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爱你,低到尘埃里 连载中

爱你,低到尘埃里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知道唐御的,都知道他是个狠角色。可是,没人知道他这么狠,他在她的婚礼上,当众羞辱她,毁了她的婚礼,还气焰嚣张地将她劫走!后来,如果不是秦意大闹唐先生的婚礼,没人记得,这个传奇般的秦小姐,因为一个男人,失去孩子,断了腿……“秦意死了。”得知这个消息,唐御才明白,他是爱她的。可惜,他们一个消失在人海,一个……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呃——”

秦意的脖颈猛然间被唐御扼住,“有时候,我真恨不得掐死你!”

下一刻,她只觉得淋浴开到了最大,淅淅沥沥的冷水浇下来,冻得她浑身直哆嗦,连带着小腹也泛起一股凉意。

没等她挣扎,她就犹如破布娃娃般,被唐御扔到了浴池里面。

秦意知道,她又一次激怒了唐御,她听见他腰带扣子响起的咔嚓声,下一刻,就有粗壮的东西蛮横地顶到了她的口中,带着男人特有的气息,强势霸道!

他脸上又露出令女人痴迷的邪肆笑容,“脏了就好好洗洗,洗完听话去医院打掉孩子,知道吗?”

秦意抬起头凝视着他,泪眼朦胧,“唐御,我很后悔,为什么没有在她醒来之前,去医院拔掉她的氧气管!”

唐御倒吸一口气,紧紧地攥着手,控制着自己不在下一刻掐死秦意。

三个月前的一晚,他亲眼看见秦意和唐敬文出入同一家酒店的同一间套房,要说他们没干什么……

呵,打死他都不信!

……

“出来,不是说帮我拿到那份合同?”

唐御手段狠辣,但当他将这种手段用到秦意身上时,秦意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因为唐御让她脱光衣服,去伺候那个老男人,而他,要拍他们的艳照。

秦意呆滞,只记得围好浴巾,却被唐御鄙夷的目光刺地心头一痛,“怎么,当过婊子还要立牌坊!”

她拧着眉,望着刹那间陌生起来的男人,头一次怀疑,她爱着的男人,真的是这样吗?

唐御注意到秦意受伤的眼神,心下忽然意兴阑珊,失去了折磨她的兴致,可就在这时,他接到了守在医院的助理的电话。

他挂断电话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秦意,你最好祈求她没事,否则……”

……

唐苏的小腿恢复情况并不好,很有可能保不住。

他让医生安排了流产手术后,将秦意交给了助理,让助理盯着她做完手术。

秦意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留不住了。

她被唐御带到医院,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她就知道,唐御一定又去陪他的心尖宠了。

听说对方不好,她就忍不住要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真的,好悲哀啊。

……

当唐敬文得到秦意的消息,找到医院时,就瞧见了在走廊过道里抽烟的唐御。

他抬头看向手术室,心里蔓延开一股子不安,“秦意呢?”

唐御捏着烟蒂,神色冷冽的仿佛凝结成冰,闻言,斜睨唐敬文,“苏苏的小腿还没恢复,医生说有可能会得并发症,最坏的结果就是截肢,二哥,你说,我会让秦意舒舒服服的吗?”

唐苏的小腿在三年前那场车祸里就废了,后来医生用尽九牛二虎之力才保住。

可是到底逃不过截肢的命运。

那场车祸的罪魁祸首是秦意的母亲,对方已经被执行注射死刑,那他也只好报复在秦意身上。

想到这儿,他扔下烟蒂,大步转身离去。

“唐先生,秦小姐正在里面接受手术。”

“手术先暂停。”

唐敬文随后而来,闻言,温润的神色蓦地一变,却见唐御硬生生推开了手术室的大门。

他看见秦意苍白着一张脸,躺在手术台上,孤零零的可怜至极。

心一窒,他拉住唐御,生拉硬拽地将人带出了手术室,低声吼道:“你想干什么,你要杀了她才甘心?”

