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相爱时时光刚刚好 连载中

相爱时时光刚刚好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捷曦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传闻J城一手遮天的四爷不近女色,冷酷无情。 但是,谁知道他的一股柔情全都给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情商在负十九楼徘徊的女人。 初遇,在绿草如茵的大学校园,她看着满篮球场打球的男生画猴子,被他发现,她的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灵动和警告,他对她一见钟情情根深种。可是她是他哥们的初恋,他不能夺人所爱。他能做的,就是远远守着她。 再遇,她想找个男人把自己嫁出去,那怎么行,她要嫁的人,只能是他。展开

本书标签: 捷曦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一毕业就给我出去找男朋友,整个大学果然是过得太清闲了,胆子也肥了。现在惹了事,竟然还想逃跑……某男坐在高级定制办公桌后,一张俊脸黑得冒油。

“喲,这是谁惹了咱们大BOSS脸都黑成漆了哇。”未见其人,就闻一道干脆爽朗的打趣,伴着“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冲进办公室里。

“你来做什么?”英俊冷酷的男人毫无温度地说。

女人一双好看的柳叶眉一挑,“我来汇报情况啊。”然后一脸期待又不怀好意地等着对方的反应。

“她怎么样了?”男人的脸色这才有了一丝丝的变化。

“哎哟大BOSS我口渴,腿也麻了……”

男人剑眉一挑,冷冷的开口道,“姓姜的,你信不信我让阿贺在阿拉斯加州再呆两个月。”

那怎么行?掰掰手指她已经有五十六天零七个小时没有见到阿贺了,那个男人本来就桀骜不驯自由惯了,在那个风景迤逦、人文开放的国度,万一真不回来了,她上哪再找个自己心仪的准男友去,毕竟那里美女如云,还形色各异。

“Boss,人家是真的口渴。”姜禾苗才不会让自己屈服在眼前这个男人的银威之下,就算内心认怂了也不会表现出来。

男人这才按内线让人送咖啡进来。

一听咖啡,姜女士瞬间不淡定了,亲近的人都知道她姜禾苗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喝咖啡,别人喝酒会醉,她是喝咖啡会醉酒。

“Boss,本姑娘今天善心大发给你省钱,白开水就行。”

“顺便带杯白开水。”男人对着内线吩咐。

姜禾苗无语地直想翻白眼,怒道,“姓宁的,麻烦你对女人放尊重点,我们二十多年交情呐,一杯水还得顺带,你看看那位小姑娘被你霍霍的,不忍直视啊不忍直视,药都没法上。我以一个资深妇科主任医师的身份警告你,一定要节制,节制。节制懂不懂?一定要温柔,温柔。温柔懂不懂?就没碰到你这么暴力的,看看现在,小姑娘一见到我们医生就吓跑了,我都怕她留下什么心理阴影,以后你的终身幸福啊我很担忧哦。想想人家水嫩嫩一个小姑娘,啧啧,啧啧,被猪给拱了……”

办公桌前的男人越听脸色越黑,终是操起桌上一个文件夹朝沙发上喋喋不休的女人砸去。阴沉着脸,咬牙道,“你说什么?”

姜禾苗抱头窜起,大呼大嚷道,“宁墨尘,你不要恼羞成怒嘛,咱俩好歹也是从小一起玩泥巴长大的,我一给小姑娘瞧完病就赶紧来给你汇报了。你有点良心好不好,为了你,我连后面预约的所有病人都推掉了,别人哪有这个待遇……”姜禾苗拿起包奔向大门的空档,还不忘给自己伸冤,巴拉巴拉讲自己的功劳。

对面的男人,脸却更黑了。

“别给我废话,说重点。”

姜禾苗好不容易跑到办公室门口,扒拉着门道,“重点是,由于你的暴力,小姑娘那里伤得很严重,看见我们医生还吓跑了,药没上成,受伤很重不及时治疗有可能会发炎感染,发炎后再严重了有可能会不孕不育。”说完就落荒而逃。

跑到楼道,见秘书美女端着茶水过来,姜禾苗端起白开水一饮而尽,此时就听办公室里一声响彻天地的咆哮,“姜禾苗——”

“呵呵,你们总裁想我了。”姜禾苗讪讪傻笑道,麻利地放下水杯,风一般的跑了。

留下秘书有点凌乱。

姜禾苗就是来给总裁点火的,点完火自己就跑了,剩下宁Boss的熊熊怒火无处发泄。远在阿拉斯加州的阿贺莫名全身冷颤,还狠狠打个喷嚏,然后被光荣的告知再在当地多呆半年,度假村项目办不完不用回国。

