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泪觅残红 连载中

泪觅残红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一桥梅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秦天赐,一觉醒来回到了十年前。这一次,我要整死晋贰这个王八蛋……展开

本书标签: 一桥梅 女生言情

精彩章节试读:

邯燕进门,摔掉鞋子,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回家后去过的所有地方,搜了个遍,也没能找到那部手机。

完了,全完了!

六神无主的她,瘫坐在客厅地毯上,一遍遍地念叨着。

定是往车上搬那具尸体时,将手机掉到了外环路上,然后被人捡去,破解密码后,发到了网上。

死定了,死定了!伍爷知道后,一定会杀了我。怎么办?

嗯,不对!手机里那么多见不得光的东西,那人偏偏选了尺度最小的一张照片发到了网上。也许,对方只是先给我个警告,好要胁我付赎金。

还有,那具尸体哪里去了?这事儿忒过蹊跷了。

呆坐了半天,想不明白的她,看看墙角的乾隆御藏的鎏金法式座钟,快六点了,张导的饭局可不能象上午一样再迟到了。

回到二楼卧室,顾不上收拾昨夜的残局,她倒了一杯水,服下一片毓婷。这是伍爷一再警告过的,即使怀了孩子,他也不会认的。

躲在佣人房里的秦天赐,听着邯燕在房间里翻箱倒柜,她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好在,邯燕并没有进这个满是尘土的杂物间。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才终于传来智能语音门锁的“主人再见”。

等了十几分钟,秦天赐确信邯燕不会返回,这才出了房间。

看着那道门锁,秦天赐傻眼了!她家里也是用的同品牌门锁,没有正确指纹,门是打不开的。硬要破门而出,会直接报警的。

怎么办?她同样急了个六神无主。

秦天赐把包与钱放回原处,肚子这时又不争气地叫了起来,她来到厨房,从冰箱里找到了两个苹果,一筒薯片。

不管了,先填饱肚子再说。

找个袋子收拾好自己造的垃圾,秦天赐躲进了佣人房。直到半夜两点,才再次传来了那即让她期盼,又让她紧张的“欢迎回家”智能门锁声。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接着传来“咕咚”一声。

通过佣人房的门缝,原来是邯燕喝醉,被门框绊倒,摔倒在玄关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门大开着!

好机会!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秦天赐脱掉高跟鞋,拎在手里,抓起装垃圾与睡衣的袋子,蹑手蹑脚地向门口走去。

趴在地上喘不过气来的邯燕一翻身,手臂打在秦天赐拎的袋子上。

哗啦!

垃圾袋被邯燕的指甲划破,果皮、果核等掉在地上,落了她自己一身。

邯燕彤红着脸,张大口喘着粗气,罗衫半开,美人骨下一枚新种的鲜艳草莓,“水,水,我要喝水……”

秦天赐看得阵阵心酸,这还是那明艳不可方物的爱豆——邯燕吗?

她又起了恻隐之心,算了,照顾她一回吧,算是还了吃、穿她东西的人情。

她到厨房接了杯水,扶着邯燕灌了进去,然后把她拖到客厅地毯上。

收拾好垃圾,再次要出门的她,忽然听到客厅传来呕吐声。

唉,爱豆啊,不能喝酒就不要喝嘛,何苦如此糟践自己。

秦天赐想起来以前看到的新闻,有人就是因为喝醉了,呕吐物进入气管,结果把自己呛死了。

她放下垃圾袋,回到客厅,从沙发上拿个靠垫,塞在邯燕脖子下,让她侧躺着,以免吸入呕吐物。

走还是不走?

看着大开的房门,秦天赐矛盾不已。

当初为了追爱豆,秦天赐特意去争了个贴吧“邯燕吧”的吧主来做。

如今,思之念之、心之爱之的爱豆就在眼前,能如此近距离接触爱豆,换作以前,自己能兴奋地三天三夜不睡。

可现在……

算了,等她清醒过来再走吧,大不了就说自己是从小区路上,看到她喝醉了,不放心,所以跟来看看的。

我可是做好人好事哦!

秦天赐越想越觉得可行,嗯,就这么不愉快地决定了!

十指从不沾阳春水的她,捏着鼻子将邯燕的呕吐物收拾了。

坐在沙发上的她不由又一阵阵气苦,我的娘亲都没能喝上一口我端的水,今夜反倒成了你的佣人。

邯燕,你知足吧!

