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白槿兮程然 连载中

白槿兮程然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是一个人尽皆知的乡下女婿,也经历了无数次的讥讽与侮辱,直到有一天,他的亲生父母找到他,说:“我们把所有都给你!”  一夜之间,他成为了本市首富。  于是,他给了她羡煞众生的宠爱!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4章

“这位先生,全款的事,咱先不说,你这卡是认真的吗?连个银行的名字都没有,你是在开玩笑的吧。”售楼小姐皱紧眉头,跟看二傻子似的看着程然。

见状,妖艳女人更是一脸鄙夷:“我看你还是别装了,赶紧滚出去吧。”

程然愣住了,他忽然想到,之前那个自称自己亲生母亲的女人告诉自己,这黑卡在辛阳市只此一张,也就是说,基本上没几个人见过这种卡片。

眼前这个妖艳女不识货倒也正常。

妖艳女不识货,可有人识货啊。

胖男人愣住了,他是搞煤矿的,曾经有幸见到过这种黑卡。

所以,他直接呆滞了。

穆思雅抚了抚额头,一副被程然打败了的样子。

“说真的程然,以前我觉得你就是没本事,但好歹是个老实人,槿兮那么优秀嫁给你,确实很吃亏,可现在我才知道,你不仅没本事,还有病,槿兮上辈子做了什么缺德事,才会嫁给你?”

程然挑了挑眉,把卡摔在模型的玻璃面上:“去刷卡吧,我不怪你们没见过世面,刷过以后就知道真假了。”

“这......”售楼小姐迟疑。

“怎么?刷一下卡会浪费你很多时间?”程然问。

妖艳女冷笑道:“没事,你去刷,我们等着。”

得到妖艳女的命令后,售楼小姐苦笑着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去刷卡了。

不一会儿,售楼小姐就回来了,见到程然后,立马鞠躬道歉,“对不起程先生,是我怠慢您了。”

什么?

所有人都震惊了。

妖艳女一脸惊愕道:“什么意思?难道那张卡里真的有钱?”

穆思雅也是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膛目结舌。

售楼小姐此刻看程然的眼神充满了惊恐,刚才刷卡的时候,黑卡没有密码,她打电话联系在外办事的经理,经理再请示上级才得知,这种黑卡是什么样的存在。

但凡是没有密码保护的卡,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不会丢、没人敢偷。

程然淡淡的问道:“结账了?”

“没......没有。”售楼小姐慌忙摇头道。

“嗯?怎么回事?”程然一怔。

“你看,我就说嘛,像他这种土鳖怎么可能买的起三百万的房子,那张卡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卡,里面肯定是没钱。”听到售楼小姐说没结账,妖艳女人顿时来了精神,趾高气昂的说道。

闻言,中年胖男人也松了一口气,暗自叹道,难道是我看走眼了?也是,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穿的又这么寒酸,怎么可能会有黑卡?

“哼!那还不赶紧给我宝贝儿磕头认错!”胖男人也来了气势。

一旁的穆思雅闭上了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懊悔不已:刚才,为什么自己没有一走了之,真是丢人啊。

场中众人释怀,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

可谁能想到,下一刻售楼小姐却战战兢兢的说道:“程先生,我们经理说,房子送您了,不收您的钱。”

“轰!”

仿佛一道晴空霹雳,瞬间炸的众人头皮发麻。

三百万的房子,说送人就送人,这月亮湾是慈善机构吗?

他们都傻眼了。

穆思雅更是震惊的张大了红唇。

“什么情况?”妖艳的美女回过神来,尖叫着吼道:“凭什么送给他这样的土鳖?我们有钱买!”

“土鳖......”售楼小姐姐错愕。

“钱......”胖男人一脸黑线。

胖男人后悔了,后悔没有坚持相信自己最初的判断,那绝对是一张黑卡,所以,土鳖......钱......这他妈在手持黑卡的男人身上,怎么可能会跑偏?

