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烟雨芳华剑 连载中

烟雨芳华剑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执笔戳脑洞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一剑芳华,青山失色万花羞红,八百里河川藏烟雨。  江南门派碧落崖,因烟雨典籍遭灭门。  柳清芷怀着赴死的决心踏入江湖,誓要血恨。  一人一剑...  人赴死,剑为碎。展开

本书标签: 执笔戳脑洞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柳姑娘别这么急着走,先坐下听老夫解释。”周青莲招手道,“翠莲,赶紧去换杯热茶上来。”

周青莲重新坐下,道:“青莲山庄跟铁剑堡没有你想象的那种交情,只是明面上的交易而已,这你刚才都能看见。”

柳清芷道:“还有没看见的。”

周青莲道:“你可以不信老夫,难道还不信自己的朋友。”

柳清芷闭眼不语,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硬交朋友的,不禁莞尔。

「你那什么眼神,我知道你很惊讶,毕竟能跟名满天下的花公子成为朋友,是莫大的荣幸。」

「我花十一交朋友是有原则的,一种是男人,一种是美人。」

「在柳姑娘同门的见证下,我花十一跟她成为......朋友,不管是...还愣着干嘛,快点举杯,我花十一从不逼迫别人,这酒你必须饮尽。」

「骑着马到青莲山庄,周胡子会帮你,你听他的就可以,他是个聪明人。」

「帮我将马儿照顾好,回来再陪我花前月下......畅饮。」

柳清芷品着新茶点头,整个人不那么冷。

周青莲看着她道:“那就好,你人在青莲山庄,老夫就必须对你的安全负责。”

柳清芷道:“难道那人看出来了,他敢闯进来?”

周青莲不满的笑道:“他不是蜘蛛没有八只眼睛,他也没胆闯进来,但你敢闯出去,你之前要是追上去肯定会杀那小子,你连他身边的丫鬟都解决不了,你说危不危险。”

柳清芷道:“我能解决。”

周青莲道:“但你会将命给丢了。”

是的,我还不能死,绝不能死......她只想着杀人没想过能不能杀。

柳清芷心有余悸道:“谢过周庄主点醒。”

周青莲点点头:“你若不那样冒失,老夫还怀疑你是不是碧落崖弟子,放心,半月还早得很,我们有的是时间准备。”

柳清芷听完,喜极而泣:“全听周庄主安排。”

风继续吹。

吹得美人泪眼婆娑。

吹得红霞越烧越旺,很快就燃尽了。

“翠莲,你先去通知厨子今晚多弄些酒菜。”

这里似乎从不黑夜,烛火通透,湖畔的萤火连成一条线,周青莲唤进侍女吩咐道:“再将夫人小姐请出来,就说是老夫的远房侄女来了。”

周青莲道:“柳姑娘,暂且为老夫侄女,不知意下如何。”

柳清芷道:“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周胡子。”

周青莲朗声大笑:“周胡子?哈哈哈哈......”

浪头不知疲倦的涌上来,绽放的的浪花调戏着萤火,所以这条线是活的,不断扭动。

眼前的秀水湖畔有了些许诗意,因为她的心稳了,切实的看到了希望,就如身后的清涟山庄一样璀璨。

柳清芷顺着湖畔,清风吹着,走着,笑着,远处模糊的人影逐渐清晰起来。

那人儿拳脚稚嫩,一阵瞎弄全无章法可言,但是莫名的认真,连身边有人都未发现。

柳清芷道:“小姑娘,你这是练的什么功夫?”

小女孩道:“你是什么人,竟然偷窥本女侠练剑!”

柳清芷真没看出那是一套剑法:“那小女侠,你的剑在哪里?”

小女孩随意捡起一根枝条道:“这就是我的剑,你连无剑胜有剑的道理都不懂,那还不如将剑让给我算了。”

说完就迈开步子冲过去,在地上踩出一连串小脚印。

她就如困在沙漠的人遇见绿洲,她眼馋的很,这柄在黑暗中都隐藏不住的宝剑,是她眼中最闪耀的光。

她很想要,但是根本不可能得到。

柳清芷很轻易就躲过去,道:“你只知道这是剑,却连简单的剑法都不会。”

小女孩脸鼓鼓的,很生气,她要是会就不会在这瞎弄,她瞎弄就是想弄出自己的剑法,因为她喜欢剑,很喜欢。

小女孩一阵恼怒道:“你擅闯青莲山庄,现在还想偷袭我,识相的就将剑交出来,不然我就喊人,到时候剑还是我的!”

