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相府千金好彪悍 连载中

相府千金好彪悍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夜精灵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大概老天怜惜她,从小就是孤儿的她一次意外竟然穿越到古代。爹疼娘爱,那叫一个幸福啊……,只是老爹为了不再被逼纳小妾竟然把明明是女儿身的她当男孩养,真是标准坑娃。好在生命力顽强的她,不但爬树、翻墙、打架、掏鸟窝、偷看女孩洗澡……样样玩的顺溜的很,还混进上书房成了侍读,带坏太子、调戏世子……上演搞笑版梁山伯与祝英台。她的百天宴上,他们第一次相遇,白白净净的他让人爱不释手,她直接尿他一身,宣告所有权。她周岁,他五岁,抓周的她被他美色所迷,抓着他的脸就啃,还把他的裤子当众扯了下来,吓得他痛哭流泪。她从此成了他的恶梦展开

本书标签: 夜精灵 历史军事

精彩章节试读:

柏岩发誓他以后绝对不要靠近这个小肉团,他完全是他的克星。

“婷儿,你快带大嫂去房间帮岩儿衣服换下。”霍炽皓干咳两声,十分尴尬的吩咐着,看来自己这个女儿以后绝不会让他省心。

两个女人把孩子抱在怀里轻声安抚,朝后院走去。

柏岩脱了外面的长衫远远独自一个人满脸气愤坐在一旁生闷气,等着下人给他回自家取自己的衣服,而霍炽皓吩咐下人临时准备的衣服,他嫌弃的看都没看一眼就扔在地上,心里如同被一万只草泥马踩过,郁闷的想哭。

公孙裳则帮着穆倩婷给霍瑾宣换衣服。

“这……这是怎么回事?”看到被脱了裤子在床褥上欢腾瞪着小脚的霍瑾萱时,公孙裳被惊的愣住了,突如其来的喜悦及魔幻般的变化让她一时无法消化。

“裳裳,我不是有意骗你……”穆倩婷一边给霍瑾宣换上新裤子,一边把这事的原由慢慢告诉了公孙裳。

坐在外厅的柏岩时不时目光瞟过来,只看两个女人头挨着头,叽叽咕咕在说什么但听不清内容。

“那你们准备瞒到什么时候?不会让我儿媳妇一直当男孩养吧?”一听是女孩,公孙裳就自作主的把霍瑾宣归为她家的了。

“我和皓哥还没想好,先这样吧!你可要保密,别说漏嘴,不然皓哥一定会被老夫人骂的。”穆倩婷还是有些不放心公孙裳这直爽的个性,怕她一个激动说漏嘴。

“知道啦,知道啦,我一定保密。我的小宣宣,裳姨喜欢死你了。”知道霍瑾宣是女孩后,公孙裳真是越看越喜欢,真想带回家养去。

正厅里,霍炽皓刚刚引着柏淳骆入座,门外一个高亢、尖锐的声音响起:“皇上驾到!”

所有人又一次惊呆了,而这次更多的是被吓呆了,至尊无上的墨玄国皇上竟然亲临丞相府,这是何等的尊荣、何等的重视、何等的信任……这是一般朝臣想都不敢想的。而反光霍炽皓和柏淳骆两人,惊讶一闪而过后却十分的淡定,相视而笑带着众人往外去迎接。

墨玄国当今皇上聂阳柯颀长的身体一件紫黑色长袍,暗金绣花,奢华大气却又内敛,镂空鎏金发冠把头发整齐的束起,面如冠玉,长眉凤目,英挺的鼻梁,薄唇微扬,一抹似有似无的笑容让人捉摸不透,整个人威严中透着狂野和邪魅。

“参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所有人跪迎,有些没见过世面的官吏家眷吓的头都敢抬。

“都平身吧!今日朕是来恭贺丞相喜得贵子,大家不用太拘谨,既然是丞相家的家宴就随意一些吧!”聂阳柯抬手把跪在最前面的霍炽皓和柏淳骆扶了起来,安抚因为他到来而局促的众人。

