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狂龙战神 连载中

狂龙战神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王者归来,龙行都市!生而为帝的他,注定有不凡的命运。他身立巅峰一生璀璨,只装最牛的逼,只踩最强的人,  战神回归,吊打一切,谁能争锋!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第6章

“不用等到明天,现在,东海就会少一个人,你信吗?”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道淡淡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来。

“什么?”

黄世博忍不住挖了挖耳朵,斜着眼睛看着萧青帝,“我没听错吧,就你,也敢用这种语气跟本少爷说这样的话?”

这个泥腿子,无名无姓,没有请帖而混进宴会的家伙,竟然敢学着自己的语气说话?

刚好在这时候,他发现已经补妆完成的林佳琪再度走过来,似乎明白了什么似得,哈哈笑着说道,“原来如此,你是看到佳琪过来之后,想要在佳琪面前表现一下你所谓的男子气概吧?”

萧青帝神色淡然,目光看向已经走到的林佳琪,“他的命,我收了。”

“不要。”

林佳琪脸色大变,再也没有淡然优雅之色,整个人瞬间冲到萧青帝与黄世博的中间,张开双手挡住萧青帝,眼睛带着祈求之色,“求求您,不要动手好吗?”

“可恶。”

萧青帝还未开口,黄世博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这样张开双手挡在自己的前面,用低声下气的语气恳求自己的时候,他顿时气爆了。

“佳琪,你让开,就凭这个无名无姓的狗腿子,他也敢说要我的命?今天,我就站在这里了,看看谁敢对我怎么样?”

“没错,世博是我的朋友,谁敢对他怎么样,就是与本少为难。”

这时候,注意到这里发生的事情的人中,有一个长得非常英俊的青年站出来,他的脸上带着冷笑之色,“在这东海之中,没人敢在我的面前动手,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行。”

“多谢陈少。”

黄世博一看到那个青年开口,顿时激动的满面红光,他带着不屑的目光瞥了萧青帝一眼,“不过陈少放心,这家伙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泥腿子而已,就算是我站在这里不动,他也不敢对我怎么样。”

“好。”

陈少点了点头,背负着双手,一脸淡然,“今天的宴席是你们的订婚宴,就不要节外生枝了,这件事情,等宴会结束之后再来解决。”

他的语气,不是商量,而是命令。

高高在上的语气,仿佛,众人都是他的手下一样。

黄世博没有感到任何的不满,而是激动的说道,“是,陈少说什么就是什么。”

陈少对黄世博的表现感到非常满意,他转过头看向萧青帝,“你,觉得如何?”

原本,以他的身份是不必询问萧青帝的,但是,萧青帝虽然不说话,只是随意站在那里,就有一股非常独特的气质,让他觉得非常不舒服,想当面让萧青帝低头。

萧青帝沉默,带着手套的双手叠在一起,似乎在考虑着什么。

而陈少也不逼他,而是脸上带着傲然之色,高高在上,藐视他人。

事实上,以他身为陈家之人的地位,确实有这样的资本。

此刻,注意到这一幕的林晟奇和黄天启虽然没有过来,但是,他们在远处却也面露震惊之色。

“那竟然是千年陈家的人,想不到世博竟然就连陈家的人都认识。”

林晟奇面露震惊之色看着黄天启。

陈家,同样是东海的名门望族,但是,却堪称东海第一家族,因为陈家拥有近千年的历史,被称为‘千年陈’。

甚至于,在炎华东部的这些城市之中,陈家也拥有不菲的地位。

这等千年世家的面前,林黄两家这样的新兴的豪门根本算不上什么。

黄天启面带微笑,颇为满意的开口道,“世博早年曾经出国留学,认识了一批国内的顶尖世家的弟子,这位陈少正是其中一个,他是千年陈家的后人,跟世博的关系很是不错。”

“嘶...”

