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神秘王爷的爱妃 连载中

神秘王爷的爱妃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是有着惊天容貌的娉婷郡主,是天下最美的女人,只一眼,便倾倒城池,媚惑众生。民间传说,她的美貌甚至吸引了自己的生父,以至于生生逼死了自己的母亲,其父亦不知所踪。圣上钦点她和亲邻国,被众多皇子明争暗夺,她安之若素。赐婚前夜,一场看似意外的大火,让她成功掩藏起绝色的容颜,变得丑陋不堪,所有人弃之如敝屐。那个极少有人目睹真容,传说中身有残障的七皇子,竟然娶她这个容颜尽毁的丑女?残王丑妃,全天下皆是耻笑声。大婚当夜,所有的传说一一应验,他身坐轮椅,她黑纱遮面。可是为何传说没有告诉她,这个七皇子竟俊美如斯?然而,竟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声音甫一出来,在场的人,竟无一不酥了身子。

马背上的男子也怔了片刻,随即才又笑了起来:“那依郡主的意思,该如何处置于他呢?”

“既是公子府上的人,小女子又哪敢多说什么。”马车内,夕颜嘴角的冷笑愈发加深了。

马背上的男子邪肆的眯起眼睛,往先前冲撞夕颜的那人看了看,冷声吩咐道:“来人,将他拖下去,重打八十大板,以此向郡主谢罪。”待那人当真被拖到一边之后,他才又道,“郡主的马车似有损坏,不如,以我的马车送郡主前往驿站,如何?”

“你是谁?”

夕颜的声音依旧淡淡的,然而那语气中,却分明透出一丝不屑。

“在下皇甫清宏,排行第六。”

果然是皇族中人。夕颜心中了然,思量片刻之后,淡淡一笑道:“如此,劳烦六爷了。”

闻言,皇甫清宏的双眼愈发眯得紧了,才又看向那依旧坐在车驾马背上的那少年:“原来十二弟也在这边,就请十二弟将郡主请出来,如何?”

那少年先前见二人一问一答,便抱着手臂静观好戏,不想此时皇甫清宏却突然唤了他,微怔之后,想起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倒也不恼,笑道:“乐意为六哥效劳。”

马车门缓缓打开来,少年弯下腰身,探头往里,这一看不打紧,一颗心却顿时如同冲上了云霄一般,只觉得浑身的血气都往头上涌,竟然失去了知觉一般,生生的一头就栽倒了地上。

在场之人见状,无不大惊,只余皇甫清宏,双目幽深,依旧死死盯着夕颜的马车,沉声吩咐道:“送十二爷回府。”

有侍女过来打起了帘子,将夕颜扶出马车。

夕颜缓缓现身那一瞬,整条街道之上,竟然寂静无声,所有人都伸长了脖子,翘首以待。

然而,令众人唏嘘的是,那传说中绝美的脸上,却罩了一方丝巾,无法得以目睹真容,只能看见她窈窕的身姿。

偌大的街道上,竟蓦地响起一阵叹息声。

夕颜缓缓抬起眼帘,看向皇甫清宏,那眸中竟如同含了春水,盈盈一荡,足以摄人心魄。

只是与那双眼睛对视片刻,皇甫清宏竟然便怔住了,半晌方才让出道来:“郡主请。”

夕颜低头垂眸,款款而行,登上皇甫清宏所备的马车之后,整个仪仗队伍复又整顿好,缓缓朝着驿馆的方向而去。

“那当真是六皇子?”人群之中,终于响起了低低的议论声。

“京中除了这位爷,还有谁能带着铁骑在大街上奔骑?”

“可是这位爷,不是据说……喜好男风吗?怎么对这位娉婷郡主也有兴趣?”

“所谓天下第一美人,谁人不想一睹真容?况且,今日只是这位六爷打了头阵,你怎知这两边的楼上,有多少双藏在暗处的眼睛都对这位郡主虎视眈眈?皇族之内,只怕又有得一番争斗咯!”