“皇上里面请上座!”三人往正厅走去。

“朕有些话想单独与丞相和宁远侯说。”本准备入席的三人,应聂阳柯的要求又朝霍炽皓书房走去。

“孩子呢?像你多些,还是像夫人多些?嫂子她们呢?”书房门一关,离开众人视线,聂阳柯顿时就像变了个人,威严、端庄、优雅的样子瞬间没了,满脸亲切真挚的笑问,对于这两人的夫人没在身边有些疑惑。

“刚刚与岩儿玩闹时,把岩儿衣服给尿湿了,她们在后院换衣服。”聂阳柯的出现让霍炽皓眼中的笑意更加绚丽,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兄弟能在他最开心的日子来祝贺,对于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礼物。

“快,快去,把孩子抱出来给我看看!”聂阳柯拉着霍炽皓猴急的说。

“皇上!注意形象!”霍炽皓微笑着提醒,都登基好几年了,他这个好兄弟的性子还是改不过来。

“大哥!你太过份了,让你等着我,你就一个人就先跑来了。”世人只知丞相霍炽皓与宁远侯柏淳骆是结义兄弟,两人一文一武尽心尽力辅佐当今皇上,助他排除万难从一个不得宠的皇子一路登上那个位置,开创墨玄国的太平盛世。却不知当年结义的其实是三人,柏淳骆是大哥、霍炽皓是二哥,而当今的皇上聂阳柯是最小的三弟。三人相互扶持,心心相惜,开创了墨玄国如此的太平盛世,只是聂阳柯登基后,君臣有别,人前不便再以兄弟相称了。

“裳裳和岩儿在等!你又私自出宫!”柏淳骆一向说话简明扼要,能不说的绝不多说一个字。

“我侄儿子的百天宴,我怎么能不来!我还准备了礼物呢!”说着聂阳柯从怀中拿出三把精致的小刀,刀鞘上分别镶嵌着红、黄、蓝不同颜色的宝石,做工十分精湛,虽然到只有手掌大小,但刀鞘上的每一条花纹都清晰可见,真是鬼斧神工、巧夺天工。

“好刀!”对武器最感兴趣的柏淳骆拔出刀刃,锋芒逼人,寒铁冷冽,一看就知不是凡品。

“之前我得了一块天石铁,我就命铁匠将它铸成了三把利刃,因为石铁太小只能做成小刀,但别看它小,一般兵器碰上它都要吃亏,削铁如泥刚,锐不可挡。我想刚好给我们的三个孩子,当年我们三人结拜,现在让我们的三个小子也结拜,这给他们当做信物,这样他们将来也能像我们三个一样相互帮助扶持。”聂阳柯为自己的提议感觉兴奋,满脸期待看着另外两人,那眼神像极了做了好事等先生表扬的学生。

“甚好!”柏淳骆对这已提议十分赞同,他们柏家从他爷爷辈开始一直都是为朝廷效力,他儿子自然也会把龙霆军沿袭下去的。

“这……这……”霍炽皓有些迟疑,脸上露出难色。

“二哥你不愿意?”聂柯阳见霍炽皓没有响应自己的提议,眼中的厉色一闪而过,快的谁也没察觉,随即一副伤心的表情问。

“不是!孩子能像我们三个这样相互扶持、相互照应当然是最好的,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

柏淳骆和聂阳柯都疑惑的等着霍炽皓的答案,他们三人之间向来都是有什么就直说,相互之间很少有如此难以启齿的时候。

“其实宝儿是个女孩,没法跟太子和岩儿结拜成兄弟!而我和婷儿也不打算再生其他孩子,我更不会接纳其他女人。”

“怎么回事?”

“女孩!”

