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洛灵溪顾斯南 连载中

洛灵溪顾斯南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佚名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以为四年痴恋可修得一个善果,却不想想憧憬破碎,被所爱逼入至深至寒的万丈深渊。她怨她恨,可爱意入骨,连根拔起她痛不能眠……展开

本书标签: 佚名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云锦瑶带着笑意的脸放大在眼前,她的身后是繁华星空,身侧顾斯南在她的怀里安然沉睡。

“洛灵溪,你输了。”云锦瑶一脸得意地看着摄像头,眸底还有几分清冷不屑,似乎在向她宣战。

洛灵溪整个人如坠冰窟,手紧紧地攥着身下的床单。

“为什么?”洛灵溪执意想要知道一个答案。

云锦瑶红唇几分妖娆:“自然是为了彻底摧毁你。”

“洛灵溪你知道吗,我就是恨极了你那种不谙世事的纯真。”

“在男人眼里,我是尤,物,可你不同,是心底白月光。”

说到这里,云锦瑶话语微微一顿。

洛灵溪眸底满是不可置信,和云锦瑶相识多年,她竟然不知道她心底竟然隐藏了这么多对自己的不满……

“斯南他,只能是我的。”

“所以,你必须下地狱!”

画面突然一暗,云锦瑶消失不见,她铿锵狠辣的话语,却在洛灵溪耳边徘徊不绝。

次日洛灵溪身体好转几分,便想着回洛家看看。

刚一进门,一个杯子朝着她砸了过来。

洛灵溪躲闪不及,额头被砸出一道细长的口子,顿时鲜血外流。

梁美英的眸子满是怒火:“你居然还有脸回来,你这个扫把星,你看看你将我们家害成什么样子了!”

继母梁美英狰狞笑着,口中奚落不停。

“学什么不好,倒是学起你那个狐狸精母亲了,跑到男人床,上被,干,的滋味,还好吗?”

洛灵溪瞳孔大睁,以往梁美英对自己侮辱打骂也就罢了,可现在她是在诋毁自己的母亲!

洛灵溪的生母,曾也是明媒正娶进来的洛夫人,可多年前一场阴谋设计,母亲不得不带着幼小的她离开顾城。

直到母亲因病郁郁寡欢,洛灵溪的父亲才多方辗转联系到她,继而将她接回到洛家。

只是不幸的是,回城路上山石滚落,父亲为了护住她,被碎石砸死……

这些年,原本心之向往的家,成为囚禁她的牢笼,梁美英在公司,霸占着绝对的财政大权,在家动辄对她打骂羞辱,唯独爷爷一人真心待她,护着她从泥泞中一路成长。

红唇紧紧咬着,洛灵溪走上前怒目瞪着她。

“怎么,还敢瞪我,我说的不对吗?”

“顾少分明看不上你,你还撅着pp……”

梁美英的话还没有说完,滚烫的茶水就对着她的脸浇了上去,顿时她痛的龇牙咧嘴:好你个贱丫头,几天不见长本事了,我今天就让你走不出这门。”

“阿莲、阿霜,给我按住她,好好的教训!”

随着梁美英话语落地,洛灵溪的肚子就重重挨了一脚。

她整个人如同棉絮一般倒在地上,顿时又是左右开弓的两巴掌落在脸上。

打的有一会儿了,阿莲似乎是想起了什么,预再次伸向洛灵溪的手突然一顿:“夫人,大小姐现在可是顾夫人,这样不太好吧?老爷要是知道了也会怪罪……”

梁美英眸色一沉:“怕什么,那老东西不还医院躺着吗?怪罪了由我我担着!”

“再说她一个贱丫头的死活,谁会放在心上。”

“顾少真要是在乎她,怎么会让她一人回门……”

“好大的口气,只是不知道洛夫人可否担待得起?”一道寒冽如冰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所有人皆是一怔。

顾斯南高大的身影缓慢走来,眸光落在地上躺倒不动的身影,爆发几分狠厉。

“都有谁动手了?”

阿莲和阿霜两人瑟缩着后退一步,眸底满是恐惧。

都说宁惹地狱阎罗不惹第一权少顾斯南,她们今天怕是没命活了!

