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特酷全能女神 连载中

特酷全能女神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刘烟君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不就玩了个变态游戏么,刚充值进去怎么就穿了,还穿成一个妥妥废材。家族遗弃,学院被欺辱,竹马退婚,还有比这更倒霉的吗?废材不怕,游戏在手,天下我有,打怪打boss,爆装爆财宝。什么?穿越体力满了,还能反穿回来,并且拿着穿越世界的宝物各种牛牛牛?哎哟!简直不要太美好呀!现世拿着宝物作天作地,大把赚钱,赌石、开公司……从一条咸鱼成就人生巅峰!异界虐天虐地,炼器我拿手,丹药不用愁,神兽跟着跑,只要游戏策划活动到位,就是天道也得给趴着!这个游戏简直玩得不要太爽!不过她就只想好好地玩游戏,为什么两个世界的男神们都追着展开

本书标签: 刘烟君 玄幻奇幻

精彩章节试读:

哗啦!

语倾城从水里出来,吓了正在说话的一男一女一跳。

这两人,长得倒还不错,女的十五六的样子,虽说有些稚气,但模样也渐次长开,长眉桃花眼,尖尖脸盘子,皮肤自然是水灵白皙的,真可算是个美人胚子,放在她所在华夏,起码可以捞个女明星当当。她穿着一件雪白白裘,是柔软的白狐皮毛整张做成,一看就非常的名贵,脖子上套着毛茸茸的围脖,也是白色的,在这寒冬之中,不显丝毫寒冷,还将她的腰身勾勒得非常细致。

那个男的……

语倾城眉头一挑,把眼睛转过去,实在不明白,这个世界的语倾城是怎么看上他的。

这个男的,也很年轻,也就十八九的样子吧,穿着一身青蓝色的锦缎,头上扎着蓝色玉冠,五官也十分的俊朗迷人,固然有些君子如玉,风度翩翩的模样,可是看他的眼睛,不自觉的露出下眼白透着不经意的狠辣阴郁,就知道他心性好不了。

这个世界的语倾城也是明白得太晚,等明白过来,便已经魂归天外。

语倾城上岸,便自顾自的抓着长衣拧干衣服上的水,今日太阳高挂,但毕竟还是寒冬,冷啊。

她这衣衫,怎么说呢,虽然也华丽保暖,但比起语涟涟身上穿的那一套,却是差得多了。

她穿越过来,一号贴心地把她的衣服也换了,所以语涟涟和杨成受并未发现,此刻站在他们面前的,是穿越过来的异界来人。

语涟涟原本以为,这个便宜姐姐上岸之后,就算不冻得半死地丢人现眼,至少也得颜面尽失恼羞成怒地对她大骂不止,她也好抓住话柄,给她扣上一个“苛待庶妹”的恶名,可没想到,她居然十分的冷静,自顾自地在那拧衣服。

这个废物,本来长得就好看,现在被水一泡,倒有些苍白纤弱的美感,看得她一阵的光火。

“这湖水把你冰一冰,倒把你冰得傻了,你装那样子给谁看啊!你这个废物,还真以为成受哥哥会喜欢你吗?真是白日做梦,贻笑大方!”

语涟涟语气刻薄,恶毒。

她本来,还想再装装,不想这个废物听到了她和成受哥哥的对话,居然情绪激动地冲过来想要打她……

就她那点实力,能打得了她么!

想着这个废物长期霸占国公府的嫡女之位,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干脆将之捆了丢入寒湖。

现在她从寒湖爬上来,她就再接再厉,气得她吐血最好!

“涟涟。”杨成受有些尴尬,他不喜语倾城是真,可是他喜欢被镇国公嫡女缠着的感觉啊,有这么个人成天跟在屁股后面大献殷勤,对他魅力可是一种加持,他还想再享受享受呢。

杨成受似有歉意地看向语倾城,温言道:“倾城,刚才那些话,你不要往心里去……你知道的,我是个有追求的人,以我的身份和我的能力,自然希望未来的妻子和我相匹配,你虽有身份,可是你的能力……终究还是差了些,若是你有涟涟这样的天赋实力,我自会爱你如珍似宝……不过我心里还是愿意给你一个位置,只要你听话一些,乖一些。”

杨成受丝毫不觉得这番话有什么问题,只等着语倾城感激涕零地接受呢!

