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石磊陈雨柔 连载中

石磊陈雨柔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半夜饮酒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意外得到先祖传承,废柴赘婿变身神医。展开

本书标签: 半夜饮酒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两个字,仿佛有着某种魔力般,吴老的双眼立即睁开了,深深的呼了口气,心电监控仪上的数据一瞬间,全部恢复了正常。

吴振天愣了下后,激动的抓住吴老的手,“爸,爸,你感觉怎么样了?”

王副院长不可思议的看着我石磊,没有想到,吴老竟然真的被他给救过来了。

“不可能,不可能,刚刚明明都已经断气了。”刘医生仿佛疯了般,大声的叫囔了起来,忽然一把抓住石磊的衣服,“肯定是我刚才已经救活了吴老,你只是碰巧了而已。你说是不是?给我说。”

石磊把刘医生推开,转身朝外走去。

“先生留步,小老儿感谢先生活命之恩。”

吴老激动的声音自身后传来,石磊扭回头,见吴老已经下了病床,冲着石磊屈膝就要跪下。

石磊连忙快走两步,架住了吴老的胳膊,“吴老切莫如此,救死扶伤,医者本分,渡人渡已而已。”

吴老清楚,他遇到了高人。

刚才他虽然处于假死状态,但发生的一切,他都仿佛旁观者一样,看得清清清楚。石磊刚才说的遇到他是吴老的造化,吴老明白,那并不是石磊的自言自语,而是在对他的意识说话。

尤其是石磊的九转还魂针,那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手段。

说是神鬼莫测,也毫不过分。

吴老感觉得出,他现在的精力,近年来从未如此旺盛过。

吴振天和院长围住吴老,表达着激动的心情,劝说让吴老再去检查下。

吴老摇了摇头,说不用了。

应付完副院长等人,吴老看到石磊飘然而去的背影,眼神之中尊敬之色,继而又冲着石磊离去的方向鞠了一躬。

“振天,以后有机会多跟先生接触接触,对你以后的事情和人生绝对会有很大的帮助。准备一份厚礼。”吴老轻轻拍了下吴振的胳膊。

“是,爸。”吴振天点头答应,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他当当的南阳首富,振天集团董事长,用得着他帮吗?

何况他好像还是一个捡垃圾的,父亲至于把他捧上天吗?

走出住院部,石磊长舒了口气,隐约感觉自己身的气感强了一分。

渡人亦渡已,果不其然。

只要自己身上的气再强大几分,就能以气御针了,那时,九转还魂针就能轻松的施展了,甚至一针,即可解救吴老被困的意识。

“你怎么做到的?”

陈雨柔冰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实话实说?

如果这件事情传出去,绝对会惊天动地,对自己和陈家母女来说,绝对是祸非福,除非某一天,自己的力量足够强大。

瞬间,石磊就想明白了一切。

石磊转回身,把玉佩递给了陈雨柔,“把它收好。”

现在这块玉佩,已经只是块玉佩了。

“你当年为什么不救我爸爸,为什么?你不是能起死回生吗?你为什么不救他?”

陈雨柔怒吼着,一巴掌扇在石磊的脸上,蹲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接受传承后,如果说还有什么事情能引起石磊心绪的波动,怕是只有陈家的事情了。

石磊蹲下身紧紧的把陈雨柔抱在了怀里,陈雨柔捶打着石磊,越哭越凶。

足足哭了十几分钟,陈雨柔才稍稍平得了下来。

“走吧,我们回家!”石磊扶起陈雨柔,抬手擦掉陈雨柔脸上的泪。

看着陈雨柔略显苍白的脸庞,石磊松了口气。

陈雨柔大哭一场,身上邪气已经祛除了大半。

石磊指的邪气,并不是封建迷信的中邪,而是与正气相对,中医学上之一切致病的因素都是因为邪,如风寒湿热,皆为邪气之一种。

《扁鹊仓公列传传》中说,“精神不能止邪气,邪气蓄积而不得泄,是以阳缓而阴急,帮暴蹷而死。”

陈老爷子死后,陈雨柔除了鞭打自己,从来没有哭过一次,多年的抑郁之气,已经使她身体不堪重负。

今天看到石磊能起死回生,陈雨柔终于发泄了出来。

再加上石磊搂着陈雨柔时,在她身上某些穴位上扶过,使她身上的抑郁之气,顺着哭声,已然发散了大半。

邪气出,身体已好了大半。

“你只要知道,我是你陈家的男人,有些事情,以后机会到了,我会给你解释的。”说着,石磊拉着陈雨柔的手,朝医院外走去。

陈家的男人!

陈雨柔呆住了,如此霸气的话,她是第一次从石磊的口中听到,石磊变了,以前自己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

陈雨柔心里某处,泛起了阵阵的暖意。

石磊站在家门口,习惯性的心里揪了下,不过很快,他就笑了笑,平静的跟在陈雨柔身后,走进了家门。

“你个废物,打算饿死我们娘儿俩是吧,孩儿他爹啊,你在天上看看,这就是你救的那没良心的,就这么虐待我们孤儿寡母的。”

