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神邸之门 连载中

神邸之门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古城散人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个弃婴,苦难的童年, 转世封印了他所有的记忆,冥冥中各方指引, 重新历练各界的酸甜苦辣, 携手前世今生的缘起缘灭,与美同行,了缘结缘, 经历,积淀,喷薄,痛苦,依旧不改真性情, 涓涓细流汇成大海,星星之火成燎原之势, 一个创世神的重开创世之路, 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怎能看见花开满园……展开

本书标签: 古城散人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明翁跟刘云简单说了几句话之后,并没有很清晰的告诉刘云整件事情的缘由,现在的知道刘云知道的太多了反而对刘云的成长不利,等到了刘云成长起来,具备了相应的能力的时候,自然会知道一切的。

看着依旧一脸疑惑的刘云,明翁说到:“姑爷不必疑惑,你现在只是一个普通人,知道太多了对你并没有好处,你只要是好好地接受我带给你的这些东西就好了,什么也不要想,什么也不要问,你就是问,我也不会告诉你,你只记住一点我不会害你的,就足够了。”

刘云有点麻木的点点头,没有说话。

刘云已经不会迷茫了,反正通过简单的了解,发现对方不会害自己,也就顺其自然了。爱谁谁吧,既然现在不告诉自己,自然有不告诉自己的理由,或许真如明翁所言,不该知道的时候,知道了太多反而对自己没有好处。既然如此那就顺时而动,等到自己拥有了足够的能力的时候,即便是明翁不告诉自己,自己难道不会去查吗?

这不是逆来顺受,这叫顺应天意,现在的自己根本没有值得任何人惦记的东西,本就孑然一身,一无所有,哪还有什么好怕的,不是吗。

明翁选择了最最便捷的方式,帮助刘云快速的成长起来,既然已经错过了最佳的修炼年龄,自然不能再走寻常之路了,那样的话,刘云的这种地球生命身体已经等不起了,所以明翁选择了利用刘云的梦境,这是不受时间和空间限制的,这样可以发挥出最大的效力,既然时间不等人,那就利用时间的漏洞,彻底将刘云的身体激发,既然他不同于常人,那就不必非要走常规路线了。

明翁直接调用了刘云的灵魂体,至于他的肉体,随着灵魂体的修炼,肉体自然会稍稍滞后自行跟上的,这样简单粗暴,但是效果最快,这样的梦中修炼不受自然时间的限制,可以说梦之无限的时间不会等同于现实的时间的流失,也许在梦中会过几十年,而在现实的时间体系之中,也许只过了几分钟而已。

随着明翁一系列手诀变换,梦中的刘云盘膝而坐,仿佛漂浮在空中,明翁迅速围着刘云转动,出手如电,拍击全身各处穴位,随着拍击,一股股能量团被明翁直接逼进刘云的体内。这时的刘云经历着有生以来从没有经历过得痛苦,饶是刘云坚强的性格,也顶不住剧痛所带来的折磨。他坚持着,坚持着,从不轻言放弃的他满脸的痛苦,肌肉抽搐着,整个脸看起来非诚的狰狞恐怖,豆大的汗珠顺着他的全身滚落。

随着明翁的动作越来越快,渐渐地那种无法忍受的痛苦慢慢减轻,整个过程之中,刘云除了表情狰狞之外,愣是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惹得明翁不住的点头,心里暗暗称赞,明翁心里非常清楚,自己的这一套洗髓炼体,即便是有着内力基础的的孩子,遇见之后也是哀嚎不断,能坚持下来的少之又少,可是刘云一直坚持着,并且没有发出痛苦的声音。

刘云就觉得体内好像有一条沉睡的巨龙开始慢慢苏醒,撕咬着自己的全身,感觉整个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仿佛自己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这种感觉非常的奇妙,这是一直以来从没有出现过的感觉,刘云自己现在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之处,或许真如明翁所说的,自己难道真的有着异于常人的一些什么东西,刘云仔细体悟着自己身体强大的变化,将那些私心杂念慢慢的放下来,这就是人们口中的修炼啊,刘云的心中有着奇异的兴奋,自己终于可以强大起来了。

