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神兵奶爸在都市 连载中

神兵奶爸在都市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橡皮擦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代兵王含冤而死,却意外重生在一个废物女婿的身上。展开

本书标签: 橡皮擦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晚饭很快做好了,小果汁写完作业,趴在床上拿着平板在给柳媚烟发信息,韩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其实他心里面,一直在想着下一步的计划。

这个韩东东太窝囊,兜里的钱都是柳媚烟给的买米买菜的。

因为受了重伤,他从宗师级高手退到二流高手,想要恢复以前的实力,需要时间,还需要丹药的辅助。

韩默有过一段奇遇,对于丹药的炼制并不陌生,不过他需要场地,需要炼丹炉,还需要购买不少名贵的中药材,这些都需要钱。

所以,他想恢复以前的实力,必须要搞到钱才行。

以前瑞士银行的银行卡是不能用了,如果这边发生交易,李先肯定会觉察到自己没死,到时候不等他恢复以前的实力,过来找他就麻烦了。

正想着的时候,门铃响了。

韩默回过神来,看来是那个所谓的老婆柳媚烟回来了。

想起白天柳媚烟那一巴掌,韩默并没往心里去,要怪就怪那个韩东东没本事吧!

刚把门打开,一股沁人心鼻的香味便传入鼻中。

韩默忍不住心神荡漾,他敢肯定,这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女人身上特有的体香。

“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

柳媚烟是江城市万科房产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她是女承父业,柳问没有儿子,膝下就这么一个女儿。

身为退伍老兵的他,曾经打过越战,和韩东东的父亲是战友。在一场战役中,为了掩护柳问撤退,韩东东的老爸牺牲了。

柳问答应他,一定把韩东东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顾,后来柳媚烟和韩东东成亲,本来还打算这韩东东能帮忙把公司照料好,可没想到这家伙就是一个软骨头,吃啥啥不够,干啥啥不行……

柳媚烟穿着一身裁剪得体的职业套装,妙曼的身姿一览无遗,一双美腿裹着黑色丝袜,令人无限遐想,精致的五官,柳叶弯眉樱桃嘴,不得不说,这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

怪不得韩东东会冒着挨打的份,也要占她的便宜,就这模样,是个男人都把持不住啊!

“刚才看电视呢,没有听到。”

韩默笑着将柳媚烟的手包接过来,挂到身后的墙壁上。

他越是这样,柳媚烟越是来气,不说找一个有本事的男人,最起码也要门当户对吧,可看眼前的这位,哪里有点男子汉气概,完全就是一保姆……

听到柳媚烟回来,小果汁也从卧室跑出来,然后三人坐下开始吃饭。

韩默今天做了三菜一汤,没什么特别的,都是一些家常菜。

吃到一半的时候,柳媚烟忽然感觉出今天的饭菜,味道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比起以前,味道好像更加鲜美了。

不过她也没往心里面去,想到好姐妹楚雨荨打的那个电话,便笑着问韩默:“请演员花了多少钱啊?”

“嗯?”这话让韩默有些云里雾里:“什么演员?”

“行了,你不要再装了。”

柳媚烟嘴角露出不屑的笑容:“你做的什么事情,你心里面明白,雨荨是我的好姐妹你也知道。你这种吃软饭的人,跟本配不上她,如果你有什么想法,可以告诉我,我们可以去离婚。”

听到这些,韩默明白过来,得,柳媚烟肯定是知道了幼儿园门口发生的事,本来他还打算通过这件事,让柳媚烟对他的态度有所改观的。

现在倒好,她却认为那几个家伙是自己找来的演员,而且做这事还是为了去讨好楚雨荨。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看来让柳媚烟改变对自己的看法,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吃过晚饭以后,柳媚烟哄着小果汁睡觉去了,韩默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电视,脑海里面却是补出一副奇怪的画面……

过了一会儿,柳媚烟穿着睡衣从卧室出来,要去浴室洗澡。

质地考究的丝绸睡衣略显宽松,随着走路的摆动,优美的弧度若隐若现,头发散开,乌黑靓丽的秀发宛若瀑布般垂在肩头,空气中的体香更加浓郁了。

这对于没有和女生有过肌肤之亲的韩默来说,无疑是致命的。

觉察到韩默炙热的目光,柳媚烟更加厌恶,狠狠瞪了韩默一眼:“看什么看,滚去睡觉。”

