,然后他偷了好几十分回去,结果没有一份是对的,因为那些文件都是外语啊,他看不懂。

这不是个笑话,是真的存在的。

安玉颜想要考盛京大的消息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立刻传开,这就导致她在学校走到哪里都会接收一波看笑话或者看怪物一样的目光,这是有些糟心的,安玉颜干脆就一直呆在班级里算了。

在明峰中学,高考总体成绩在A省一直都是末位的,每年高考过一本线的人数不足五十人,占明峰中学高考人数不到十分一,这个比例也是很惨的。

早上的课程就这样结束了。

虽然第一节课安玉颜做了笔记,但是语文课和英语课安玉颜又是恢复了原样,让所有人都觉得安玉颜是说了一个笑话,就是老师们也一样。

安玉颜也没有去解释,然后经过几天的观察,班上的同学终于发现了真相。

安玉颜不喜欢语文,英语,所以她不做笔记。安玉颜喜欢的是纯理科,数学物理化学这些课程,她都是有在认真做笔记的。

这个真相,让尚国胜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忧心,但是物理老师和化学老师是真欣慰安玉颜开窍了。而语文老师这些被安玉颜放弃的科目老师则是郁闷的要死。

你要学理科没问题,政治历史不学没问题,但是语文和英语都是必考啊,你不学成绩能好?

尚国胜也是考虑到这点,所以去找安玉颜谈了一下,安玉颜依旧如故,不听劝啊。

好在也有好消息,看到安玉颜都这样努力了,凌广义也跟着学了,凌广义算是九班的大佬,他带头,其他人想闹也闹不起来,就算不想学习,也不会发出大动静来干扰到凌广义。

这天,安玉颜刚和凌广义裴玉玉走出学校,不知不觉,裴玉玉竟然和他们两个走到了一起,这一点裴玉玉自觉也是不可思议。

发现不远处有人探头探脑,安玉颜不动声色的和两人朝着目标前进。

明峰镇新安码头。

夜里,万物具静。

只是在某个仓库里,一群人正在做着某种交易。

‘吱’的一声刹车声,不是很大,但是在这安静的夜晚中显得很是明显,正在仓库里的人下意识的提高了警惕。为首的人朝着手下使了个眼色,立刻就有人小心点往外走去。

码头外一个浓妆艳抹的女生从车上下来,看着周围的环境,脸上浮现出一丝惧怕,但是她似乎并没有打算立刻就离开这里,而是有些踌躇的往某个方向走去。

同时,码头另外一边,一个身影快速的在黑夜中行走,哪怕周围一片黑暗,但是他似乎并没有受到影响。

来到目的地,他这才拿出一个小小的手电筒,透过光亮才发现,这是一个长相精致的女孩,她脸上没有多少表情,甚至一点紧张的样子都没有。不紧不慢的来到仓库的角落,找了一会儿她终于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手提箱。

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她将手提箱拿了过来。

‘砰’的一声,她拿着箱子迅速的躲了起来,之后,外面又传来了一些喧闹声。

“快去找,你们这边,我这边。”

“一定能不能让人跑掉了,不然我们都得完。”

外面有几道光亮闪过,应该是手电筒。

看来不是冲着她来的。

得出这个结论,颜如玉也没有放松,在原地等待了二十分钟左右确定安全了之后,她才走了出来。

仓库外面,另外一个女生正仓皇的逃窜着,她不时的往后面看去,脸上的表情惊恐。

‘嘭’的一下,正在赶路的人和正在逃亡的人就这样撞在了一起。

安玉颜惊恐的看着面前的神色不善的女人,下意识的后腿了一步,而在这个时候,身后有人追了上来。

“在这里。”

“这倒霉催的。”女人低咒了一声,然后直接抓起安玉颜的手就往旁边跑去。

‘轰’的一声将码头的安静打破,码头上的人看着那已经被火包围的游艇,犹豫了一下才离开。

二十多分钟之后,警车将这里包围了。

三天之后,明峰镇医院某病房,病床上的安玉颜猛然睁开了眼睛,才刚要起来,身上就传来了痛意。

“你醒了啊,你的伤还没有好呢,不能随便乱动。”一个护士走了过来按住她,一边按了呼叫铃喊医生过来,“你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颜如玉蹙了蹙眉头,左右看了一下才发现这里的医院?

她怎么会在医院里的?

护士见她不说话也不在意,等医生来了之后配合医生一起给安玉颜做了检查,检查的结果还算不差,不过颜如玉需要在医院里住几天才行。

等医生和护士都离开了,颜如玉眨了眨眼睛,抬起自己的双手看了看,顿时,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浮现出了少有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她记得自己是去码头取东西的,后来遇到了一个女生被人追着跑,她当时善心大发决定久那个女生于水火之中,原本她都将那个女生带到自己乘坐过来的快艇上了,谁知道忽然发生了爆炸。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她清晰的记得,并不是她的快艇爆炸了,而是她手中的那个手提箱爆炸了。

她被算计了。

眼中的震惊瞬间变成凌厉的寒光,忽而又慢慢的软和了下来。

那种情况自己哪怕没有粉身碎骨也是活不下来了,但是现在。

这双手不是她自己的,就是这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可她有着自己的记忆,还有,这具身体的记忆。

她这是附身在这个女生身上了还是借尸还魂了?

呆呆愣愣的看着那双手好久,这双手是真的精致,修长白皙,虽然上面有些伤痕,却是一点老茧都没有,多好多漂亮的一双手啊,这样的一双手,很适合拿枪呢。

“哈哈。”笑声从她唇畔溢出,之后便有些控制不住了。

啧啧啧,她没死啊。

很好,很好,那倒是不用去阎王那边讨公道了。

想着,颜如玉,不,现在她是安玉颜。安玉颜放下双手,看了看窗外,天空很蓝。她呢,现在是一个自由身,那些混蛋再也没办法控制她了,很好。

“安玉颜,你没事吧?”

一道声音传来,安玉颜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微胖的中年男子一脸庆幸的走了过来,手中还是提着一个果篮。

稍微想了想,这个男人是原主的班主任,教数学的,叫尚国胜。

“老师。”她很想坐起来,但是身体不允许。

“你好好躺着。”尚国胜连忙说道,将果篮放到一边的小桌子上,“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落到海里了?”

今天接到警C的电话,他还吓了一跳呢。

这个问题很好,安玉颜微微一笑,具体的原因她晚点会搞清楚的,眼下,她说,“我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是出去散心,怎么掉进海里的我也不知道。”

“你通知家里人了吗?”尚国胜也没有怀疑,只是蹙着眉头问,“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你还是通知你家里人比较好。”

“不用了,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尚国胜见她并不打算改变主意的样子,叹息了一声,都说安玉颜是问题学生,但是他知道的,安玉颜本质并不坏,不然他也不会这样担心了,“安玉颜,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只要你好好学习,一定可以。”

“老师,我知道的。”所以你别念经行么?

安玉颜最怕的就是这些人民教师念经了,脑壳疼。

“你。”尚国胜你了一声,然后又剩下叹息,“我已经给你请假了,你安心休息就是了。”

“谢谢老师。”

尚国胜笑笑,留下来陪了安玉颜大半个小时之后又匆匆离开了,他是个老师,今天也不是周末啊。

尚国胜走之后,警C也来了。

他们来是来询问安玉颜具体情况的,尚国胜不知道,但是他们知道安玉颜身上的伤是怎么造成的,她身上的一些伤是灼伤,也有一些冲击伤,因此,安玉颜不仅有外伤,也有比较严重的内伤。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