这个废物虽然很废材,可她长得真是美啊,再说身份摆在那里,若将来同娶了这对姊妹,娥皇女英,尽享齐人之美。

再则,那镇国公虽然声威镇世,可毕竟只有这么两个女儿,娶了她们,不就等于娶了镇国府那偌大的权势么!

他感觉很优越,不过眼前的女子,却似乎对他的话置若罔闻。

是冻糊涂了?

“呵。”

一声冷讽,从语倾城嘴里溢出。

她方才,正和一号沟通,领取穿越新手的福利,好一阵的讨价还价,终于讨得了一些特权。

不管怎么滴,她也是充值了的尊贵VIP,穿越福利待遇还是一定要有的!

利用一号带着她穿到炼狱限界的事,她把一号好一阵的威胁抠持。

刚领完新手礼包,就听到这一男一女这么恶俗的话语,忍不住溢出一声冷笑。

讥讽的话语,也就顺理成章地说出来:“哪里来的两条狗,在这里胡乱瞎吠。”

语涟涟和杨成受瞪大眼,狗?

她说他们是狗?

她竟敢——

语涟涟虽说是庶出小姐,但自小娇生惯养,重话听不得一句,更别说是这般的骂人之语。

而杨成受就更不用说,堂堂宰辅嫡子,身份之高,自不用说,走到哪里,都是上宾,他也做足了君子风范,哪里会想到有那么一天,他会被辱骂成狗,并且还是这个对他倾慕无比的废材骂的。

两人一时愣在了那里。

等反应过来,语涟涟最先受不了,她怒声喝道:“废物,你竟敢骂人,找死!”

说着,她便脚下踏风,朝语倾城施展出一手扶风搬柳,要搬断这废物的筋脉,让她大吃苦头!

语涟涟已经达到肉身境二重,常年浸泡灵药,再加上数一数二的武术教习,她的身手早就远超同龄人,她伸手一扣,就是成年壮汉都受不住,手腕都要被捏碎。

杨成受本想阻止,但想着姐妹相残,追究起来,也没有他什么事,再者这语倾城是该受点教训,等她吃够苦头,他再好言相劝,便能尽收渔利,便也抱臂观虎斗了。

语倾城看着语涟涟那有些扭曲狰狞的小脸,已经猜到会对她下黑手。

“长得倒是挺美,心思真黑。”

语倾城倒也不怕,这一年,她白的黑的见得多了,若没有一点手段,早被那群恶狼拆吃入腹,哪里还能完整出来。

不过对方气势汹汹,看着是练过的,肯定不能吃亏。

“使用普通技能速度增幅。”

她毫不犹豫地使用了新手大礼包,里面就有一项基础技能名为速度增幅。

“恭喜主人使用速度增幅成功,速度增幅LV1:您能在三十秒内,提升三倍速度!”

语倾城身体顿时一轻,对方的动作在她眼中慢了许多,她挪动步伐,躲过了语涟涟的扣击,闪身来到了语涟涟的身后。

“使用普通技能力量增幅。”

她又使用了基础技能力量增幅。

“恭喜主人使用力量增幅成功,力量增幅lv1:您能在三十秒内,提升三倍力量!”

三倍力量!

就算她是个废材,三倍力量也是不赖!

语倾城嘴角勾起一抹迷人坏笑,双手往语涟涟的背上重重一推:“走你!”

她们俩本就站在湖边,语涟涟一着错失,下盘本就有些不稳,正在吃惊呢,背后陡然一阵大力,人也就尖叫着朝着湖中坠去。

冰冷湖水,寒冷刺骨,她又穿着吸水的毛皮衣,纵然身手不错,这时也被裹着水往湖下坠去。

她心思纵然很阴毒,到底不过十六岁,落水之后就慌了神,双手扒拉着呼救:“救命啊!救命!成受哥哥,救我!”

杨成受哪里见得美人受罪,本想跳入湖里来个英雄救美,可乍冷的寒风让他打消了这个主意,他呵斥着身后的护卫:“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下水救人!”

那些护卫们还都瞪眼呢,这不过数分钟的功夫,两姐妹相继落水,这都什么事啊!