林晟奇听了之后更是面露精光,心中对自己将女儿许配给黄世博的行为觉得非常正确。

黄天启微笑着,“陈少不喜欢跟我们这些老一辈的人物交流,我们就不过去凑热闹了,那里的事情,就让他们这些年轻人自己处理吧。”

“好,我们准备一下等会的订婚事宜。”

林晟奇哈哈一笑,非常满意的跟黄天启一起商量着等会儿订婚需要做的事情。

而这边,其他一些知道陈少的身份的人也全都倒吸着凉气,心中越发震惊于黄世博的交际广阔,竟然就连千年陈家的人都认识。

“这家伙显然不是什么有名有姓的大家族走出来的,竟然跟黄少对上,他死定了。”

“是啊,别说有陈少当黄少的后台,就算是黄少自己一个人,也同样能让这家伙吃不了兜着走。”

“可怜,今晚过后,东海将会少一个人。”

“......”

许多人感叹着,看着萧青帝的眼神带着怜悯。

萧青帝默然不语,而林佳琪则是懵了。

此刻的她,目光看向陈少,又看着黄世博和萧青帝,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竟然让她原本就犹豫的心,又更加犹豫了。

眼前之人,气质虽不凡,实力超强,但是,跟拥有陈少这样的千年世家之人当朋友的黄世博相比,似乎,还差了一点。

然而,当年那一眼,那犹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的身影,早就深深烙印在她的心中。

黄世博瞥了一眼萧青帝,发现萧青帝依旧不说话,他则是冷哼道,“就连陈少问你话也敢不回答,就算是被陈少的身份吓坏了,你也给我吭一声吧。”

陈少脸上带着傲然的笑意,他的气质很不错,场中真正能跟他相比的人不多,这是他身为千年陈家的人养成的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

此刻,发现萧青帝竟然似乎不理会自己,而且,还是直接无视了自己的时候,他皱着眉头看着萧青帝,“小子,本少的命令,你没听到吗?”

黄世博原本已经打算去好好准备一下订婚的事情了,见到陈少皱着眉头不满的样子的时候,他连忙站出来,怒声叱喝道,“你是哑巴了吗?”

“呱噪。”

这时候,萧青帝开口了,他看都没有正眼看陈少和黄世博,而是慢条斯理的整理一下衣角,“小丑乱舞,何须理会?”

“小丑?你敢说我们是小丑?”

黄世博和陈少的脸色同时变了,这一次,没等黄世博开口,陈少就叱喝道,“你,应该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现在,本少命令你,自己掌嘴...”

“哦,你又是个什么东西?”

只是,他的话还未说完,就有一道充满杀意的声音忽然间从两人后方传过来。

陈少和黄世博大怒。

在这时候,竟然还有人敢从后面跳出来招惹他们?

尤其是陈少,更是气得脸色铁青,“很好,你们真正惹怒本少了。”

“惹怒你又如何?”

啪啪!

不等他们转过头去看向后方之人是谁的时候,就感到一阵风冲过来,无论是陈少还是黄世博同时被扇了一巴掌。

就算是陈少竟然也没有躲过去。

“是谁!”

黄世博和陈少两人都被打得有点懵了。

尤其是陈少,更是神色变得极为难看,以自己的实力,对方还能如此轻松扇了自己一巴掌,对方到底是谁?

两人抬起头看去,只见有一个黑衣青年正脸上带着恭敬之色,对着萧青帝行礼,“王爷,小七来晚了。”

来者,正是萧青帝的手下,小七。

“什么王不王爷的,就算你是王家的人,敢动手打了陈少,也死定了。”

黄世博双眼通红,充满血丝。

今天是他的订婚宴,竟然被人公然打脸,哪怕是已经决定了要将这两人沉江,他也觉得自己被羞辱到,心中充满了无边怒火。

他怒声喝道,“保镖过来,将他们都给我绑了,不管你们是什么东西,今天都死定了...”

啪!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间,一巴掌又落在他的脸上。

“陈,陈少,你,你为什么打我?”