唐御喘着气,闻言抿了抿唇,眼神里仍然透着凛然的寒冷。

“你不信我,也该相信她,她可是跟了你三年。”

“那么爱你的女人,会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吗,我说过,我们的婚礼只是一场意外!”

唐御听不进去,脑海中只有秦意躺在手术台上的画面——

听见动静,她睁开了眼,淡淡瞧着他的模样,像是已经接受他赋予她的一切痛苦。

就如唐敬文说的,秦意跟了他三年,从未做过对不起他的事情。

黑漆漆的屋子安静极了,从婚礼终止的那一刻起,她就被他囚禁了起来。

秦意在这样的黑暗中,待了长达三天。

而这三天,她不仅滴水未进,粒米不沾,还要时不时满足唐御忽如起来的兴致……

蓦地,窸窣声骤然响起,门开了。

秦意哆嗦着低声唤道:“唐御……”

“怎么,刚被我抛弃,就迫不及待上我哥的床,他的技术有我好吗,让你快乐吗?”

唐御冷笑睥睨着蜷缩在床上的女人,他嗓音慵懒,略带痞气,坏笑时极为吸引女人的目光,秦意也不例外。

“不要这样说,我没有……”

她在辩解,唐御却不耐烦地弯腰捞住了她的腰肢——

“秦意,再让我尝尝!”

唐御来了兴致,让她紧贴着冰凉的落地窗,倏尔笑的邪气:

“真该让我二哥瞧瞧,你有多么的贱!”

秦意泪水涟涟,忍不住死死咬住了唇瓣,她很想告诉唐御,她爱的人只有他。

爱到,低到尘埃里。

……

事后,秦意捂着肚子瘫在落地窗前,正如唐御所说,她还怀着孩子。

半个月前,唐御的心尖宠、唐家的养女唐苏醒了过来,当日,他跟她结束了长达三年的包养关系。

为了报复,秦意选择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嫁给唐御的二哥,本以为跟唐御就此再无关系,谁知……

秦意回过神,看向坐在床边漫不经心系着蓝宝石袖扣的男人:

“既然不爱我,为什么不让我嫁人?”

……

唐御的手机响了,他来的突兀,走的也突然。

自从唐苏在昏迷中醒来,唐御便搬出了私人公寓,放下了手中的事情,专心照料她。

此时,医院病房。

唐苏津津有味的听着唐御说这些年发生过的事情,直到听说唐御破坏了二哥婚礼,心下莫名有些不安,不由好奇问:“秦意的母亲就是父亲的小四,也是那个酒驾伤人的女司机?”

三年前,秦母被唐父抛弃,由爱生恨,在她十八岁成人礼结束、他们一家人离开酒店的时候,发疯般开车撞人,最终造成了一死一伤的局面。

死的是她父亲,伤的是她。

当晚,秦母被警方以故意杀人罪逮捕,而她,却在病床上当了三年的植物人。

“那……秦意会不会是父亲的女儿?”

她还不知道唐御跟秦意的关系,以为秦意是唐家的女儿,所以唐御阻止了那场荒唐的婚礼。

唐御略有些失神地望着窗外,闻言,下意识皱眉,还未反驳,就听唐苏带着笑意道:“三哥,你还记得,你答应过,只会娶我吗?”

“等你身体恢复,一个月后,我们举行婚礼。”

……

病房外的过道里,烟雾缭绕,唐御倚在墙壁上,漫不经心地想着唐苏方才的那句话。

唐苏在病床上躺了三年,尽管唐家安排了极其负责的护工照料她,她的小腿还是比常人更加纤细。

为了让她尽快下地走路,护工每晚都会帮她按摩小腿,这个时间段,唐御是不会守在病房的,唐苏也不想让唐御看见她小腿丑陋难看的模样。

这时,助理走到唐御的身边,神色微妙的说了这句话:

“唐先生,秦小姐要打掉孩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