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19-12-03

江辰江晴晴 连载中

江辰江晴晴

来源:公主书城作者:叁房贰厅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江辰失忆的这三年,在入赘进江家饱受冷眼。 偶然下,发现曾经衣服里的暗袋有一张存有3000亿的银行卡。 不过,他却被告知,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 “可能,当我回光返照的时候,会想起我是什么样的个人吧。”展开

本书标签: 叁房贰厅 主角小说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

江辰来到了晴天公司的门口。

这是一栋五层楼的房子,被改造成了写字楼。

整个楼都是属于晴天公司的,其实力显著。

江晴晴拥有厉害的商业头脑,一来到这投资了这一整条街作为商业街,“晴天步行街”,入驻的品牌五花八门,街道跟公司互辅名气,现在更是贸易做到国外去。

这手段在东海市的商业圈曾经被百般赞誉,谁都没想到江晴晴就这样发了家。

眼前大门口写着招聘几个字,上面写着各个缺人的部门职位。

江辰看到了最下方有保洁两个字,放心了,他就是来应聘这个的,他知晓,自己啥都不会,进去能干嘛?

为了不让江晴晴难做,所以他并不打算给江晴晴打电话,自己应聘就好。

走进来大厅后,空调凉快,室内温度刚刚好。

大厅里排着长长的队伍,如果前台没有摆排队围栏,早就排到门口马路对面去了。

江辰消瘦的身子板默默的跟在队伍的最后面。

“嗯?”

这时在江辰前面的一个胖子转过身来,惊奇的看着江辰,非常自来熟的拍了拍江辰的肩膀。

“兄弟,可以啊,你这样子,哪怕你成功了,你能吃得消吗?”

江辰被整的莫名其妙,眼前这个胖子,跟他不熟吧?他看着前面排队的人也转过身来看了他一眼,嘴角都露出不明其意的笑容。

“呃”江辰摸了摸后脑勺,问道:“难道这里应聘很严吗?”

那个胖子愣了下,而后在江辰耳边小声的问道:“你不知道?”

江辰惊奇的看着这个有些微弱的胖子,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摇了摇头。

“你可来对地方了”胖子看了眼前面的前台小姐姐,贱贱的小声说道:

“我跟你讲啊,这晴天公司,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公司,阴盛阳衰,尤其是晴天三朵花,有名的,她们对于男的要求很严格,所以一般很难进的,不过你别说,你看,看到没,在前面排队的那几个,都是富二代,为了进这个公司,还去国外度了层金回来呢”

“还有那个,看到没,那可是司徒家的公子哥只是嫡系的,但也很不得了了,在美坚国某个学校有硕士学位的”

“噢”听着胖子喋喋不休的介绍,江辰点了点头恍然大悟,喵的,原来这应聘的人几乎都是牲口,冲着泡妞来的。

“我叫陈博,耳洞陈,博士,你呢”

听到胖子的名字,江辰忍住笑意,把脸都憋红了,他爹娘跟他有仇?

自我介绍道:“噢,我连江辰,江水,星辰的辰”

排队队伍很长,人一批一批的进去出来,江辰跟这个胖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一个小时后,差不多到江辰了。

前台小姐姐听了胖子的名字,强忍住笑意,看了眼电脑的应聘人数,指着一边,道:“应聘人事管理的,还缺人,进去吧,记得填写简历,在门后的小桌子上”

“你好,我是来应聘的,我……”

江辰刚开口说话,那个前台小姐姐抬头看了他一眼,指着旁边的走廊,打断了他。

“进去吧”

前台小姐姐眼里带着厌恶,看到江辰那么瘦,猜测肯定又是哪个富二代来凑热闹了,这身子板一看就知道纵欲过度的,这种人很恶心。

这种富二代整天就知道玩女人,而且看那身子板肯定还是佼佼者,话都不想跟他多说。

“呃”

江辰想不通,自己不是还没说应聘的职位嘛,怎么想都想不明白,这个小姐姐刚才对于前面的人脸色都还好,挺礼貌的,怎么到他这里,就这样啦?

