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 连载中

祁少追妻:天才萌宝要妈咪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慕容歆儿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意外救了一个小萌宝,从此被缠上。展开

本书标签: 慕容歆儿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祁沐风叠着修长的腿,坐在首席官的锦椅上,脸上没什么表情,目光却下意识的移向会场外面。

比赛都要结束了,她还进来做什么?

朝着候在一边的工作人员打了个响指,让安检放人进来。

白璃进到会展中心,冲到比赛现场时,颁奖嘉宾正准备给陈雨薇颁奖。

她毫不迟疑的大喊一声:“等一下!”

跑过去,穿过众人的眼光和媒体的镜头,站上舞台。

陈雨薇脸色一变,震惊的看着她,她不是应该在冰库里吗,怎么会跑来这里?

眼里燃起不易察觉的杀意,旋即被媒体的闪光灯抹去,换上亲和的笑容。

白璃无视陈雨薇的惊讶和愤怒,一把夺过主持人手中的话筒,对着媒体开口说道:“陈雨薇的参赛作品是盗窃的。”

一句话让现场瞬间炸开了锅,众人议论纷纷,闪光灯仿佛要闪瞎人的眼睛一样,咔咔咔的闪个不停。

“白璃,请你不要在这里胡说,你当着这么多媒体污蔑我,我可以告你诽谤。”陈雨薇握紧话筒,强忍着心里的怒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和平静。

“我有证据。”白璃不想跟她争辩,举起自己带来的设计初稿和改稿。

陈雨薇气的脸色发白,走过去在她背上使劲一掐,低声说道:“你不要太过分了。”

把她往后面一拽,对着媒体和观众微微而笑,声音甜甜的。

“大家不要听她胡说,我作为一个公司的总监,绝不可能做出盗窃别人作品的事情。今天是个皆大欢喜的日子,我不想跟她计较,麻烦工作人员带她出去。”

看到保安走上舞台,白璃慌了起来,本能的看向祁沐风的位置。

他是主办方的最高层,面对这样的事,应该有所表态。

可是,他就坐在那里,至始至终都一言不发,好似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白璃推开抓住自己胳膊的保安,冲到舞台前面,把手中的稿件一张一张翻过:“这个作品是我的,这是设计时所有的改稿。”

陈雨薇冷笑一声:“凭借几张改稿就能证明作品是你的?”

白璃没有跟她啰嗦,走到她看秀时的座位上,拿起设计稿回到舞台,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点燃。

陈雨薇以为她要烧了设计稿,连忙阻止她。

白璃闪开,把设计稿平行拿着,用打火机的火苗熏在下面,没过一会儿,设计稿上显示出“白璃”两个大字。

“那么这样呢?”白璃有个习惯,喜欢在设计稿上签上自己的名字,但因为直接写在表面影响美观,就用白蜡写。

却没想到,这个习惯会帮自己这么大一个忙。

陈雨薇脸色大变,万万没想到她还留了这样一招。

紧张的捏着自己的手指,脑子里快速的想着办法,忽地眉心一闪,她立马装出一副委屈的样子。

“白璃,我平日里对你不薄,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把我的设计稿弄坏了,就说把你的赔给我,现在又跑来说我盗窃你的作品,你是想毁了我吗?”看着白璃,陈雨薇一副受尽委屈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白璃一愣,脸上闪过一丝不解,旋即就明白过来。

她这倒打一耙的本事,倒是很厉害。

假装的委屈,也像模像样。

白璃用力咬了咬唇,想了好一会儿,竟发现,不知道该怎么来反驳她。

“你说设计稿是我赔偿给你的,你有证据吗?”就只能这样,把问题甩给陈雨薇。

“白璃,你不能这么过分,当时作品毁坏一团乱的情况下,难道我还让你写个字据给我吗?”陈雨薇表面装得楚楚可怜,心里却只想快点结束这个话题,免得说多了露出端倪。

就朝着祁沐风走过去,语气有些撒娇,“表哥,你是最了解我的,我怎么可能会盗窃别人的作品,你相信我的对不对?”

表哥??

白璃惊得瞪大眼睛。

祁沐风是陈雨薇的表哥?!

突如其来的爆炸消息,让她当场愣住。

祁沐风一身黑色西服,端正威严的坐在那里,舞台上的灯光打过去,映出他棱角分明的脸。

他就像一尊被摆在月光下的雕塑,一侧沐浴着光明,另一侧隐匿在黑暗之中。

神色如一面平静的湖水,没有任何波澜,深邃的眼瞳闪着丝丝冷冽,让人捉摸不透,又不敢直视。

却在不经意间,皱了起眉。

这种情况居然cue他,陈雨薇到底有没有长脑子?

帮她,肯定被说偏私。

不帮她,舆论又会偏向白璃。

他真不希望,让集团的名誉与白璃扯上关系。

媒体的闪光灯转向祁沐风,他修长的手指扣了一下西服纽扣,施施然的站起身,优雅的像个高贵的王子,对着镜头凛然说道——

冰库里,寒气逼人。

白璃睁开眼睛,一张白白净净肉嘟嘟的小脸印入眼帘,她愣了愣,冰冷的空气让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转脸一看,发现自己处在一个冰库里。

冰库?!她明明在跟总监陈雨薇聊参赛的设计稿,不知怎么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竟是在冰库,这是想活生生的冻死她?