明翁强行灌入刘云体内的能量开始汇聚,慢慢的形成一股涓涓细流,体内的这股能量流开始顺着任督二脉缓缓流动,每到一处穴位的时候,都是先行堆积,当积累到足够多的时候,这些能量就会开始暴动起来,强行将这个闭合的穴道冲开,但是冲开穴道的时候的痛苦真的是一种非人的折磨,感受着不同部位的疼痛,每个位置的感觉不尽相同,有的痛,有的痒,有的麻,有的酸,有的像着火一样炙热,有的像冰封一样的寒冷,总之是百味陈杂。

浑身好像万千虫蚁撕咬,坚毅的性格支撑他默默忍受,直到这股暖流慢慢汇入丹田,慢慢旋转,扩张着整个丹田的空间,使得刘云的丹田不断地扩大,再扩大,当扩充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它们停下来这个工作。

刘云直到这个时候才感觉稍稍减轻了一点痛苦,才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又是自己的身体了……

这股暖流再次开始依次游走在任督二脉的诸穴上,那团暖流的二次循环使全身不适感也瞬间消失,当这股暖流缓慢的通过任督二脉诸穴游走了两个周天以后,再次游走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

就这样周而复始,直到感觉不出这股暖流存在的时候,随着血脉充盈骨骼健壮,新的一种感觉又涌上心头,这种感觉使人有了一种海纳百川的洒脱,自己的身体就像广阔无垠的大海,源源不断的容纳着奔腾涌来的劲力。

明翁在刘云身上拍打的顺序是按照《天地玄黄经》中修炼的方法,顺次拍打刘云周身诸穴,助他快速建立循环,从而形成真气循环,最终要转换激活灵力,一旦真气循环形成了,那么就可以慢慢在刘云的体内自行流动,带动周围环境中的游离的能量进入刘云的体内,这样刘云就可以随时随地的进行修行了。

感觉上仿佛过了若干年,这些能量已经可以也乐于在刘云的体内自行循环的时候,明翁停下来自己的动作。

这个时候,如果仔细观察明翁,会发现明翁整个人仿佛衰老了好几岁,头发仿佛更白了,脸上的皱纹也加深了一些,不过明翁却异常高兴,他没有想到这么快的时间就能够帮助刘云建立起内力循环通道,这具身体简直是千疮百孔,不堪使用,还好刘云的性格坚毅,能够耐住痛苦坚持下来,那么这第一关过了,以后的事情就简单很多了。

寒冬的代表作品就是北风加白雪,呼啸的北风依旧在吹,阴沉沉的天空中鹅毛大雪飘飘洒洒的落下。

北方的冬季最让人难以忍受的季节,呼出气息瞬间形成一股白色的雾气,迅速消散在呼啸的北风中。

18岁的刘云把整个下巴都缩在衣领里来躲避刺骨的寒风,他不时地打着冷颤,高大修长的身躯,清秀挺拔;他的脸庞是最完美、最温和的那种,但是仔细看能看到一丝隐藏的坚毅,长长的、密密的睫毛,乌黑明亮、温柔带笑的眼睛,竟有种让人沉迷的魅力;他的头发又黑又亮,轻轻地飞扬着,有种柔和清雅的美,破旧的衣服难以隐藏帅气的大男孩。生活给了他太多磨难,但他依然坚强自信的活着。

当他走到胡同最里面的门口前停了下来,木质大门破破烂烂,门跺的青砖也大多裂开,泥土垒成的墙壁已经摇摇欲坠,就是这样一栋破旧的房屋成为了这个坚毅的男孩的避难所,让他不至于露宿街头成为流浪儿。

刘云费力的把院门打开,走了进去,院子里,厚厚的积雪,枯黄的野草,整座房子空落落的,没有一丝人气,这个小院,现在除了刘云再没有第二个人了,刘云站在小院中央,略微显得有一丝沉寂,整个人仿佛融入进这种荒凉之中,让人看了觉得心疼。

刘云,生活在北方农村的一个叫做石头村的小村庄,这样的一个小村庄没有出过什么名人,所以和这里生活的老百姓一样名不见经传,但是这样平凡的小村庄养活了一代又一代朴实无华的百姓人家。

刘云从出生就不知道父母是谁,被一位独身的老人收养,老人姓刘,住在这个小村庄,人称刘老憨,为人忠厚老实,一生没有娶妻,原因无非就是一个穷字,连自己生活都成问题,根本没有那个女人愿意嫁给他,并且老人不善言辞,看起来有点憨,所以一直就是独身一人。