洛灵溪听闻熟悉的声音,下意识的想睁开眼睛,可双眼红肿、小腹坠痛,依稀只能看到朦胧的影子。

梁美英此时不由谄笑着上前。

“顾少,你看你来了我们都没能去门口迎接,这些丫头真不懂事……”

说着梁美英看了洛灵溪一眼。

夜如泼墨,风浪狂涌。

洛灵溪睁开眼睛,便看到没过胸口的海水,肆意的冲刷着身体的每处肌肤。

原先凌厉的伤口,被盐分侵蚀过后,刻骨痛意辗转而来,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你也会觉得痛吗?”

低沉冷越的声音传来,洛灵溪抬头便对上一双凉薄深眸。

顾斯南如同看着死物一般的眼神让洛灵溪心猛地一顿。

“斯南,我……”

“你闭嘴,斯南也是你配叫的?”

不等洛灵溪将话说完,顾斯南决绝的打断她。

下一刻,他直接将洛灵溪从船头的栏杆上拉扯下来,二话不说就推倒在地。

脸贴在冰冷的甲板上,周边风声凝滞,比海水更冷的是心。

洛灵溪微微一动,双腿突然被从身后分开,不过须臾间,她便能感受到他已经紧贴在自己身后。

“不要!”

压根来不及抗拒,顾斯南已全身心没入洛灵溪的体内。

她强忍着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这般倔强的模样彻底惹恼了顾斯南,他不断加大撞击的力度,用尽全力折磨着眼前这具如同娇花的躯体。

如果不是她暗自利用洛爷爷曾经的恩惠对顾家施压,阿瑶怎么可能在得知她们婚讯后绝望出走……

如果不是她背地里使用那些下三滥的手段,阿瑶又怎么可能惨遭强,暴,她手术之后明明还那般虚弱……

这般想着,顾斯南被强大的恨意支配着,一遍遍的强势闯入,他要让洛灵溪也体会到异于常人的痛!

夜色浓沉,洛灵溪不记得自己被翻来覆去折磨了多久,只知道顾斯南在体内释放数次有余。

“洛灵溪,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既然如此,今晚我就让你,爽,个够!”

说完,顾斯南更为强猛的挺动着,眉宇间是足以将人封冻的寒冽。

洛灵溪的指甲深深陷入甲板的缝隙中,以这般羞耻的姿势一动不动,眼泪却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

只是夜太深,恨太浓,顾斯南根本看不到,也不会在乎!

一阵激烈的颤动,顾斯南终于停止了攻势从洛灵溪体内撤退。

他看都不看躺在那里气若游丝的女人,随后扔下一个白色的药瓶。

“自己抠干净,别留种。”

“否则你知道后果的!”

说完,不带丝毫留恋离开。

洛灵溪动了动有些僵硬的四肢,从地上捡起药瓶。

她不会不知道这是什么,在顾斯南心里,除了云锦瑶,谁都不配拥有他的孩子!

双手颤抖的将瓶盖打开,洛灵溪直接将白色的药片吞了下去,下一瞬,恶心的干呕传来,眼看着药片要被吐出,下巴猛然被一双强有力的大掌捏住。

“洛灵溪,你还真是够贱!”

“你不择手段将最好的姐妹逼到绝境,现在还妄想取代她,怀上我的孩子?”

听闻此言,洛灵溪眸底满是不可置信。

自己暗自喜欢四年的男人,心底竟然是这般想自己的?

她承认,确实是自己醉酒情难自禁吻了他让云锦瑶有所误会,可她已然主动提出要离开顾城,为什么最后会是云锦瑶离开了?

“那件事情我不是故意的……”

洛灵溪话刚说完,顾斯南猛地一挥手,她一个猝不及防就狼狈的跌倒在地。

一句不是故意,就能抹除对阿瑶至深至沉的伤害吗?

阿瑶为了自己甘愿捐献她的肾脏,像是她那么爱到极致又善良的人,却受到这般恶毒的对待!

想到这里,顾斯南眸底恨意如风暴席卷。

“你不是喜欢我吗,好啊,明天我就去洛家提亲,让你如愿以偿!”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