抱着靠枕,蜷缩在沙发里,听着邯燕那轻微地鼾声,秦天赐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醒来后一睁开眼,捯饬一新、明艳逼人的邯燕正反坐在一把新搬来的椅子上,面对面,两眼一眨不眨地瞪着秦天赐。

“你醒了?身上还疼吗?”邯燕一脸的关切。

秦天赐看看她,再看看茶几上撕开的垃圾袋,自己替换下来的脏睡衣正摊在地板上。

她明白了,昨晚想好的所有说辞都没用了。

“海右仙姝寂寞林?林烟林小姐?”邯燕会说话的杏眼仍然一眨不眨。

秦天赐往沙发深处挪了挪,“你,你怎么知道?”

邯燕对着睡衣一努她的烈焰红唇。

“你是小迷弟?你是女滴?”秦天赐惊叫起来。

“海右仙姝寂寞林”,是秦天赐在邯燕吧里的网名。而“小迷弟”正是三名小吧主之一。

有次开吧务会,秦天赐不小心开了视频,时长顶多两秒,却被眼尖的小吧主之一的“小迷弟”看到了,直夸她的睡衣卡哇伊。

当时,秦天赐穿的就是这件睡衣。

“那图片是你发给焦达的?”邯燕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震得吊灯上的尘土扑簌簌落下。

邯燕说着,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拿出了一部手机,屏幕上正是秦天赐发给焦达的那张图片。

“那又怎样?”秦天赐说着想站起来,挣扎了几次不成,把身上盖的毯子都弄掉了,她这才发现,自己的手脚不知什么时候被绑住了。

“准备受死吧,你!”邯燕恶狠狠地从背后抽出右手,手中一把明晃晃的水果刀,刺得人眼疼。

秦天赐看她凶神恶煞的样子,暗叹:好人果然做不得!

邯燕把水果刀抵在秦天赐脖子上,从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为什么?”

事已至此,秦天赐反倒镇定了下来,老娘好不容易重活一回,死都又死过一次了。老娘还真不信,燕子你真敢把我杀了?

“跟风,跟风,老娘就是要跟风!怎么了?有错吗?”

“琴棋书画,数英泳舞!哪样不跟上能行?老娘总不能眼看着小夜输在起跑线上,然后一无是处,一事无成吧?”

……

“小姐,小姐,您醒醒!”华姨捧着一套汉服,一脸尴尬地站在秦天赐的床前。

闭着眼,眼珠却急速转动的秦天赐终于从噩梦中醒来,看看眼前这个削肩的高颧骨女人,她揉揉眼睛,“华姨,你怎么来了?夜儿呢?”

“夜儿?”华姨一头雾水,“您是说表少爷莫斐夜吗?表少爷出国读书了,您可不能老是惦记着他!小姐,快起床了,晋贰晋姑父来了,老爷正陪着他聊天呢,要您尽快过去!”

晋贰?

这王八蛋!

听到这个名字,秦天赐火冒三丈,就是这个王八蛋,娶了自己后,接管家族生意,结果一落万丈,最后不得不破产清算。

曾经的秦州首富,偌大的秦家多米诺骨牌般一败涂地,最疼爱自己的父亲更是怒极而逝。

晋贰这个王八蛋见家道衰落,抛下自己与幼女夜儿,仗着小白脸,跟一个范姓的十八线小明星厮混到一起,最终不见了人影。害得自己颠沛流离,寄人篱下,靠给人缝制衣服为生。

独立好强的她,因为看着晋夜写作业,气血攻头,结果偏瘫在床上三个月无钱医治。幸好房东看她可怜,时常接济,她才得以与女儿小夜苟活至今。

秦天赐腾地一下坐了起来,迷茫中又确定了一遍,“华姨,你说谁来了?”

“晋贰,晋姑爷啊!白玉京晋家,您的未婚夫,晋贰呀。他携了重礼,带着管家佟福纳征来了。”

秦天赐再拍拍自己的脸,大脑终于清醒了些,未婚夫?老娘我这是重活了吗?

她看看四周,乳白色法式罗曼莉丝床,粉色床围,左面墙上挂着一幅自己三年级,母亲去世时的图鸦“羊羔跪乳图”,右面是唐伯虎的真迹《海棠春睡图》。

她愣了!

这不是自己读女中时候的起居室吗?难道刚才真的只是做了个噩梦?

去你母亲的!我睡个觉,你也让我不得安稳!