那是一个初夏的黎明,刘老憨每天起早出门去捡拾破烂,以此维持生计,当他走到村外的小路上,突然听到前方有婴儿的哭声,声音洪亮清脆,刘老憨紧走几步,来到近前,看到一个小小的包裹,里边裹着一个小小的婴儿,刘老憨心想,这是哪个狠心的家长将自己的孩子给抛弃了。

小小的婴儿咧着嘴正在大声地哭泣,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真是可怜,都没有见到自己的母亲什么样子就被无情的抛弃在了这里,刘老憨赶紧上前抱起孩子,说也奇怪,孩子进入刘老憨的怀抱之中后就再也不哭不闹了,这更加让刘老憨心存怜悯,心想,既然让自己赶上,说明这是上天送给自己的礼物,知道自己无儿无女的,居然就给自己送来了这么一个孩子,刘老憨高兴地抱着孩子走了回来去,碰见四邻八舍的,全都好奇刘老憨从哪里弄来的一个孩子,刘老憨憨憨的告诉大家在村子外边捡来的。

王婶在一边开口说道:“老憨呐,这是好事,正好你收养这个孩子做儿子,将来给你养老送终,这不是挺好么,哎,就是你这个日子过得太艰难了,你自己生活都成问题,能不能将这个孩子养大就更是个问题啊。”

刘老憨开口道:“王婶,有我一口吃的,就管保我不会让孩子饿到。”

“我们都知道你是好人,可是养一个孩子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一定要有心理准备啊。”

“我知道,那王婶你教教我怎么照顾孩子。”

这是包裹中的小刘云开始皱眉,挣扎,不过并没有哭。

王婶见此情景,连忙说道:“你啊,没养过孩子,还真的需要好好学学,你看,孩子现在这个情况,要么是拉了或者尿了,要么就是饿了,来,我们给孩子解开,看看情况吧。”

说着将小刘云放到土炕上,解开了包裹,顿时一股臭味传了出来,原来是也拉了也尿了,王婶赶紧将尿布换下来,给小刘云用温热的清水擦洗小屁股。

这时,听到消息赶来的邻居也多了起来,其中,有一个还在哺乳期的老张家媳妇,抱着孩子也站在旁边看热闹,见到小刘云顿时心生怜悯,看到王婶给收拾好了,于是将自己的孩子暂时放到一边,抱过小刘云,解开衣襟给小刘云喂起了母乳,小刘云舒服的两只小手放到老张家媳妇的胸前,痛痛快快的吮吸起来,看来已经是饿的不行了。

吃过之后,老张家媳妇将小刘云侧身轻轻拍了拍后背,让他打了一个嗝,然后将他放到炕上,小刘云直接就睡着了。

就这样,平时刘老憨就煮点面糊糊,烀点红薯喂养小刘云,赶上谁家哺乳的媳妇母乳充足就抱去喂养一番,孩子就这样不知不觉的成长着。

到了一周岁以后,小刘云早早的开始进食,毕竟,那个时候所有人全都不富裕,所以哺乳期的女人很少,母乳也都不是很充足,刘老憨真的是舍不得刘云受委屈,将自己省吃俭用积攒的钱全都给刘云买了奶粉了。

吃着百家饭,穿着百家衣,这就是刘云的童年。

站在冷清的院子中,孩童时期的情景涌上心头,尽管儿时的记忆已经没有多少了,但是儿时的委屈和备受欺凌一直在刘云的心头挥之不去。

贫穷,饥饿,一直是他记忆中最深的符号。

从小他跟随刘老憨捡拾破烂,性格很是坚强,人也非常懂事,正应了那句话,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从小跟着刘老汉务农,刘云小小的身板很有一点肌肉,农村的孩子没有不干农活的,但是没有人像刘云那样成熟的早,早早地就知道自己家庭的困苦,爷俩每年忙碌一年,打的粮食都是勉强能够够两个人生活的,所以捡拾垃圾成了他们的一项额外的收入,尽管不能够累积很多的财富,不过两个人还是可以勉强维持生计,在刘云的眼里没有垃圾,那些纸箱纸壳废铜烂铁全都成了他眼中的财富。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