他还想问,看着前台小姐姐的样子不好惹,想想还是算了,刚才看几乎前面的人都是进那个门,应该保洁应聘也在那里,他便走了进去。

进去后,里面是一条长走廊,外面坐着几个写简历的人,那个陈博也在,正在一本正经的填写着简历。

走廊旁边的门口的把手上挂着数字标牌,看样子这里是临时搞的招聘场所。

那么大的公司,怎么可能会那么马虎,一般来说都是去人才市场,或者花钱去猎头公司让挖人的,要不是真的急缺人,怎会这样。

在旁边小桌子上拿了简历,简单的填写几行,反正除了名字,其他工作经验啥都没,应聘的职位是保洁,应该不看那些。

走到走廊尽头,有个窗口写着简历接收,里面有个女胖子坐在电脑面前,江辰把简历递了过去。

女胖子看了眼,简历上面写着应聘职位保洁,用嫌弃的眼神看了眼江辰,那么年轻来做保洁,真不嫌丢人,一边操作电脑,说道。

“行了,坐在走廊等叫”

江辰抿了抿嘴,回到走廊坐了下去,对于这些冷眼他已经习惯了。

坐在江辰不远处的一个青年,捂着肚子,看着周围有厕所,看了眼表,朝厕所走去。

就在那个青年走进厕所没多久,6号门打开了,一个女人走了出来,看着手上的资料,喊道。

“罗勇,常春花,江成,进来吧”

“江辰?那么快”

江辰没想到这屁股还没做热,就到他了。

不过想想也是,保洁应该本来应聘的人就不多

刚起身,就看到另外两人也起来了。

都是年轻人,而且还穿的一本正经,跟他这个一身地摊休闲装不一样。

“这……”江辰有些发愣,跟了进去。

“手机放在我这吧,先笔试,笔试过了才能面试”

进去后,刚才叫人的那个女的拿着三个塑料袋。

“沃日,做保洁还要考试?”

江辰看着塑料袋,脑子还没回过神来,把口袋里的国产机放进了塑料袋里。

房间里跟简单,三张学校课桌放在中间,非常空旷,一个穿着一身米白色职业装的美女坐在前面,眉头紧锁,正在埋头看着手上的资料。

那个收走手机的女人把手机放在那个美女的桌子上后,就走了出去。

江辰走到桌子面前,坐了下来,在他眼前有一张折叠白纸跟笔,应该是试卷。

米白色制服美女头也不抬开口道:“10分钟,你们会多少,写多少”

江辰看着其他两人打开了试卷,跟着打开试卷,内心感慨道:

“听说就业难,没想到,做个保洁都要考试,还真的是很难啊”

当江辰打开试卷后,彻底懵了。

里面的内容竟然不是汉字,三个折叠页面有三种不同的文字。

“这……晴晴的公司就连保洁都要会外文?太高端了吧?”

江辰脸上抽搐了起来。

看着上面的文字。

江辰脑子不禁有些疼,眼前有些模糊。

揉了下太阳穴,朝那些外文看去。

“嗯?这个,意思好像是”

紧接着,江辰拿起了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房间里考试的三个人,除了江辰以外,其他两人都眉头紧皱,不时下笔。

只有江辰的笔是没有停过的。

笔的滑声在空旷的房间里比较大,引起了前面埋头看资料的美女注意,抬头看着江辰。

其他两人也是。

“这人乱写?傻逼把?来玩呢?”

这是房里其他三人的内心想法。

试卷里有四种语言,四个折叠面就有四种不同的文字问题,这家伙看样子有时写这页,有时写那页,一看就知道胡来的。

要知道其他人几乎都是写一页答案的,哪有页页都写的?就算是天才,这不长这样吧?

明显发育营养不良。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那个制服美女手机铃声响起。

她的声音在这空旷的房间里,很悦耳:“时间到了交上来吧”

江辰回过神来,第一个把试卷放在了那个美女的桌子上,走了出去。

三张卷子收上来后,张玫芯拿了过来,对照着旁边准备好的答案。

看了第二张后,她失望的摇了摇头,准备拿手机让助手准备下一批应聘人进来考试了。

电话拨了出去,她对第三张的那个人没报啥希望,因为她猜想,那家伙应该是纵欲过度的富二代,不然怎么会那么瘦,她猜测,他这试卷上肯定写着给她的情书。

这些年那些追求者苍蝇她见过不少,追求方式五花八门,还真有拿简历当情书给她的,只是那个富二代没有当年写,托人送给她的。

现在只是内心好奇下去看看那个瘦子能写出什么鬼幺蛾子。

“喂?芯姐,这批还不行么,我现在整理简历过来”

