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甄颜陆远深 连载中

甄颜陆远深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夜缠绵后,他扔给她一盒避孕药,“如果你敢怀上我的孩子,我就只能开车把你撞流产!”  后来,她倒在血泊中,绝望的望着他,“还好,不是你把我撞流产的,不然,我可能会……疯掉吧……”  那一刻他看见她眼角泪滴滑落,心碎如碾!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夜,依然来临。

甄颜继续爬上陆远深的床,脱男人的衣服。

“只要我们还是一天夫妻,你就应该尽你做丈夫的义务!”

“陆远深,你要是不能满足我,我就去外面找男人,我如果被媒体拍到了照片,我就告诉他们,你性无能!”

“陆远深!你不爱我没关系!性功能齐全就行!”

“你是不是不行?你不行,我给你煲点汤补补?”

陆远深终于忍无可忍!

甄颜本就是个难得的美人,她若是起了心要故作风情的勾引哪个男人,怕是没有不就范的。

那女人的身体,他是夜夜都要不够。

过去三年没有碰过,一旦碰过,想戒都戒不掉。

她气质清冷孤傲,全身皮肤白腻细滑,诱人得很,她不出一声都能叫人热血喷张,更何况她总是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清浅嘤咛,如万蚁爬过全身,难耐!

陆远深随时都有种即将要死在这个女人的身上的错觉。

如果这段婚姻只留下躯壳,起码还有让人贪恋的肉体,不是吗?

——

生活一天比一天趋于平静。

甄颜深知陆家的家风,陆远深可能想过离婚,但豪门离婚不是小事。

如果她强硬拒绝,他考量后也会作罢,陆家人离婚的消息若是上了娱乐版,也不是好事。

年轻时候爱过别人,不能苛责。但人会成熟,会老,家庭才是归宿,只要她多一些改变,他不会离开这个家。

她一定要改变,哪怕去学从来没有学过的温柔。

桌面上的花瓶里摆放着鲜花,甄颜精心修剪花枝,厨房里的林妈正在炒菜。

门铃响,甄颜心上一喜,知道是陆远深回来了,她擦了手上的水渍,比林妈脚步还快的走向厅门。

拉开门,甄颜奉上雪后初阳的笑容,微弱却美好到让人拼命想让她停留。

门外的男人却冷脸黑面,他看着甄颜的一双眸子,如淬了寒毒!

“你把文琳藏在什么地方了!”

男人劈头盖脸的一句话,如一桶冰块倒在甄颜的身上,甄颜挂在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脑子里嗡的一响,“你在说什么?”

“你还敢装无辜!”

林妈听见吵架,跑过来想要劝阻,还没有开口,陆远深便青筋暴跳的吼出口!“上楼!别管闲事!你少跑到爷爷那里告状!管好你的嘴!”

陆远深是什么人?

陆家长孙,陆氏第一继承人!

陆家家教很严,注重家风,陆家人待人礼貌谦逊,哪怕是对下人,也不曾耀武扬威,外界对陆家人的赞誉不是光靠钱堆起来的。

即便对这段强制的婚姻不满,陆远深也从未传过绯闻,更未在文琳回来后有过任何不堪的消息。

他的涵养,只有在甄颜面前才会土崩瓦解!

林妈没有被这样重声吼骂过,吓得她一哆嗦,虽然委屈,却只能怯怯上了楼。

陆远深踏进门内的大理石地面,没有脱鞋,一步步逼着穿着拖鞋甄颜后退!

“陆远深!你干嘛!”

“我干嘛!甄颜!你干了什么!三年前搞的事情还不够?现在你还要搞一出?”陆远深捏紧甄颜的下颌骨,“甄颜!1.5亿算什么?我给你!你要多少钱才肯离婚!我给你!你他妈的能不能滚蛋!把文琳交出来!”

甄颜的下颌骨疼得要命!

“陆远深!你够了!”

“你把文琳藏在哪里了!!”

“我没有!”

“你没有?”陆远深大笑,“文琳说你让人把她困在国外三年!不准她回国!现在她才回国多久?你又按捺不住了!”