而且,冰库里还有一个小孩子!

白璃回头看向小男孩,刚才她迷迷糊糊时,感觉有一只小手在晃自己,应该就是他吧?

长的真好看,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烁着聪慧的光芒,透着一股灵气,可爱的像个洋娃娃。

白璃看着好喜欢,觉得他要是自己的孩子该多好,可惜四年前……

见他冷的发抖,白璃收回了情绪,轻轻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唇边哈着热气。

“小朋友,你怎么会在冰库里呀?”

祁小屹不说话,也不挣扎,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他很冷,小脸冻的通红,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像颗蘑菇。

白璃看着心疼极了,这冰库里的温度她一个大人都受不了,何况小孩子。

“你别怕,阿姨救你出去。”她连忙脱下外套把祁小屹裹起来,起身去推门。

冰库的门从外面锁死了,根本打不开。

她用力敲门,大声叫喊,声音被淹没在冰库里连一点回音都没有。

冷的直搓手,白璃打量起冰库来。

冰库不算大,整整齐齐摆放着很多海鲜蔬果,仔细一看她发现,有一面墙的上方,被塑料胶纸钉成一个正方形。

她找来一个大桶,倒过来放在地上,踩在桶上刚好碰到塑料胶纸。

她用力扯掉,里面是一层纸板,撕开纸板是一个停运的排风扇。

老式的排风扇很久没有运行了,白璃抓着扇叶往里面一拽,很轻松的扯了下来。

她跳到地上,走到祁小屹身边,温柔的把他抱在怀里,试图用自己没有温度的身体为他取暖。

“小朋友,阿姨把你举起来,你就从那个洞爬出去。”声音轻轻地,生怕吓着他。

祁小屹没有抗拒,乖乖的依着她怀里。

点一点头,表示懂了她的意思。

又牵起她的手,在她手心写下两个:你呢?

白璃的手早就冻僵了,根本感觉不到他写的什么字。

但看着他担心的神色,她的心也跟着暖起来,就觉得,冰库里似乎也没有那么冷。

“你出去了,就叫人来救阿姨好不好?”

排风扇的口太小,只能容纳小孩子的身体,她所有的希望寄托在祁小屹身上。

祁小屹却摇头。

“如果你不出去,就没有人知道我们在这里,也不会有人来救我们,我们就会一直这么冷哦。”白璃知道小孩子对死亡没有概念,便用替代法。

她必须要把他送出去,若不然,一时半会儿没人来取货,他们会冻死在这里。

祁小屹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点头。

白璃抱着他站到桶上,把他高高举起来。

别看小家伙年纪不大,体重还是不轻,白璃的手僵的有些使不上力气,举个小孩子十分吃力,咬紧牙关强忍着。

祁小屹双手攀上排风口,回头看了她一眼,奋力爬上去。

冰库外面是餐厅后院,两个妇女蹲在地上洗碗。

祁小屹取下手腕上没电了的电话手表,朝着一个妇女扔过去,妇女抬头一看,急忙叫人来帮忙。

冰库里的白璃,体力早已耗尽。

依然坚持站在桶上,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确定祁小屹被救下之后,如释重负般松了一口气。

她冷的全身僵硬,一个不稳从桶上摔下去,冰冷的地面如冰锥直往她身体里面扎,痛的她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她双手缓缓握成拳,意识逐渐模糊……

冰库外面的祁小屹,被救下后立即推开众人往餐厅外面跑,正好遇上到处找不到人,而心急如焚的祁沐风。

突然看到他,祁沐风快速冲了过去,脸上的紧张和焦虑稍稍缓和了些,悬着的一颗心也落定下来。

心里有气,一把拽过祁小屹的胳膊,狠狠几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上。

“谁让你乱跑的?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腥红的双眼瞪着祁小屹,语气凶狠,完全不像一个有耐心的父亲。

祁小屹低着头不说话,挨了打也不哭,怕自己反抗会惹爸爸更生气,耽误了去冰库救阿姨的时间。

祁沐风逐渐冷静下来,看着一言不发的儿子,心疼的把他抱过来,碰到他冰凉的小手,微微一愣。

“手怎么这么凉?”语气温和的,与刚才判若两人。

祁小屹摇头,拉起他的手就往冰库方向走。

到冰库门外,祁小屹冲过去使劲的推门,门却纹丝不动。

看着门上上着锁,他慌忙找了个东西来砸锁,来来回回,小手都磨破了。

祁沐风见此,赶紧拉住他,叫餐厅的人打开冰库门,但管理员半天没找到钥匙,最后只能用电锯把锁锯开。

门一开,祁小屹就看到倒在地上的白璃,小脸一变,急忙跑到她的身边去。

祁沐风走进冰库,目光落在白璃脸上时,脚步一顿。

是她!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