可命令不敢违,他们认命地跳入湖中,把淹得瑟瑟发抖的语涟涟拉扯上岸。

语涟涟现在可是相当的狼狈,一头扎得精致的头发乱糟糟如鸡毛窝,那华丽的皮裘耷拉在身上,哗哗滴水,正如落水鸡,脸上的妆也花了,寒风冻得她只想哭。

她心里冒出两簇仇恨的火焰,这个该死的废物,她怎么敢,怎么敢——

“废物,你竟敢这么对我,你去死吧!”

她从腰间摸出一把软剑,朝着语倾城的胸口刺过去!

语倾城冷眸锐利,正想动用新手大礼包中一物,就听着一阵风声霍霍,一个身影出现在她面前,伸手就捏住了语涟涟的剑尖。

来人一头白色的头发,身形健壮高大,年纪在四十岁左右,方正面孔不怒自威。

这倒是没有什么,奇特的是,来人的耳朵居然是兽耳,两条腿赫然是兽腿。

语倾城受到巨大冲击,这简直颠覆了她的世界观!

震惊之下,本想用出的那一物,也就没有使用了。

语涟涟似乎对来人颇为畏惧,立马就忒了,低眉顺眼地挤出两滴眼泪,泪叭叭地看着来人,呼:“二伯伯……是她推我下水,我一时气恼攻心才……”

来人松开爪子,放了剑,沉声说:“倾城小姐是府中嫡小姐,她是主,你是仆,你要记得你的身份,以剑对她,就是大逆不道。这点,我自会向国公禀明。”

语涟涟浑身一颤,勾沉着头,大受打击,但心中羞怒更甚。

语倾城倒是一脸兴味,这个……二伯伯,有点意思啊!

“豹爵,这件事,你听我说……”

杨受成想说几句话,但来人却是逼环大眼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屑地说道:“杨公子,这里虽然是你宰府的园林,但你保护不力,让我府两位小姐受了委屈,还望你多多自省,尽快登我镇国公门赔礼道歉。”

杨受成一时语塞,他本想强硬点,但一想到这位豹爵战场上出名的杀人如麻,况且本型乃是紫豹妖兽,顿时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来人转过身,淡淡地看了语倾城一眼,语气淡漠地说道:“大小姐,国公爷要见你。”

无边混沌,炼狱限界,999层。

这里压抑,暗沉,绝望,暗沉的混沌气翻滚,这些可怕的气息,就是最强的阻隔,阻止时间,阻止空间,阻止神,阻止能力,阻止记忆……阻止任何可能的,代表希望的东西,可以逃亡出去的东西。

往下,是无尽深渊,坠落下去,就会被那无边的混沌之气吞噬,身死魂消,任由你先前有怎样的泼天大能,到了这里,也只有像蝼蚁一般乖乖认命。

往上,是无尽天堑,层层难渡,亦是绝路。

呼啦!

一头六翼飞龙飞起,它的翅膀闪烁光辉,它的鳞片如同黄金浇铸,它有三支龙角,角上镌刻符文,它气势强大无匹。很显然,它和寻常的龙不同,更加神性,身上有些混合的东西,那是积累了其它种族的优势所凝,它或许长得有些奇怪,但它强大毋庸置疑。

“吼!”

它扇动着强有力的翅膀,朝着天空发起冲击,然而和以前的任何一次一样的结果,它还没有飞起三千丈,就被天空一层紫色的雷电网住,在刺啦刺啦的闪电光芒之中,化作一团黑灰洒落。

而这紫色雷网,不过只是一重天堑。

这样的天堑,足足999重!

而这用生命换来的光芒,照射着下方一张张绝望的脸——自然不是人类的脸孔,人类这样脆弱的生灵,在这里一秒都呆不下去,会立马消散。

因为哪怕只是这么呆着,就要承受极其可怕的压力。

更别说,还有不断削弱生命和法力的各种禁制。

“唉,又一个了,我们有能力的后生,越来越少了……不消万年,我们这一族,就将永远消失……哪怕曾经存在的印记,都会被抹杀……”

一道异常苍老的声音沉重感叹,哀伤唏嘘。

闪电过后,又是无尽的黑暗,以族中年轻后生生命换来的,也就那么几秒的光芒罢了。

“他们……太狠了,太狠了!我们纵然不合大道,但也罪不至死,每一种生灵,都有存在的价值和意义!”

