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沐风夏璐 连载中

沐风夏璐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四月天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他是大家眼里的废物,无能赘婿,却不知真实身份是全球最强神秘组织拥有者,华夏第一家族继承人。他潜龙蛰伏,扮猪吃虎,只要她一句话,他愿意为她,将全世界统统踩在脚下。展开

本书标签: 四月天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保时捷跑车的副驾驶门打开,木安走了出来,看着沐风有些吃惊,之后恭恭敬敬对着沐风行了一个礼。

“孙少爷!”

“刚刚是你,用了沐家的势力,打压了孙氏集团吧。”沐风淡淡的问。

“是的孙少爷,这就是我们沐家的力量,整个古林市的力量,在我沐家面前就犹如土鸡瓦狗一般,轻轻一用力就灰飞烟灭。”

“只要只要您愿意争取,这一切都是您的。”

木安恭敬的说,语气里面藏不住自豪的神色。

所谓宰相门前七品官,平常就是在燕京,一些大世家的少爷公子,看在沐家的面子上,也要叫自己一声安老。

当然了,在沐家自己只是一个,混了有些年头的下人木安而已。

沐家的核心下人,都会被赐姓为木,和沐家的沐谐音,这对这些下人来说是无限的荣耀。

“现在松江市最大的企业,天风集团已经被大少爷收够,只要您点头,立刻过继到了您的名下,由我为您打理公司。”

“天风集团,有点意思,我就勉勉强强收下了。”沐风摸了摸下巴淡淡的说。

“太好了孙少爷,您愿意跟我回家了吗?现在您还有几个强力的竞争对手,老爷给您这个公司,是想让你做出点成绩,引起家族的重视。”

“您放心,有我在肯定会帮您把公司发展壮大,成为全省最大企业,之后帮您争夺家主之位。”

木安一脸激动的说。

沐风一脸的不耐烦,用小手指扣了扣耳朵,之后淡淡的回答:“你别误会,我接受这个公司,只是因为我老婆而已,什么沐家的家主之位,和我老婆一比,就犹如狗屎一般。”

若是平常,就是十个天风集团,沐风也看不上眼,不过这公司既然是,松江市最大公司,想来能给夏璐带来不少的方便。

说完之后,沐风转身离开,留下木安独自在风中凌乱,木安看着沐风的背影,一脑袋的黑线。

继承一个资产几十亿的公司,只是为了一个女人?

华夏首富的位置,和一个女人一比,只是狗屎?

回到家里面的别墅,沐风蹑手蹑脚的走到了大厅,看了看表已经是十二点的时间了。

看来岳父岳母,还有老婆已经睡觉了。

轻轻打开卧室的门,沐风就看见夏璐此刻,正坐在床上,面色冰霜的看着自己。

“这么晚回来,还弄了一身女人身上的香水味道。”

沐风闻言冷汗直流,一定是之前那几个包房公主,慌张逃跑的时候,撞到自己身上留下的。

“老婆啊,你听我解释……”

夏璐并没有让沐风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你我本就是有名无实,我不管你的私生活,但是不要让我爸妈发现。”

“老婆,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沐风急的满头大汗。

夏璐在床头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卡里有一万块钱,在外面养女人也是要花钱的。”

说完夏璐盖上被子,转过头去不在理会沐风。

看着手里面的银行卡,沐风一脸懵逼。

自己老婆竟然拿钱,让自己去外面养女人?

这么刺激!

沐风把自己的被褥打开,铺在了地上,这一年以来,两人都是这么睡的。

第二天一早,沐风一如既往,早早的起床做好了饭菜,等待着家人们用餐。

“沐风啊,一会帮我把床单被罩换洗一下。”一个妇女打着哈气,坐在饭桌前对沐风说。

妇女,正是沐风的岳母孙梅,一个标准的家庭妇女,平时十分厌烦这个,吃软饭的女婿。

“一会帮我把,旅游鞋也刷一下,周五我和老张钓鱼要穿。”这个时候一个长相老实的中年男人也走了出来。

男人名叫夏凯,是沐风的老丈人。

平时夏家一家三口,已经习惯了,大小家务全部交给沐风做,谁让沐风是个吃软饭的呢。

把饭菜上桌之后,沐风赶紧去给岳母换床单被罩。

夏璐在卧室出来的时候,脸色有些不好,显然是昨晚睡得不太好。

因为孙氏集团的事情,实在是让夏璐无法安睡。

“女儿啊,没事吧,今天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晚上我让沐风熬一锅鸡汤。”看见夏璐脸色不好,刘梅关心的询问。

