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现代修真者的日常 连载中

现代修真者的日常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不器有只猫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林左没想到现代社会还有修真门派存在,而且自己还加入其中成为了一名修士。不过自己师门的画风似乎不太对……斗地主、当明星、打排位这种事情,真的是修真者的日常么?展开

本书标签: 不器有只猫 都市现实

精彩章节试读:

林左跟着尹司踏进了这个院子。

就在踏进这个院子的那一刻,林左忽然感觉精神一振。

要具体说哪里感觉不一样,林左也说不太上来,但林左就是很清楚,从院外到院里,踏过这一步之隔后,自己整个人的身体状态确实有了明显的区别。

如果说门外的世界像是在浑浊的水里的话,现在林左就好像换到了一片甘甜的清泉里一般。总之,就是整个人有一种焕然一新的清爽感觉。

林左跟着尹司向那栋小楼走去,途中要经过一条穿过院子里这片小菜园的小道。

在经过这段路的时候,林左打量了下这片菜园——确实没有蒜……不用担心尹司买两头大蒜出来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里的作物他一个也不认识。

要知道他小时候也是住在乡村的,对于老家这边常见的作物还是相当了解。

而这里种的……那个挂在藤蔓上的果子确实很像西红柿啦,不过为什么长成了晶莹剔透的蓝色?还有那个很像菜瓜的东西,微微发着光真的没有问题吗?

就在林左还在打量这个菜园的时候,尹司已经走进了那栋小楼。

此刻林左心里的怀疑已经被冲散了大半,又有点血脉贲张的感觉了……咦,为什么有个又?

总之,林左收起了从出门看到那辆电瓶车开始逐渐积累的无奈和轻视之感,整理了下心情,怀着一个比较恭谦的态度,也跟进小楼。

……

……

从一楼正门进去,是一个蛮宽阔的会客厅。

尹司进来后把凉皮搁客厅桌子上,道:“前辈,人带来了,凉皮我给您放桌上。”说罢转身出了门,在门口摆出了双手环抱胸前的酷酷pose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沉浸在自己营造的冷酷气场里了,还是单纯的在发呆。

喂……难得听你一句话说这么多字啊,还有为什么这次说话语气这么正常,你冷冷的语气被吃掉了吗,果然是看人下菜对吧!林左腹诽。

定睛看去桌子后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老者。老者面相倒完全是林左心目中仙风道骨的那种型,须发皆白,慈眉善目,但是没有什么皱纹,有点看不出年龄。

有这面相打底,林左对其着装的接受度也高了很多——老人身上是背心大裤衩两件套,脚上蹬着一双人字拖。总体来说就是那种夏天的时候,你敢仔细找我就敢随便冒出来的普通老头装束。不过这个装束出高人是有先例的!仔细一回忆,就发现这老人穿的和《功夫》里的火云邪神一样一样的。

老头正捧着手机在看些什么,见林左进门,伸手一招,那块玉佩就从林左屁兜里飞了出来,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飞到了老头手中。

林左嘴角抽了抽——原来这个东西可以走弧线的吗……所以尹司当时召唤这个玉的时候那个蛮横的直线路径是什么鬼……

不过腹诽归腹诽,面前可很有可能是仙人一类的人物,林左也不敢怠慢。当下学着电视剧里古人的样子拱手作了一揖:“小子林左,幸会前辈。”

“年纪轻轻的,拽啥文呀。你先随便坐啊,当自己家一样。我等下再招待你。”老人看了一眼手里的玉佩,然后随手把它抛还给林左。

林左嘴角又一抽,果然不是自己想的那种画风,这语气跟隔壁王大爷一样一样的。

林左接过老人抛回来的玉佩,发现玉佩的呼吸灯效果已经不见了,此刻就像一块普通的玉佩一般安静的躺在自己的手里。

不管画风对不对,林左从踏进这个院子起就决定要对此间主人给予足够的尊重,当下也就在老人对面的沙发上找了个位置,小心翼翼的坐了半拉屁股,耐心等着老人忙完自己的事情。

刚刚心思太乱,对环境的感知力略有下降。此刻安静下来,林左就注意到了老人捧着的手机里传出的声音,虽然音量极小,不过这个熟悉的旋律……绝对是欢乐斗地主!