稍微年轻一点的声音,带着深重的不甘和愤懑。

“我们这一族,实在是太逆天……也难怪他们难容,而我们之前的所作所为,也太过于霸道,被他们所忌惮,才落了个如此悲惨的下场……”

苍老的声音,有后悔,有不甘,但最终也化作一声深长的叹息。

“可是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命!我们的命运,不应该掌握在他们的手中,祖爷爷,我有个计划,反正我们这样下去也是死,拼一把也是死,我宁愿拼一把!”

一个年轻而清越的声音响起,蕴含无穷决心。

“战儿……不可!你生于炼狱,一生从未见过外面的风景,而你又是我族最天赋横溢的后生,你是我族的唯一希望,你万万不可如此冒险!”

苍老的声音焦急。

“祖爷爷,我意已诀,且我已经联合众族人布下了SSSSSR级的偷天换日转化大阵,我们已经祭奠了我们的鲜血和灵魂,召唤异界一个能够打开限界之门的绝世强者来拯救我们,他将会跳脱三界,不在五行,不会受到阵法限制,不会受到天道阻隔,不会受到混沌之气的伤害!”

年轻的声音决绝至极。

“……战儿,这千万世界,岂有这般的大能……我族在临绝顶的时候,也未曾遇到过这样的强者,我恐怕……”

苍老的声音之中满怀忧心,怕再次迎来绝望。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了!祖爷爷!哪怕十分渺茫,我们也要一试!”

随着年轻的声音落下,深渊之下,一道璀璨的阵法闪耀起来,阵法之光冲破了黑暗,照亮了一个个山岳般的身影,一张张的渴望的脸,希望和绝望,或是再次绝望……

但都下定决心,集聚众力,也要再试一次!

*******

华夏帝京郊区,城中村二层小楼,五分之一隔间。

语倾城躺在一米五的小床上,眼睛瞟过这灰暗而又逼厄的房间,沾灰的碎花窗帘,肮脏的地板,一个破衣柜,一张破桌子,再加上一张破床,就是其全部。

“真是坑爹,这么个八平小隔间,居然要1000大洋,真是抢劫啊!”

她躺在床上,一阵发霉的味道直冲鼻端。

坐起身,她明艳的眸子里,尽是烦躁之色。

一个星期前,她还是高高在上的帝京公主,可一个星期后……

呵呵,命运真是无常啊!

这一年,她经历了太多,早已经学会不为命运而悲泣,因为那样实在是太廉价,而且也没有什么用处。

“爸爸的公司负债居然高达8000亿,如此大的漏洞,不可能事先没有征兆,爸爸一生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怎么可能做出这种挪用公款的事情……”

种种纷扰,错综复杂,人事交缠,如同乱麻。

半小时前,她以前的闺蜜兼爸爸的合作伙伴的女儿杨雪还特意上门——当然她不是来慰问或者雪中送炭的,她是来各种嘲笑加上讥讽打击的。

“让我看看,这就是帝京公主的新住处啊,挺不错,很别致,适合你!”

“你这灰头土脸的模样,真叫我看了心中愉快啊!”

“你那些价值千万的珠宝呢,你那些百克拉的大钻石呢,你那些极品翡翠呢……都被查走了吧,这失去挚爱的滋味如何啊?以前我想借你那帝王绿翡翠戴一戴,你都宝贝得什么似的呢!”

“忘记告诉你,我和明轩订婚了,喏,这就是他送给我的礼物,天蓝宝鸽子蛋,呵呵呵……”

苏明轩……

语倾城以为自己会心痛,毕竟他长得帅又有才华,之前对她更是殷勤备至,随叫随到的,没想到她家道刚落,他就另寻了目标。

不过或许是这一年她成长得足够坚强,杨雪的讽刺漫骂无法在她心里掀起太大波澜,而这个人……他究竟长什么样来着?

无聊地拿起手机,胡乱地扒拉,发现上面不知什么时候下载了一款手机游戏,名为万界。

打开游戏玩了两把,她心里就直骂坑爹。

“什么玩意儿,点哪都是充值!”