电话那头传来刚刚那个女的声音,张玫芯呆呆的看着手上的第三张简历,然后对照着旁边准备好的答案。

“不用,你等下,先不用,我再给电话你”

张玫芯赶紧挂掉电话,仔细看了起来……

走出来的江辰内心震撼的无以复加。

他刚刚发现,他竟然认识那些字,上面分别是,英语,德文,法文,俄文。

不单只认识,他填写答案的时候,内心还会念。

“抱歉,你的病情恐怕不容乐观,最多,只有三个月时间了”

洗手间里,身体孱瘦的江辰冲洗着苍白的脸,脑海里反复回放着医生对他说的话。

江辰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洗手盆旁边的一张黑色朴素的银行卡,嘴角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眼里充满了绝望,不甘。

三年前,他重伤昏迷倒在沙滩上,被陌生女孩江晴晴救下,除了记得自己的名字,失去了以前的记忆。

恰巧,两人都姓江。

为了报恩,答应她当上门女婿,帮她顶下家里催婚的压力。

三年来,他身体孱弱无比,只能在家里做家务,多做点事都气喘吁吁。

江晴晴家里人不待见他,视若诌狗,对于江晴晴的救命之恩,还有身体的问题,他只能忍下。

今早,他发现了他曾经的衣服有个暗袋,里面放着这张卡。

看到这张卡的同时,脑海里冒出了密码。

去银行一查,真的是他的卡,不过,里面的余额,差点没把他吓傻。

3的后面是无数个0,反复数了无数遍后,他才确认,里面有3000亿的巨额。

他原本以为,他的天堂来了,却没想到,伴随而来的还有地狱的召唤。

他刚走出银行门口,就咳出了血。

去医院一检查,医生就跟他说了那些让他差点崩溃的话。

人生的大喜大悲,莫过于如此。

3000亿,普通人花一百辈子都花不完,他发现自己拥有了,却只剩下三个月生命。

走出洗手间的江辰直径来到了厨房,开始摘菜。

不管怎样,生活还得过。

不多时,两个高跟鞋的声音传来。

“把这个废物就在家里干嘛?晴晴你什么时候才能认清现实?”

两个女人走了进来,一个年级大约25岁左右,一身职业装,干净干练。

而另一个说话的女人眉宇间与职业装女子有几分相似,一身名牌,此刻的她暴跳如雷,话语刻薄。

江辰闻言没有说话,知道她说的就是自己。

年轻的那个人便是他的妻子,江晴晴,而那个暴跳如雷的就是岳母,姚月。

厨房是开放式的,进来后的两母女自然看到了正在厨房忙活的江辰。

可是江辰并没有对刚才姚月说的话而生气,继续闷头干活。

三年来,变本加厉,他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家,他本来就一点地位都没。

姚月也不会顾及他的面子,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

“妈,公司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我会解决的”

江晴晴看了眼江辰,而后对母亲说道。

“解决?”

姚月一下子站了起来,朝江辰走去,嘴里大声道:

“你公司的情况我听说了,你最少还差8000万的窟窿,怎么解决?把这个废物卖了都不值800块”

江辰正在洗排骨,还没反应过来,姚月已经走到他年前了。

啪!

霹哩扑隆!

江辰被扇了一巴掌,身体孱弱的他身后向后摔去,锅碗瓢盆散落一地。

“你看看你,整个人没一点男人的样子,风一吹就倒,垃圾,真的是垃圾”

姚月扇完一巴掌后,脸上还理所当然的说着。

“妈,你……!”

江晴晴傻了,赶紧走了过来,她没想到母亲真的会动手。

三年来哪怕看不惯江辰,最过分的也只是指着鼻子骂,骂的再难听,也不会动手。

双手撑着地的江辰低着头,眯着眼睛,里面充满了愤怒。

要是有人看到他这个眼神,可能会被吓到。

因为他眼里全是杀意。

颜色的天气屋子里开了空调,空气中的温度骤减了很多很多,只不过两个女人并没有发觉。

“整天做家务,连个工作都没,在我家白吃白喝三年,能不能有点出息?”

姚月指着江辰继续破口大骂,甚至还想挡着江晴晴不让她去扶江辰。

“你没事吧?”