“没什么的妈,就是公司事情太多了,有些累了。”夏璐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

“哎,实在是为难你了,这么大个公司都靠你一人支撑。”

“找了个男人,还是个吃软饭的,什么也帮不上你,苍天真是的不开眼,我这么优秀的女儿,竟然嫁给了这么窝囊的男人。”刘梅一脸惋惜的说。

“别说了妈,反正已经结婚了。”夏璐无奈的摇头。

这个时候,别墅的门铃声响起,因为此刻沐风在二楼,刘梅白了眼夏凯。

“还不快去开门,没有眼力见,难道还要我和女儿去开门。”

夏凯是个妻管严,听了刘梅的话,赶紧跑去开门。

刚打开别墅的大门,夏凯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用绷带包裹的只能看见眼睛的脸。

这也就是白天出现,若是晚上还不给人下个好歹,这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木乃伊嘛。

夏凯一脸懵逼的问道:“你找谁?”

“叔叔我是来找夏璐的,我找她有很着急的事情。”孙强急切的说。

听见是来找夏璐的,夏凯赶紧把孙强让了进来。

夏璐看见,这个‘木乃伊’进来,也是一脸的奇怪,孙强这时候赶紧开口。

“夏总是我啊,孙强。”

夏璐听见孙强二字的时候,眉头紧锁,这个混蛋竟然追到家里来了。

“你走吧,你的要求我是不可能答应的。”

听了夏璐的话,孙强差点哭出声来,自己是来道歉的,哪里是来威胁她的。

孙强在文件包里面,拿出了一份文件:“夏总我是给您,道歉的,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夏璐接过文件,不知道孙强还想搞什么花样,打开一看竟然是一份合同。

是孙氏集团的好几份工程,都和月貌集团合作,而且条件对月貌集团出奇的优厚,对孙氏集团异常的苛刻。

“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璐奇怪的问,这合同对孙氏集团来说简直就是卖身契一般。

孙强以为夏璐是嫌弃礼物太差,吓得直接跪在地上,痛哭流涕。

“夏总啊,孙氏集团昨天,经过您身后的神秘人出手,现在已经是濒临倒闭,这是我能拿出来的全部了,希望您可以原谅我。”

夏璐看见孙强的样子不像假装,这下更加的奇怪了,自己身后哪里有那么厉害的神秘人。

这时候刘梅在一旁凑了过来,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出了合同对月貌集团的好处,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收了起来。

“这合同我们签了,原谅你了。”

这孙强才如蒙大赦的离开。

古林市,月貌集团,总裁办公室。

沐风半蹲在地上,手里面拿着一条清洗干净的抹布,仔仔细细的擦着办公室的瓷砖。

嘴里面还哼着快乐的小曲,好像十分的惬意。

办公室外面,一个路过的保洁大妈,看见了沐风把办公室打扫的如此干净,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拖布,加倍的干起活来:“现在行业竞争力实在太大了,总裁老公都做保洁了。”

没错沐风正是月貌集团总裁的老公,不过是个赘婿,结婚一年了,还没碰过老婆一根手指,一直在集团做总裁的私人助理……其实就是保洁工作。

一阵清脆的高更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沐风一下来了精神,他能听得出,这个节奏是自己老婆走路的节奏。

转过头来,一个一身职业装,身材高挑的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的头发高高挽起,肌肤犹如婴儿般的细嫩光滑,长相甜美,就是和电视里面的明星比也不为过。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女人冰冷的气质了,令人望而生畏。

这女人,正是沐风名义的妻子夏璐,也就是月貌集团的总裁。

“老婆……”沐风刚一开口,夏璐撇了一眼沐风,顿时吓得沐风冷汗直流,赶紧改口:“夏总您回来了,快请坐。”

沐风为自己捏了把冷汗,夏璐三令五申,在公司绝对不可以叫她老婆。

夏璐根本没有理会沐风,径直走到了老板椅上坐了下来,沐风赶紧去咖啡机,接了一杯热热的咖啡递了上去。

“夏总请。”

夏璐扫了眼,眼前的咖啡,淡淡的说:“我要喝手磨咖啡。”

沃特?

手磨咖啡!什么梗!

沐风顿时想起了,网上最近流行的一个梗‘我就要喝手磨咖啡!’