没错,这是一款氪金游戏,专为土豪打造。

可惜她现在,不光不是土豪,还是个负债累累的穷光蛋,几乎所有的卡都被冻结,啥啥钱都是没有的了!

她啪地把手机扣下,但沉默了三分钟,又将其拿起来。

这游戏,氪金得厉害,但画质确实不错,玩起来又爽……

她现在太郁闷,就想爽一爽。

不过想爽没爽成,很快就被虐。

因为没有氪金,她被一个氪金十块的玩家虐得血惨,那人大概是被氪金更多的玩家虐得心理有些变态了,所以就逮住她这个没有氪金的狂虐,一路追杀了她二十次!

终于,她爆发了!

虽然现在是个穷光蛋,可她还是有脾气的!

“你别以为只有你会氪,老娘也会氪!”

她利落地绑定了一张卡,这张卡……是妈妈为她铺的后路。里面钱不多,但也够她生活好几年。

有些犹豫,毕竟把保命钱花在游戏上,很不理智,也不明智。

游戏充值系统这时候不失时机地跳出提示:“只需要充值一点点钱,您就可以获得新的人生!”

新的人生!

她很清楚,这都是骗人的鬼玩意,但——

这四个字,还是击中了她的心脏。

绑卡,充值。

“叮,恭喜您充值50元,您获得体验新人生特权,特奖励您穿越福利,祝您游戏愉快,穿越愉快!”

刚冲完值,语倾城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系统出现了这么个提示,她双眼发花,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画面变得模糊,旋转,并且像是一个黑洞,不断地旋转!

昏迷最后一刻,她还在想:穿越?什么鬼玩意?

她不要穿越,只要打游戏爽!

*******

语倾城是在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之中清醒的,她一醒,那些声音集体噤音。

接着,她就感到好像有无穷的眼睛在盯着她。

她对目光很敏感,因为她在各式各样的目光之中呆得太久。

但这些目光,似乎很不一样……

震惊,奇怪,不敢置信,失望,绝望……

咋回事?

拍拍头,她抬眼看四方。

混混沌沌,色泽不明的雾气,布满了空间,昏沉暗淡,看不清前路,无边无始,没有方向。

她呆住了,这是啥地方,照理说,她现在不应该在她的小破房间里嘛。

“滋滋……我的主人,您穿越了!扫描地点,您现在身处炼狱界限999层,地狱级别的难度哦!”

脑海之中,一道清脆的童音响起,额,还有点调皮。

“什么东西,我见鬼了?”

什么穿越,什么炼狱界限,还地狱级别的难度!!

“主人哇,稳住,别慌!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您的专属穿越系统穿越一号,您叫我小一就行,我们本来要穿越的地点是苍梧世界九夏国王爷府,但中途被劫持,所以您就被弄到这里来啦~~”

语倾城内心疯狂吐槽:“还穿越一号,难道还有穿越二号,穿越三号不成?还中途被劫持,你这个穿越一号也不咋地嘛,亏你还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不过就是个废材!”

穿越一号:“……”

委屈,想哭!

它也不想的嘛,可是这劫持它的阵法实在太强大,拗不过啊!

“主人,不要这样子说人家嘛~虽然是炼狱级难度,可是也得往好的方向看啊,说不定奖励很丰富呢……要是别人的话,起码得一万年才能打到地狱级难度去呢,况且这还是SSSSS……R级别的地狱难度呢!”

语倾城翻了个白眼。

她强压翻滚的怒气,尽量让自己镇定一些,心里早就凌乱,外表至少不见状况。

她虽然不很懂,但她也不是白痴,这地方给她的感觉太不祥,还奖励呢,死还差不多!

这都什么事哦!

她已经够倒霉,没想到玩个游戏氪个金,倒霉上更加倒霉一万倍!

“天要我亡,不得不亡!这种死法,也算新颖。”

区区丧言,聊以自我安慰。

她丧气等死的时候,有人气急败坏失望至极嘶吼起来:

“人类?!居然是人类!竟然是人类!该死的人类!”

语倾城一听这话就不爽了。

“人类怎么了?我吃你家大米了?喝你家牛奶了?砸你家窗户了?睡你家床了?”

真正要气急败坏的人可是她啊!

------题外话------

新人求罩!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