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洛天张芷宣 连载中

洛天张芷宣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墨笔三少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从小被义父义母收养,生活贫苦,被人看不起。 十年前,他投身军伍。 十年后,他王者归来,而亲人却阴阳两隔。 他一世为王,心中怒火中烧,对敌人毫不留情,称霸一方……展开

本书标签: 墨笔三少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洛天捏碎了齐正天的脖子,鲜血流到了洛天的手上,看起来格外的血腥。

旁边的方化给洛天递了一张纸巾。

洛天脸色平淡,像是杀了一个蚂蚁一般,平静的结果纸巾擦了擦手,然后顺手将纸巾扔了下去。

不知是刻意为之还是无意,那张纸巾恰好盖住了齐正天的那种死不瞑目的脸庞。

齐正天就这么死了?

齐家父子给儿子的大婚之日双双毙命,这怎么可能?

众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还没有从错愕的情绪中反应过来。

毕竟这也太疯狂了。

现场一片寂静,落针可听,每个人都像看死神一样,看着眼前的洛天和方化。

每个人心中都升起大大的疑问,眼前的这两个人到底是谁?

竟然敢在齐家闹事,还杀了齐家父子,而且脸上没有一丝的紧张,好像一切都是情理之中。

这太可怕了。

洛天弹了弹衣角,看着众人:“各位,今天我处理了一下我的私事,打扰了各位的雅兴,大家不要在意,继续吃饭,我就不久留了。”

洛天说完,便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沉重的脚步和那气势轩昂的身姿,一身戎装,笔直的身板,给人一种不敢靠近的凛然。

既然如此,全身上下散发着一种正气,似乎是君王降临。

所有人心中都倒吸一口气。

这两个人也太平淡了,从来没有见过杀了人还这么平淡的。

还说不打扰各位,让各位继续吃饭。

试问,哪个人见了如此血腥的场面,还能有心思继续吃饭?

再说,大家都是前来参加婚礼的,新郎都已经死了,谁能吃得下饭?

太可怕了,恐怖!

“慢着!”

洛天刚要离去,一声微弱的呵斥声突然响起。

洛天回头,只看到一位四十来岁的妇女,正推着一个轮椅从后门走了出来。

轮椅上面坐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脸上布满老年斑,双腿上盖着一个毛毯,看起来有六七十岁的样子,身体虚弱,行动不便,

刚才那道呵斥声,就是这位老人喊的。

此时,众人看到老人,都有些惊讶。

“齐家大老爷还活着,这怎么可能?”

“对啊,不是说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死了吗,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诈尸了?”

“我知道了,可能是齐家隐瞒了消息。”

“这下有好戏看了,齐家大老爷出山了,这青州都要抖一抖。”

众人看到齐家大老爷,纷纷的说道,好像这个人在青州的地位很高一般。

而此时的洛天不为所动,静静地看着不说话。

“年轻人,不管你是谁,今天你杀了我的儿子和孙子,就要有一个说法,不然老夫不会让你走出这个门。”

齐家大老爷缓缓的说道,声音听起来虽然很弱,但是给人一种不可反驳的震慑力。

这种临危不惧,一副安详的样子,一看就知道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风云人物。

要是换做平常人,看到自己的儿子和孙子倒在血泊之中,早就气晕过去了,哪里还有这番淡定。

不过这些在洛天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蝼蚁而已。

在北境的十年之中,洛天见过的场面,简直和地狱一般,杀过的人和凶兽,自己都数不过来。

区区一个老人,洛天丝毫不放在眼中,动了动嘴唇,轻轻说道:“我看在你年事已高的份上,今天就不和你计较了,记住,我叫洛天,以后关于我的事情最好不要插手。”

轮椅上的老人眉头一皱,拿着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朝着地面击打了一下,“放肆!这里也是你们两个撒野的地方?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今天你们两个人的命我要了。”

老人说着,突然从轮椅上面站了起来,腿上面的毛毯掉落在了地上。

“对,二爷说的对,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此刻,一个年轻人从众人中站了起来,愤愤不平的说道。