程然摇了摇头:“无功不受禄,我自己买得起。”

众人彻底呆滞了。

李辉的眼睛也瞬间眯了起来。

他想的跟其他人不一样,因为他跟程然很熟,熟到自己现在还欠他两万块钱的地步上。

“原来你有钱!”他冷冷的说道。

程然根本没有理会李辉,对有些不知所措的售楼小姐姐问道:“对了,还有没有更大一些的,我觉得,这些太小了。”

“啊?”

“太小了?”

260平米的楼房太小了。

这他妈说出去是多大的一个笑话?

穆思雅从震惊中回归神来,她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可以确定一点。

程然没病,不管卡里有没有钱,似乎他真能给白槿兮搞到一处像样的房子,然而......

穆思雅皱眉说道:“拜托了大哥,你知不知道200平以上,就是楼房的最大限度了?这月亮湾的260平米,已经是辛阳市最大的楼房了。”

“你看吧,我就说他是个土鳖。”妖艳女人叫嚣着。

售楼小姐依旧不知所措。

程然说:“我想买那一块。”

众人寻找他的手指望去,于是,便看到一片被花园包裹着的洋房,那里环境无比优秀,至少在模型上看,很耀眼。

月亮湾别墅。

“程然你疯了!”穆思雅尖叫起来。

可这时,售楼小姐姐却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们经理说了,无论您看重哪套房产,我们月亮湾都免费赠送。”

“嘶!”

几道吸气声忽然响起,穆思雅的尖叫也停留在空气中回荡。

此刻的胖男人一脸黑线的垂着脑袋,似乎在想接下来该怎么挽回这个彻底又狗血的局面。

李辉却不愿意再隐藏自己跟程然的关系,他愤愤的对程然怒道:“程然,你这么有钱,为什么还要我还钱?你他妈知道我的日子是怎么过的吗?”

程然连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盯着自己手中的黑卡,想到那贵妇人,情绪复杂的笑了笑:“看来,她的能量还真是大呀。”

“对不起程先生,我有眼无珠。”胖男人终于抓住机会,一步来到程然面前,跟之前的售楼小姐姐的举动如出一辙,都是弯腰鞠躬道歉:“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我一般见识。”

“老公你搞什么啊?”这让一旁的妖艳女人惊讶不已,她连忙去拉胖男人:“为什么要给这个土鳖道歉?”

却没想到,胖男人一把推开了妖艳女人,依旧一脸忏悔的对程然说道:“程先生,我跟她不熟。”

“什么啊!”妖艳女人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老公,你脑子坏掉了吧。”

着看着这一对忘年恋,程然摇了摇头:“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之前说过的话。”

“什么话?”妖艳女人。

“我要能买的起,你说,我让你怎样就怎样。”程然冷漠道。

妖艳的女人一脸的不服气,“买得起,你倒是买一个看看,到现在都还没见你卡里有钱。”

啪!

胖男人反手就是一耳光,直接把妖艳女人打傻了。

“你......”

“你他妈的蠢女人,别再给老子惹麻烦了,再废话老子打死你。”

妖艳女人被胖男人吓到了,眼泪在眼睛里转着圈。

胖男人没有理会他,转而看向程然赔笑道:“程先生,您请吩咐。”

第1章

“爷爷,这是我送给你的冬虫夏草。”

“爷爷,这是我特地给您买的上好的茶叶......”

生日宴上,一件件的礼物递到老太爷面前,老太爷乐呵得眼都笑没了。然而在这种欢乐的气氛中,一道沉重沙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爷爷,我,我想向您借点钱,我妈旧疾复发,急需做手术。”

欢乐的气氛忽然凝固。

客厅里在这一瞬间变的极为安静,安静到落针可闻的程度。

老太爷脸上的笑意也僵住了。

众人闻声看去,一眼就看到了站在旁边的土包子程然。

这个人,是白家的上门女婿!