“夏总,这附近也没有卖手磨咖啡的啊。”沐风挠了挠头说。

“工具在柜子里,咖啡豆去隔壁街买。”夏璐连头都没有抬,一边翻阅着文件,一边淡淡的说。

“夏总稍等,我这就去办。”沐风滑稽的敬了个军礼,之后甩开双腿,就飞奔了出去,由于速度太快,脚下穿了一年的人字拖,都甩飞了出去。

夏璐抬头看了看沐风的背影,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年前沐风和失踪了几年的爷爷回到了古林市,爷爷强行让沐风做了自己的上门女婿之后,便离开了人世。

爷爷弥留之际,还不停的叮嘱自己,万万不可和沐风离婚,此人是凤毛麟角般的存在,以后会帮自己很大的忙。

凤毛麟角吗?夏璐看了看办公室的地面,能用一块抹布,把办公室打扫如此干净的人,在保洁这个行业,的确是凤毛麟角了……

因为答应爷爷,不主动和沐风离婚,这一年的时间,夏璐用尽了办法,想要让沐风提出离婚。

可是不论是,在家里面让沐风,洗衣做饭打扫马桶,还是让沐风来公司做保洁跑腿买东西,他都毫无怨言,而且还做的特别的好……

沐风刚刚跑出大厦的大门,和一个眼镜男擦肩而过,眼镜男突然鬼叫一声。

“瞎了你的狗眼,你是什么身份,也敢撞老子。”

沐风看着眼镜男皱了皱眉头,这人是一家小公司的老板,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直对自己老婆有非分之想。

“我刚刚只是和你擦肩而过,并没有撞到你。”

“呦呵~还敢狡辩?我这西服,可是我们公司的最高档产品,就算只是和你擦肩而过,我这昂贵的西服,都沾上了你下贱的味道。”眼镜男不依不饶的骂道。

这一幕引来了,周围不少人的围观,因为都是公司的员工,众人是认识沐风的,也认识这个公司的合作伙伴眼镜男。

沐风看了下时间,自己出来已经五分钟了,不想和眼镜男多费唇舌,给老婆买咖啡豆要紧,沐风转身离开,朝着隔壁街跑去。

“呸,吃软饭的东西,下贱的赘婿,就你这个怂样,也配拥有夏璐?”

“老子迟早有一天要抢走她。”

看见沐风转身离开,眼镜男更是来劲了,在后面跳着脚的骂。

而沐风呢?越跑越快,好像听不到怒骂一般。

围观的众人纷纷叹息摇头。

“总裁的老公太窝囊了,就这么被人骂走了。”

“一个吃软饭的赘婿,没什么本事,哪里敢得罪这个小老板啊。”

“真为我们总裁感觉到可惜啊。”

听见众人的议论,眼镜男十分的受用,一脸的得意。

“窝囊废,还敢娶这么漂亮的老婆,天生做王八的命。”

突然眼镜男感觉,有人拍了自己肩膀一下,回头一看,一个头发花白,却面色红润的老者站在自己的身后。

眼镜男顿时肃然起敬,因为是做服装公司的,眼镜男对服装皮牌十分的熟悉。

老者浑身上下,穿的都是国际上的大品牌,而且都是普通人有钱都买不到的,这些衣服只会特供给华夏几大家族。

而且老者自身带的一种无与伦比的上位者气息,压的眼镜男喘气都费劲,老者绝不是普通人。

眼镜男恭恭敬敬的询问:“老人家,找我有什么事情。”

谁料老者回复眼镜男的是,沙包一样大的拳头。

一拳锤在了眼镜男的眼睛上,打的眼镜男眼冒金星,分不清东南西北。

紧接着就是一记重重的膝撞,顶在眼镜男的腹部,差点把眼镜男的隔夜饭都顶出来。

‘哐当’老者一脚正中眼镜男的面门,直接把眼镜男踢倒在地,眼镜男口歪眼斜,两个镜片被踢得粉碎,只有个镜框歪歪扭扭的挂在脸上。

“你是什么人?为何打我?”眼镜男躺在地上,哭腔的问道。

老者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燕京沐家,木安。”

燕京沐家!

手里掌握着,华夏一般往上的金矿,油矿,被称为富可敌国的燕京沐家。

自己怎么会得罪如此恐怖的人,眼镜男直接吓得晕死了过去。

电光火石之间,木安就把眼镜男打的不成人形。

由于老者动作太快,众人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了木安的身影。

买了两袋咖啡豆,沐风一脸幸福的在咖啡店里面走了出来,正遇到木安站在门口。

看见沐风出来,木安走上前去,恭敬的鞠了一躬。

“孙少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