“哦。”

韩默淡淡回道,心中却是狂喜,难道今晚就要和美女共度良宵吗?幸福来的太突然,竟让这个曾经身经百战的王者不知所措,不过很快的,他的目光又变的暗淡下来。

在柳媚烟的眼中,他并不是韩默,而是韩东东,韩东东的卧室是一个十分狭小的房间。

躺在单人床上,双臂枕于脑下,看着窗外的月亮,韩默不知不觉进入了梦想。

这一晚他睡的无比踏实,第二天早晨六点,韩默很有规律的起床,洗漱过后开始准备早餐。

不久后柳媚烟和小果汁从卧室出来,柳媚烟洗漱过后,换了一身衣服就往外走,并且对韩默说道:“最近公司很忙,晚饭不用等我了,九点之前,要让果汁睡觉,明白吗?”

说完也不管韩默的反应,开门就往外走。

“哦,你吃完早饭再走呗?”等韩默答应一声的时候,柳媚烟已经走远了。

吃过早饭,韩默把小果汁送到学校,找个地方把车一停,然后便在大街上溜达起来。

多年的战斗生活,让他的心理和身体上都疲惫不堪,看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韩默心升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

他十八岁那年离家出走,一年的颠沛流离之后,机缘巧合去了非洲,如果当初没做那个选择,现在自己或许也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报仇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恢复本来的实力,要招兵买马。

他要真正的融入现在的生活,他想找一份工作,一来是可以充实自己,二来是想通过工作的机会,认识更多的人才。

李先的叛变是他没有想到的,他本来以为,只要兵强马壮就足够了,拳头硬就是硬道理,没想到问题最后出在最信任的人身上。

现在韩默明白了,兵不在多,在于精,宁要一个同生死共进退的好兄弟,也不要十个阳奉阴违的小人。

走了一会,他在一处安保公司门口停了下来。

这家名为金盾安保公司的红色大门上,贴着招聘简章,招聘二十五岁要四十岁之间的安保人员,要求身体健康,身体素质过硬,退伍兵优先,每月工资在一万二往上。

一万二对于以前的韩默来说,简直不值一提,不过现在的韩默兜里比脸都干净。

他选择应聘这份工作,主要是因为这里可以遇到身手不错的人。

啪!

脆响的巴掌,在韩默脸上留下五个鲜明的手指印。

这让韩默有些懵逼。

这是哪里?

面前貌美肤白的女子又是谁?

我被子弹击穿了脑袋,不是已经死了吗?

“韩东东,你这个废物!要不是我爷爷以死相逼,你觉的我可能嫁给你吗?”

“还想占我的便宜,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不等韩默细想,面前的美女气汹汹的说完,然后摔门而去!

望着陌生的房间,韩默的脑袋忽然觉的很痛。

恍惚间,枪炮声在耳边炸响。

他的脑海中出现一副奇怪的画面。

蚊虫肆虐的非洲,茂密的丛林,热带植物,一望无垠的大海。

“韩默,你已经走投无路了,投降吧!”

一名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说道。

韩默浑身是血,站在悬崖边上。

望着这个自己最为信任的兄弟,韩默忍不住苦笑。

李先,韩默自认为最信任的兄弟,予以他重任,让他担任血狼团的副官,没想到他却背叛了自己。

勾结其他几个雇佣兵团,还带了不少一流高手,对血狼兵团进行了毁灭性的打击。

血狼团的兄弟损失过半,更多的人选择了投降,而韩默凭自己的一身本事,本来是可以逃出生天的。

然而李先不知从哪里请来了,和韩默一样同为宗师级的高手,趁着韩默身体虚弱之际,把他打成重伤。

韩默不畏惧死亡,多年的雇佣生涯,他早已把生死看淡。

只是不少曾经和他并肩作战的兄弟,为了保护他离开,却……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还这么狂吗?”

“韩默,你现在给我跪下求饶,说不定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

李先嘴中嚼着口香糖,一脸玩味的看着韩默。

“呵呵,李先,你居然背叛我,亏我对你这么好,当初算我看走了眼。”

韩默眉毛一挑:“让我投降?你觉的可能吗?有种你开枪打死我,不然我早晚一天找你算账!”

“尼玛的!我看你的嘴有多硬!”