“我没有!她骗你!”甄颜看着陆远深眸子里可怖的气息,她似乎意识到真的出了事!

而且这件事很严重,可能是她不能承担的后果!

女人的身体被激情的热浪焚烧,她只能将精健颀长的男人抱得更紧一些,男人更是在药物的催动下愈发勇猛激荡!

——

天边,有薄光染云。

已是清晨。

俊颜精秀的男人赤身压着女人,墨眸里怒火大盛!

“甄颜!你是有多缺男人!多想有个男人上你!竟敢给我下药!”

甄颜还光着身子,锁骨上心电图似的名字纹身妖娆攀附,纤细的脖子被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掐住,她吸不进氧,快要断气!

虽然她从20岁起,就对陆远深爱慕至深。

可下药这种事情,她不会做!也不屑做!

甄颜感觉自己快被掐死了,她拼尽全力,才在慌乱中咬开了陆远深的手,顾不得自己身无寸缕,赶紧找了个安全距离。

“我想要睡个男人,可以让他们从城隍庙排队到浦东机场!需要对你陆远深下药?”

甄颜生得很美,性子又极其高傲清冷,若是稍稍施妆,便透着一股出众到难以碾压的冷艳气质。她说这话,不算夸张。

陆远深眼中笑意讽凉,“你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甄颜,三年了,缠着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不累?”

爱?这个字从陆远深的嘴里说出来,透着浓浓的讽刺。

三年前,陆家的盛世婚礼上,陆远深的未婚妻文琳突然失踪,甄颜穿着婚纱走向陆远深,伸出手……

众目睽睽之下,为了陆家的颜面,陆远深被迫给甄颜戴上了婚戒。

从此,文琳下落不明。

传言,甄颜为了嫁入豪门,杀了文琳,李代桃僵!

那一场婚礼结束,陆家帮已经破产的甄家偿还了1.5亿的债务。

这一场婚姻是笔交易,是一根刺,深深埋在陆远深的心里,让他每每忆起,心中都有一股难以发泄的愠怒生成!

甄颜当然知道陆远深不爱她,他对她,只有因为强势介入他婚姻的恨意!

爱?

不是她想要就能要的。

“爱我?我不需要你爱我!我有婚姻就可以了!我是顾太太就行!”

“我跟你!没有婚姻!”陆远深最不愿承认的就是他这段被迫而为之的婚姻!长腿刚跨下床,却突然看见了床单上的一抹深红……

两人的目光都齐齐落在那处血迹上。

处子?!

那刺目的红色让甄颜心口陡然一疼,她蜷紧手指,唇片轻抖。

要跟他说女人的第一次很重要吗?

要跟他说,她的身和心都只有他一个人吗?

“甄颜,补个处女膜多少钱?”陆远深嘴角撩起讥诮轻贱的笑意。

甄颜感觉心肝上被人狠狠扎了一箭!看见陆远深用那种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她的时候,还是心疼得想要发疯。

但她不能在他面前发疯,他只会更加看不起她。

她撩起耳边的发,挂在耳后,轻笑,“呵,补个处女膜而已,能要多少钱?还不如给男小三买一个包。”

男小三!

陆远深当然不相信甄颜婚后还有别的男人,但是婚前……

呵!

可这话从甄颜嘴里说出来,陆远深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了藐视!

一个丈夫高贵到不可触犯的权威!

哪怕他们之间只是徒有婚姻的躯壳。

心里有一簇的小火苗慢慢升起,燎烧着他的肝肺!“甄颜!你是不是还没有被上够!”

“哈哈!”甄颜大笑,顺手扯了件浴袍披在身上,“开什么玩笑,你床上功夫那么差,我要是想再跟你睡,我就是脑子被门夹了!”

陆远深眼中凉意愈发深寒,瞳仁里森冷的白色光点,似一把将要插入敌人心肺的一把利刃!

他伸手一把将甄颜扯扔回床上!“看来你昨天晚上被干晕了!好赖都分不清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