说话的人正是齐清的堂弟,齐澈。

今天,齐清大婚之日,宴会之上,有不少齐家的人,但是刚才看到这种血腥的场面,没有人敢站出来说话。

不过此刻,齐家大老爷走出来,情况就不一样了。

在齐家,对于齐家的人来说,齐家大老爷可是天,没有齐家大老爷摆不平的事情。

“澈儿,坐下。”齐澈的父亲刚才被洛天吓到了,还是有些顾虑。

齐澈没有理会,径直的走了出来,“洛天,你不要以为当了几年的军人,就可以为所欲为,杀人偿命,帝国的法律不是你可以随便践踏的。”

洛天嘴角微微上扬,玩味的说道:“好啊,好一个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那你们齐家逼死我的小弟,就可以不偿命?”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正义,所说的法律?”

“难道有钱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就可以随便夺人所好,看到人家的女朋友就抢过来?”

“少主,这个年轻人就交给我吧,让我也活动活动身骨!”方化淡淡的说道。

洛天点了点头。

此时齐澈顿时有些急了,明显的感觉道方化身上传来一阵杀气,而且那让人无法直视的眼睛,充满着杀戮和血腥,似乎不是地球上的人,而是从地狱中来的一样。

齐澈道:“你们胡说八道,血口喷人,谁夺人所好了,今天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是你们杀了人,你们还强词夺理,再说你小弟的死和我们齐家有什么关系?”

“夺人所好?洛天,不要以为你当了几年的兵就可以随意栽赃陷害,明明是你的小弟窝囊无能,没有本事,小雅才选择了我的大哥,而你那窝囊的小弟没有面子,心胸狭窄,才跳楼自杀,和我大哥有什么关系,和我齐家有什么关系?”

“再说,谁可以证明我大哥夺人所好?我看你今天就是血口喷人,践踏帝国法律,像你这样的人渣,应该从帝国中消失,不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可以作证!”齐澈刚说完,小雅便上前一步,眼睛水汪汪的说道:“洛宁是齐清逼死的,而且还逼迫我嫁给她,今天的这个婚礼我是不情愿的。”

一片枯黄的树叶落了下来,停留在洛天的脚下。

九月份的青州市,显得有些冷。

洛天站在一个墓碑前面,眼眸中透露出一种深邃,像是看不透的黑洞,让人看到不禁有些伤感。

墓碑上面的那张少年照片,看起来笑的阳光灿烂,格外开心。

可是照片上的少年笑的越是这样,洛天的心中便如刀绞。

“少主。”

方化笔直的站在洛天的旁边,穿着一身军装,肩章上面赫然映着两道黄杠和两个星章。

这是帝国北境狮王军团特有的勋章。

方化口中的少主,洛天,便是北境一军之主。

这个曾经在北境一怒而四海震的军主,杀敌无数,冷酷无情,在此刻,方化从来没有见过洛天这么伤感过。

真是应了那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无情之人,所谓无情只不过将情压在最深处而已。

“少主,请节哀!”方化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眼前这个男人。

洛天紧紧的握着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

脚下的那片枯黄的树叶如同着了魔一般,从脚下有渐渐升起,在洛天的眼前瞬间化成粉末。

此时,洛天全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如同寒冬一样的刺骨寒意,让人一靠近,就如同坠入冰窖的错觉。

洛天眼神闪过一阵杀气:“我的弟弟躺在这下面,叫我如何节哀。”

“当初是义父从野外把我捡回来,培养我长大,这条命是义父给我的,可是今天,义父的儿子,我的小弟却躺在这里,而我却无能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无可挽回。”

“让我这个做大哥的怎么有脸去见义父,一个北境之主,连自己的家人都保护不了,叫我如何节哀。”

“叫我如何节哀……”