李先满脸狰狞,吐了口香糖,转身从边上的一人手里,拿起一把自动步枪,枪口对准侧面放下武器的血狼团士兵们,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

橙黄色的子弹散落一地,枪口冒出一阵火舌,转眼间,十几名士兵倒在了地上。

“李先!你背叛了我,难道还要赶尽杀绝吗?他们曾经也是你的兄弟啊!”

韩默暴怒,胳膊抬起!

砰!

愤怒的子弹击中李先的胸口,饶是他穿上了防弹衣,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也让他后退了一步。

断了一个肋骨,同时胸口处隐隐作痛。

“给我杀了他!”

随着李先的这一声喊,他身后的几十名雇佣兵举起了枪口。

接连不断的枪声,像是爆竹般接连响起。

韩默中枪无数,身为宗师级高手的他,虽说有真气的把持,再加上身上防弹衣的防御,短时间内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要命的是,一颗侧面飞来的子弹,击中了他的脑袋!

而无数子弹巨大的冲击力,使得他连续后退,身子跌落悬崖!

嘭!

韩默跌落大海,猩红的鲜血瞬间染红附近的海面,一阵海浪扑来,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一名士兵跑到悬崖边上,往下看了一眼,然后回头大喊:“李副官,韩默不见了。”

“没关系,他身负重伤,又跌入悬崖落入大海,活不成了。”

说完之后,李先手上的自动步枪,毫不犹豫对准了这名士兵。

枪响过后,这名士兵倒在了血泊中。

李先冷笑:“我才是血狼团真正的主宰,我不是什么狗屁副官,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

冰冷的海水,让韩默清醒了不少,他睁开双眸,眼前却是白茫茫的一片,无数鱼类在他身边围绕着,打量着他这个外来生物。

“我韩默叱咤风云,几乎一生未逢敌手,没想到最后却死在最信任的人手里。”

“李先,你好狠毒啊!”

“不行,我不能死,我要报仇!”

无数气泡从韩默的口鼻中窜出,他肺部的氧气越来越少。

韩默支撑不住了,只有一个念头在他脑袋里面挥之不去。

“我不能死,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韩默重生了,他的魂魄重生在一名废物女婿的身上。

废物女婿叫韩东东,有着和韩默同样的面孔。

韩默不仅魂穿了韩东东的身体,还继承了他的记忆。

了解到这一切之后,韩默淡然下来,如此也好,既然老天不让我死,就自然有他的用意,可能是想让我有朝一日,亲手宰了李先那个小人吧!

默默感受着现在的身体,还好,这个韩东东的身体还算健康,除了身体有些羸弱,性格上有些窝囊之外,就没啥大毛病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韩东东好像很怕老婆。

想来刚才也是对那位叫柳媚烟的美女,有什么非分之想,这才挨了一巴掌。

韩默留在这里的念头,其一是刚才那位美女确实挺漂亮的,是韩默喜欢的类型,活这么大,韩默还没碰过女人呢!

他和其他人不一样,换作其他雇佣兵王,手上拥有数万兵力,金银财富数不胜数,恐怕早就夜夜笙歌做新郎了。

然而这一方面,韩默却比较洁身自好,他认为,没有感情的男女关系,都是禽兽行为。

二来,现在他受了重伤,已经从宗师级高手跌落到二流高手了,身手远不如以前,他要在这里休养生息,卷土重来。

那个一掌把自己轰出十几米远的老头,到底是什么人,看他的身手,至少和自己一样,是宗师级高手,甚至是神级高手也说不定。

看的出来,李先为了对付自己,私下准备了很多,可笑的是,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韩默深吸口气,起身到了客厅,从抽屉里面找出纸和笔,然后慢慢勾勒起那个老头的画相来。

画完之后,韩默仔细端详着,可以确定,这个人很陌生,从来没有见过。

韩默不仅要找李先算账,还要找那些帮李先人的麻烦。

在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仁慈二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帮了李先,我都已经把你判了死刑,除非我死了。

要想卷土重来,必须有钱,这样才能招收到更多的手下,而现在韩默的兜里,一分没有。

凭借着继承韩东东的回忆,韩默来到阳台,挪开一个仙人掌盆栽,下面是皱巴巴的三百元现金。

韩默忍不住苦笑,这个韩东东窝囊的也是可以的,不就是三百块钱吗?

至于吗?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