晋天赐一骨碌爬起来,披着一头乱发,赤着脚丫,蓬头垢面地冲向了转角楼梯。

“晋贰,你个王八蛋,我要退婚!”尚未走下楼梯,她就吆喝上了。

“瞎胡闹!”扫帚眉猪腰子脸的秦业“噌”地一下站了起来,对站在二楼上捧着衣服的管家华怡道:“阿华,搞什么?还不快带小姐去梳洗?”

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的晋贰也站了起来,看了又看那个光着脚丫、身穿睡衣、披头散发的未婚妻,阴柔的柳叶眉一高一低,蹙成了个“二”字,“福伯,咱们走!”

“这……这……,”两眼喷出火的秦业瞪了唯一的女儿秦天赐一眼,怔怔地看着晋贰离去的背影,一双大手搓得几乎冒出了烟。

……

一个月后,秦天赐终于摆脱了父亲安排的一众保安,从家里逃了出来。

身无分文的她,爬进了路边停靠的一辆蔬菜运输车。

看着一车的包头菜,秦天赐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我,究竟是做了个噩梦,还是真的重生了?一个月来,一直萦绕在心头的问题,迟迟没能找到答案。

货车的速度飞快,只穿睡衣的秦天赐越来越冷,蜷缩成一团的她,思绪慢慢被冻住了。

“让一下,请让一下!人家有急事的。伍爷可是急性子。”邯燕持续摁着二手R350的喇叭。

咣!

明明飞快,在邯燕眼里却如乌龟般爬行的货车猛地颠了一下,车厢里摔出一个东西。

咣!

反应不及的邯燕,压过那个东西,滑出了七八十米。

下了车,邯燕看向车后,模模糊糊地一团黑影子,在没有路灯的外环路上,看不真切。

邯燕跑上前,借着手机的手电筒,她傻眼了:我,我撞死人了?

看看四周,没有人,没有车,她迅速做出了一个让她后悔终生的决定:先赴伍爷的约再说!

她把车倒回来,将那具被车碾过后,胸口完全压蹋的尸体拖入了车后备箱。

拉着那具尸体回到秦淮城市花园237号别墅——伍爷为自己准备的家,邯燕将车匆匆忙忙停入车库,飞一般冲向了浴室。

伍爷可是喜欢人家香香的,撞死人,有伍爷在,多大点事儿!

邯燕未及擦干头发,一楼已传来了沉闷的关门声,一张婴儿肥圆脸的伍爷——严伍已迈着四方步踱了进来。

一楼车库里,秦天赐是被冻醒的,愣怔了好一会儿,借着车库门透过来的微弱灯光,她才发现:我不是在货车里吗?怎么又来到了轿车中?

她摸摸身上,胸口隐隐有些痛,她紧张起来:我的画呢?我藏在胸口的《海棠春睡图》呢?

匆匆忙忙从家里逃出来,身上唯一可以换钱的就是那幅画了,若是没了,以后拿什么换钱,怎么生活?

她摸索着爬到了前排,从副驾上看到了一部亮着屏幕的手机。

一条微信信息正在闪烁:

“燕子美媚,我是闺土公司的焦达,数据推广的事,您考虑得怎么样了?只要您发一张近照,我一定能把您推上微信、微博热搜的前一百名。为表诚意,本次运营免费。期待您的回复!”

秦天赐让手机保持常亮照着楼梯,刚走出车库,尚未进入那灯火通明的房间,阵阵高亢、歇斯底里的女子叫声就涌入了耳朵。

秦天赐躲入离玄关最近的那个房间,关上房门,那声音仍然不依不饶地从门缝里钻了进来。

重活的秦天赐如何不明白,那声音意味着什么。

狗男女!秦天赐恨恨地在心里骂了一句。

这是哪里?

她飞快地察看了一圈房间,没能找到线索。躲进洗手间里,她仔细翻阅着手机,想从里面寻找答案。

很快,从相册里,她找到了一张照片。

看到那张照片,她全身颤抖起来。严伍?这个王八蛋!

晋贰因为家族资金周转需要,与严伍签了对赌协议后,方才从他那里借了十亿现金。结果,公司未能在约定的时间内上市,家族企业——秦航油运的股份按对赌协议,被无偿划拨给了严伍。

可以说,秦家衰落得如此之快,正是因为严伍。秦业之所以被气死,晋贰是一方面,主要还是因为严伍。

秦天赐把那张不堪入目的自拍照看了又看,确定正是那严伍后,她很快有了决断:老混蛋,去死吧!无论如何,秦家不能再坏在你的手里,先毁了你的名声再说!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