陈母看到石磊,哭闹着,一鞭子抽了过去。

“妈,别打了,我饿了,让他做饭去吧。”陈雨柔拦住了陈母。

石磊平静的走进厨房,脸上涌现出淡淡的笑意。

以前陈雨柔都是给陈母递鞭子的,这是第一次阻拦母亲。

陈母奇怪的看着陈雨柔,“闺女,你眼睛怎么那么红?是不是这个没良心的欺负你了,你告诉娘,我打不死他。”陈母说着,就要追到厨房去打石磊。

陈雨柔摇了摇头,从陈母手中接过皮鞭,回到卧室,陈雨柔心事重重的躺在床上。

她的心里很乱,她甚至想过,这个男人不是石磊,可是他身上的鞭痕,做不了假。

今天晚上,是石磊过得最舒心的一个晚上。

虽然还是做着以前的事情,做饭洗碗打扫卫生打洗脚水,陈母也还是一直骂石磊,但石磊的心情很平静。

入夜之后,石磊躺在阳台的小床上,按传承里的方法,在身体内探索着御针之气。

第二天一早,陈雨柔带着石磊正逛商场买衣服时,陈母的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了?”见陈雨柔脸色阴沉了下来,石磊连忙问道。

“我叔叔他们又来了,把我妈打了。”陈雨柔咬牙切齿的说道。

“你个废物,连个洗脚水都端不好,滚到外面跪着!”

伴随着一声尖叫,一身破烂睡衣,光着双脚,右脸上一个鲜红巴掌印的石磊被揪着耳朵,扔出了家门。

石磊看了看门前,被自己跪出凹陷的地板,苦笑了下,跪在了门前。

他跪在那儿,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陈老爷子,欠你的,我什么时候才能还清啊。

八年前,陈老爷子为救石磊而死,临死前,希望石磊能入赘自己家,迎娶自己的女儿。

这个决定另所有人都惊讶万分,尤其是陈老爷子的女儿和妻子,无论如何都不答应,让坑害陈老爷子的人成为自己家女婿。

不过陈老爷子非常坚持,立下遗嘱,石磊如果不入赘陈家,他死不瞑目。

就这样,陈老爷子死后,石磊入赘陈家,这八年来,陈家母女只要一想起陈老爷子的死,就会迁怒于石磊,这八年他过的,生不如死。

夜深了,石磊再也坚持不住,身体一歪倒在地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屋里响起了细微的脚步声,石磊一个激凌睁开双眼,迅速而又熟练的跪在了原来的位置。

可为时已晚,房门打开,丈母娘怨恨的目光紧紧的盯着石磊,石磊苦笑了下,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暴风骤雨。

“你个混蛋竟然敢睡觉!你个刽子手,窝囊废,我打死你。”丈母娘的脸上似乎能看到些许的不忍,但随后又被怒气掩盖住。

对老陈头的思念,已经将这个女人折磨得神经质起来,她甚至开始厌恶自己,不知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副模样。

伴随着丈母娘的骂声,石磊的脸上已经被挠出了五道血印,石磊跪在那儿一动不动,任由她在自己身上发泄着。

“天杀的死鬼,你看看你救的这个没良心的,天天就是这么欺负我们孤儿寡母,你个挨千刀的,就这么扔下我们母女不管了,天天被这个废物欺负!”

丈母娘痛苦地蹲在地上哭喊着。

石磊默默的承受着这一切,些许的恨意很快被愧疚掩盖。

“妈,回去吧!”石磊不用睁眼,也知道这是妻子陈雨柔来了。

陈雨柔搀扶着丈母娘朝着屋内走去,走出几步后,回头望着石磊说道,“你也休息吧。”

一切安静下来,石磊拖着满身的伤痕,站起身,轻轻的关上家门,躺到阳台上那张单人床上,看着窗外皎洁的月亮,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早上六点半,石磊准时睁开眼睛,开始做着日复一日的事情,做好早餐,将陈雨柔母女的牙具准备好,然后坐回阳台的角落里。等她们洗漱时,又准时把早餐摆到餐桌上。

吃早餐时,石磊像往常一样,端着自己的饭碗坐在阳台角落里。

一切仿佛又回归了平静,但这种随时面临火山喷发的压抑气氛,却欲渐浓重。

刚结婚时,石磊试图改变过这种诡异的气氛,可是失败了,后来他也就只能默默的承受着。

陈雨柔去上班时,看了看坐在阳台角落,满身伤痕里的石磊,眼中闪过些许的怜悯,但随后又生气的咬了咬牙,走出了家门。

很快,石磊也拿着扁纸袋离开了家门,一脸麻木的游走在各个垃圾筒之间。

对于行人的复杂目光,石磊已经习以为常,有同情的,但更多的有鄙夷讥讽的,或者漠不关心。

谁能想到,堂堂的名牌大学生,大好年华,竟然捡起了垃圾。

而这,就是八年来陈雨柔母女让石磊一直做的事情。

烈日炎炎,石磊正俯身捡着别人丢掉的矿泉水瓶,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呼喊声,“抓小偷啊,抓小偷啊...”

石磊连忙抬头,看到陈雨柔正追逐着一个年轻人。

他把手中的东西一扔,拔腿小偷的方向迎了过去。

“站住,把东西还给她....”石磊冲到了小偷面前,伸开双臂,拦住了小偷。

这时,陈雨柔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立即抓住小偷的胳膊拉扯了起来,“把玉佩还给我!”

玉佩?

石磊这才发现,小偷的左手紧紧的握着一枚血红色的玉佩。

它是陈老爷子留给陈雨柔的唯一一件遗物。

石磊发愣之际,小偷从腰上摸出把匕首,朝陈雨柔捅了过去,“还尼MB,我弄死你。”

“小心!”石磊下意识的喊着,扑上去,将陈雨柔撞到一边。

匕首刺进了石磊的肚子里。

陈雨柔转回身,看到眼前的一幕,惊叫了起来,“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