这劲爆消息一出,聂阳柯的表情像一块画版,从惊讶、震惊、激动、喜悦全变了一遍。而柏淳骆倒是很淡定依旧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模样,等着霍炽皓接下的解释。

霍炽皓把前后原由,包括穆倩婷出声时被下毒不能生孕的事都告诉了二人。三人一阵沉默后,柏淳骆率先开口:“以后你这院里我安排几个人暗中保护着。”

“下毒之人我会安排刑部一定追查到底。”聂阳柯也掩去脸上的笑容,眼中的杀气冷厉逼人。

“不用,不用,这事我想自己私下查,不想让婷儿知道,让她担心。”兄弟有难拔刀相助,大概就是形容此时的场景吧,能拥有这两个好兄弟霍炽皓感觉此生无憾了。

“哗啦……”一声巨响,周围猛烈颤动,霍瑾宣紧紧护着怀中的小女孩,心里把那些无良的地产商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为了拆孤儿院,他们竟敢直接弄塌孤儿院的主楼,巨大的石块如流星般掉落,狠狠地砸在霍瑾宣身上,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是屁股被人猛抽几下痛醒的,“谁打老娘!”本开口想骂人的霍瑾宣却发现自己只能“哇”的哭叫,再看看自己的手和脚……天哪!这是什么鬼操作!自己竟然变成了婴儿。

三个月后,霍瑾宣被人温柔的抱在怀里,轻柔的摇晃着,耳边是莺莺轻咛的小调,让人听了昏昏欲睡。她终于接受自己穿越到这个婴儿身上的事实,也慢慢适应了吃了睡、睡醒了吃养猪般的生活。

“婷儿,你休息一会吧,我来抱宝儿,你别累着。”一个好听的男声小声的说着,声音中透着宠爱、疼惜。刚刚要睡着的霍瑾宣被吵醒,不满的哼唧几声,往妇人怀里钻,表示抗议,因为每次男人把自己抱过去转手就会交给奶娘,自己搂着美妇人亲亲我我去,那奶娘身上臭烘烘、硬邦邦的,那有美妇人抱着舒服,软软的、香喷喷的、还有好听的催眠曲,她才不要。

“还是我抱着吧,宝儿喜欢在我怀里睡,我一想到差点就失去她了,我整个心都碎了,我一刻都不想离开她。”美妇人低下头在霍瑾宣的小脸上亲了亲,漂亮的黑眸中含着泪水,让本来就娇美的她更加让人怜惜。

“婷儿,都过去了,我们的宝儿福大命大。”男人一见爱妻流泪,心疼不已,急忙把美妇人和婴儿一起搂在怀里轻声安慰,霍瑾宣被挤在中间,不满的“哇哇”抗议,本事唯美、温馨的画面硬是被霍瑾宣给破坏了。

没错,这就她们一家人,她爹,霍炽皓,是墨玄国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才华横溢,深得皇上的信任和重用。她娘,穆倩婷,是尚书房千金,知书达理、温婉动人,与她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爱的你浓我浓。她现在可真是一个标准的官二代,出去绝对可以横着走。大概是老天爷怜惜她前世是个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什么父母的爱,所以这一世给了她这么一对开挂的父母。

“皓哥,再过几天宝儿就要满百天了,你可想好了?要是被老夫人察觉,一定会大发雷霆的。都怪我福薄,无法为你延绵子嗣,让你如此为难。”穆倩婷眼中满满担忧和遗憾,一想起自己三个月前难产就心有余悸,也因为这次难产,她大伤元气,大夫说以后恐怕再难有身孕。

“婷儿,你不要这样,我绝不让你再经历那样生死的危险,我无法承受失去你,我们有宝儿就足够了。一切我都安排好了,当日给你接生的稳婆、伺候的丫头我都送走了,除了一直跟着你伺候的丫鬟茵翆,没任何人知道宝儿是女孩,就连奶娘都不知道。”霍炽皓痛惜的轻声安慰怀中娇妻,眼中闪过狠厉,他没敢让爱妻知道,她之所以难产和女儿出生后一度停止呼吸都是被人下毒造成的,如果不是莫晟及时出手相救,恐怕现在妻儿与他早已阴阳两隔,他一定要查出是谁下的毒手,当日在场接生的人都被他送进大牢里了狠狠拷问,绝不让他挚爱的妻子和女儿再受到一点点伤害。