……

待到整条街上终于再次恢复宁静之后,一旁的酒楼内,缓缓踱下来一气度不凡的紫衫男子,俊美异常,然而眸中却透着寒凉,看向人群渐去的方向,神情冷峻。

一旁的小厮牵过马来,躬身道:“九爷。”

男子依旧淡漠,翻身上马,沉声吩咐:“去七爷府上。”

夜深了,四下里皆寂静无声。

极远处传来钟鼓楼的钟声,一慢两快,在寂静的夜里传得极远。

已经是三更时分了。

伴随着那钟声,太和殿副主管张远德原本低垂的头不禁微微抬起了些许,看向了背对自己站在殿中的女子一袭简约的粉色长裙,肩若削成,腰若约素,一头浓密的青丝柔顺的垂下来,乌碧亮泽即便是背影,也是这样的动人心魄。

听到钟声,女子终于缓缓转过了身子,张远德一惊,忙的低下头去,本是不敢再看,然而却已来不及,那张绝美的玉颜已然映入眼帘,霎时间便只觉心惊肉跳,虽已是净身之人,竟仍免不了口干舌燥之感。

那是怎样一张倾倒众生的脸!

原本殊璃清丽的容颜,本就已出尘如仙,令人不敢逼视。再加上唇际那浅淡柔和的笑意,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一双翦水眸如含春水,一颦一笑,竟是说不出的勾魂摄魄之态。

张远德忙的愈发低垂了头,心下暗暗叫苦。

她要寻皇上,然而皇上有心避开她,一早便在荣嫔娘娘那里歇下了,还特地嘱咐过不许惊扰。只留下他一个奴才,如何能应付得了这位天下闻名的郡主?

世人皆知,娉婷郡主绝美,被誉天下第一美人,然而又有几人知晓,这位郡主的性子却是如此难以捉摸?

果不其然,花夕颜一步步走近他,嘴角依旧是柔和的笑意,一开口,那声音亦同样轻柔:“既然张公公寻不见皇上,那就让我自己来寻罢。”

刹那间,张远德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上蓦地升起一阵凉意。

“走水了……快来人哪,太和殿走水了……”

不过半柱香之后,张远德眼睁睁看着太和殿在自己眼前着了火,很快,火势愈发迅猛的席卷了整个大殿。

深夜的宫廷,顷刻之间大乱起来。

当惊惶万分的呼喊声响彻整个宫殿之时,夕颜却只是若无其事的背对着冲天的大火坐在御花园中,一边品尝着精致的茶点,一边静静等待着。

直到“皇上驾到”的通传声时传来之时,张远德顿时老泪纵横,而夕颜嘴角蓦地绽开一抹动人的笑意。

皇帝确似刚刚起身的模样,怒气冲天的赶来,发鬓之间还有一丝凌乱。然而屏退了众人之后,他看向夕颜的目光却又是愤怒,又是无奈:“夕颜,你又胡闹些什么?”

“花君宝,你能下旨送我去和亲,我就不能烧你一座宫殿?”夕颜依旧只是笑,顺手递给他一块味道极美的芙蓉酥。

“你……”年轻的皇帝听她张口便对自己直呼其名,且还是小时候的乳名,脸上禁不住又是恼怒又是尴尬,终于还是冷冷道,“这是皇祖母的意思,你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夕颜收回糕点,缓缓送入自己口中,冷笑了一声:“不是说君无戏言么?圣旨都已经下了,我又怎么敢不嫁?不过么……”

皇帝心头骤然升起不祥的预感,拧眉道:“不过什么?”

夕颜轻轻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微笑看着他:“没什么,做这个芙蓉酥的厨子不错,我能带走么?”

“……”

半个时辰之后,皇帝近来最宠爱的荣嫔所居之处,竟再次传来了众人惊惶的喊声

“走水了,走水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