柳清芷见她刁蛮样,笑道:“他们都听你的?”

小女孩道:“那当然,我可是周素素!他们都必须......”

黑暗中有人。

是那群乱了的萤火告诉她的,它们感觉到了危险,连满天星星都难以置信的眨着眼。

柳清芷还没有它们敏锐,剑刃出鞘,那人已经将小女孩揽在怀里。

周素素小腿乱踢:“面具人!哪都有你,我命令你快将我放下来!”

那人摸摸她脑袋,轻声道:“小姐,现在该回去吃饭了。”

那人道:“既然柳姑娘也在,那就一起回去吧。”

柳清芷缓缓点头,剑刃一寸寸的归鞘,紧张的心情一点点平复。

这人不简单,应该在江湖中有名号,即使他藏在黑夜中,即使他戴着莲花面具,柳清芷依然很肯定。

身似云中燕,这等轻功足以跻身一流行列,她能想到的人很多,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然后想到被麻烦追了半辈子的花十一。

摇头莞尔......

深夜。

烛火敞亮的房间。

周青莲点燃一根檀香,这是凝神香,需要思考时他都会点上一根,很香,胜过他的莲花香,所以他很讨厌。

因为点燃后,他就会耗尽一整晚去权衡利益,他就必须为青莲山庄的未来抉择,青莲山庄能有今天都是这样熬出来的。

熬成白头翁。

熬成人上人。

只是今晚他不需要熬,他已经有了选择,这辈子最简单的选择。

周青莲开口道:“青一。”

黑衣人出现在桌案前:“庄主有何吩咐。”

周青莲道:“你即刻令人探查烟雨典籍藏在哪里,另外你亲自去一趟曲白镇,摸清燕府的具体情况,老夫不信燕南归真将闺女轻易许配给那小子。”

黑衣人道:“庄主,探查烟雨典籍需要用到安插的探子吗?”

周青莲道:“可以,以后就没有铁剑堡了。”

黑衣人道:“青一领命。”