似乎是为了佐证林左的猜测,老人还一边在手机上划拉着,一边喃喃自语:“还卡布奇诺?以为我17张牌就秒不了你?”

林左:“……”

……

……

很快老人结束了战局,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收起了手机,看样子是得到了一场酣畅淋漓的胜利。

“不好意思啊,主要这把牌太好,有点舍不得退。我感觉这把打完能把对面气成狒狒。”老人呵呵笑道。

林左一时不知道怎么回话,就陪着老人干笑了两声。

“看得出你是林小友的血脉,看年龄应该是他孙子吧。你爷爷呢?”老人问道。

“我爷爷已经去世十五年了。”林左老实的答道。

“当年遇见他的时候我已经垂垂老矣,他还是少年呢。白发人送黑发人啊。每次出关都忍不住感叹时光荏苒人世易改。”老人感叹道。

林左又嘴角一抽。得,成我爷爷的白发人了,一下子差出三辈儿来,这便宜占得足斤足两。

“光顾着自己说话了,我道号元真子,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提。吸溜~”老人和蔼道。最后那一声是老人吸凉皮的声音,老头已经打开尹司带来的凉皮吃上了。

“元真子前辈,我爷爷和您当年是怎么认识的?”林左问出了这一个多小时里最疑惑的一个问题。

自己爷爷虽然自号是个修者,不过他有几斤几两自己作为朝夕相处的家人是最清楚的——有修为的人估计犯不上往孙子档里藏鸡蛋。

还有一种可能是元真子看自己爷爷年纪轻轻就有一颗坚定的向道之心,起了惜才之意吧……可是那个年头的林老头还专心苦修法华经呢!

“当年老夫寿元将尽,却突破无门。结果有天遇见了你爷爷,穿着一身道袍却在一本正经的念法华经,真是很有意思。吸溜~”元真子哈哈笑道:“不过也给了老夫一条思路,就是换个角度,也许反而能够突破桎梏。于是老夫就闭关去研读佛法了。闭关之前答应你爷爷,如果有缘再见,就收他为徒,引他入道。”

还真是法华经的锅……

“所以闭关以后前辈突破了?”

“突破倒是没有,不过看开了。吸溜~”元真子唏嘘道。

林左:“……”

“不过既然你爷爷已经故去,且今日是你前来。那这个因果就应在你身上了。你可愿入我门下追寻大道?”

林左站在坟前,把手中的花放在墓前的石碑上。

墓碑上用歪歪斜斜的字体写着逝者的称谓:法华道人。

墓是林左爷爷的,墓碑上的题字是他爷爷——也就是法华道人自己生前提的。因为按老头子的说法,修道者不需要俗家姓名,提上法号足矣。

老头一直自称是个修道者。

林左毕竟是个华夏人,受西游记等奇幻作品的熏陶,林左很小的时候倒是也知道修道者是什么意思。也曾幻想着自家爷爷是不是镇元子之流的神仙中人。

不过随着林左年纪大些,就逐渐泯灭了对自己老头会各种神仙道法的期待——还等着接社会主义的班呢,子不语怪力乱神!

而且抛去这点不谈,哪怕世界上真有修真一途,那也不是自家老头能练成的。

老头不光自称修道者,还是个散修。散修这事翻译一下,就是没人教瞎捉摸。

就拿“法华道人”这个道号来说吧,取这个道号的时候,老头正在苦修法华经,每天都穿着道袍嘴里念念有词,看上去倒也有那么点仙风道骨的意思。那段时间也是小林左对自己爷爷的崇拜和幻想到一个最高点的时候。

不过后来就不崇拜了——林左发现法华经其实是一本佛经。

现在是不怎么能在寺庙外碰见和尚了——寺庙里的门票香火钱就够养活人了。不过那个年代华夏还有蛮多行走化缘的和尚。有天一和尚敲开林家小院的门,忽然发现老头在那念念有词,仔细一听竟然是法华经,顿有遇知音之感。非要进来与老头探讨一下佛学。

林左当时还小,对爷爷和那和尚怎么交流的也没什么印象。反正后来老头改修小半部道德经了——道德经里的生僻字太多,老头只认得出一半。而且散修嘛,不认识的字也没人教他去。