黄世博呆呆的看着陈少。

这一巴掌不是别人打的,正是站在他身边的陈少动的手。

“你这个废物,给我闭嘴。”

陈少面色狰狞的对黄世博怒吼了一声,使得黄世博吓得脸色发白,整个人都惊呆了。

刚刚还帮自己的陈少,竟然突然就动手打自己,这,这是怎么回事?

然而,马上,他就知道了。

陈少的脸色发白,小心翼翼的看着那个刚出现的黑衣男子,声音带着颤抖,“您,历,历...历少,您,您怎么会在这?”

“......”

小七没有理会他,而是微微躬身,带着恭敬的目光看着萧青帝。

萧青帝背负起双手,目光看向黄世博,似笑非笑开口,“你刚刚对我说,今夜过后,东海少个人?”

“还有你,刚刚在命令我自己掌嘴?”没有停留,目光直接转向脸色发白的陈少。

黄世博,“......”

陈少,“......”

第1章

十月微凉,一雨成秋。

东海,西山陵园。

一袭黑衣的萧青帝撑着一把伞,挡住淅淅雨水,静静看着墓碑,心若寒冰。

一袭黑色的风衣过膝,身形巍峨,五官宛若刀削斧凿,剑眉星目,本是绝世美男子的他,目光触及墓碑上贴着的照片上的一对中年男女时,却面色狰狞,带着痛苦之色。

“爸,妈,我回来了!”

他的声音颤抖,逐渐闭上了眼睛。

“走,走啊…离开东海,永远也不要回来。”

“青帝我儿,一定要好好活下去!”

“哥,我怕…哥…”

当年的场景再度浮现,父亲悲愤的大吼,母亲含着泪不舍的样子,还有年仅十二岁的小妹那恐惧的眼神仿佛就在眼前。

八年前,萧氏集团遭遇最大危机,外有强敌逼迫,几大不弱于萧氏集团的公司联合对付萧氏集团,内有萧氏集团的股东的背叛,一夜之间,东海市排在前十的萧氏集团覆灭。

当时,年仅十六岁的萧青帝在从学校回家的路上接到了自己父母的电话,让他远离东海,旋即,就得到了自己的父母从集团大楼跳下惨死当场的消息,他唯一的妹妹更是就此失踪不见。

家庭覆灭,父母惨死,妹妹失踪...而后,杀手的追杀,这一切的情景历历在目。

“当年若非我跳海求生,恐怕也无法活下去吧。”

萧青帝睁开眼睛,眼中带着冷厉之色。

他低声自语着,“八年前,我狼狈跳海,九死一生;八年后,我回来了,整个东海,当为我所颤抖。”

声音不大,却充满了肃杀。

周围,冷风吹来,落叶缤纷,杀气席卷而上。

八年前,东海少了个萧青帝,但,谁也不知道的是,在那黑暗之地,却多了一尊纵横无敌的嗜血龙王。

龙王,全世界佣兵界的无冕之王!

而今,他回来了。

辱我者,必屠之!

当年之仇敌,必斩之!

他,为杀戮而来。

天色渐暗,寒风瑟瑟。

萧青帝脸色已经恢复冷静,“爸,妈,这些年来,我动用一切力量寻找当年的蛛丝马迹,小妹应该还活着,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她的。”

当年,年仅十二岁的小妹萧青烟失踪,萧青帝这些年来发动一切力量寻找妹妹,终得知小妹可能没死,而且,就在这东海之内。

此次回归,不仅为了报仇,更是为了寻找至亲。

似是天公作美,雨渐停歇,其他前来祭拜各自亲朋好友的人们惊喜之余取出各色贡品,更是准备按照风俗烧纸钱给逝者。

轻烟从旁边升起,那是一群老少正在烧纸钱。

“现在的年轻人真不懂事,来这种地方竟然只带着一束鲜花,不懂得应该给逝者送点纸钱之类的。”一个喜欢多嘴的中年妇女一边烧着纸钱,一边望向萧青帝,语气中带着对年轻人不懂事的失望。

萧青帝听到了,但是,放下伞的他,背负着双手,身形巍峨宛若山川大岳,目光看向来的路上。

下一刻,十个黑衣人快速走来,他们各自扛着一个保险箱。

“王爷!”