听着两人的对话霍瑾宣有不好的预感,怎么有种要被卖的感觉。

果然几天后的百日宴上,她被这对亲爱的爹娘狠狠坑了一把,并且这一坑就是十几年……

相府小公子百日宴,全府上下张灯结彩,宾客络绎不绝,熙熙攘攘热闹非凡。朝堂上最得皇宠的臣子、宁远侯的义弟、墨玄国当今丞相……任何一个身份都是让人争先恐后的来讨好,更何况这次相府喜得嫡子,霍老夫人更是大肆操办,在京城只要有些身份的都抢着来祝贺。

霍瑾宣腻在她娘怀里,郁闷的看着眼前那些把她当大猩猩观摩的人潮,她明明一个女娃娃,却被她爹娘说成男孩,还是嫡子,这是什么鬼操作,本宝宝非常非常不高兴。

“倩婷,你辛苦了,为霍府诞下嫡长孙,好好调养身体,再给炽皓多生几个娃,为我们霍府开枝散叶。”霍老夫人边逗着穆倩婷怀里的孩子,边唠叨着,脸上满满的幸福和满足。

“娘,我……”

“娘,这次婷儿难产差点要了命,我有宝儿一个孩子就够了,以后绝不会让婷儿再经历生产的凶险。我也绝不纳妾,除了婷儿我不会碰任何一个女人。”不要看平时霍炽皓斯斯文文、温文尔雅,此刻却挺拔伟岸毅然坚决,把心爱的妻子护在身后。

“你……你……你是要气死我啊!”霍老夫人被气的不轻,她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对女人上一根筋,从小到大除了青梅竹马的穆倩婷谁也看不上。

“老夫人,今日是你嫡孙百日宴,别气坏了身体,相爷和夫人感情那么好,这怀孩子不是早晚的事嘛,今天人那么多客人,可别让人家看了笑话。”霍老夫人身边的苏嬷嬷一看老夫人要发飙,立即上前安慰。

“哼!回头再收拾你这个不孝子。”霍夫人本也不想闹的那么难看,她儿子的倔脾气她是知道的,认定的理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好在他们霍府现在已有嫡孙了,其他的慢慢再说吧。霍夫人顺着苏嬷嬷安慰找个台阶下,收敛起自己的火气。

霍瑾宣看着她爹宽厚的背景,觉得瞬间MAN值爆棚,为她老爹狠狠点个赞,这样的男人才值得女人托福终身嘛,看在她爹是心痛娘亲的份上,她也不计较他们把她当男孩的事了。

“皓哥!”穆倩婷眼中也满满的感动,在京城中不仅是朝中那些达官贵人,只要有些权势的大户人家都是三妻四妾,可是他的丈夫却一直坚守着两人定情时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誓言。

“没事,放心有我在!”霍炽皓收敛起周身的肃穆之气把爱妻轻拥入怀,刚刚他是故意为之,一方面向老夫人表明态度,另一方面借着各大世家、权贵、同僚都在场,他要绝了他们为了攀关系,想方设法把女眷赛进他府邸的念想。

“霍丞相,恭喜!恭喜!小公子真是可爱,将来必是将相之才,这是下官一点小小的心仪,还望丞相大人笑纳。”一旁恭候多时的官员终于找到机会上前与霍炽皓搭讪,从怀中掏出一把金灿灿的平安锁双手奉上。

霍瑾宣一看那比拳头还大的平安锁,双眼发出蓝光,好大的手笔估计怕是有一二斤黄金呢,拿出去一定能卖好多钱,伸手就想抓,她这从小在孤儿院养成的财迷性子立马显露出来。

“不必!”霍瑾宣眼看有要抓那闪瞎双眼的金锁,却被一双大手挡住,霍炽皓冷言回绝,并清了清嗓子对所有宾客说。

“今日是我犬子霍瑾宣百日宴,感谢各位前来祝贺,你们的心意霍某心领,至于礼物就不必了,霍某不会收任何人的礼,如有人非要送礼霍某只有按贿赂官员罪送刑部查办。”霍炽皓话一出,许多官员都莫名的往后退了一步,仿佛自己心中的小九九被人发现似的。

这些官员谄媚的脸色让霍炽皓十分厌恶,可是又不得不维持着面上的客套,在朝为官总是有些事不得不为之。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