再晚些的时候,公司内部,几个高大帅气的保镖被发配到撒哈拉基础建设工地搬砖,原因不详。

整个办公大楼一整天都胆战心惊地沉浸在低气压里,高管们一个个进去汇报工作都不约而同地小心翼翼行事,就怕一个不小心触了上面那位大Boss的逆鳞。

夜幕降临,工作了一天的某男揉了揉自己酸疼的右肩膀。

暴力?说他暴力,也不知道是谁昨夜醉酒后,一脚将他踹下了床,当时他只是想给她盖上被子而已。

知道她要去相亲,他气得肺都要炸了。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相亲第一天就和对方喝酒,还喝醉了,喝醉了还贴面吻,还要去酒店……

他发誓自己从来都没有这样狂风暴雨的愤怒过,虽然只是吻了脸颊,他还是有股想要过去剁了对方的冲动。

好不容易将那个男人支走,好心安置好她帮她盖被子。这个女人倒好,狠狠给了他一脚。

踹他?他可是四爷。敢问整个J城,谁敢踹他四爷,除非活得不耐烦了。

听到“咕咚”一声,四爷结结实实掉在地板上,虽然有地毯,但是他还是觉得脑袋摔得有点眩晕。

等他回过神来,一个女人的脑袋在眼前摇晃,她伸手拍拍他的脸。

“咦,林师兄,你好帅,怎么跟刚才不太一样了呀!”她趴在他胸口,冰凉的小手抚着他的脸,一寸一寸。自言自语,“呵呵,现在的样子我也喜欢,呵呵,赚到了。”

看着眼前这个刚刚给了他一脚,醉得乱七八糟又不知好歹的女人,他真想把她捞起来暴打一顿。只是他心里很清楚,他舍不得。

“赚到了,赚到了……”女人喃喃自语,小手伸去粗bao地撕扯他的皮带、衬衣,嘴唇也覆了过来……

哼,暴力,说他暴力,这般说来,那个女人也有点暴力倾向。好吧,他承认,遇到她的碰触,他确实失控了。

男人摸摸脖根处的一道伤痕,就是那个女人情深时给抓的,明明是第一次,明明很生涩,却那么野蛮。哼,这个女人,昨晚要不是他,她那么妖精的样子岂不是被别的男人看到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抹计较和狠戾,那个林师兄,最好不要再被他碰到。

拿出抽屉里的外伤药,又生气地放进去,哼,脖子上的伤,一定得让那个女人来给抹。他甚至孩子气地想,最好能留下伤疤,这是那个女人强迫他的证据。

从昨夜起,那个女人的身上烙下了他的标签。

想到这里,男人的脸莫名红了起来,嘴角挂着微微的浅笑。

这幅样子若是被员工看到了估计又要大量购买自家公司股票了。长年累月的冰山脸忽然一笑,那可是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惊天动地,上次四爷公司周年庆上这样一笑,公司股票连续十几天涨停。

只是这笑容背后的温柔和无奈,却是别人无从体会的。

天已经大亮了,四月末的阳光透过明亮的落地窗照进套房。

苏落汐微微睁开眼睛,闻到一股浓郁的男女事过之后的气息。她微皱眉。

昨天晚上成功了?!

她抱紧了被子,往柔软的大床上缩了缩。被子外面露出来的白皙肩颈上,布满密密麻麻的青紫吻痕,这足以显示昨晚的战况是有多激烈,疼,每个细胞都疼,每动一动身体就像要炸裂一样的痛。

双眼悄悄地打量了一圈,那个人已经走了,身侧的床榻都已经凉透了。奢华的总统套房内,落地复古钟嘀嗒嘀嗒地响着,她痴痴地看着秒针走了一圈又一圈。不知过了多久……

忽然门铃响起,苏落汐一惊,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谁?”她一骨碌爬起来慌张下床,却咕咚摔倒在地上,因为全身酸胀无力。又爬起来,每走一步,两腿~间撕扯似的疼。“嘶……”疼得她眉头打结。

“客房服务。”外面的服务生又加了一句,“早餐。”

“我没有,没有叫客房服务。”她呲牙咧嘴地说。

“楼下先生叫的。”

回头看了一眼套房内的场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发生过什么。于是她对门外的人说,“请放门口,我再取。”

服务生走了。

她并没有去取门外的早餐,赶紧去浴室简单匆匆冲洗了一下自己。之前她查过资料,要想尽早怀孕完事后不能马上泡澡,否则会让精子流失。拿出早已备好的换洗衣物给自己套上。

拿衣服时,一张烫金的黑铜名片飘落在地上。

“宁墨尘?!”