十个黑衣人皆面色冷峻,恭敬的站在萧青帝面前。

“东西准备好了吗?”萧青帝问道。

“已经准备好了,总共一亿美金现钞,每箱各一千万。”

十个黑衣人恭敬的将十个保险箱放在地上,并且将之打开,显露出里面装着的东西,那是...

一箱又一箱绿油油的美金现钞静静的躺着!

“这...这是真的美金吗?天啊,他们这是做什么?”

“他们都穿着黑色的衣服的样子,不会...不会是去抢了银行吧...”

“......”

旁边,那个嘴碎的中年妇女和她的家人见到这一幕,顿时面色大变。

带着肃杀之气的黑衣人,扛着十大箱当今国际上最流行的货币美金现钞来到陵园做什么?

怎么看都像是刚刚抢了银行而来的一样。

而他们却看到了对方的面容,对方会不会也将自己等人灭口了?

这一刻,他们心中惊慌无比,就连离开都不敢,生怕动一下就会被杀人灭口。

然而,下一刻,他们全都张大了嘴巴,双眼突出,带着不可置信之色看着萧青帝。

只见萧青帝竟然半蹲在地上,左手拿着一摞美金,右手拿着打火机,直接将美金点燃了。

“这...烧,烧...”

“烧美金...”

他人祭拜,焚烧纸钱,而萧青帝祭拜,焚烧美金...数量,一个亿!

十大箱的美金,堆起来足足有将近一人高,若是按照重量来算,足足有将近一吨左右,然而,这些足以让无数人疯狂的财富,在这一刻却被点燃了。

眼见着一摞接着一摞美金被扔进火中,旁边那户人家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没有理会旁边其他人的目光,萧青帝神色默然,一边烧着美金,脑中则是想起小时候的一幕。

“孩子,你知道为什么为父这么拼命赚钱吗?”

“是因为爸爸喜欢钱吗?”

“哈哈,你爹我这么拼命赚钱,就是为了等以后哪一天我和你妈去世了以后,我留给你的资本可以雄厚到你能拿真钱当纸钱烧给我们啊。”

那一年,萧青帝八岁,却将这句话深深记在脑中。

“多希望这一切只是梦啊。”

萧青帝目光颤抖着。

虽然,现在的他,别说是一亿美金,就算是十亿百亿也不在乎,只要他想要随手可得;但是,他更希望这一切只是个梦,更希望此刻的他依旧是萧氏集团的少爷,是一个吃喝玩乐无所不作的富二代。

微风吹过,火光渐旺,几许灰烬升上天空,渐渐远去...

下雨天来陵园祭拜者本就不多,随着旁边那一户人家在震撼之中离去,只剩下萧青帝一行。

良久,火光湮灭,一亿美金化为灰烬。

萧青帝站起身,双手负在背后,目光望向墓碑上父母的照片。

一声轻叹,带着无限的遗憾。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人间世,最大痛苦莫过于此。

若能让父母长伴身侧,哪怕以我滔天权势去换,亦无悔!

一挥手,其中九个黑衣人快速消失不见,只留下其中一个伺候在旁边。

萧青帝躬身九拜行礼而离去,在他的身后,那个唯一的黑衣青年落后半步跟上,脸上始终带着恭敬之色。

不远处,一个身形高挑的绝美女子怀中捧着一束鲜花走来。

蓝紫色的短披肩小外套,将她那苗条的身形完美衬托出来,再搭配一条嫩黄色天鹅绒齐膝裙,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漆黑的头发有着自然的起伏弧度搭在肩膀上,五官精致,清澈明亮的眼瞳仿佛精灵一般,弯弯的柳眉,肌肤粉嫩,犹如女神在世一样。

她是苏若颜,东海望族苏家的后人。

一手雨伞,一手鲜花,苏若颜脸上带着一缕伤感,慢步走过来。伞下,她微微低着头,一股大风吹过来,她撑伞的手没拿稳,雨伞被封刮起朝前飞去,刚好掉在萧青帝的脚下。

细雨飘扬,润湿了那一头青丝。

苏若颜连忙追上去欲捡起雨伞,就见萧青帝先她一步将伞捡起递过来,她连忙露出感激之色“真是太谢谢你了,刚刚那一股风有点大,一不小心没拿稳,伞被刮飞了。”

在这一刻,四目相对,双方的身形皆一震,彼此眼中,映射出对方的影子。

“你...”