洛天口中重复了几句。

这一刻,透露着他无比的怒气,哪怕在北境,面对凶兽和敌人的凶残攻击,洛天都未曾这么愤怒过。

而今天他怒了。

洛天十三岁就去帝国的荒芜之地北境参军,一路晋升,十年过去了,现在的他成了北境之主。

如今的他,二十三岁,就成了帝国史无前例的最年轻的将军,北境之王。

在荒芜的北境之地,那些叛国异将和残酷无比的凶兽眼中,洛天是杀人不眨眼的凶神,见到了洛天如同见到死神一般。

“要变天了。”方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喃喃的说道。

洛天对于方化来说,是他们的信仰,是整个北境军团的信仰。

也是不败的神化。

是一个时代的传奇。

方化知道,只要洛天发怒,势必会血流成河,血染长空。

“方化,你都查清楚了,小弟的死到底是什么人所为?”洛天用手抚摸着墓碑上面的照片,冷冷的说道。

一个月前,洛天收到来自义父的求救信,当时的他正在浴血杀敌,和试图进犯北境的凶兽展开殊死的较量。

如今,他王者归来。

可是一切都晚了。

虽然他是北境之主,可是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回少主,经过我这几天的调查,是与齐家有关。”方化回答道。

“齐家?”洛天眼眸中闪过一丝的寒意,如同千年不化的冰山,让这寒冷的秋天更冷了几分。

就在一旁的方化都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是,少主。”方化恭敬的回答道:“两个月前,齐家的大少爷看上了小弟的女朋友小雅。”

“小弟和小雅是大学同学,两人是在大学认识并相恋的,现在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两个月前,小弟和小雅在KTV遇到了齐家大少爷,齐清,齐清一眼就被小雅的美貌吸引。”

“于是齐清就开始疯狂追求小雅,只不过小雅和小弟叫个人感情深厚,根本不把齐清放在眼中。”

“于是乎……”

“好了,不用往下说了,我知道了。”洛天打断了方化的言语,冰冷的说道:“可有我义父和义母的下落?”

在洛天心中,义父和义母对他不薄,平时待他和小弟没什么两样。

虽然洛天是被收养的孩子,不过在义父和义母的眼中,就如亲生的孩子一样,精心照顾。

从小义父义母家中贫寒,加上又有两个孩子,所以日子总是过得紧巴巴的,可是尽管如此,义父义母都没让洛天受一点的苦。

而且每次买新衣服,都是给洛天买,因为洛天大,洛天穿不了的时候,小弟接着穿。

十三岁之前,洛天穿的都是新衣服,而小弟穿的都是剩下的旧衣服。

所有的这些,洛天怎么能不知道。

所以,洛天今日特意为了义父义母的事情从北境赶回来。

可没想到一切还是变了。

“少主,您已离开青州十年,这十年间华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关于义父义母的下落我还没有打听到。”

“自从小弟死后,义父义母就消失了,我询问了很多人,都不知道义父义母他们的下落,不过少主,你放心,我一定能找到他们。”

洛天抬头看着天空,这一刻,犹如王者下凡,眼眸中透露着令人窒息的戾气,让整个虚空都充满压迫感。

“义父义母,儿已归,而你们又在哪里?”

“说好的,等我回来,可是为什么都变了,义父,义母,儿不孝。”

“不过你们放心,小弟的死,我给他报仇,我要让齐家付出十倍的代价。”

洛天对着天空沉重的说道,一字一句都发自心底,眼眸中的那股无情,犹如地狱中的恶魔,在无底的深渊中咆哮。

“少主,我这就去把齐家赶尽杀绝,以解你心头之恨。”方化看出了洛天眼中的杀气说道。

这个曾经在北境杀敌上万的男人。

这个在北境千万将士眼中的信仰。

方化看的出来,此刻的洛天,杀意凌然。

“就这么让齐家的人死了,岂不是便宜了他们,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要让他们体会到亲人一个一个离别的痛苦。”洛天问道:“齐清现在在什么地方?”

“今天正好是齐清和小雅的婚礼,齐家的人,都在盛海大酒店。”方化来之前已经调查好了一切。

洛天的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副冷冷的笑容:“这么巧,倒省的握一个一个去找了,我和你一起去。”

说着,洛天和方化上了一辆军用越野车。

……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