月朗风清,探子们趁着夜色前后离开,融入黑暗中。

那房间跟着暗了,还未暗透,还有凝神香在燃,待燃成灰烬,结果也就注定了。

清泉聚潭,涟漪不断,翠竹映照,浑似碧玉,十二丈的断壁雕刻着碧落崖。

望潭,两三鱼苗,四五水藻,唯独映照一佳人。

涟漪粼粼,剑舞白裳,裙褶翩翩宛若神女,青芒裹身恰似玉人,美景兮,奈何空谷残阳,并无旁人欣赏,竟生落寞。

人,不落寞,是美景。

是这里落寞,清脆鸟雀,潇潇竹叶,一襟红霞,两三白鹭,清泉溅起的朦朦烟雨,使这里的一切都显得落寞。

柳清芷躺在棺盖上,眼睛呆滞的望着青天,以前的白鹭是成群结队的,以前她跟众多姐妹经常在这里切磋剑术,以前她也属于这里。

她最遗憾的就是偷阅典籍被逐出师门,这也是也她现在最后悔的,因为整个师门就她一人独活。

这两年来,她坚持闻鸡起舞,一切照旧,身边虽无姐妹相伴,然而依靠典籍剑术精进,她自信自己的剑足以在江湖中荡起涟漪,虽然她还未真正踏足江湖。

可惜,涟漪而已。

她还是不能阻止师门被灭,还是承受着这里的落寞。

她从没想过,会自己一人,会亲手给她们垒坟,会承受胜过这里一切的落寞。

风轻轻的吹,迷离着眼睛。

柳清芷记不清以前这般是什么时候,她从不流泪,眼睛却逐渐湿润,呆滞仍然明亮,万般的落寞都藏在脱尘的气质内。

所以没有谁能感受到她身上的愤恨,她就安静的躺在那里,仿佛跟棺材融为一体,很是契合,就像迷路的孩子找到回家的路。

这里真的是她的家,只是现在消失了,连起码的念想都消失了,江湖之深何以为家。

这时候,远处一阵马儿嘶鸣,渐渐荡过竹林,惊起鸟雀乱舞。

男子望着眼前三十二堆坟墓,难怪一路只见血迹不见尸身,想来是有人先到,替自己完成了该做的事。

男子知道那人肯定还没离去,因为这坟堆还是崭新的,连掉落的枯竹叶都没有几片。

他取下两坛酒,他要请那人喝酒。

他敢肯定那人没有酒,因为他一路赶来只是买酒耽误了时间,那人能先到,那么肯定没有时间买酒。

不管是谁,这般善举确是有情有义,他可以结交这个朋友,他的眼光跟他的身份一样高,身边不差美人美酒,差朋友。

男子走上青石阶,一口楠木棺一个白衣女,躺在棺盖上青丝缭乱。

怪哉。

难道刚认下的新朋友就这样死了,不知道,只是她躺在棺盖上很自然,死人亦不过如此。

男子不信,他将酒坛随意的甩过去,道:“姑娘,起来尝尝这二十年的女儿红,睡棺材可是会短寿的。”

柳清芷自然知道那朝着自己脑袋的东西是酒坛,起身截住,扯掉封布大灌一口,她还没有饮过酒,但知道这玩意儿能消愁。

活着,那就好。

只是,男子的笑意凝固在脸上,他有些自责刚才的鲁莽,因为新朋友很美,犹如最亮的星星,这份美让他脊柱发凉。

若是她不会武功,那这坛酒根本挡不住,那她大概就真的会死,那他大概很长一段时间饮酒都不香,那就太不该了。

他不该。

这白衣女更不该,不该被这样的酒砸死,即便他身边的众多美人可以这般离世,眼前这个就是不该,除非是百年佳酿。

柳清芷用衣袖抹去酒渍,道:“这酒肯定远超二十年。”

男子跟着撕去封布,道:“你还懂酒?”

柳清芷道:“不懂。”

男子道:“那你怎么断定这酒远超二十年。”

柳清芷道:“因为我不会饮酒,因为没有呛咳嗽。”

男子一愣,道:“有些人天生注定是酒中人,哪怕第一次饮酒也不会咳嗽。”

柳清芷摇摇头,道:“我还认出这是桂花坊的酒,认出你是谁。”

男子理所应当的承认道:“这并不能证明你的眼光好,很多人都知道我是谁。”

江湖本是埋骨地,深不见底,不被溺死已是难得,扬名立万的机会更是一闪而过的流星,所以很多人都追逐着流星,前赴后继。

他就是这样的流星,一颗被染红的流星,所以他穿红衣骑红马配红剑,所以想不知道他都难。

他就是红花阁阁主,花十一。

现在的碧落崖就是是非之地,柳清芷不曾想过还会有人来这里,但是花十一就在眼前,他确实不怕麻烦,他的麻烦远不止十一个。

柳清芷道:“你到这里干什么?”

花十一道:“受朋友嘱托前来安葬这些女子,现在你都帮我完成了,所以我请你饮酒。”

柳清芷道:“谁这么大胆,成为你的朋友就不怕被江湖人惦记。”

花十一捧着酒坛畅饮,望着她,脸上藏不住的笑意:“这你以后会知道,不过你跟碧落崖的人什么关系。”

柳清芷继续饮酒,酒红脸,越来越红,道:“一剑芳华,青山失色万花羞红,八百里河川藏烟雨。”

花十一道:“烟雨剑法,你是碧落崖的弟子?”

柳清芷道:“永远都是。”

花十一靠近摸了摸棺材道:“我懂了,你连棺材都准备好了,你准备去送死。”

花十一的语气很肯定,仿佛是在描述一个铁定会发生的事,他不怕面对那些人,因为他要走很容易,但这个新朋友办不到,她若是去就没有退路。

花十一道:“美酒都留不住你,非要去送死?”

柳清芷没有迟疑,道:“死都要去。”

她很清楚,所以她怀着赴死的决心,人赴死,剑为碎,这是最可怕的。

花十一似乎感受到她的决心,只道:“实在可惜,你知道人生最美好的是什么吗?”

柳清芷道:“杀光那些人”

花十一笑道:“月下赏花,花前醉酒赏美人,最艳的花,最香的酒,最美的人,所以我不会答应。”

柳清芷也跟着笑,眼里的泪珠都笑出来了,她知道这人若是认真的,那她就真的走不掉,半分可能都没有,死都没有这般心碎。

她确实什么都不在意了,所以剑光一闪:“你弄错了,我不是什么美人。”

叮!

锵!

她眼前一柄红剑,红过残阳。

花十一瞪着她道:“我只是不答应你死,脸花了酒就不香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