这一刻,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升上来,苏若颜整个人不由得呆住了,就连伸出去接伞的手也停在半空。

“你的伞。”

萧青帝提醒道。

“哦哦,谢谢,不好意思,你有点像我的一个朋友。”苏若颜察觉到自己的失礼,连忙接过伞道谢。

说着的同时,想起心中的那个人,苏若颜眼中露出一缕无奈的伤感。

“不必客气。”

萧青帝温声道,“山风比较大,将伞撑低一点,以免再被刮飞了。”

“好的,谢谢提醒。”

礼貌的回应着,而后,两人错肩而过。

“真的好像他啊,只是,两个人的气质截然不同,当年的他,嘻嘻哈哈无忧无虑,而这个男子却气质高冷,器宇轩昂,无人能比。”

往前走几步,苏若颜脑中满是萧青帝的样子,忍不住转过头去看向萧青帝,只是,留给她的只是一个背影,只能无奈回首继续往前走去。

然而,她没有发现的是,当她回过头的时候,萧青帝也转过头看向她,眼中带着难得的温柔和欲言又止。

苏若颜走到前方墓地,发现墓碑前放着的鲜花还有那还带着温热的灰烬,面色一变,连忙转过头寻找萧青帝的踪影,却找不到了。

“他,到底是谁?”

..........

夜幕降临,秋雨虽已停歇,天气却俞凉。

枫树下,萧青帝束手而立,目光看向皇庭国际酒店门口。

此刻,皇庭国际酒店外,门庭若市,豪车一辆接着一辆停下来,从中走出一个个的大腹便便的商贾大户或衣冠楚楚的青年男女。

今夜,东海望族林家家主林晟奇子女林佳琪生日晚宴,邀请东海各方名门望族出席宴会,更有传闻,此次林家欲与黄家强强联合,结成亲家。

“林晟奇,当年萧氏集团最大的三个股东之一。”

萧青帝慢悠悠的点燃一根烟,火星闪烁不止,他看向身后恭敬站着的一名黑衣青年男子,轻声一笑,“生日宴会若是不添点颜色,又怎能叫喜庆呢?”

至于颜色,那自然是鲜血的颜色!

“王爷,让小七出手吧。”黑衣男子躬身道。

张口轻吐,一团烟雾朦胧间升起来,萧青帝的神色却是很平静,“我要亲自出手,必须让那些家族一点点崩溃,让那些人在绝望之中忏悔。”

东海望族林家!

多么可笑的字眼,这些年来,若非林家联合其他几家瓜分了萧家,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林家?

若是让这些人轻松死去,就太便宜他们了。

小七躬身行礼,不敢多言。

“你且避开,我去参加林佳琪的生日宴会。”

掐灭烟头,随手一弹,准确无误的扔进十几米外的垃圾桶,萧青帝迈步朝着皇庭酒店走去。

“站住。”

萧青帝身形巍峨,身穿黑色过膝大衣,气度非凡,再加上他那英俊不凡的容颜,任谁见了都要称赞一声好一个翩翩公子。

然而,他想进入皇庭国际酒店的时候却被保安拦住了。

无请贴者不能入内。

林家是东海新兴望族,林家千金小姐生日宴会,自是将整栋皇庭国际大酒店承包了,非手持请贴者不得轻易入内。

“无请帖不得入内?”

听闻此话,萧青帝笑了。

我持屠刀杀人来,何须请帖?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