江晴晴走过来扶起江辰。

江辰眼里的杀意褪去,皱了皱眉头,刚才什么情况,那股愤怒像是在体内化为实质,要冲出来。

“我没事”江辰摇摇头,对于岳母的刻薄习以为常,只是没今天那么离谱,还动起手来了。

江晴晴看向越骂越凶的姚月,把江辰护在了身后,有些生气的说道:

“妈,你过分了,你怎么还打人?不管江辰有什么错,都不应该打人,我是不会和江辰离婚的,说什么都没用”

江辰看着江晴晴的背,心里涌出了感动,眼角竟然有些湿润。

一直以来,他挨骂,甚至几次被赶出去受冻,江晴晴都没什么表示。

没想到这次被打了一巴掌,她还是很关心自己的。

不过他心里也有数,江晴晴不可能爱上他,之所以护着他,纯粹也是因为有那么一丝丝感情。

毕竟哪怕是养了三年的狗,都会有点感情的。

“你……艹,你个废物,就知道在女人背后?算了,吴太太约我去做SPA,不然今天有你好受的”

姚月气不打一出来,怒瞪江辰,自然不会认为江晴晴对江辰有什么好感,自己的女儿她最清楚,冷笑着说完朝外面走去。

等姚月走后江晴晴看了江辰一眼,不说话,朝书房走去。

江辰深呼了口气,继续做着他的家务。

……

夜晚,卧室里,江晴晴褪下丝袜,看着正在铺地毯的江辰。

红唇动了两下,欲言欲止。

“晴晴”江辰铺好地毯后,看向江晴晴,挠挠头,问道“你的公司有什么困难吗?我或许可以帮你一些”

江晴晴摇摇头,道:“没事,不用你操心”

她对于江辰太了解了,三年前,在沙滩发现他的时候,他几乎快断气了,醒了后啥都想不起来,就只记得名字。

心地善良的她帮江辰解决了身份的问题。

三年来他身体孱弱,弱不禁风。

性格也相当内向,几乎不爱跟人说话。

江辰懂得感激,那时知道江晴晴被催婚,甚至强推她嫁给一个花花公子。

两人定下协议,做表面上的夫妻,互不干涉。

刚开始她还有点担心,要是江辰哪天兽性大发,又在同一屋檐下,她可怎么办?

这要是江辰有想法,她找谁说去,两人就是实打实的夫妻。

可是慢慢的,她也看明白了,江辰是真的不是个男人,这三年来他都几乎没靠近过她的床。

要不是早上她偶尔早起,看到江辰下面的有早晨的反应,她甚至都认为江辰是不是不行。

这种男人能指望什么?公司的巨额漏洞还能指望他?

“我能……”江辰刚想说话,就被江晴晴打断了。

“你帮不上忙的”江晴晴站了起来,从包包里拿出了张银行卡,放在了江辰的被褥上。

“这张卡里有17万,你拿着吧,省吃俭用,够你做点什么了”

“我……”江辰有些懵,给他钱干嘛?江晴晴公司不是迫在眉睫吗?

“唉”

江晴晴叹了口气,说道:“不出意外的话,两个月内,没有转机,公司可能就会申请破产”

“这17万刚好是我现有资产的零头,要来也作用不大”

“在那之前我会跟你离婚,债务与你无关,也算是感谢你在我家辛苦这三年了”

江晴晴一口气说完,朝浴室走去,眼里尽是疲惫之色,令人心疼。

江辰看着江晴晴的背影,感受到了一丝悲凉,心酸,心累。

她是商业场上的女强人,但还是个女人。

一个女人想要带起一个公司的发展,尤其是漂亮的女人,若想洁身自好,那该有多难?这其中心酸不言而喻。

无数次她酣醉回家,嘴里胡言乱语,江辰都看在了眼里。

江辰把银行卡放在了江晴晴的床头柜上,在地铺上睡了下去。

“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江辰内心暗道,看着浴室的门。

这一生,他没有前半辈子的记忆,记忆里只有江晴晴,对他不错。

公司都要破产了,还要给他17万,让他以后好过一点。

江辰很感动,也很心疼,一个女人,背负了多少压力。

不能让江晴晴倒下,在这三个月里,他要用自己的资源,把江晴晴推上属于她自己的企业产链。

江晴晴从浴室出来,身体红润如玉,甚是诱人。

站在那里好一会,看着地上打地铺盖着被子睡觉的江辰。

脸上一红,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喊了一句。

“江辰”

可是,江辰没反应,微微均匀的呼吸声代表他已经睡着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