怎么会有他的名片?看到烫金名片,她的瞳孔放大,这是哪里来的名片?!

管他的,今天之后,或许她永远都不会出现在J城了,毕业答辩已经完成,毕业证她已经拜托了乔安心请她给代领。经历了求职屡屡碰壁,最后一家公司的面试结果,她已经不抱期待了,只希望,在离开J城之际,老天能够给她一个孩子。

没有时间再多想,戴上墨镜和棒球帽,她赶紧逃离现场。

路上接到辅导员老师的电话,“苏落汐你干什么呢?今天JB电台春季校园招聘最后一次,你怎么还没到?”电话那头传来辅导员老王咆哮的声音。“苏落汐,我可告诉你啊,我可是舔着老脸把你的简历和作品递给我电台的老同学了,你今天就是爬也得给我爬过来参加首轮面试。”

“王老,我已经买了今天下午的机票,我要回古城了……”

“苏落汐,你不想当编剧了,这就想放弃了?”他在那头换了口气,继续说,“苏落汐,我告诉你,你要是还拿我当老师,就给我先过来面试。”说完就挂了电话。

然后对着身后那位气宇轩昂的男人说,“四爷,通知了,她会回来的。”

“辛苦王老师了。”男人回答,周身的低冷气压叫人不寒而栗退避三舍。

苏落汐看着挂断的电话,无语。只好和师傅说,掉头去学校。

一番既定的面试流程之后,面试官拿走了她的材料,说三个工作日后给通知。又是等通知,这句话她听了没有一百次也得有九十九次。

中午约了好姐妹吃散伙饭,可能是毕业季的原因,最近大家的心情都比较低落。

“落汐,你昨晚干嘛去了?打一晚上电话都没有人接。”夏遇一进餐厅就冲着落汐娇嗔。

乔安心则一个劲儿地对她使眼色,悄声问,“昨天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夏遇眼神极好,听力也极好,“你们说什么呢,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俨然一副严刑逼供的模样。

苏落汐脸色一红,道,“没什么,你听错了。”

乔安心看落汐一眼,说,“落汐,咱们就招了吧。那位外交官咋样啊?”

“哦哦。”夏遇一副了然的模样,“相亲?”

乔安心瞥一眼夏遇,没好气地说,“你就天天追着你男神跑吧,哪还有时间关注我们呐。”

夏遇没有理她,八卦的刺激下让两只眼睛贼亮,“云白介绍的男生,肯定差不了。说说咋样,一见钟情了么?”

“你以为都像你啊,见到帅哥就钟情,”乔安心怼她。

说实话这俩奇葩也很有意思,见面不是掐就是怼,就是这样,还能相安无事地处五六年。

“落汐,好好想想啊,对方J城人,和云白同事也是个外交官,咱们知根知底的,是我们高翻院的师哥,会八国语言,加上母语十种……”边说边做着九的手势。

“姐姐加上母语是九种,九种。”夏遇打断她,还重复安心的动作,“这才是,九,九。”

“就你数数。”乔安心,一把拍掉夏遇的手,没好气地问,“正题,正题在哪儿呢?大姐别打岔,御姐,女神。”

“嗯嗯。”夏遇点头应和,“落汐,讲认真的,你现在工作还没有着落,宿舍马上就不能住了,我觉得赶紧找个男朋友和找个工作一样重要。步入社会了,咱们也该谈朋友了。”说得那就一个苦口婆心语重心长。

苏落汐被她们说得直犯尴尬癌,最后只得硬着头皮说,“嗯嗯,两位姐姐说得对,我已经在努力相亲了。”

乔安心说得没错,对方本地人,工作在外交部,安心男友的同事,又是高翻院的高材生,相对来说确实知根知底,可是我的底细她们又清楚么?苏落汐在脑里补充。

夏遇,乔安心和苏落汐,她们仨,J大姐妹花。照夏遇的话说,哪是什么姐妹花明明是三个女榴芒,夏遇是在行动上,乔安心是在嘴上,而苏落汐是在潜意识里。她们经常口口声声问苏落汐,你一个搞文学的人,不懂感情,不懂星,能行吗?让她连个否认的借口都没有。三人一个宿舍,一个校花夏遇,一个系花乔安心,一个“班花”(勉强是班花吧,夏遇和乔安心给封的)。明明是风格迥异的三人,相安出奇得无事,非但如此,三人异常投机,很多事情都是一拍即合,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干什么,需要什么。

突然整个餐厅静了下来,一群黑衣保镖涌进餐厅。

“您好苏小姐,鄙人栗正,四爷有请。”

苏落汐望着对面的恭恭敬敬站着的人,纳闷,四爷是谁?!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