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甜妻诱爱 连载中

甜妻诱爱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北宛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厉泽凯是S市最神秘最强大的男人,冷酷无情、杀伐果断,却独独对她恩宠入骨。“老公,我想买个包。”男人大手一挥将卡扔桌上,“明天包场,随便买!”“老公,我想去度假。”男人勾唇一笑,“好,包下一个岛,我陪你慢慢度!”“老公,我和夏大哥在外吃饭,晚上不回来。”厉泽凯终于坐不住了,拍案而起,“反了,越来越无法无天,马上定位夫人的位置!”人人都说厉泽凯长着一张禁欲男神的脸,只有苏芷安知道,这男人分明是只喂不饱的狼!展开

本书标签: 北宛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厉泽凯狭长的眼眸中划过愤怒之色,捏着她脸颊手劲加大,“好,我可以答应你,但这一次的系列设计你来完成,如果你不能够完成后期苏氏有难你也休想我再注资。”

苏芷安绝望的看着他,为什么他总是要这样来威胁自己?

“我说了,我不会设计。”

“我话已经说了,看你自己的选择。”

苏芷安的粉拳紧捏在一起,他知道厉泽凯在逼自己。

厉泽凯深邃的眼眸落在她眼角滑落出来的泪水上。

为什么她可以将自己设计的系列作品给苏倩薇让她成为顶级设计师也不为自己创作?

有时候他真的想把她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给你一分钟的考虑时间。”

苏芷安咬着自己的唇瓣看着近在咫尺危险的男人,这一次她不得不妥协,现在苏氏还在度过难过的初期不得不依靠厉泽凯。

“好,我设计这次的系列服装。”

厉泽凯听到她的话更加愤怒,一把松开她,为了苏家她还是答应了,以为这样逼一下她,会让她想起郑毓彤对她所做的一切。

“最好记住你说过的话。”

厉泽凯丢下这一句突兀的话离开,苏芷安一个人矗立在原地始终不明白她到底说过什么,为什么每一次他都让自己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她到底说过什么话?

苏芷安垂头丧气的走出会议室,陈茹月见她出来立即走了过来,问着:“答应了吗?”

苏芷安点点头。

“这就对了,我相信以你的实力肯定可以完成的,如果真的无法完成这不是还有我吗?”

苏芷安很感谢陈茹月一直以来对自己的帮助,之所以陈茹月对她这么好是因为当初她刚进公司的时候就是陈茹月的助理,后来转正才开始自己独立设计。

“谢谢您。”

“和我客气什么,我算了一下,距离交稿的时间还长,你可以计划一下时间先定稿给我看看,再继续设计。”

“好。”

“先好好构思,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先回办公室了。”

苏芷安点着头,心底却泛起浓浓的惆怅感,虽然刚才厉泽凯答应了自己会去,但也担心他会反悔。

厉泽凯这人出了名的阴晴不定。

苏家别苑

苏芷安将车停在别墅外的停车位上,看着放在副驾驶座上的礼物,这是她在几周前就为苏钧鸣准备好的,一套上好的茶具。

她看着时间,心底浓浓的惆怅感蔓延,也不知道厉泽凯会不会来?

轻摇了几下脑袋,拿过一边的礼物下车。

苏家门口早已经是名车云集,这一切都来源于厉泽凯,上一次厉泽凯高调注资苏氏集团,外界都在揣测两家的关系,而很多人都盼着能够在苏钧鸣生日宴上能和厉泽凯打个照面。

苏芷安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进了别墅的庭院里。

郑毓彤站在门口迎接来宾,侧头便看到苏芷安来,立即笑容满面的朝她走来,热情的拉住她的手,目光朝她的身后看着,没有看到厉泽凯的身影,嘴角微微一上扬,道:“芷安,泽凯呢!没来吗?”

S市

苏芷安一脸疲倦、惆怅的站在别墅门口,脑海中想着自己母亲郑毓彤交代的事情,明天让厉泽凯去参加苏钧鸣的生日宴。

可是从他们结婚这半年来见面的次数少之又少,哪怕在公司见面也是隔着无数的人,她要怎样才能让他去参加。

惆怅中苏芷安插钥匙开门,刚将门打开,踏进去的一只脚还未落地手臂便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牢牢钳制住将她拽了进去,旋即唇便被人死死堵住,苏芷安大脑一片空白,黑暗中瞪大了双眸。

恐惧、害怕从她心底开始滋生、蔓延。

反应过来后,苏芷安双手不停的推搡着身前的男人,但奈何力量悬殊根本无法推开,趁着他不注意狠狠的咬在他的唇瓣上。

瞬间,厉泽凯吃痛的松开她。

‘啪’一声响,整栋别墅瞬间通亮。

苏芷安整张小脸胀红,一只手背捂住自己被厉泽凯吻过的唇瓣。

厉泽凯深邃犀利的眸子落在她胀红的脸蛋上,瞧见她一副嫌恶的模样戾气肆意,一把将她纤细的手臂抓了下来,凌厉道:“不是你告诉我的助理让我回来吗?现在我回来了,别给我摆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让我看着烦躁。”

苏芷安咬着自己的唇瓣,将自己所受的委屈全部收起来,缓缓开口:“是,是我让你的助理转告你,明天跟我回一趟苏家吧。”

“我为什么要去?”

“你……”苏芷安气急败坏,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的闷气压住,再次开口:“虽然我知道我们结婚是不能够公开的,但明天是我父亲五十岁生日宴,难道你不能够看在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份上去道贺?”

厉泽凯冷冽的俊脸上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圈子?你别忘了如果没有我,你们苏家早已经不复存在。”

苏芷安一只手指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隐忍着心底的不痛快,道:“我当然知道。”

厉泽凯深沉的眸子落在她的身上,“知道就好。”话落,厉泽凯松开她的手腕转身便准备朝楼上走去。

苏芷安看着厉泽凯远去的背影,不行,厉泽凯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她不能够放过这个机会。

心一横,苏芷安快步跑了过去将厉泽凯拦下来,却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

厉泽凯冷漠、脸上丝毫没有一点笑意看着她。

苏芷安快速在自己心底打着腹稿,道:“就算我求你,明天去一趟行吗?哪怕呆上一分钟也行。”

听闻,厉泽凯脸色更加差劲,一双深邃的眸子中盘旋起骇人的目光。

毫不留情的将她一把推开,苏芷安显然没有想到厉泽凯会如此的生气,力道之大将她推倒在一遍摆放花瓶的柜子上,花瓶被她推翻在了地上,砸碎成了几片。

苏芷安整个身子匍匐在上面,眼泪簌簌从眼眶中滑落,心底的委屈蔓延。

她深知厉泽凯早已经不是曾经的少年,早已经不是会将她护在身后的男孩。

自从那一晚之后,他们之间就像是隔了千山万水一般谁也跨不过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