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爱似烈酒,漫我长喉 连载中

爱似烈酒,漫我长喉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家族公司破产,妹妹被害,她一无所有。走投无路间,那个神秘男人在她的耳边道:“给我生个孩子,我帮你夺回你应有的一切。”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其他类型

精彩章节试读:

外面,宁惜悦正在焦急等待着。

她很希望这个戒指能当很多钱,可是,又担心她连母亲最后一件遗物都留不住。

心头正煎熬着,就听当铺伙计说,他们老板要见她,请她去里面会客厅。

下意识觉得那戒指似乎有来头,宁惜悦说不出心情,走了进去。

当铺老板四十多岁,进来时手里正好捏着她那戒指,问:“小姐,你想当这枚戒指?”

宁惜悦点头:“老板,这枚戒指你们能出多少?”

“你很缺钱?”对方却问。

宁惜悦苦笑了下:“这是我母亲的遗物,如果不是缺钱,自然不会想要当了它。”

“这个地址。”当铺老板给她一张名片:“傍晚七点去这里,你能得到你想要的。”

宁惜悦心头打鼓:“老板,你的意思是?”

“戒指你拿回去。”当铺老板道:“如果想要钱,就照我说的做。”

宁惜悦一头雾水地接过名片,又拿了戒指离开。

她先去了医院,宁惜然已经醒了,小脸苍白憔悴,整个人单薄得仿佛一阵风都能吹走她。

“姐姐,不要再管我了,我听医生说了,我这个病要花好多,我们……”宁惜然握住宁惜悦的手:“我是你的亲妹妹,不是你的拖油瓶,我不想你再为我奔走了。”

“没事的,惜然,我已经想到办法了。”宁惜悦冲妹妹笑笑:“你还记得妈妈以前留给我们的戒指吗?那个戒指很值钱,我已经打听了,今晚就去换钱,你就能做手术了!”

宁惜然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见宁惜悦笑容温暖,也就点头:“好,姐姐,我也想我能够早点好起来。我想和你一起去上班,一起挣钱,我不能再做你的拖累了……”

“说什么拖累?”宁惜悦笑,眼底有泪光:“幸好有你,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撑下去。”

宁惜然身体还很虚弱,所以说了一会儿话就睡了过去。

傍晚,宁惜悦去了当铺老板说的地方。

其实,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她一个女孩子,哪里敢去这样一个看起来就是郊区的地方?

可是她已经没有选择,大不了,赔上她这个身子这条命罢了。

宁惜悦走到名片所示地址,发现那是一个独栋别墅,周围都是荒凉,那别墅独立在中间,有些渗人。

她来到门口,敲了敲门。

很快,有人开门,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佣人。

“先生已经在里面等你了。”佣人说着,领着宁惜悦到了一个房门口。

宁惜悦的心提到了嗓眼,轻扣了一下门。

里面男人的声音低沉悦耳,似乎很年轻:“进来。”

宁惜悦推门进去,这才发现这个房间竟然拉着窗帘,也没有开灯。

借着房门外透进来的光,她能看到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背对着她站着,身上隐隐透着的气息格外迫人。

“把门关上。”他淡淡道。

宁惜悦手心冒汗,可还是转身关了门。

顿时,房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宁惜悦呼吸发紧:“先生,关好了。”

“宁惜悦,今年22岁,本地人,父母已经不在,只有个孪生妹妹。”男人淡淡道:“身高164,体重90,血型……”

宁惜悦一惊,随即又意识到,她的信息并不是秘密,对方想知道再简单不过。她应道:“是的。”

“你很缺钱?想要多少?”男人应该是转了身,宁惜悦感觉到他一步步靠近了她,于是,迫人的压力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一百万。”她道。

“可以。”他语气干脆:“不过条件是,戒指给我。另外,一年后给我生个孩子。”

“宝贝儿,还要吗?”

男人声音低磁,眼底的深意似乎要将宁惜悦溺亡。

她心跳怦然,正要说什么,身上男人的手机就响了。

“老婆。”乔司辰对着听筒里的人说话,声音温柔:“好,我马上回家,等我。”

宁惜悦只觉得一盆冰水猛地泼了下来,她震惊地望着他:“你结婚了?你有老婆?!”

为什么,她根本不知道!

“明天结婚。”他勾着她的下巴,望着她脖颈上深深浅浅的痕迹,眼底的光却倏然冷了下来:“以后别来找我了。”

宁惜悦顾不得整理衣服,她一把拉住乔司辰的手臂:“司辰,你怎么会结婚?”

他冷笑:“难道娶你这个为了钱什么都肯做的女人?你跟我这两年,从我这里拿了有两百万了吧?别人包养女人怎么没这么贵?”

只觉得一个响亮的耳光狠狠扇在了自己的脸上,宁惜悦震惊地望着十分钟前还温柔宠溺的男人,浑身发抖:“司辰,你就是这么看我的?”

她喜欢他,四年前在宴会就对他一见钟情了。那时候,她还是宁家大小姐,他是乔氏的继承人。

三年前,乔氏出了事,面临倒闭和巨额赔偿。

她得知消息,一家一家地去求乔家的客户。甚至为了一个大单,淋了三天三夜的雨,才终于求得对方签约。

她还从爸爸妈妈那里拿了钱,送到乔氏,暂时解决了他们资金链的问题。

之后乔氏终于走出低谷,越做越大。

而两年前,宁家却是因为一次合同泄漏,债台高筑。

父亲接受不了牢狱之灾,直接从宁氏大楼一跃而下,母亲也在当天,跳了帝城的大河。

宁惜悦一.夜之间失去两位亲人,加上双胞胎妹妹一直身体不好住院,需要大笔医疗费。

两月后,她实在交不起住院费,于是去找了乔司辰,想让他看在当年她帮过他的份上,帮帮她。

可是,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她让秘书说明来意后,她后来却接到了秘书的电话,说乔司辰让她在酒店等他。

之后,他们的每次见面都是酒店,而他,每次事毕后,都会给她一些钱。

她彻底沦为了他解决生理需求的工具!

“这么看你?”乔司辰听到宁惜悦的话,笑得更加嘲讽:“出来卖,就别再立牌坊了。你好歹也跟了我两年,大家好聚好散,别闹得难看,影响你找下一个金主。”

他说完,直接穿上衣服,拿起支票,刷刷刷地签了名字,砸在了宁惜悦的脸上。

“十万,已经是以前翻倍价了。”说罢,转身就走。

宁惜悦捏着支票,心仿佛被撕裂。

是啊,五万一夜,他今天给了十万,已经是两倍了,呵呵。

这时,宁惜悦手机响了,她拿起来接听,顿时脸色一变。

医院。

“医生,我妹妹怎么样了?”宁惜悦急切道。

“她肺泡破裂,需要进重症监护室!”医生道:“而且,必须用我说的那种进口药,否则……”

ICU病房,一天一万,加上那种药……

而且,刚刚的十万,她已经用来补之前欠的六万治疗费了!

“怎么,不愿意住?”医生问。

“住!”宁惜悦咬牙:“我马上去交费。”

“一次性.交费三天,你先预存五万吧。”医生道。

宁惜悦抬眼:“先交四万可以吗?”

“那剩下的明天必须补齐。”医生道。

当天,宁惜然被推入了ICU。

第二天,宁惜悦来到了乔司辰的婚礼现场。

她已经无路可走了,虽然知道会被羞辱,却也只能找他借钱。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