两年前,程然刚大学毕业,年轻气盛的他本以为可以靠自己的本事,让自己和母亲过上富足的生活,可那时他的母亲突发疾病,需要一大笔救命钱。

这时候,有个中年男人帮了他。

但唯一的要求,是让他和白氏果业的白槿兮协议结婚三年,当时为了救母亲,他同意了。

后来才知道,那人是白槿兮的老爸白少林,之所以让他和白槿兮协议结婚,是因为白少林不想让白槿兮成为白家和龙家商业联姻的棋子。

两年来,他拼命工作,可苦于没有人脉关系,没有背景资源,处处碰壁,一事无成,到最后,干脆辞职在家,啥也不干,也因为如此,他被白家人称为废物。

要不是老同学李辉欠他钱赖着不还,他也不至于在老爷子生日宴上开口借钱。

“你要脸不要了?没买礼物也就算了,还有脸找爷爷要钱?”白彦斌恼怒道。

他是白槿兮的堂哥,平时就极为看不上白槿兮一家,尤其对程然,每次见面,都会对他一番冷嘲热讽。

两年前白槿兮和程然结婚后,就是他四处宣扬,才让众人得知,白家私生子的千金,竟然嫁给了一个农村土包子。所以两人的婚事,也就成了众人饭后笑谈。

“就是,你算什么东西?”同辈中,又有人出声怒斥程然:“也好意思张嘴要我们白家的钱?”

“还是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吧,大喜的日子你说什么病不病的。”

“什么人呀,真把自己当我们白家的人了,真扫兴。”

一声声斥责,就像一把把尖刀,一下下的往程然心口戳,加上老太爷僵化的表情,程然明白了,自己不管如何低声下气,最终在白家也是个外人。

望着程然有些颤栗的肩膀,白槿兮心里也不好受。

虽然她嫁给程然是迫不得已,虽然这两年她没让程然碰过自己,虽然她对程然很失望,可说到底,她们毕竟在一起生活了两年。

更何况,这两年来,程然对她很好,每天早晚,都有丰盛的早餐晚餐,每次受到家族其他人欺负后,程然都会站在她面前,想尽一切办法安慰她,哄她开心。

俗话说的好,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但......她欲言又止。

“想要借钱,也得有个借钱的样子吧?求老太爷还站着,一点诚意都没有,跪下!”白彦斌呵斥道。

程然眉头一皱,男儿膝下有黄金,可为了自己的老妈,他愿意背负一切屈辱。

就在这时候,白槿兮终于站了出来,她挡在程然面前,阻止了他下跪的动作:“需要多少钱?”

“二十万。”程然脱口而出。

二十万......

白槿兮的小脸瞬间变的有些煞白,别人不清楚她却知道,程然不是那种拿自己母亲开玩笑的人,可二十万......对于她来说真的不是小数目,想要凑够这些钱,除非把房子卖了。

可是,值得吗?

深呼吸一口气,白槿兮扭头看向老太爷,“爷爷,能不能......”

话没说完,就被白彦斌给打断了。

“爷爷,你可不能心软啊,他就这德行,自己屁本事没有,就惦记着咱们白家的钱,现在竟然连这么蹩脚的借口都想的出来。像这种为了要点钱,连自己老妈都咒的人,就不值得同情。”

“是啊爷爷,您可别上当。”其他人也附和着白彦斌说。

“就不能助长这种不正之风。”

“就是就是......”

老太爷狠狠的瞪了程然一眼。

白彦斌等人不喜欢程然,是因为他们知道,老太爷过世以后白槿兮跟程然是要与他们争家产的。

相较起来,老太爷其实比他们更厌恶程然,因为他跟白槿兮的结合,导致白家与龙家的联姻变成了泡影,这让他们白家损失巨大。

冷哼一声后,老太爷扭头上楼去了,谁都能看出他很不高兴。

老太爷上楼后,白彦斌戏谑的看着程然,嘲讽道:“哈哈,土包子我告诉你,这个社会,穷人是没有资格生大病的。”

“不过呢,你运气好,遇到了我这么心善的人,二十万我可以借给你,不过......”白彦斌冷笑道:“给你半个月的时间,如果还不上的话,也没关系,从我裤裆里钻过去,没准我心情一好,就不管你要了。”

哈哈......