之后老头修过法华经这事就成了家里的禁忌话题,谁提老头跟谁急眼。林左小时候不懂看人眼色,在老头刚刚转修半部道德经的时候还一直凑上去缠着逼问,“为啥今天念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为啥中间还有这么多‘什么’”(老头不会读的就用“什么”代替,比如玄什么之门,是渭天地根)。结果吃了老头好几发掌心雷——正过年呢,老头气的乱丢摔炮。

虽然一直在修道这条路上没什么成就,不过老头还是觉得自己是有大气运之人。总是出个门回来就说自己遇到了各种机缘。

林左印象最深的一次是,老头曾经珍而重之的给过小林左一本修炼法决,说是进城后在天桥上遇见了一位世外高人,一眼就看出老头一心向道,象征性收了500块就传授给老头一本神功。这本书没有封面,都是一些小人和动作,确实很有小说里功法秘籍的味道。

小林左怀着对飞檐走壁的期盼那是一顿苦练啊,结果直到林左上小学才体现出效果——老头买回来的那本是《第一套广播操图解》,帝都出版社出的,两毛一本。反正上学后不久林左就因为姿势标准被选去代表学校参加广播操比赛了。

类似的事情数不胜数,不过老头之所以这么执迷于修道,是因为他少年的时候遇到的一场仙缘。具体发生了什么事老头一直讳莫如深,只不过传下来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做的盒子,说五十年后才能开启。因为怕吃老头的掌心雷,家人也就一直顺着他没去探究过盒子里究竟有什么东西。没想到老头“兵解”之前,竟然把这事儿珍而重之的写在了遗嘱里。

林左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盒子,收回了思绪。

今天不光是法华道人的忌日,也是那个盒子要开启的日子。

要说老头这辈子留下的机缘的话,可能这个盒子确实是最大的机缘了。

倒不是说林左相信这个盒子有所谓的仙缘,主要都五十年过去了,只要这个盒子里的东西都经过五十年了,如果把他当成一个时光胶囊来看的话,就算里面是五十年前的一个钢镚,现在说不定都值不少钱呢不是!

……

大半个小时后,林左独自坐在家中,惊疑不定的看着手中这个玉佩。

林左不懂玉石之类的文玩,但是也感受得到这块玉佩价值不菲。

整块玉佩呈一个圆形,且通体翠绿,没有一丝杂色。玉佩上没有过多的纹饰,只是在玉佩的中心写着一个繁体的“道”字。

本来以为以老头的尿性,说不定盒子里面会是本《金刚经》之类的东西,没想到打开盒子后,里面竟然是一枚玉佩。看到这个玉佩的时候,林左心里有种用免费赠送的单抽一发入魂抽到ssr的感觉。

不过就在林左把玉佩从盒子中取出的瞬间,异变陡生。

那个不名材质的盒子,竟然瞬间化为细砂从林左指缝间滑落,被风一吹便不见了踪影。

而后林左手上的玉佩竟然开始微微发亮。

回到家中之后,林左拉上了所有的窗帘,更加确定这是玉佩本身的光芒,而不是阳光的反射。在昏暗的环境里玉佩的光芒显得更加明显,且还是忽明忽暗有节奏的亮起。就仿佛——在呼吸。

林左是个理科生,清楚的知道所谓夜明珠之类的宝物,是因为期间有放射性物质。但这类情况下发出的光芒,绝对是持续而稳定的,而不会像手中玉佩这样出现有节奏的律动。更何况——那个化砂的盒子该怎么解释,林左明明确定它很结实,难道是那个瞬间经过了一个时空驻洞,经过了千年的时光,瞬间氧化了?那这个驻洞还得不能影响到举着盒子的林左和盒子中的玉佩,换言之,这个驻洞得是盒子形的……这更玄幻好嘛!

林左能够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就像福尔摩斯说的,排除了一切不可能之后,剩下的答案,就是真相。

难道,这份所谓的仙缘,是真的?

所以说每个华夏人心中都有一个仙侠梦,当真正有不可思议之事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其实都是会对那个隐于山川间浮于白云上的世界充满期待的吧。反正林左此刻心中是期待自己的唯物主义世界观被击碎的。

那么……这玩意该怎么用呢,光就让它这么闪着,那基本上也就是一个瓦数不够的呼吸灯的作用啊。

要不试试滴血认主?

林左看着手中发光的玉佩犯了难。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