所有人都哈哈大笑,那一张张嘲讽的面目无疑在程然的伤口上再撒了一把盐。

羞辱。

赤裸裸的羞辱。

“白彦斌你过分了!”白槿兮怒声斥道。

“好。”然而,救母心切的程然,却猛然抬头,直视着白彦斌,重重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只要你肯借给我,半个月后还你二十万。”

“不不不。”可白彦斌似乎并不想这么草率的放过程然,他摇头笑道:“你去银行借钱不要利息的吗?半月内还五十万,否则免谈。”

程然直接应下,“行!”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白彦斌这是在玩程然,根本没打算借给他钱,这换成谁也不可能答应的,简直比高利贷还高利贷,然而在程然眼里,不管什么,都没有自己母亲的命重要。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嘀咕道:“如果他半月内还了呢?”

声音不大,可却偏偏传进了所有人耳朵里。

“哈哈......”

所有人都乐了。

他程然连区区二十万都拿不出来,凭什么半月之后能还五十万?

大家就跟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没人相信他能做到。

“哼,就凭他?他要是真能还上,那我就从他的裤裆里钻过去。”白彦斌不相信程然能做到,所以拍着胸脯说道。

说完,就直接转给了程然二十万,这钱对他来说,九牛一毛,能用这点钱,玩玩这个乡下女婿,似乎也不错。

筹到钱的程然,转身就赶往医院。

可当他来到医院缴费处时,却被护士告知,他母亲已经被院长亲自安排手术了,并且现在已经住进了单人VIP病房。

程然懵了,问道:“是谁帮我交的手术费?”

“是我。”还没等护士回答,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程然募然回头,便看到了站在眼前的一位十分优雅的女人。

程然还没反应过来,女人就一把握住他的手,眼泪婆娑的说:“然然,我,我是你的亲生母亲。”

程然直接愣住了:“大姐,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大姐......”女人身体一震,口中咀嚼着程然对她的称呼,心中泛起一丝苦涩。

她无奈的叹息了一声,向程然讲述了当年的不得已。

“然然,我知道你很难接受,可这是事实。”

“当初,陆先生说我们程家注定是一脉单传,可当时我们有你跟你弟弟两个孩子......换句话说,就是注定要夭折一个。”

“手心手背都是肉,你爸跟我都不愿看着自己的儿子死于非命,所以,就忍痛将你送了人。”

“你是不是从记事起,就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听到这里程然愣住了,他开始有些相信女人的话了。

是的,从他记事开始,就没有老爸,别的孩子都有,只有他没有,所以,小时候因为这个没少受委屈。

他曾无数次追问过老妈,可每次问起,他老妈都会紧蹙眉头,只字不说。

后来,渐渐大了,他也就不问了,因为,他不愿看见老妈皱眉头。

“陆先生是谁?”程然凝眉问道。

女人抿了抿嘴唇:“是京城最好的相师,这不重要,重要的是......”

“对,这不重要。”程然继续打断女人道:“重要的是你们为什么会因为一个算卦的信口之言就能舍弃自己的亲生儿子,为什么会偏偏舍弃......我?还有,为什么现在又不害怕那个一脉单传的谣言了?”

程然的话,让女人面现苦涩之意,她似乎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哑然良久。

“然然,我们知道有愧与你,所以,我这次来找你就是想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补偿你的,在辛阳市,有我们程家的产业,还有这张黑卡,妈妈都送给你。”

说着,女人将一张黝黑金边的卡片塞到程然的手里,“这种黑卡辛阳市只有这一张......”

“对不起,亲情、养育之恩,在我眼里是钱根本买不到的,即便你这张卡里有一百万......”

“不,是一个亿。”女人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